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苦命的邢岫烟:订了亲出不得阁,在娘家看亲戚仆人的脸色过日子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9-02-21   点击:


  (一)薛宝琴的婚事
  薛宝琴的婚事订了梅翰林家,自然是薛家的大事,梅家是书香门第,翰林门楣,这对于商户之家,自然是大大的高攀,若论宝琴家,富贵不及桂花夏家,可是那位生的鲜花嫩柳一般,又读书识字,家中巨富的夏小姐,十七岁了,才寻了个薛蟠,虽说是门当户对,可是那打死人的名声,足知夏家何等不讲究,也是无奈吧,姑娘年纪到那了,没有更合适,只得如此。
  可我们的宝琴却能和梅家结亲,哪怕对方是庶出,那也是高攀呀,难怪薛家要上赶着,梅家在京里,不等人家接亲,兄妹来了,结果梅家不告而外出做官了,把薛家兄妹晾在了京里,不得不在婶母这里。
  这门亲事,薛家是要促成的,这对族里的姐妹也是好事,能提高她们的身份。所以这不是宝琴一家的事,是薛家一族的事,薛姨妈也要认真对待,极力促成。如果退了亲,那麻烦就大了,也会影响宝钗。
  (二)薛蝌的婚事
  薛姨妈做为婶母,不知道为什么,能替侄子的婚事做主,足以说明,薛蝌的母亲,要么是不管,要么是管不了,总之,这对兄妹,其实是投靠了婶母,也许又是一个家族的故事。
  哥哥的婚事,没有妹子风光,男要低娶,也能娶个皇商家族的小姐吧,却娶了家里穷得没房子,投亲靠友的邢岫烟家,表面上薛姨妈看中邢岫烟为人雅致稳重大方,可为良配,内里面,邢家毕竟还有一个身份,是邢夫人的娘家,邢夫人在贾府里,还是有地位,贾母可以不喜欢她,可是她要生事,王夫人就要让一步,要是没了贾母,邢夫人还是很有威风的,起码能把凤姐压制死。
  这一招棋,不是闲棋,有了这门亲,薛家和邢家成了亲戚,邢夫人没有亲生孩子,侄女岫烟,在血统上离她最近,面子情,也是情。
  (三)岫烟的日子不好过
  岫烟在迎春那里,自然是日子不好过,主弱仆强,客人也倒霉。
  迎春不会照料这个表姐妹,本来是和嫡母套近乎的机会,迎春也不介意,她不会伤害人,也不会帮助人。
  迎春的仆人,是厉害的,司棋能砸了小厨房,奶母能当了小姐的首饰,奶母的儿媳妇,能说贴补了邢姑娘,这真是一个更比一个威风。
  一群尖刻的人,邢姑娘要当了棉衣给仆人小费,让他们喝酒打牌,这主不主,仆不仆,也只有迎春这里,有如此的景致。
  (四)宝钗的怜惜
  宝钗待人到是愿意雪中送炭,不管是收买人心,还是真心相助,对方都是受益人,总要心怀感激。
  看了邢岫烟衣衫单薄,就知道有事情,听说了这事,马上帮忙把衣服赎了出来,还说以后有需求,去找她就是了,不要存小女儿家气,关系一直挺好。只是无意中说了句,不完了琴儿的事,她哥哥断不敢先娶,让岫烟再坚持几年。
  这是哪的理?接下来薛家不就是薛蟠娶了夏家千金,而宝钗还没成亲,这不是矛盾吗?
  这让邢姑娘怎么想,怎么你家就是哥哥先娶,到了琴儿,就是妹妹要先嫁。这是什么理。
  只有一个理,那邢家的家境太弱,不足以压过梅家,一切可能影响薛宝琴出嫁的事,都要让步,都要为宝琴的婚事做打算。
  所以高嫁的邢岫烟只好订了亲出不得阁,在娘家受煎熬,看亲戚仆人的脸色过日子。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比起一些人,邢大姑娘的日子是难过些,但还是比很多人福气了。至少薛蝌人品好,婶子及宝姐姐又和气,不出意外倒也能混过一世平安,搏个温婉贤良的名声。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