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23:家的温暖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2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3-29   点击:


  到家才知道爸爸病了,孟叔派小马来照顾他,我心里十分难过。爸爸不说话,缓缓地久久地抱我,老泪纵横。
  见到爸爸我觉得身体好多了。晚上我们四人在小馆里吃了饭,之后,我带阿蓬兄妹到我新婚的小家去住下。回到父亲身边。我讲了茅叔和上官叔的委托,爸爸喝茶想了一会缓缓地说:
  “可以,这事我来安排。明天你带小蓬的妹妹去见你孟叔,给她找一个学校,学汉字和一些初浅的启蒙的读物。下午你和阿蓬一起,到家来,我们讨论他学什么专业,将来在哪方面发展。”我点头。他又谈起我。问我到家后,病情是否好些,还发烧不?
  “处理了阿蓬兄妹的事之后,你还是要到医院去,彻底查一查,是不是疟疾,有没有炎症的扩散,是不是合并了其它的病?看你的精神还好,和我一样,见了你我病好了大半。”他笑了。“你的画稿我初略地看了一下,真不错。画了那么多素描,不枉十年苦功,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到底是一流的……”
  “我不成器,吃一点苦就病了。”
  “你是在学院长大的,没有经过苦日子。”
  “爸爸,我不知道你病了,以后我再不和你分开了,不能为自己的感情那样任性。”说到这,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哭了起来。爸爸抚着我的头。
  “孩子,不怪你,家里人吓跑了,怎能不找。让你去东南亚也是我的主意。测测体温,睡吧。”
  第二天上午,我领阿蓬兄妹去换装,这儿已经是北半球的秋天了,比不得他家南纬5度的赤道的春天。我让芹选秋天的衣服,开始她只拣那便宜货,我说你是我带来的客人,而且是大姑娘,怎能比在渔村。她脸一下子红了。我替她选了一套时装,和一件套裙。阿蓬走过来:
  “我妹真好看,万隆的模特也不如,在渔村埋没了!”
  小芹看了我一眼,小耳垂都红了。我又领她去理发,剪一个学生头。十三岁,红噗噗的圆脸蛋儿单纯而稚嫩,还没脱去柔毛。谦卑的渔家女因自身的美丽而有了一点自信。我带她去见孟叔,说出父亲的要求,孟叔一口答应。我看到一边的小马惊讶得目瞪口呆,当我替芹说出要求后,他连忙走过来说:
  “哥可以帮你认字、写字,还可以教你排版。”
  小芹更显得兴奋,从来没有哪个少年,对她如此殷勤,她忙向他鞠躬,谢哥。小马也鞠躬,两人竟拉起手来。中午我要带芹去吃午饭,孟叔留下她,我怕她饭后不认家。小马说他可以送她回去。
  下午我去找阿蓬,客房里,芹睡得好香,海行这段时间,她太累了。
  爸爸让我把他麿的咖啡滤一下,沏两杯,谈话就由此开始了:
  “这是我的一个学生,从旧金山回来给我带来的。他说是巴西的,喝这玩艺我不在行。”爸爸笑了,自从我回来他的精神好多了。“这位同学是前几年毕业的,他去了美国,在旧金山纠集了几个同行,创建了一个工艺美术学校,人不多可是效益挺好。我说他学会了美国人那一套,想法子挣钱。在校时他的成绩平平,可是有经济头脑。他们按市场所需,跟着商人转,做广告啊,招牌啊,装簧,建筑装修设计。市场上实用的东西,不像我们中国画,文人画那一套,关起门来讲什么笔法,神气。”说到这爸爸笑了。“我看你上官老师的生意也不太景气。”他看着阿蓬,阿蓬笑着摇头。“国画也有出类拔萃的,什么和尚、山人、才子墨客,社会上层,小圈子里,那也要有人吹捧,总之不是我们一般人走的路。到市场去,看啥挣钱……”
  “对呀,对呀,”阿蓬拍了一下桌子。
  “我这个学生请我去,让我在退休之后,”爸爸笑了,“当然了,也是借我的名气,不过我讲课时也有这个主张。”
  “那您,有什么打算?”阿蓬问。
  “当时我生病,不过我也没拒绝他。你有这个兴趣吗?”
  “只要能挣钱。”阿蓬兴奋了。
  “我先给你找个老师在工艺方面,带一带你,学点基本,也拿一个资历。明年,我们去旧金山。”
  “好,我一定努力。”
  阿蓬走后,父亲又问:
  “你那小家里,柴米油盐,生活用品,都给他们准备了吗?”
  “是的,我还给阿蓬一点生活费他们有什么需要,明天和阿蓬到市场去转转。”
  “你跑路身体能吃得消吗?”
  “没事,爸,我就是打摆子,实际上在渔村和万隆吃的药都对症,到家就好了。想你,”
  “找蔻的事急也没用,我相信她也在想和我们联系,一面安排自己的生活,这孩子有见识能自立。”他话头一转,又问起我带芹去见孟叔的事。
  我说我带小芹去时,爷俩都在,我说明了情况,提起她父母对孩子念书的期盼。孟叔很热心,一口答应。爷俩都很喜欢小芹。特别是小马叫她妹,拉手说要教她认字、写字。这时父亲说,小芹这孩子,苦出身,我一眼就看出她的朴实、善良而又谦卑。孟叔爷俩接纳她,带她学习,是孩子的福份。父亲又说起小马。
  “胡死后,二老婆玉卷些细软回了娘家。茹夫人带队伍归顺了革命军,她自己去了滨海的租界。她给外甥小马留下一笔遗产放在银行里。小马是个诚实的孩子,钱可以留在那,将来给孟叔养老,他自己愿意继续在报社学本领自食其力。茹夫人听了很感动。”
  “孟叔还去看茹吗?”
  “去,每次去滨海,都要住几天。他们本来就是情人,小马就是他俩的孩子,念书时生的,不敢声张,养在妹妹家。茹被胡霸去后,你孟叔再未结婚。这事也只有我知道,我是同年人,且是密友。更无人敢言。胡那时是小城的督军。”
  父亲的话使我想起一次欧阳和我在紫薇喝酒,闲聊时欧阳诡秘地对我说,你不觉小马和孟主任长得像吗。我说大千世界,相象的人多了。我讲起念书时一个东欧的姑娘长得像我,同学戏称我们为兄妹。那姑娘还乘机揩油,让我请她喝咖啡。
  此后,他未提小马的事,反倒问起东欧姑娘,我笑而不答这些闲话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22:海上风暴

下一篇: 《 小城烟雨24:整理画作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回到自己的家里真好,病好一大半。中国人的家,中国人的文化,就是温暖,不仅温暖了亲人,还让异国他乡的朋友倍感亲切和温馨!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行吟者

    井水所言极是,此举为后来的故事发展,铺开更大的空间,众多的人物方有众多的线索和求解的可能。吾友见多识广言中了后文的走向。

    27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小说场景的大转换,让读者开阔了视野,也给了故事情节更大的空间!

    27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