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却天涯为客

作者:文清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04-04   点击:


  清明又近也,却天涯为客。
  ——宋.曹组
  又是清明,清明一般都在4月4号至6号这三天。清明,寒食,是一个慎终追远的节日。清明节和寒食节时间相近,是以移植了寒食节很多习俗,千年后两节合二为一,融为一体。清明节,追思先人,缅怀逝者,是清明祭祀的主题。
  记得小时候的清明,老师就对我们进行了无数的传统节日教育,大多涉及爱国爱家之类的红色旋律,懵懂之时,尚不懂得其间蕴含的重大意义。在上小学的那个懵懂的时候,只是跟着学校一起排着队去烈士陵园扫墓,一切都是处于无知之中。倒是那个经济匮乏的年代,扫墓时家长给带的一瓶汽水和一个面包,是让我更为之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的真实原因。1977年我的爷爷病故,在1978年清明的时候,才知道以后的清明节祭奠的时候,要给爷爷上坟烧纸了。当时12岁的我也不是太懂,甚至感到挺好玩的,不知其意义何在?渐渐长大之后,才开始对清明有了不一样的认知,对清明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和理解。
  年少青丝,转瞬已然变白头。近几年来,每年临近清明的时候,心中总会有丝淡淡的、莫名的哀愁,不甚强烈,却也挥之不去。今年由于极特殊的原因,在这个活人思想与逝者灵魂团聚的日子,我无法去双亲的坟上拜祭,只能到天堂网看望父母之后,在这里用我最钟爱的文字与双亲的魂灵儿团聚,与双亲的灵魂对话。昨天我在日记里写道:爸,妈,又到清明了,我却不能到您的坟前祭拜,对不起,请原谅女儿的无奈。清明扫墓,是一种寄托思念之情的仪式。人生总是需要有仪式感,这种仪式让我的爱和思念有了存放地方。不然,我这个生于60年代的独生女,真的不知道怎么抒发对已故双亲的思念。然而,当举行仪式的日子到来我却无奈不能成行的时候,安慰自己不再纠结这件事情了,何必一定要清明节去呢?自己什么时候有时间,就去给双亲烧点纸吧!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心尽到就行了,这也许是我对“心到佛知”的理解吧!这样写着,这样想着,心中也就释然了。
  日月催人老,人事有代谢,时光带走了世上多少的人。41年前爷爷走了,31年前母亲走了,9年前父亲走了,这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亲人。这期间还有好多亲人和朋友相继离世,也让我会在一定的时间里想起他们。古往今来多少载,看罢新坟看旧坟。每年清明去给父母上坟的时候,父母的坟茔周围都会添一些新坟。看到新添的那些坟,总会让人有太多的感慨和感叹。生前的味道,死后的惆怅,让我明白了生死无界,轮回由天。有时候我自己都在想:也许哪天我也是这里的一抔净土了,归于尘土,倒也算是个美丽的归宿。
  清明又近也,却天涯为客。抚今追昔,多少人成为了今人祭奠的先贤。今天的现实中,我看到了络绎不绝的扫墓者;媒体上报道着各地清明祭奠的活动;清明祭,让人感受到的是世事无常,今年的清明又多了许多祭奠亲人的人们和家庭。3月10日埃塞俄比亚空难157人遇难,3月21日盐城爆炸中78人遇难,4月2日四川凉山有30名扑火队员不幸殉职……这些始料不及的意外,让多少年轻的生命在自然之外奔赴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看着这样的新闻,我的思绪仿佛站在生与死之间的边缘,心中有着淡淡的无奈和惆怅,亦有着对生命的另一番思索。清明的雨让万物复苏,也让这些失去亲人的家庭多了几许思亲的惆怅,愿逝者安息!天堂安好!
  岁月悠悠而又无奈,厚重的土壤片片冰凉。在敲打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手仿佛触摸到了双亲坟上那早春的冷土。我知道,我也相信,疼爱我的双亲不会怪罪我没有去坟上祭拜。清明暮春里,怅望北山陲。望着父母墓地所在的西北方向,我的眼泪又有些湿润了。山还是那座山,树大多还是那片树,只是又多了不少新坟。人生天地间,白驹过隙。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人不可能永远地活着,生命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一步步地走向死亡。经过人生这个暂短的过程,最后跨越生命的分界线,回归自然!
  清明又近也,却天涯为客。思念随岁月流转,对双亲的牵挂不变。镌刻在石碑上的是清明,写在女儿心底的是思念。远山苍苍处有青冢,今年无奈不能上坟,女儿刚在在天堂网拜祭了二老,愿双亲在天堂安好!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感怀心语

下一篇: 《 月上西楼和白杨(之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生我者父母,可到了这清明时节,只能在网上祭拜,怎不让人惆怅。如果父母有知,一定希望我们释怀,他们希望看到我们平和安然的模样,这从一开始就是如此。而我们相信他们一定在某一处,只是在这世间他们的精神在我们的身上被延续了下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沁芳闸

    又见文清的文字,可见文字的一直维系着我们的感情。

    2019-04-04

    回复

    • 文清

      @沁芳闸 是啊,文字是我们永远的不舍。问好妹妹!

      6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