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迎春的好丫鬟——绣橘,哪里去了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3-09   点击:


  迎春的两个丫头,倒不是胆小怕事的。
  司棋更多的是为自己,绣橘却是了为迎春。
  (一)绣橘的身份
  迎春的第一大丫环是司棋,司棋是有背景的,她的后台是迎春嫡母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这位可是司棋的亲姥姥。这样的司棋,难怪有底气砸了小厨房,难怪要算计小厨房主管的位子,替婶母谋差事。
  司棋是有成算,她的婚事自己决定,她本是迎春的副小姐,如果跟小姐出阁,做姨娘的机会挺大,可是她不愿意,她和表弟青梅竹马,两小有情,这位可不是纸上谈兵,买通了看门的婆子,把表弟弄进园子私会,大观园的丫环,若论大胆,她是第一。
  在司棋所有的行动里,都是完全的利已主义者,没考虑过迎春的处境和面子,这是一个没有奴性,完全自我的丫头。
  而另一个丫环绣橘,作者没交待她的背景,家生奴才的几率更大些。
  她也没什么出格的行动,只有追缴缧丝金凤事件,绣橘出场。
  有了司棋这个背景,绣橘就透着那么的安稳。
  (二)缧丝金凤事件
  迎春老实软弱,又不多事,连奶母都欺负她。
  金凤是迎春首饰里比较名贵的,是姑娘们的标配,过节都要佩戴的,自然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奶母赌博,拿了迎春的首饰去当,自然不会一开始就奔了这件金凤,肯定先拿用不着的首饰,最后才会拿了金凤。
  马上要过节了,绣橘自然着急,这是姑娘的面子,人人都有,独迎春不佩戴,别人怎么想。
  绣橘自然知道,要折腾此事,肯定会开罪奶母一家,若说体面,奶母有体面,将来姑娘出阁也是要跟去的,可是为了迎春眼下的体面,绣橘是要过问此事。
  (三)一场争端
  奶嫂就不是省事的,先就和绣橘争吵起来,不仅不提金凤,还要迎春为犯错被贾母处罚的婆婆讨情,还说邢岫烟花费了他们的银子,这种无耻行为,自然引起绣橘的强烈不满,于是二人争吵起来。
  屋子里争吵不休,还扯上做客的表小姐,成何体统。
  而迎春却看书去了,万事不理,是非不分。
  在这样的环境下,绣橘还在坚持,为小姐讨个公道,迎春房中的事情,真是反了过来。
  (四)探春出场
  幸而探春来了,绣橘把事情回了探春,探春找来平儿,才平息此事。
  这件事里,我们看到了探春的主子尊严,平儿的两不得罪,却没人注意到那个为了小姐的体面,得罪奶母一家的绣橘。
  此事是了结了,可迎春的性格,体现的分明,难怪宝姐姐说,这迎春是个有气的死人,自己都不能照看自己。
  (五)绣橘的命运
  绣春囊事件,司棋被撵了出去。
  迎春嫁与孙家,绣橘自然是陪嫁丫头。
  她的命运自然是好不了。迎春不能顾自己,绣橘反而要为小姐相争,孙绍祖的为人,哪里会把一个丫头放在眼睛里。
  如果没了迎春,这丫头估计也活不成,贾府连出嫁的亲生女儿都不管不顾,哪里会去管一个丫头的死活?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她有成算,又比迎春会争取,还满心满意为主子打算,实在是个好孩子。实在是,她的主子不靠谱。最后,也是零落成泥了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