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19:爪哇渔村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19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3-01   点击:


  阿蓬拉着一个二轮车,上面装着些米面油用帆布裹着,还有两盒点心。刚出城的那一段走的是石子路,它是通往另一个小城芝拉扎的,一路上阿蓬不停地给我讲苏拉巴蒂,那是爪哇农民抗击荷兰入侵者起义的故事,苏拉巴蒂原是荷兰军官的一个奴隶,后来他领导了奴隶们起义成了爪哇的民族英雄。
  我们下了这条石子路。还是奔东南海边,有条茅道穿过热带树林,地上是荒草,蚊虫很多,一团团袭扰你。我从路旁拾了一片芭蕉叶子,不停地给阿蓬搧风。过了一片林子,见到村头有一家小店。我们进去了,热烘烘的屋子里苍蝇乱飞,一股鱼汤味。阿蓬向那个爪哇女人要了两碗汤和四个饼子,他吃两个,我吃一个,他把我剩下的一个用蕉叶裹上塞到怀里。出村不久,我们正感到骄阳似火突然来了一片乌云下起雨来。阿蓬说赤道这鬼地方就是这样,他忙用雨布裹紧了粮食和点心,我把背包也塞了进去,那里面有我的素描纸。我们在泥泞的路上艰难跋涉,车轮上糊了很多泥,我在车后推着,阿蓬的鞋成了两个大泥坨,他索性脱下来扔到车上,光着脚在上坡路上蹒跚举步。
  过了一阵,雨停了,现出西斜的太阳。我换了阿蓬拉车,让他穿上鞋。我们穿过一片树木,下了坡,见到前面一个庄子,
  “到了。”阿蓬兴奋地喊,“西头那家。”
  我拉车进了村,在那家门口停下,阿蓬进了院高喊:
  “小芹——”
  屋里跑出一个姑娘,十三、四岁的样子,一手遮着太阳:
  “哥——”扑到阿蓬的怀里。我把车拉到院里,放下把,走到阿蓬身边。
  “叫瑜哥!”蓬推了一下姑娘。姑娘有点羞:
  “瑜——哥。”
  我点头,低声对蓬说:
  “这是你家?怎么不早说。”
  “怕你乱买东西。我爸是渔夫,叫茅根生,太爷那辈从中国来的,他也是船夫。”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个老太太。蓬给我引见,我向大婶行礼。
  “路上辛苦吧?”她在围裙上擦手,复又转头对儿子,娘俩用马来语说了几句。让我到屋里换衣服。
  我一边换上干衣一边低声问“你们刚才讲什么。”
  “她斥我怎么让客人拉车,我说你是来锻炼的。”他说完嘻嘻笑。
  我也笑:“本来就走几步。算是表现了。”
  这时小芹进来,迅速地拿走了我们脱下湿衣服。
  我问怎么不见大叔,阿蓬说,出海了,他给船主打工。
  我从背包里取出两瓶酒和一包糖果,
  “到底没看住你,”他捧起糖果送到了隔壁。
  晚饭阿蓬拿出了从万隆带来的腊肉,我说等茅叔回来再吃吧,婶和悦地点了点头。饭桌上,大婶不停地给我夹那小鱼干。小芹微笑着拿眼溜我。
  晚上阿蓬和我睡在一个大蚊帐里,那是他从画坊带来的。开始睡不着,他问我有什么计划。我说,上官叔说让我看看赤道风光,热带雨林,感受渔村的生活。多画些速写和素描,回去作油画。
  “那你想住多长时间?”他问我。
  “总得一两个月吧,这样难得的机会。我要多画些画,虽然我想找你嫂子。”
  “嗯,老师说你是个爱学的孩子。他还安排我向你学西画。”
  “我不知大婶和大叔什么态度,打扰他们生活……”
  “这没问题,你要住多久,就住多久。”
  “你一直陪我?”
  “能呆个十来天,爸爸回来我得帮他干点活。”
  “大婶少言语。”
  “她性格忧郁,受过打击。”
  “怎么?”
  “我姐菊跑了,她爱唱歌,跟一个英国人跑了,那家伙比她大二十岁。那年我姐才十五岁。荷兰人、英国人、法国人没一个好货,早晚要把他们赶走!”停了一会,他点上油灯,查看一下蚊帐,打死两个蚊子,又熄了灯。“姐性格飘,不过也不能怪她,太穷了,谁愿意过这苦日子。看爸那身筋骨,到处都是伤。孩子们没处念书,洋人的学校都在城里。我小妹好学习也爱美,出不去,连件体面的衣服都没有。我要不是为了挣点钱帮帮爸妈,早就投奔起义军了。那年师父来采风,妈让我跟去学……”
  蓬的话触动了我,想起苗岭人家。他见我无话。
  “睡吧,今天也累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18:去东南亚

下一篇: 《 小城烟雨20:渔家姑娘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爪哇渔村,遇上一家华裔,虽然是迥异的国度,却是亲切的语言,善良的人家,不仅是可以做绘画的素材,也让千里寻妻的瑜心灵上稍有慰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行吟者

    井水点评语言精准,含意深切。谢老友。

    2019-03-01

    回复

    • 西部井水

      @行吟者 谢谢宋老师,这么好的小说,我总是先睹为快!

      2019-03-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