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长发为你飘

作者:梦海晴空    授权级别:B    编辑推荐    2014-04-28   点击:


  1、
  淡淡的月光下,银铃般的笑声传遍了无边边际的金沙湾。
  两道深浅不一的脚印弯弯曲曲地伸向远方,一高一低的身影追逐着月光的方向往前跑去。
  “文哥哥,等等我……”稚嫩的女声透过冰凉的海风清晰地传遍整个海岸,响彻陈建文的脑海。
  “彤彤,快点跑,哥哥带你到月亮上去摘月光。”陈建文总是喜欢捉弄这个比自己小九岁的妹妹。每次看到她那粉嘟嘟的小脸涨得红红的,像极了成熟的红苹果,他就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文哥哥,不乖,彤彤跑不动了……呜呜呜……”任子彤一不小心被一块礁石绊倒了,大声哭了起来。
  “彤彤乖,不哭,不哭,哥哥坏,哥哥让你打几下,消消气……”陈建文转过身,急忙蹲下身子,“有没有摔坏呢?”
  “脚好痛,哥哥,我走不了了……”任子彤揉揉水灵灵的大眼睛,晶莹的泪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别提有多委屈了。
  “来,哥哥背着你走,我们回家去吧!”陈建文非常自责,都怪自己不好,每次都会惹彤彤伤心。他弯下身子,让任子彤趴到自己的背上。
  “哥哥,你的肩膀好温暖哟!”任子彤一头短发被海风吹成一团,看上去非常狼狈,她把自己的脸都藏在陈建文背上。
  “彤彤乖,哥哥的肩膀永远让你靠!”背着轻飘飘的任子彤,陈建文感到心里非常踏实。
  “哥哥,妈妈说让我长大后嫁给你当新娘子,你愿意吗?”任子彤奶声奶气地撒娇。
  “才不要,哥哥只喜欢长发的女子,彤彤要永远当哥哥的妹妹!”陈建文对双方家长的提议,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跟子彤相差九岁,现在的子彤虽然很可爱,但是对已经十六岁的他来说还显得太嫩了。
  “哥哥,彤彤一定会留长头发的,妈妈说现在我还小,她没时间帮我整理头发,等我长大了,她就让我留长头发了。”彤彤虽然小,但也知道建文哥哥的话意,他是嫌弃自己了。
  “好,那就等妹妹留长发了,变漂亮了,再来找哥哥!”陈建文看到子彤的眼眶都红了,只好先哄哄她。
  “哥哥真好,我们拉拉钩!一百年不许忘记!”任子彤从那一刻起,就在心里下定了决心,长大以后一定要成为陈建文的新娘子。
  2、
  十年后,任子彤已经成为学校公认的校花。
  白嫩光滑的鹅蛋脸上最吸引人的不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不是那张性感十足的红唇,更不是那个傲气十足的高鼻子。一头乌黑光亮的的披肩长发一直柔顺地披到腰下,走起路来,就像身后挂着一匹黑色的绸子,看到的人都会瞬间失神。
  这十年来,任子彤牢记陈建文的话,把自己的头发留长了,始终舍不得剪掉。每次上理发厅,她都只是稍微修理一下发尾。在她的有意保留下,她的一头健康出色的长发就这样留了十年。
  可惜的是自从七岁那年与陈建文最后一次在海边踏着月光玩耍后,她就再也没看过陈建文。
  陈家与任家是交情深厚的邻居,在陈建文中学毕业后,陈家就移民到澳洲去了。陈建文也一直在澳洲学习,一开始,两个人还经常通电话,后来,陈建文上了高中后,因学习紧张,就渐渐失去了联系。倒是陈妈妈与任妈妈两个人还是老样子,每周都要通一次电话,聊聊家常。
  任子彤上了中学后,就成了男孩子追求的梦中情人。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学习成绩很好,一直保持在年段前三名。她能歌善舞,能写会画,琴棋书画,全部精通。子彤是老师心目中的模范学生,更是同学心目中的学习榜样。不管学校举行什么活动,都可以看到她那道靓丽的身影。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她严格地要求自己什么都要学会,要当一个最出色的女子。
  此时的陈建文已经大学毕业,在澳洲与朋友合开了一家LY服装公司。经过一年多的创业,现在公司已经渐渐步入正轨。二十六岁的陈建文身边的女孩子换了又换,就像换衣服一样频繁。他的心思不在爱情上,只要是对他投怀送抱的女孩,他总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事业与爱情不可兼得。”这是陈建文经常对自己的好友叶鸿平所说的一句话。叶鸿平总是很不以为然。在他的心里,他始终有一个理想的目标,那就是,人的外貌不一定要长得漂亮,内在美一定要实在。心地善良的女子才是他的最爱。
  十年,人生还能有几个十年?十年未见,这段空白对任子彤来说没有什么差别。在学习期间,她总是苛刻地要求自己,不能早恋,不能让学习退步,不能忘记陈建文。只是,她怎么会知道,在这十年之间,陈建文已经把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3、
  任子彤大学毕业后,很顺利地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她学的是服装设计,这次有一间规范很大的服装外贸公司在招聘服装设计师。她把自己在学校里参赛获奖的几件作品及个人简历寄了过去,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过了几天后,她竟然接到了公司通知面试的电话。
  接到电话后,子彤高兴极了,这是她第一次面试,一定要表现好。子彤换上了一身雪白的优麦连衣裙,再穿上一双达芙妮高跟鱼嘴凉鞋。对着镜子看了看,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原来是头发的关系,不管她打扮再怎么端庄,一头长发随意地披着,就是不怎么搭配。没办法,她只好随便拿起一个蓝色孔雀水晶发夹把长发夹住。她再对着镜子看看,还是感觉有点奇怪,原来是那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惹的祸。她找出一个以前演话剧时当老师买的黑框平面镜,这下感觉成熟多了。
  子彤一向不爱化妆,害怕化妆品损害她那幼嫩的皮肤。可是,现在不行了,要参加工作,不能这么随便。她为自己上了一层薄薄的蜜粉,再轻轻涂了一层润唇膏,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子彤化妆完就出门了,她打了辆车到公司,生怕每一次面试就迟到,会给上司留下不良印象。到了公司后,子彤是第一个到的。她看到办公室门口的地上有一堆纸张屑,感觉非常不舒服,便到洗手间找一把扫把来扫干净。过了十分钟后,参加面试的人才三三两两陆续到达。
  等了半个小时,工作人员才来开门。面试开始了,面试的顺序是按照号数来的。任子彤看了一下自己分到的牌子,原来是24号,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个。子彤感受到有点不妙了。
  等到子彤面试时,她心里有点慌了。因为她进了会议室后,发现面试的考官们个个露出了疲劳的脸色。
  “镇定,镇定,大不了再找一间,不要慌张。”子彤在心里暗暗为自己打气。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为什么选择服装设计这个行业呢?”居中的考官第一个发话。
  “我喜欢各种漂亮的服装,更喜欢自己亲手设计的服装,我想让所有的人都能穿上我设计的服装,让他们的心情都因为我的服装而变得好起来。”任子彤不慌不忙地应答。
  提问的考官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呢?”左边的考官也发问了。
  “LY服装外贸公司名声远扬,更重要的是它生产的服装都是销到国外去,如果想要学到更多先进的设计理念及更多新潮的款式,只有到这种大公司来学习才更有机会。”任子彤镇定自若地回答这个问题。
  “嗯,不错,想得很周到。”考官对这种回答似乎很满意。
  右边的考官一直在观察这个漂亮大方的女孩子,看着她轻松地过了前两关,他知道这个女孩子一定对自己的专业知道非常了解。
  “如果让你进了我们公司,你会以什么态度来工作呢?”叶鸿平深思了好久,才想到用这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来为难她。
  “我会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一分子,以主人翁的态度来工作。”任子彤想了一会才回答。这个答案虽然老掉牙,但相信是每位老板最想听的话。
  “你要如何证明这一点呢?”叶鸿平掩饰了自己眼底的欣赏,咄咄逼人。
  “我不会放过每一个可以为公司服务的机会。”子彤感觉自己的回答没有什么底气。
  “可以详细说说吗?”叶鸿平继续逼问。
  任子彤擦擦额头的汗珠,笑了笑:“像刚才面试时,我是第一个到现场的,我看到办公室门口有纸张,我就把它扫干净了。可能有的人会以为这是清洁工人的工作,可我认为,这关系到公司的颜面,所以,我就这样做了。”想到刚才自己做的小事,子彤再也没有办法了,只好把它拿出来说事。
  “原来你就是第一个通过我考验的人!恭喜你,任小姐你被录取了!”叶鸿平高兴地站起身来宣布。
  子彤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门口的纸屑是我今天留下的一道特别考题,我还以为今天没人过关了!”
  听完叶鸿平的话,任子彤这才明白,原来刚才那些垃圾也是今天面试的考题之一。她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
  “任小姐,明天到公司来上班吧!”叶鸿平激动地握着任子彤的手,大声说道。
  4、
  任子彤轻易地拿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她原以为自己可以在这个公司呆很久,看到自己的上司这么平易近人,她不禁为自己的幸运而欢喜。过后,她才知道,那天面试的考官其中有一个就是公司的总经理叶鸿平。
  子彤每天都认真地工作着,对于上级安排的每一项工作,她总是做得非常出色,完美得无懈可击。不管是设计服装,还是安排服装秀,她虽然是新手,但这些在大学时都有做过,所以,她做起来是如鱼得水,丝毫不会逊色于其他主管。
  叶鸿平看到子彤这么能干,心里也很满意。他从第一眼看到子彤就喜欢上了,感觉她就是自己梦想很久的女孩。不管他待子彤如何好,子彤总是对他礼貌有加,没有丝毫的越轨之处,这点让他很不舒服,也很不高兴。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有男朋友了?”叶鸿平经常听到公司的同事在背后议论,这个问题也困扰了他好久。
  “没有呢,工作为先,等工作稳定了再考虑个人的事。”当他听到子彤这样回答热心为她牵线的同事时,他放下了心里的石头,决定等待合适的时机就向子彤表白。
  人算总是不如天算,叶鸿平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梦中情人早就有了意中人呢?他更不会想到,任子彤的梦中情人正是自己的生死之交陈建文。
  任子彤一到公司就初露锋芒,拿下了几个漂亮的企划案,得到了上级主管部门的好评。在她受到众人瞩目的同时,也招来了一些眼红的目光。那些比她资深年长的前辈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总经理这样高兴。时间久了,风言风语就传出来了,都说任子彤是靠着自己的美色吸引上级注意的。
  一开始,任子彤并不知道在同事之间有这种谣言,毕竟她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学一步一步走来的。但她很明显地感受到总经理对自己特别照顾,她总以为是自己表现好的关系。直到有一天,她无意中在洗手间洗脸时,听到里面几个同事在吱吱喳喳地说自己的闲话,她才留了意。
  让子彤下定决心离开公司是因为另一件事。自从发现这个谣传后,子彤对叶鸿平的态度更加冷淡了,她总是时刻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叶鸿平本来就在苦恼要如何讨得子彤的欢心,现在更加难办了,要见她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特意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一天,叶鸿平的私人秘书请了病假,而晚上有一个应酬,客户来自英国,非常重要,需要一个擅长英语的人来翻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知道子彤的英语不错,便向设计部要了人,请子彤充当他的临时秘书。子彤对于这样的安排有些不满,可是为了公司,又不好推辞,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那天晚上,子彤不负众望,用英语跟英国客户对答如流,表现十分大方得体,得到了客户的大力赞赏。看到表现如此杰出的子彤,叶鸿平更加坚定了追求她的想法。得意忘形的他一时多喝了几杯,带着几分酒意,他一直找机会在牵子彤的纤手。子彤没想到一向斯文有加的总经理竟然会酒后失态,这件事让她更加不喜欢呆在这个公司了。
  送走客户后,叶鸿平不顾子彤的反对,硬是要送她回家。最后,子彤没办法,只好说出自己家的住址。自从参加工作后,为了工作方便,子彤就从家里搬出来了,一个人住在金枫单身公寓里。
  到达金枫公寓后,任子彤急忙下了车,她跟叶鸿平告别后,便要上楼。叶鸿平看到子彤的反应这么冷,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爱意,他紧紧地抱住子彤,在她耳边跟她告白:“任子彤,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的女朋友吧!”
  “对不起,叶先生,我已经有心仪的男友了。”为了打消叶鸿平的想法,任子彤不客气地回答。说完,她就径自上楼去了。
  5、
  第二天,叶鸿平酒醒后,他想起了自己昨晚的唐突,他非常懊恼,都怪自己一时心急,把事情搞砸了。他匆匆忙忙地洗刷干净后,便上班了,他决定当面跟任子彤道歉,请她再跟自己一个机会。没想到,等他到了公司,却发现任子彤没有来上班。原来,今天一大早,子彤就打电话给公司请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叶鸿平心里想:让她休息一天也好,昨晚可能吓坏她了吧。没想到隔天,设计部的部长就递给他一封辞职信。原来,子彤以自己身体欠安为由,辞去了这份工作。叶鸿平没想到自己连一个道歉的机会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鲁莽,他非常自责。他狠狠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真想打醒自己。可是,再也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子彤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经过这次感情失利后,叶鸿平对爱情失去了信心,他对工作顿时失去了热情。一周后,他向总部提出了调回澳洲的请求。
  ……
  子彤请假后便回到了自己的老家,那个靠海的滨海小镇。
  看到子彤突然回家,任妈妈心里很高兴,好久没有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了,不管她是为什么回来的,反正女儿回家来就是一件好事。
  子彤回家后,每天晚上都会一个人独自去海边散步。每次漫步在月光如洗的沙滩上,她总会想起那个难忘的夜晚,那次是她与建文哥哥最后一次见面。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到陈建文了,她的心里就很失落。建文哥哥可能忘记跟自己的约定了吧?十几年了,他还会记得有一个在等待他的小妹妹吗?
  此时此刻,一身白纱裙的任子彤一脸失意,任长发恣意地四处飞扬。皎洁的月光照得她的脸特别白,静静地站在金沙湾上,她默默地看着远方。
  “文哥哥,你到底在哪里?彤彤想你了!”子彤对着黑暗的夜幕大声喊着,也不知道喊了多久,直到嗓子嘶哑了,她才弯下腰,坐在柔软的沙滩上失声大哭。这么多年来,不管追求她的人条件有多好,她都不曾心动过,她的心里始终放着一个名字,为了这个名字,她甘愿默默地度过自己的花季年华。只是,现在,她已经长大了,实现了自己的约定,变成了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可那个跟自己拉钩约定好的人在哪里呢?
  那个晚上,子彤在海边呆了很久才回家,她把埋藏十几年的泪水都流光了,感觉心里空空的。该不该放弃这份执着的爱?她能不能等到自己喜欢的人呢?
  子彤回家后就感冒了,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这下可把任妈妈吓坏了。子彤从小就是个快乐的健康宝宝,很小生过病,像这次病得这么重,实在很不寻常。
  任妈妈不眠不休地照顾了子彤三天三夜,直到子彤恢复健康为止。陈妈妈没有像往日一样接到任妈妈的电话,感到很意外,就主动打了电话到任家。当她知道子彤生病的事后,也非常心疼。这些年来,看到以前青梅竹马的两个孩子渐渐失去了联系,她也很无奈。对于子彤,她一向是很满意的,她非常乐意看到自己的儿子跟任家的女儿在一起。可惜,感情的事情又岂是可以勉强的呢?
  知道儿子最近在计划回到国内的分社工作,她便动员老公一起回来。出国这么久,她也享受够了,现在开始怀念起那段在海边生活的日子了。
  等子彤醒来后的第三天,陈家一家人已经飞回来,并且在她家重新找了一幢更漂亮的房子住了下来。
  一回国,陈建文就忙个不停,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他回到LY服装外贸公司后,发现公司运转得还不错,已经拥有自己的品牌市场。为了把公司最近设计的几款服装提前上市,他在公司里一连忙了两个多月,直到一切都上了轨道后,才稍微歇了口气。
  子彤在老家休息了两三个月后,终于决定回到M城重新找工作了。在这些日子里,让她最高兴的消息莫过于听到陈建文一家人回国了。
  “文哥哥终于回来了,这下可以见到他了!”任子彤比两个妈妈更渴望自己成为陈建文的女朋友。
  6、
  陈妈妈从子彤嘴里得知她原来在LY公司上班,也知道她为什么事而辞职。她通过儿子的关系,了解到自从子彤辞职后,公司先后请了几个服装设计师来,都没有子彤表现得那么好。为了帮助子彤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陈妈妈向自己的儿子推荐了子彤。
  陈建文并不知道子彤在LY工作过,但对于子彤的设计作品还是比较欣赏的。子彤的几件作品上市后非常畅销,受到了消费者的喜爱。正好,他对于现在的服装设计师也不怎么满意,就顺水推舟,答应了妈妈的请求。
  子彤对于重新回LY公司上班有点犹豫,毕竟那里带给她的回忆不是特别美好。重要的是,她害怕叶鸿平还会继续纠缠她。可是,对于这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难得机会,她又不想放弃。考虑了许久后,她终于答应了陈妈妈的建议,决定重新回LY公司上班。
  当子彤打电话给原来的部长,说明自己想重新回去上班后,许部长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原来,陈建文早就吩咐过了,公司要重新聘请一个服装设计师。只是,他没想到是任子彤,对于这样的安排,他当然很满意。原本,他就非常喜欢这个漂亮能干的年轻女孩。
  子彤第二天就回公司上班了,原来的同事已经换得差不多了。升迁的升迁,跳槽的跳槽,被炒鱿鱼的被炒鱿鱼,现代的职场就是这个样。原地踏步,不思进取是肯定跟不上时代的潮流的。
  没有了后顾之忧,任子彤工作起来更加卖力了。有了前车之鉴,她再也不敢独占鳌头,锋芒毕露了。保存自己的实力,上级安排什么就做什么,不该做的绝对不要想要去强出头。也许是子彤太过意于隐藏自已了,直到她上班两个月后,才再次见到陈建文。
  新官上任三把火,刚刚回国的陈建文为了有所建树,决定要重用人才,不拘一格委以重任。在他的示意下,公司决定要举行一次服装设计大赛,也正是这次大赛,使他见识到了任子彤的卓越才华。
  这次公司比赛的主题是“梦”,只有一个字。为了凸显这个主题,子彤可是费尽了心思,绞尽了脑汁。经过三天三夜的查找资料,搜索图片,她最终确定了自己的作品基调,蓝色的雪纺吊带连衣裙,腰间是纱质的波浪形宽松腰带,作品的模特儿是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子,背景是无边无际的海洋,主题是“海之梦”,旁白特意写上“长发为你飘”。
  当陈建文看到这件作品时,心里的某个角落突然暖了起来。他想起了童年时在海边度过的那段快乐时光,想起了那个与自己拉钩约定要当自己新娘的小女孩。回到国内这么久了,他还没来得及回家看看家人,更没来得及去看看自己小时的玩伴。没有悬念的,这件作品被陈建文选中了,成为这次比赛的特等奖。
  在公司举行的现场颁奖晚会上,分别了十多年的两个人终于再次见面了。根据公司的指示,这次获奖的人要穿上自己的作品现场展示,并且介绍自己的设计思路。任子彤是最后一个上场的,公司有意把晚上的重头戏放在最后,也是为了提高现场的气氛。
  紧张的时刻到了,主持人激动地宣布:本次大赛的特等奖得主是任子彤设计的“海之梦”,有请获奖者上场。在《蓝色的多瑙河》的音乐下,身穿蓝色长裙的任子彤缓缓上台了。现场爆发出一阵阵掌声,台下的赞美声此起彼伏,陈建文也被这位出水芙蓉般的美丽女子吸引住了。他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子彤,从那一头乌黑发亮的披肩长发,到那玲珑有致的美好身材,以及那身飘逸完美的长裙。他从来没有遇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见过那么秀气的长发,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子彤,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他感到很眼熟。
  这是子彤第一次放下长发,并且第一次不戴眼镜出现,所有的同事都被她的艳丽惊住了。对于那些爱慕的眼光,子彤向来不放在眼里,只是,一道赤裸裸的目光令她感到浑身不自在。她不安地追寻着这道视线的主人。
  终于,她看到了自己心心相系的建文哥哥。还是那双深邃有神的眼睛,还是那张刚劲有力的俊脸,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此时的他,身上多了几份成熟的韵味,少了几分童年的青涩。看到陈建文惊艳的目光,子彤开心地抿嘴一笑,真是一笑百媚生。看来今天晚上,不知道又有几个人要为任子彤的美色失眠了。
  7、
  早在前几天,陈建文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让他这周无论如何都要抽空回家一趟,有重要的事要跟他商量。刚好手头工作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了,他就答应了妈妈的请求。
  自从那个晚上见到任子彤后,陈建文的心里就像起伏的波浪一样,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在情场上打滚了这么多年,他早就看厌了各种女子的摆首弄姿。对于这种来也快去也快的爱情游戏,他早就玩腻了。
  最近,家里对他的逼迫令他措手不及,如果不是碍于没有合适的结婚对象,他早就结婚了,也不至于要听从妈妈的安排,通过相亲来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
  这次突然回国是因为一向工作得好好的兄弟,莫名其妙地要回澳洲,叫他回来接班。叶鸿平并没有告诉他自己为什么会想回澳洲,只是说自己想家人了,要回去休息一下。这是他们早就约好的,如果谁有事,另一个二话不说要回来帮忙。这也是叶鸿平不知道任子彤再次回到公司上班的原因。
  子彤早在建文回家后就提前一天回到了老家。自从那个晚上与陈建文再次邂逅后,她就再也没有机会遇到他。短暂的交流,使她明白,经过这么多年,陈建文早就把自己忘记得一干二净了。这点认识让她很委屈,但从陈建文的眼中,她又看到了一点希望。正是抱着最后的希望,她才答应陈妈妈为自己安排下的相亲饭局。
  ……
  陈建文回到滨海小镇后,家里没有人。他放下行李后,便一个人追寻着童年的记忆,慢慢地走到金沙湾。
  “文哥哥,等等我……”稚嫩的女声透过冰凉的海风清晰地传遍整个海岸,响彻陈建文的脑海。
  “文哥哥,不乖,彤彤跑不动了……呜呜呜……”任子彤哭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
  ……
  “哥哥,妈妈说让我长大后嫁给你当新娘子,你愿意吗?”任子彤奶声奶气的声音再次响起。
  “哥哥,彤彤一定会留长头发的,妈妈说现在我还小,她没时间帮我整理头发,等我长大了,她就让我留长头发了。”彤彤那着急的语气还是那么令人好笑。
  “哥哥真好,我们拉拉钩!一百年不许忘记!”坚定的誓言犹在耳边,而当日追着他跑的小女孩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她还记得自己这个大哥哥吗?
  想到家人的提议,陈建文还是感到哭笑不得。都这么多年了,陈妈妈还是不肯放下自己的心愿,老是要把两个相差九岁的人硬拉在一起。
  “海鸥飞呀飞到我窗前,带我到天涯海角转一圈……”当陈建文走到自己以前跟子彤最爱去的金沙湾时,就听到一阵柔美动听的歌声。当他走近沙滩时,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那正是近几天一直盘旋在他脑海的身影。
  身穿一袭白裙的任子彤早就知道陈建文要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建文哥哥……”压抑了十几年的思念化成了滴滴泪珠,缓缓地从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流了下来。
  “你是……你是彤彤?”陈建文终于想起眼前这位女子是谁了。
  “文哥哥,我等你等得好辛苦,等到花儿也谢了,月儿也弯了,你终于回来了!”任子彤飞奔起来,她想要快点投入那个温暖的怀抱。
  陈建文没想到自己思念的人竟然就是小时的玩伴,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他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那个娇小的身子。
  “彤彤,你竟然是我的彤彤……”陈建文牢牢地抱着任子彤,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长发为你飘,彤彤永远只为你等待……”任子彤喜极而泣。
  “好,好,哥哥这次再也不走了,我会永远陪着彤彤……”陈建文捧起子彤的小脸,轻轻地亲了一下。
  任子彤的脸红了,她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拉着陈建文的手,生怕他再次离开自己。
  陈建文扶着任子彤轻轻地坐在沙滩上,两个久别的人终于再次相聚在这片迷人的沙滩上。分别太久了,他们肯定有太多的话要说,看着月影渐渐西移,他们还久久依偎在一起,我们一定可以想象出这个夜晚对他们来说有多么美好。
  (完)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真假戒指

下一篇: 《 扁嘴鸭子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公主王子式童话式的故事,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富帅白富美,很久很久的考验求职者的桥段重现人间,喜欢阅读浪漫爱情故事的人可以欣赏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杨文民

    问好小晴,文民问候

    2014-05-02

    回复

    • 梦海晴空

       小羊也来了啊?难得遇到熟悉的面孔,这也是一件好事哟!

      2014-05-09

      回复

  • 下寨龙池

    那个求职的桥段实在太老了,没有新的么?

    2014-04-28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梦海晴空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