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春去春又回

作者:一声叹息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5-07   点击:


  1
  行道树的樱花开了,而且开得很艳,这让她很是有些惊讶。早上起床的时候,她还在想,今年的春天怕是看不到花开了。她的这个结论,完全来自于多日来她对阳台上那些花花草草的观察。
  几乎是从开春的第一天起,她就开始留意着她的那些花草了。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不是上厕所,不是急着洗漱,而是站在窗台前,静静地与她的花草们对视着,她的目光深情而柔润,专注的眼神中波光跳动,很让人怀疑,她不是在看花看草,而是看她的孩子抑或是情人。
  她的孩子在远方,一个与她相隔千里万里的异国他乡。孩子很懂事,只要空闲下来,就会给她打个视频电话。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还天真得像个小孩童,跟她说些娇滴滴的话,还时不时地朝她做上几个鬼脸。视频这边,她笑得前仰后合、视频那边,孩子一样笑得得意忘形,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感觉,自己的世界是多么的温暖和丰盈。
  天气渐凉的时候,她就把这些花草们都搬进了阳台里面,她怕外面的风寒会把她的花花草草们冻坏掉,结果,花草们还是太娇嫩了,不管她怎么百般呵护,该落叶的都落叶了,该凋谢的都凋谢了。看着日益衰败的花叶和越发光秃的枝桠,她有些伤感却很是无奈,于是她想,只要春天一到,这些花草们又会鲜活起来的。因此,对春天的到来,她是充满着无限的期盼的。
  寂寞的日子是很聊的,她会想很多的事,从前的和现在。很多次半夜里醒来,她就再也睡不着。她很奇怪,为什么老是会梦到从前的那些人,自己明明已经放下,为什么还会一次次地来梦里与她纠缠?那些说不清的情感,就算爱的再深,缘分没了,再想也无用。她轻轻叹了口气,朝枕头另一边的人看了一眼,此刻,他睡得很香,黑暗中依稀可见,他那菱角分明的喉结正随着呼噜呼噜的鼾声在不断起伏。她静静地看着这张既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一时间竟然有一种理不出头绪的感觉。
  2
  她又想她的爱情了,那个满大街都飘着玫瑰花香的夜晚,她和从前的那个他坐在一家音乐酒吧临街的一个窗台旁,在昏黄的灯光下喝着红酒,说着情话。他把她搂进怀里,用明晃晃的目光注视她,说要爱她一辈子。她记得那天的琴声是多么的悠扬回荡,也记得他俊朗的脸庞是多么的年轻、可爱。他双手绕过她纤细的腰际,两个热乎乎的身子立刻就拥在了一起,并且贴得密丝无缝。当她还带着一丝少女的羞涩,在这温暖的怀抱里聆听着他来自胸腔的铿锵有力的心跳声时,他的吻就急速地落了下来。那一刻,他和她忘情到了无视一切的地步,少女的羞涩,包括旁人的目光。在彼此贪婪的吮吸之下,琴声愈发遥远了,灯光愈发地昏黄,她跟着他穿越云端又跌入谷底,当所有的甜蜜穿透心底的时候,她暗暗发誓,此生哪怕浑身碎骨,也要好好爱他。
  很多时间,她都陷进这段往事里不能自拔。她总会不由自主地去回忆起他说过的话和他做过的事。特别是最近些日子,她经常会生病住院。每次生病,哪怕是一次小小的感冒咳嗽,半夜里醒来,她就想他的好了。想他的心细如发;想他在她每次生病的时候大呼小叫紧张兮兮的样子;想他坐在病床前一勺一勺地喂他亲手为她煲的鸡汤;更想他用他那双粗大的双手拿着一把木梳子一下一下为她梳理头发时笨拙的模样。那时的她,是那么的迷恋着他高大魁梧的身体,迷恋着他宽大的后背。这宽大的后背曾无数次背着病怏怏的她爬过高高的五楼,曾在她最病重的一次里,背着几乎垂危的她在一路狂奔中救过她的命。
  她喜欢他,喜欢他英俊而年轻的脸庞,更喜欢他对她的种种宠溺。喜欢他为她准备的红酒、喜欢他送给她的玫瑰花,喜欢坐在他的那辆雅马哈摩托车后边,背一杆猎枪跟着他进山里去打猎;喜欢酷热难耐的夏夜,半夜里被他用冰凉的毛巾弄醒,一遍又一遍地擦洗着她全身热气腾腾的汗水。她更喜欢他在她生病的时候看她的目光。他的目光里总是流露出无尽怜爱和疼惜。那些怜爱和痛惜就好像是冬天的寒风冷雨中突然升腾的一团暖气,将冻得瑟瑟发抖的她团团包围着。这种感觉于她,是温暖、是幸福、是依靠。是能够让她的温柔融化成万千绕指柔的依恋和感动。
  她想他种种的好的时候,却忘记了他种种的坏。忘记了他给她带来过的伤害。她甚至还忘记了那双无数次给过她温暖和爱的手也无数次在她的身体上留下过的伤痕。忘记了,正是这么一双既像天使又像魔鬼的手,最终断送了他们曾经认为会海枯石烂的爱情。
  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去,分手便是两个世界同时的崩塌。好在,所有的情感,最终都敌不过时间之手。他和她都活了下来,只是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而往日的爱恋,也早已在时间的深水里沉没,渐渐地失去了温热的气息,渐渐地遥远得风淡云轻,一切像不曾来过,也谈不上彼此失去。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气息长长的,有些粗重,仿佛内心有万千心事愁结。于是,她又在想那个梦,那个连续多日的梦,那些纠缠不清的情感。她不明白,这梦为何会接二连三地出现。难道是在昭示些什么?她琢磨着,老半天都没有琢磨清楚,最后只得嘲笑自己,活得太神经质了。
  3
  好像有好几天没有安稳地睡过觉了,她极度需要睡眠,很甜很香的那种。可雨从半夜就下了起来,开始还是淅淅沥沥的在下,紧接着窗外便有了万马奔腾的声音。听着这些杂乱的声音,她又没有了睡意,于是身子在床上不停地翻过来翻过去,最终把身边睡着的人给弄醒了。他微微睁开眼望了她一下,之后,一只手便从暖暖的被窝里伸出来,穿过她的脖颈后,将她轻轻地抱在了怀里。
  她的头抵在他的胸口,闻到他身上传出的热乎乎的带着近似酒精味道的气息,在稍稍安静了一会后,又很用力地挣脱了那怀抱,之后,将身子侧过去,睡到了床边。他跟着她将身子重新调整,朝她靠了过来,将脸贴在她的脊背上,用柔柔的声音问她是不是做梦了?她慌乱地点着头,又慌乱地摇着头,像是害怕心事被人洞穿一般惶恐不安。
  她甚至想把梦里的一切说给他听,但又拿不准他会怎样的想自己。是藕断丝连还是对现在的婚姻不满?只要想起这些,她就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仿佛自己真做了什么对不住他的事一样。没办法,半路夫妻,要敬畏的事情实在太多。
  但是,她终究是藏不住事的人,没过多久,她还是把她梦到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不出所料,他果然吃了醋,冲她说了些不痛不痒却酸酸溜溜的话,却好在自始至终都并未怀疑过她对他的忠贞。
  她很感激还有这么一段婚姻,在人生漫长的岁月里,还有这么一个人在陪伴着自己,细心地照顾着自己,让她的人生不再在寂寞中度过。但很多时候,她又感觉他和她之间总隔着什么,明明贴得很近,却又无法完全走进心里。这样的感觉会经常困惑着她,让她时不时的有些遗憾,甚至苦闷。后来,她慢慢地明白了。他和她是隔着岁月成长的经历,隔着青春年少时的激情。因此也就明白了,一切的念旧只不过是对自己青春岁月中那些唯美情感的怀念。也就明白了,现实的婚姻中,风花不再、雪月不再,所有的光阴会是柴米油盐的琐碎,会是两颗越来越老的心的陪伴。
  当自己的幸福有了缺陷后,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儿子身上。她希望他健康平安,希望他事业顺利,更希望他有个幸福的人生。因此,也自然而然地把所有的目光都关注在了儿子的身上。从衣食住行,健康保养到找女孩成家立业,琐琐碎碎的事,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让孩子烦不胜烦。尽管如此,该说的她还是照样会说,该管的还是照样会管。
  她认为最美好的爱情就应该在最美好的时光里遇见。而儿子正好恰恰就处于这样美好的年龄。每回视频,她几乎都会问上一句,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啊?得抓紧啊,别等到三十岁就老了哦。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觉得俗不可耐。难道只要是到了三十岁人就真的老了么?似乎也并不见得。每天在大街行走,朝着自己迎面走来的那些看上去已经上了三十岁的男孩、女孩,谁又不是风华正茂的模样?不管怎样,她还是希望,儿子能够在三十岁前成个家。在她的概念里,男子三十而立,而婚姻便是人生中最关键的一课,她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在年轻的时候错过任何一个美好。
  没事的时候,她也想自己,如果能够重新回到三十岁该多好!婚姻可以重来,事业可以重来。只要重来一次,也许她的人生就会精彩许多,幸福许多。但很快她又会质疑和否决自己的这种想法。她在想,就算真的可以回到三十岁去,真的一切可以重来的话,也许未必美好。也许依旧是现在的样子抑或还不如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都事先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如果都知道了,人生就不会有后悔,就不会留下那么多的遗憾,就会活得神仙一样的洒脱。
  她就这样一个人翻来覆去的想,自己都弄不清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不过,心里隐隐地觉出了,自己身上已经有了苍老的痕迹。这些痕迹除了容貌的变化和智力的退化后,便是远不如以前那么自信了。要是换作以前,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瞻前顾后。她就会在认准了一切之后,奋不顾身的往前冲。
  年少时,她总认为自信是一种洒脱,能够让她活得自我、大气、无束无拘。总天真地认为命运时刻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自己想要的,就一定能够实现。正因为这样的偏执,所以凡事她都依着自己的性格行事,不仅毫不顾及他人感受,甚至固执到连父母一句中肯的建议都听不进去,她一心一意要做的是自己的主人。
  可这样的自信却常常让她撞得头破血流,撞痛了撞伤了,一次又一次,直至她的青春消耗殆尽,直至皱纹悄悄爬过眼角。她渐渐地变得妥协起来,敬畏起来。无论是对命运、还是对命运之外的一切不可知的因素,她都充满着深深的敬畏。
  她开始疑神疑鬼。很多时候,她明明想要这样,却总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暗中牵着她向着相反的方向走,事业如此,爱情也如此。她把这些都归根到了宿命上,认定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了的。就算是几个朋友邀上一场牌局,桌子上每一局的输赢变化,她都认定是命中的注定。因为,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不强求。自打认命之后,她自然乖巧了许多,圆润了许多。尽管骨子里那些固执的基因依旧还会作祟,她都会在不同的场合里学会卸下盔甲,安于天命。
  4
  早上起来,她又去看她的那些花花草草了。先是看三角梅长没长叶,开春都一个多月了,修剪过的枝条上也该长出些叶芽了,可她仔细瞅了好半天,那些叉开的枝条依旧光秃秃的没有一丝颜色。她便怀疑,过冬的时候,是不是早已冻死了。于是,便伸出指甲去掐,结果发现,树木还活着。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又去查看了其他的花草。无一例外,花花草草依旧在冬眠中不曾醒来。她摇头,去看远方,隔着窗户的金属护窗,天灰茫茫的一片,她又叹了口气,这些天,叹气对于她已然成为了习惯。
  一时找不到事做,她便不安地在屋子里渡来渡去,焦虑的样子极像一只被囚禁的狗熊。突然,身旁传来失控的笑声,她回头,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他笑得前仰后合,她不由紧皱眉头,用冷峻的目光一言不发地去看他。看着她脸上不悦的表情,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目光腆腆地看向她。她眉头依旧紧锁,问,有什么事值得他如此开心?他又兴奋了起来,顺手将手机递给她看。她将目光移至手机屏幕,便看到了那一则被微友们传得沸沸扬扬的“太阳公公失联”的冷笑话。想起这个被暴雨和寒冷包裹的春季,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便浅浅地挂上了她的嘴角。
  儿子的视频电话又来了,气喘吁吁的样子,应该正是从地铁站出来赶往上班的路上。是不是又没来得及吃早餐啊?她的话几乎是条件发射般冲口而出。问完,便又立马噤声,一副犯错的样子傻傻地冲着儿子笑。吃饭没?熬夜了没?开心了没?生病了没?是她这些年来跟儿子通话的基本内容。也是她第一时间想要得到的答案。不管这话题多么的让孩子厌烦,让孩子反感,她都会一遍遍的询问,并且非得得到最真实的答案不可。
  有时孩子一个视频,只是为了一个简单的问候。而她非要庄重到审视犯人的程度,进行各种各样的盘问。她用审视犯人的目光打量着孩子的脸,胖了,瘦了,白了、黑了。然后再凭着她的所谓经验来判断,他这段时间心情是好还是坏。工作是顺心还是累心。甚至,会把从网上看到了关于海外留学生遇难、或者遭到某种袭击以及白领因为过度劳累而猝死的新闻,一条一条对照着来教育孩子该这样或者该那样。弄得孩子只要一听这些话题,便觉得她在赌咒他。他们常会因为这些话题聊得非常沉重,聊得彼此不开心,有几次,孩子就专门对这种话题提出了抗议,他用最直接的方式让她的母爱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伤。孩子说,您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这么紧张兮兮的,好像我就是一个在国外流离失所的难民一样,不要什么事都往我身上对号入座,好像巴不得自己儿子出事一样。
  这些话像刀子一样挖在她的心里,让她很难受,同时,也让她觉得陌生,仿佛那个已经长大的男孩不再是自己孩子。在她的印象里,这个孩子一直都那么乖巧,一直都那么地对她言听计从。
  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孩子不来电话,她也不再找孩子。她在跟孩子赌气,也跟自己赌气,她要让自己忘却一切的牵累,自由自在毫无牵绊地过一个人的日子,要让孩子知道,没有母爱的相伴,是何等的孤寂。但很快,她就坚持不下去了,就会回到以前的状态,时刻盼望得到儿子的消息,哪怕彼此的问候简短到一声“你好”都行。只要能隔着视频看上儿子一眼,她就知道他起码是健康的,起码是安全的,她悬着心才会完全放松下来,才能够心安理得地去做属于她的其他事情。
  这个视频跟上次的视频应该隔了大半个月,这让她很是激动。她站在屏幕这头,使劲地盯着儿子看。看着看着,泪就湿了她的眼眶。她发现儿子的精神有些疲倦,眼睛周围竟然有青紫的一圈颜色。脸色也很憔悴,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于是她也不开心起来。她想,要是儿子能够留在自己身边,她也会像其他的父母一样,让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但她又明白,孩子留在身边,不仅仅是穿衣吃饭的事,他得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追求。而这些都是她永远无法给予的。她有些悲凉,为孩子独自在异国他乡的艰难打拼,为自己的无能和渺小。她想哪怕自己只要有一丝丝的能力,她也不会让孩子过得如此的艰难,也会像其他的父母一样,对自己的孩子倾其所有,不让他吃半点儿的苦,就算是啃老,她也心甘情愿。
  但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儿子却不会去领她的这一份情。儿子从初中起就认定了,自己的世界就要靠自己去打拼。每每聊起艰辛和挫折,儿子都是一脸坦然。他说,少年不吃苦,就不懂得人生的艰辛。他说所谓一切的苦,都只是人生的每一次历练。他还说,不希望她永远把他当做长不大的孩子,因为,他并不想做那种事事依赖父母生存的寄生虫,他只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比一般的人更精彩一些而已。于是她便懂了,自己眼里的这只雏鸟,其实早已长成了一只凌空飞翔的大鹰。
  她这边思绪波澜壮阔,儿子那边心事沉沉。简单的聊天之后,儿子便转入正题,神情凝重地告诉她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爸爸病了,食管癌转移至肺部。
  她凝视着孩子忧伤的脸庞,好半天,没有出声。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孩子。但她深深地感觉到了孩子内心里的那一份焦虑、惶恐和痛苦,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跟他交流。
  挂断电话,她做了一个决定。她决定去看看他,把以往的恩恩怨怨都作过彻底的了断。带着水果、带着补品,她独自去了他的住所。
  他依旧住在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横过街头,顺着梯级,她爬到了三楼他住的门口,看到银灰色的防盗门上锈迹斑斑的样子,她感觉了陌生和胆怯。
  呆呆地在门口她就那样站着,足足站了两、三分钟,才鼓起勇气去敲这扇门。门开了,露出一张熟悉而又有些陌生了的脸,是他。她露出浅浅的笑,很不自然地把水果递了过去。他同样不自然地笑着,客套地把她让进屋内,然后让座,沏茶,隔着一张桌子对坐着,却找不到话题。
  好在孩子奶奶也在,她亲热地摸着她的双手,惊呼着“怎么这么凉!”,然后把她的手放进桌子底下的火炉上取暖。老人的热情让她心里涌过一些暖意,她仔细地打量着她,头发依旧乌黑,脸色也依旧白皙,整张脸上只有极小的几处皱纹,她记起,她应该有八十多了,便感叹,岁月怎么就没有在这个老人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呢。
  他依旧隔着桌子坐着,不说话,却一直歪着脑袋像是思考什么。而她害怕坐得尬尴,便和老人没话找话的说。比如,她的孩子。她告诉老人,孩子去国外了,很想她。
  她记起以前老人和孩子是极其亲近的。每次放学回家,老人只要听到敲门声,就总会站到门口等着孙子进来,然后将他搂进怀里亲热。可是,很快她便发现,老人竟然失忆了,她并不记得有孙子,更不认得她是谁。也许只是认为她是他的一个普通朋友,只是顺便来她家坐坐的。虽然,她一直在问她这样那样的问题,但都是出于礼貌和好奇,而不是关心。而且刚刚问过的话题,在一两分钟后她又会重新提起,反反复复,总是没完没了。
  老人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悲伤,甚至她很快乐,眉眼里全是笑意。她猜,他一定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的母亲,否则,老人不会这么淡定。就冲这一点,她对他有了重新的认识,感觉他比以前有了担当。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吵着闹着让全家的人都为他不得安宁。以前的他,总是习惯地被家里人惯着,习惯在闯祸之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在家人的身上,习惯所有事情都让别人替他去擦屁股。就因为这些,她曾经跟老人争执过,哭闹过,她讨厌过老人的护犊子,抗议过他家里人对他的放纵,可这些都没用,因为观念的不同,因为他无度的放纵,最终让他和她越走越远,走成了两个永远没有交集的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和老人交谈的话题让她有了厌倦,于是她便开始借着余光去打量他。离婚已经十多年了,虽然同住一个城市,却很少相见。就算偶尔在街上迎面遇到过一两回,每次都是只要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远远地出现在视线里,便会毫不犹豫的转身躲开,像是躲避瘟疫一样的慌不择路。
  现在,她的余光就落在他的脸上,脸上倒看不出什么。没有忧伤,也没有痛苦,却像个思想者,像在专注地想什么。这些她都不需要知道,因为,他们完全已经成了陌生的两个人。因此她的目光就有了流离,流离到了他的头顶,发现以前那些浓密的黑发已经不知了去向,头顶光秃的样子,像黑夜里被灯光照亮的一块鹅卵石。不知道为何,反而在这里,她有了一丝悲凉的情绪,想起他还年轻,还只要53岁,生命就即将飘逝,一种说不出的沉重便说来就来,让她有了怅然有了怜悯,有了对生命的敬畏。
  也许是感觉出了她在看他。他轻轻地咳嗽着,咳嗽的声音像是唱歌前在清理嗓音,然后便轻轻地问,怎么知道的?
  很显然,这是在告诉她,他早就明白了她的来意。于是她便笑,很不自然地笑,说来看老人。他不置可否地跟着笑了笑,却始终不看她。话题却就此打开。
  他说他得了癌症,是食管癌。去了长沙检查,很快就要去接受治疗了。他还说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比如先不急着动手术,不做放疗化疗,只做一些保守治疗,比如中药。他说,半枝莲和蛇舌草就是很好的治癌药,只是对胃的伤害较大,如果再加些护胃的中药与攻毒的药同时进行治疗,应该效果是很不错的。
  他语气非常的缓慢,说这一切的时候,轻描淡写得像是一个医生在跟病人交流。脸上完全看不到一丝丝的绝望和恐惧,这让她对他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敬意,让她感觉他真正的在转变,不再像以前那么的没责任,也不像以前那么的玩世不恭。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一个能够直面死亡而脸不改、心不跳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才是顶天立地的!这样的转变虽然出乎她的意料,但她还是感到很欣喜。
  话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聊开了,如同街头两个碰到的熟人,你一句我一搭,虽然话题沉重而散漫,彼此怀着的却是一颗极其坦诚的心。
  临别的时候,她反复地叮嘱他,一定要保持乐观的心态,要适当锻炼身体,要改掉以前喝酒、熬夜的坏习惯,要积极治疗,并祝愿他能够早日康复。
  他认真的允诺之后,又是客套地把她送到门外。当再一次走向街头时,她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明白,这是因为,从这一刻起,他和她都已经放下人世间的一切恩怨情仇了。
  5
  回来的路上,她特意选择了另一条路。在经过一个休闲广场,拐向回家的那个十字路口时,她意外地发现了四、五株怒放的樱花。那些洁白的花朵簇拥着开放在高高的树枝上,大片大片洁白的颜色,非常的壮观。
  她就远远地站在哪里,感觉灰蓝的天空下全是飞舞的蝴蝶。就这么看着看着,然后像个孩子一样张开双臂呼喊着奔跑了过去。人刚刚在树下站定,一阵大风便迎面吹了过来。这始料未及的风,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狂舞,把树枝上的花朵吹得纷纷扬扬,一瓣、两瓣,只是眨眼的功夫,天空便变成了一场花瓣雨,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最壮观的一次花瓣雨。她完全傻了,冲着那些空中旋转的花瓣,她的悲悯情怀再次涌现。看着花儿落地的姿势,她伤感苍天的无情,伤感生命的脆弱,伤感美好的短暂,一行清泪便无声的挂在了她的腮边。
  数月之后,孩子终于回家探亲了,身边带回一个肤色白皙、大眼睛的外国女孩。儿子每天都和这个女孩手牵着手、肩并着肩甜甜蜜蜜地黏在一起,看着他们满脸幸福的模样,她的心也仿佛长出了春天的绿,开出了艳丽的花,一朵、二朵,开得那么的灿烂。
  春天回来了,一个声音倏然在她心底响起,于是一朵花便掉落到她的脸上,她的脸也就成了春天里那娇美的模样。
  
  审核编辑:白玉兰   精华: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24:整理画作

下一篇: 《 小城烟雨25:丝路沉船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一场没有走到头的婚姻,积攒了满腔的恩怨。作者以花为媒介,描写了女主人对花的枯萎,对花枝重新抽芽的期盼,细腻的文笔让一个简单的故事变得丰润起来。散落满地的花瓣,犹如心中的恩怨随着春风洒向空中,春去春又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9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