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休闲小品

聆听花开的声音

——给吟湄

作者:花落无声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5-06   点击:


  每到春天,我总说要去看杜鹃,准确地说,是要去麻城看杜鹃。麻城的吟湄写过一篇《漫山红遍》,每到四五月间,杜鹃就漫山遍野的红了,像朝霞,像绯红的绸缎铺满跌宕起伏的山峦,场面非常壮观。若说杜鹃也并非麻城独有,理由应该还有一个,除了杜鹃,还有位伊人,就在山的那边。伊人临窗而坐,或抚琴,或刺绣,或品茗,或手倦抛书,神游天外。
  看杜鹃这话不知道说了多少年,究竟也没有真的成行。按照现在的交通条件,几千里路也不过半天时间。因工作原因,有那么几年时间,拖起行李说走就走,是我生活的常态。去麻城看杜鹃,还不是抬抬脚的事儿?之所以没有成行,主要还是觉得有些景可远观而不可近玩,观景不如读景。手捧书卷,或躺或坐,别人笔下的风物人情一样可以在你眼前蔓延,比千里迢迢地赶过去,汗流浃背地在人头攒动中踮起脚尖、伸长了脖颈,不知道要轻松惬意多少,经济实惠多少呢。那漫山红遍的杜鹃,就像一幅气势恢弘的千里江山图,远远地挂在那里,一样能够扮靓我的人间四月天。伊人早已是见过的,是可以入画的佳人。我还曾经想象,假如我是位丹青高手,一定将漫山红遍的杜鹃入画,就叫千里江山图。至于伊人,在这样的四月天里,是抚琴,是品茗,还是读书,全凭她自己愿意吧!只要不做河东狮吼状就好。
  春天的美好,大概就在于她是个最能让人怦然心动的季节。且不说早就按捺不住着红抹绿的江南,即便是在倒春寒中包裹着冬装的北方,万物也不曾错了季节的召唤。清明一过,天空就会清朗起来,河水也清亮起来,土壤慢慢变得疏松润泽,野菜冷不丁就长大了,开花了,河边的芦苇丛中,新生的嫩芽早已偷偷钻出了地面。一切看似不着痕迹、不动声色,新生命的孕育和萌动却不可阻挡。几个晴天过后,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就到了眼前。
  许是受到季节的感召,山那边的伊人一扫往日淑女形象,突然一声狮吼,叫起这班依然浑浑噩噩辜负了大好春光的人,要写同题斗文。写同题是文学网站经常玩的游戏,无非是找个题目让大家练笔,有点像《红楼梦》大观园里住着的那群女孩子起的社。看红楼最喜欢看那几个章节,那是整部书里最亮的地方,也是那些花样年华的女子最美好最无忧的一段时光。
  而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转眼有人香消玉殒,有人漂泊天涯,最终都将跌入到自己不可更改的命运轨道。
  回望这些年来,从榕树下逐梦中原,到江山寻梦江南,从曾经繁华似梦的烟雨红尘,到现在苦心经营的墨舞红尘,几经辗转后,曾经一起逐梦的人,大都也已各自天涯。网络世界的虚拟性和包容性,因为少了现实社会中有形无形的规则,让里面的人进出自由,人事更迭更加纷繁,像是按下了快进键的又一场人生,有人进场,有人谢幕,转眼间物是人非。
  所幸,我们还有一盏灯亮着。当年的妖精吟湄已经修炼成灭绝师太,不仅吓退了那班涎着口水的才子们,还借着这盏灯的光,让一群不离不弃的半老徐娘,加几个油腻中年男,假装自己还是芳华绝代的美女才子,在挤地铁、写标书的间隙,在堆成山的文稿间偶尔抬头,或者在不停奔波的途中,还不忘写写,敲敲文字,隔着千山万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天南地北地渡着各自的光阴。
  如果说,时间是一条河流,我们不过是河中的一粒泥沙,总是被不由自主地挟裹着前行,最后被遗落在哪里,我们也不得而知。在时间的长河里,没有什么是不变的,也没有什么是不该去的。那些该去的,总归会去了;那些留下来的,才是生命的馈赠。但愿许多年后,这盏灯下曾经的暖,如一年一度的春风,漫过时间的河流,抚过我们的心扉,让我们在时光斑驳处,聆听花开的声音。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四月之末

下一篇: 《 在梦之蓝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文章的标题富有诗意,只要有心,花开的声音自然可以“听”见。文朋诗友之间,能够良性互动,实为美事。就算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够常常相见,但有一颗牵挂的心,慢慢地想想,也是赏心乐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