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朝觐布达拉宫

作者:李晓春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2-18   点击:


  
  在火车上颠簸48个小时后,我到达拉萨。布达拉宫,倏地闯进我的眼里,给我一种无法言说的震撼。
  当我的双眸透过高原明透的空气仰望时,布达拉宫居然也在和我对视。在对视中,我仿佛感到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温水一样流经我的全身,为我洗去长途跋涉的倦尘。
  布达拉宫,我来了,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夙愿。
  然,好事多磨。按事先安排的行程,到拉萨的次日,就去布达拉宫。吃晚饭时,导游却告诉我们,行程有变,明天改去日喀则。这意外的变更,让我悻悻然。
  好在青藏高原瑰丽壮观的风景很快就荡清了笼罩我心头的阴霾。
  丰美的草甸,清澈的河流,成群的牛羊,一路走过,我像是在翻看一本精美的画册。而高原的太阳,无疑是世界上最高傲伟大的王,尽管乌云遮天,阳光还是利剑一样刺穿厚厚的云翳,照亮了山、照亮了水,照亮了我的心。
  朝觐布达拉宫是在日喀则回来之后。
  那天,天不作美,虽晴,却多云——这大概是布达拉宫不想把自己所有的美好一下子全部展现出来吧。布达拉宫广场上,密麻如蚁的朝圣者匍匐在地,顶礼膜拜。他们伏在地上,双手伸前,手掌紧贴地面向前滑行,当手掌滑过地面时,发出了风掠过林梢时的“哗哗”声。
  下午3时许,我走进了布达拉宫。此时,我虔诚、激动,也有些许的伤怀。
  伤怀是因为仓央嘉措。仓央嘉措,六世达赖喇嘛。这个“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曾和世上万千少年一样多情浪漫,意气奋发,为了追求人间至真至美的真爱,位高权重的他最后在与世俗邪恶势力的争斗中,失去了生命。这个高原上最多情而又命途多舛的人,为世人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凄美的唱吟——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当然,在布达拉宫辉煌的历史中,仓央嘉措的个人际遇只不过是一朵小浪花而已。
  布达拉宫因游客众多而愈显逼仄拥挤,仿佛流淌着一条喧嚣黑色的河流。我在红宫白宫大大小小的殿堂里艰难地挪移脚步,极力伸长耳朵听导游讲解壁画上的古老传说、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建造这座宫殿的伟大壮举以及布达拉宫成为西藏政教合一统治中心后所处的地位和发挥的重要作用……
  游客们在佛像前合掌膜拜,毕恭毕敬地往捐赠箱里放入自己的虔诚。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并不反感人们的这种行为,毕竟佛教弘扬的是人性的真善美。导游说,很多藏民为了表明自己的虔诚,会把一生的积蓄全部捐赠给寺院。足见,布达拉宫在藏民心中的地位!
  我在布达拉宫里行走,很想在这块精神的高地上多些时间逗留,让自己蒙垢的心灵得到宁静和净化。但是,宫内混浊的空气让我的愿望落空——我感到有一种晕眩向我袭来,而且这份晕眩感越来越强烈。我感到自己像一条中暑的鱼,艰难地翕动着嘴巴……我不得不提前离开了布达拉宫。
  这在我心里多少留下了一些憾意。
  在拉萨的最后一个晚上,我躺在床上闭目静想。有一个绵长的声音穿过云层,穿透所有的阻碍破空而来,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力量。这是布达拉宫在召唤!我从床上忽地坐起,独自来到了布达拉宫广场。
  天飘着细雨,布达拉宫一扫白天的繁华和喧浮,肃立风雨中。我从布达拉宫的左侧开始绕行,布达拉宫的院墙上,挂着一只只金色的转经筒,我把手放到转经筒上,轻轻推动转经筒。一只,两只,经筒旋转起来,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声音在愈来愈浓的夜色中显得十分悠长,极具魅力,它轻轻地震荡着我的耳膜,就像一只无形却温暖无比的手掌轻轻抚过我的胸口,让我的心灵瞬间变的澄清、透明,俗念顿消。
  不远处,有一对年轻的恋人依靠在墙上深情拥吻,我的突然出现,让他们显得有些不自在,他们用纤小的雨伞,把自己遮蔽了起来。黑暗中,我莞尔一笑,年轻人,干嘛要把爱遮蔽起来呀?这个世界本来就应该少些利欲纷争,多些爱呀!
  此时,我又一次想到了仓央嘉措,想起了他那哀丽的情——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这是多么无奈的爱啊!这可是一位居万人之上的活佛发出的哀伤之声。
  年轻人,我们生活在一个清明的时代是多么的幸福自由啊!
  就要离开西藏了,我和布达拉宫作最后的道别。布达拉宫在灯光的映耀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照耀大地。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下一篇: 《 笔尖瘦弱,岁月苍老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正所谓观景不如听景。因为有了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说,有了金色的转经筒,有了那一对宫墙外缠绵的恋人,所以布达拉宫依然令人向往。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广龙霄云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32天前

    回复

  • 李晓春

    多谢副主编!

    34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