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椹仙村旅游记

作者:西苑长江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3-22   点击:


  周六,刚刚吃过早饭。
  “爷爷,咱走呗!”你别说我的乖孙没头没脑的一棍子,还真把我打蒙了。
  “爷爷走吧!您说的带我和哥哥去旅游”,小孙女一句话提醒了我。
  是的,上几天这两个小调皮不愿意上学,我曾说过“周末带你们去游览椹仙村”。那是哄她们玩哩,谁拿当真。
  “老头儿,老头儿,说话算数,骗人不是好孩子”。吆嗨!她成了老师啦!
  “说话算数,说话算数”,在她们面前我只好低头认罪。
  “说走就走”,我催夫人赶快收拾行包。
  “耶!爷爷真好,爷爷不是老头儿!”孩子高兴,我也笑了。
  我和我的夫人带着孙子和小孙女,背着行囊乘三路公交旅游车,自由平稳的奔向鲁西北黄河故道森林公园重点的景点“椹仙村”。公交车时快时慢,时而有点小颠簸,属正常范畴。在慢行到第一个景点“颐寿园”的时候,美女播音员的清脆录音讲解着:“这是百亩桑树大园林,桑林中有上百年至千年的古老桑树三十余棵,它是黄河故道的见证”。听到讲解,大家的目光一同投向右侧颐寿园大门,并看到一片古老的桑树林。这毕竟不是我们游览的重点,过路之时顺便享受罢了。
  路过“杏坞园”景点,车子放慢速度行驶,我抱着五周的小孙女和游客们一起跷脚瞭望。孔子的石雕塑像站在那里,右侧高大《论语》石面精华的昈页,和一片各品种的杏树相衬,别有一番风味。可惜这个季节只能看到杏树的干枝,但可以想到杏果满园的季节,桠枝弯弯和绿色的杏叶拥抱,杏子应该有黄色的、白色的、还应该有微紫带黄红兼并的。在杏子的美味中,游客们七嘴八舌的品尝着,惹起了我小孙女的馋嘴儿,“爷爷,爷爷我要吃杏子,我非要吃吗!”,整车的游客哄堂大笑。
  公交车慢慢的停下来,“椹仙村”到了。我背上水壶挎包,鼓鼓囊囊的挎包里全是孩子吃的零嘴,右手提着两个小马扎,左手拎着孙子,我的夫人一手打着汉阳伞,一手拎着小孙女,你挤我撞的下了车。下车后我伸伸懒腰,揉了揉想打喷嚏的鼻子,看看了自己,简直是一位搬家公司的搬运员。年轻朋友们的目光投向我这年近七旬的老汉,我的目光也和那一对对情侣的眼神相互碰撞,羡慕的心噗噗直跳,幸亏夫人正在忙于乱跑的小孙女,没有注意到我。
  我们全家慢游椹仙村的活动开始了。第一眼看到的是椹仙门,仿古建筑,青砖白缝,高高的城楼上有数个射击用的枪孔,城楼上还建造了古式小亭,不由得使我想到,椹仙村的村官们在亭子里品茶或研究军政大事,村里的防护队伍持枪昼夜防护,现在看是否也有“空城计”之感呢?高大弓形的椹仙门洞,衔镶着两扇半尺厚青铜色的大门,门外辽阔的广场青石铺面,和椹仙门对应,门里门外满地都是福笺,不用招牌说明,这古老智慧的锻造,让我嫉妒、羡慕,彰显出这座门楼的威武雄壮。这是哪位设计师的杰作?
  走过椹仙门左看,一棵古老的桑树,树身的伤疤已经干瘪,再看简介已有300多年的历史。这位“文老”照常过着清闲的日子,天天向游客回礼,根部用青石圈围,周边清清的小溪在缓缓流动。顺着小溪的步伐向右瞭望,一片小土山蕃衍,山上的小草还在睡眠,草根已经备好了苏醒后的粮食,也缓解了游客的疑问。
  顺着石铺小路前行,几台石碾石磨存在哲思,木质轮的小推车上装着满车鼓鼓囊囊的麻袋,旁边还有几副木质扁担挑着两个竹筐,作者可能想说明椹仙村过去的劳动场面。孙子要推车,小孙女也要推,推也推不动,她们坐在上面还得让爷爷推着,我的汗水换来了孩子的笑声,心里更乐。一会儿两个娃娃又要用扁担挑竹筐,人还没有竹筐高,怎么能挑呢?你推我搡相互争斗,一场小小的战争在进行着,哎吆!哭鼻子啦!幸亏旁边的破旧小屋挂着北京冰糖葫芦的招牌,赶快买两串,分配均匀,用冰糖粘住了她们的嘴,暂时结束了一场哭闹的戏说。
  小战结束,前行到了椹仙村客家土楼,这座土楼建造真有特点,只有两层高度。我记得土楼都是三层,是资金短缺的原因呢?还是设计师另有其他的意象,无法考证。土楼大门开着哩!我进去看看,内部的构造并非圆弧形,属于外圆内方,土楼只是一张包子皮,馅子什么味道没人在乎。噢!这原来是一家旅店,床位费每天800元,还住得满满的。土楼的西侧是书贤和佛教圣地,可惜没有开门,只能在外面看看门脸,整个门脸并非仿制,看花纹木质工艺的结构,已有些年头了,听说在江苏某地重金买来的。土楼的东侧是一座北京天坛的赝品,建造地基拔的挺高,游客们俯首攀登,边说边笑。登上去会微感一丝丝的清风梳理你的汗渍,你还会听到成群成对游客交头接耳的小议天坛。土楼的南侧是椹仙洞乐园,瞭望过去,洪洞大槐树样式的大门在你眼前,老树绿叶烟雾缭绕,保证你没有乏味之感。走进这神奇的乐园,真石假山的堆砌胆大细心,焊接出“水帘洞”的意象。这里是儿童乐园大世界,有魔鬼大滑梯、蹦蹦床、气囊乐园、卖糖面人的、钓小鱼的……,孩子们的哭笑声打闹声,爷爷奶奶的十元小票连续塞进了别人的口袋,还使爷爷奶奶的眼球、耳膜、大脑、和不太利索的手脚一起活动,一会儿保你出汗。这四个景点的中心是一片宽阔的广场,南北侧有些花草树木,广场是供游客漫步之用吧!
  说话间,忽然有些异常的动静,说笑声停止,人们的眼神一起向北望去,在椹仙村的北门走进一排宫女、嬷嬷和年轻的公公。这些“奴才”们身穿宫廷特有的服装,宫女嬷嬷们脚穿顶脚心的高跟鞋,手挥彩帕,一步三摇向前行进,公公们手抱佛尘和宫女挑逗的眼神都能看得清楚。
  “这公公是假的”,一位聪明的游客脱口而出。
  “知道!知道!现在给多少钱也买不到真正的公公”。
  “慢点,慢点走,看看里面有容嬷嬷吗?”
  “这位皮肤白皙,眼睛和嘴长得正是位置,身段也好啊!”
  “真是个上好的嬷嬷”,几位小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对某个嬷嬷品头论足。
  “我要吃馍馍”,我的小孙女闹上啦!
  你们飘眉逗情,给我带来了麻烦。对小孙女的要求,我得急中生智,插说另一个话题,转移她的思路,方是上上笺。
  “嬷嬷美女,你能抱着我的孙女和我合个影吗?”这小女子还真大方,翩翩有度的满足了我的要求。
  “照片拍在手机上啦!赶快叫奶奶看看”,我说着把手机递给小孙女,小孙女拽着我的手来到夫人面前。我没闻到夫人年轻时候的馨香味,反而闻到了一股醋味。
  正在玩耍有序的时候,太阳快要落西山了,三路公交车已经停运。
  “这真是火上浇油非把夕阳烤红”,我着急的说。
  “只能住宿咾!”夫人也无奈。
  “住土楼”,孩子们高兴啦!
  拿好身份证登记完毕,一间不大的房间睡床到不小,考虑经济问题,住我们一家四口总算可以。吃晚饭的时间到了,听说土楼的西北角有小吃一条街,带着孙子孙女寻点吃饭。
  这条小吃街好不热闹,街面不宽,屋檐下挂满了招牌,有武城煊饼、后屯肉饼、山西饸饹面、陕西羊肉泡馍……,多种民间小吃应有尽有。缓缓的仙味蒸气布满全街,所有的食品都在桌上微笑,笑成了春天的桃花,吃饭的人群里种满了笑声,这里的庄重被售饭员的统一服装浸了,悠闲被红尘染了,一缕温馨的烟雾给小街留下伏笔。转了一圈没有坐下,饭菜如何可口?孙子孙女说了算,我老夫妻俩没有发言的权利。怎么没有“披萨”、“寿司”、“汉堡包”之类的食品呢?传统小吃街忘了我孙子孙女的到来,我真希望能有人能补上这一页。
  “听说椹仙村北门外有夜摊儿,夫人,咱们过去看看”。我笑着说,因为在我们这个特殊的群体里,我的辈分最“小”。给孙子孙女饮口自带开水,老夫妻俩一人拎着一个,向北开步。出了椹仙村北门还真的有了新发现,与北门通着的是一座六马河新建弓形小桥,上面铺满了红毡地毯,原先野草丛生的六马河,现在河水碧绿,满水的红鱼浮上浮下,和傍晚灯光的映照,无法比拟。河的南北两岸种满花草树木,这里应是抒情的最好场所。
  所谓六马河是六五河沟通马家河的渠道,1973年三伏天开挖,我刚满18岁也参加了这次开河大战。那是县里引水的特殊工程,是全县政治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各家各户的广播喇叭天天吆喝,像我这年龄段的,人人都知道。开河时,整个六马河工地人挨着人,小推车一辆接着一辆,我们穿着自制的粗布三角裤头,光着脚丫打着赤背奋战三伏一个月,打造了这条六马河。
  在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大战六马河的某一天,县团部广播站的一位女广播员,身穿透明小裙,秀发搭肩,尖尖的高跟鞋,走路扭扭捏捏,她一手提着小裙的衣角,一手拽拉广播线,在挖河工的眼里简直是仙女下凡。小伙子们的铁锹也丢了,车子也歪了,眼珠子也掉了,直直的看着这位不同感觉的“小蜜枣”,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嗷嗷嚎叫的起哄热场,从河头一直漫延到河尾,按挖河的行话来说这叫“河炸”,这种“河炸”属团部和营部绝对控制的范畴。这些天只是见到铁锹、小推车和泥巴,人的情感达到一定的自发程度,如何控制?八年之后的这个“小蜜枣”竟变成了我的媳妇,事态变化就有这样的姻缘。经过新婚蜜夜蜜月的沟通我们都才明白,我到没吃什么亏,赚了个媳妇。这真是“夫差画西施,勾践珍雅鱼”的叙说演义。
  光顾了甜蜜的回忆啦!两个小娃还没吃饭哩!拎着孩子踏上弓桥,大步跨越这条浸满爱情故事的六马河,来到了夜市。这夜市还真繁华,烧烤的、拌小菜的、馄饨、面条、水饺……应有尽有,这边吆喝,那边叮叮当当的炒菜声,一派农村赶大集的气象。到处摆着小方桌,小马扎没有规矩东倒西歪。
  孙子孙女要喝馄饨,在水饺馄饨摊位坐下了。
  “来两碗馄饨,不放葱花芫荽”,因小孙子怪口,不吃这些。
  “好嘞……”小老板应付着。
  “来一盘醋拌花生米,再来一小盘猪耳朵拌黄瓜”,一天了我也闹两盅解解乏。
  “到咾!”女主人答应着。
  我刚拿起筷子,忽然听到一种特殊的嗓音。
  “来三碗……”这嗓音把大家的视线都勾了过去,看到三个小伙气势汹汹摇头晃膀,都不知道这三个顶花未落的小青瓜到底要干什么?
  “一共三碗?”卖酒老板问。
  “每人三碗,你不是一人三碗摔碗走人不收钱吗?”仨小伙问道。
  “是,是,是”,酒老板一边答应一边盛酒。三个小伙每人三碗酒一饮而尽,摔碗走人。卖酒的老板拱手相送,还在小伙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补了一巴掌。
  “这叫怎么经营?他不赔钱啊!”,卖酒的不长愁,管闲事的操起心来了。
  “这不影响身体呀!该取消”,各种议论纷纷堆到桌面。
  再看人家的招牌“三碗摔碗,不收费”,怪不得那里满地都是碗碴。小孙子孙女看到这场面目瞪口呆,也不闹腾了。
  “哥俩好哇!五魁首啊!”这会儿的划拳声更亮了,使你说话的嗓门也得提高8度。夜市继续,既然坐下一杯怎么能够,满地的啤酒瓶子横三竖四,你看他们大口大口的抽烟,烟雾飘渺,这里是立体的构图,这里让你放下一天的扁担。
  ……
  椹仙村是一部巨大的钢琴,游客们踩着琴键,尽情的敲打着椹仙树的桑叶,奏出粗犷而美妙的交响曲。如有雷霆相伴光电闪烁,恰似千军万马金戈搏击,那将是怎样的一种壮观场面。来到椹仙村会让你深深折服,回味万千的客家的土楼,北京的天坛,新疆的葡萄,西藏的哈达,还有五十六朵鲜花,五十六位少女提着椹仙果,尽情的伴着绿色旋律,是那么单纯、那么热恋、那么温柔,让你永远永远的回忆……
  2019年3月15日修改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流年无恙

下一篇: 《 太太的菜地哟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文笔优美,不乏幽默。三碗摔碗走人,有意思。只是几个年青人的神情架势,让人遗憾。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沁芳闸

    王老师,这写的,好像我也去了趟。看到了你和你太太拖孙带口的,活像个搬运工。看到了,你们吃小摊要了碗馄饨,还这个不能放那个不要放的。看到了,有人喝三碗还摔碗的。这热闹劲呀。

    32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沁芳闸 谢谢沁芳闸老师的关注指导,我还真没大写过散文,向您学习!

      32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渭雨轻尘,辛苦啦!

    33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这一趟祖孙旅游,内容丰富,很有意思!

    34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