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21:热带雨林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21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3-16   点击:


  又过了两天,阿蓬带我走了一段路去看热带雨林。早在佛罗伦萨学院的时候,同学们对热带雨林就心乡往之。嚷嚷着去观赏那壮阔蛮荒的世界。可是那时没有船只又没有探险者带路,要去亚马逊河口是不可能的,老师对这些热情的少年只是笑笑而已。这次来渔村之前我提出看雨林,阿蓬懒洋洋地说可以。
  “这儿是灰化的红壤,”他对我解释说,“专家讲过这一带各季节雨量都充沛。”
  我们沿着一条小路走到树林的边缘,外围有一些灌木杂树,深处葱郁繁茂,我们走进去一段,阿蓬指点给我红木、花梨木、紫檀和各类棕榈,看得出已经有一些盗阀的痕迹。阿蓬对我说,民间和政府都看得很严。荷兰有一些公司管着,他们掠夺我们的沉香木,却不让别人砍伐,雇当地人做护林工。
  阿蓬就他所知一路指点。这里树种繁多,乔木有多层结构,高的有三十多米,大半是热带常绿和阔叶的落叶树。
  “你看,这乔木树皮光滑,色浅而薄,它的根——像不像巴掌?树干上还有花枝。”
  我还注意到了缠绕老树的木质藤本植物很发达。下层树干和根部长满苔蘚和地衣。
  “别往前走了!”阿蓬说。  
  我站下来,在充塞天地的绿色的幽暗中,舒展一切感官,震惊这原始的蛮荒与神秘。
  “这真像创世之初!”我喃喃地说。这时我忽然又想起蔻,若是她在我身边,她一定挽着我走向林子的深处,可爱的姑娘,此刻,你在哪里?
  忽然听到细碎的响声,一条蛇。
  “别动!”阿蓬轻声。
  我们小心地原路返回了。
  出了林子已是下午,回家的路上远远跑来一个女孩,我立刻认出是小芹。走近了,她喘着气说:“爸爸回来了。”
  我们一进院子见大叔正衔着烟斗坐在桌边,他有五十多岁健壮而爽朗。小芹跑过去撒娇地挽住爸爸的胳膊,老人笑着,胡子下面现出慈爱。我注意到他的左颊和裸露的左臂有绳索的伤痕。阿蓬进屋了。我坐下之后,大叔问我国内的老人是否康泰,我霭然致谢。他又问我学习和工作的情况,我一一作答。
  饭菜端上了,腊肉炒青椒,咸鱼,两盘素菜。大婶用围裙搓着手,我请她入座。阿蓬笑嘻嘻提着瓶子来了,我向二位老人敬酒,阿蓬也给我满上。席间,大叔问我的打算。阿蓬抢着说我要出海。大叔说船上辛苦,不过,他会照顾我的。  
  饭后,老人点上一袋烟,聊起家事。他介绍说祖上是泉州人,爷爷那辈落脚爪哇。那是因为海难,暴风雨中运瓷器的船触礁了,幸亏当地的渔船救了他们……大叔让阿蓬把青花大碗拿过来。大叔拿在手上转了转,递给我。
  “咸丰年间的官窑。”
  大叔说,他的祖父在爪哇安了家,生了两个男孩,老大是他父亲,四十岁那年,被荷兰东印度公司抓去,死在海上。大叔的名字是爷爷起的叫茅根生。他的叔叔跑了,参加了反抗荷兰人的义军,一直没有音讯。
  “我生了一儿两女,阿蓬姐也跑了……不愿过苦日子。”大叔有点伤感,不说了。只吸烟。停了一会。
  “你弟,小蓬,也有点不安分,学个手艺,混到上层总会好些……”
  过了一会,大叔又亲切的微笑:“听阿蓬说你有失散的家人流落海外,我有几个朋友在荷兰人的船上,作航运,販香料和贵重的木材到欧洲各地。我请他们留心打探。”
  我向大叔表示谢意,又讲了蔻的一些情况。
  那天晚上,大叔和儿子又关起门来聊了很久。第二天早晨,吃过饭,阿蓬回万隆去了,他把板车留给了我。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20:渔家姑娘

下一篇: 《 小城烟雨22:海上风暴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的场景从渔村转换到热带雨林,瑜依然在寻找自己的妻子。小说人物中多了一个阿蓬的父亲,这个在海上谋生的健壮而亲切的大叔,他的一席话,展现人另一种场景:华人在海外生活的艰辛!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