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鬼怪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疯帽子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2-19   点击:

  胡小海知道自己正在做梦。他看到小时候的自己坐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上,除了身边的朋友。他的朋友正愉快地摆弄着积木。
  很奇怪,任凭他怎么努力也看不清朋友的脸,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白光,但他知道自己的朋友脸上挂着笑容。
  胡小海努力地把视线集中于自己的身上,这时他才发觉自己脸色铁青,只剩一抹血色的嘴唇在颤抖;瞳孔也放大了。当胡小海和年幼的自己视线相对时,他透过自己被恐惧所侵蚀的眼神,看到了它。
  它猥缩在路灯下,双手环抱着膝。尽管路灯亮着,它仍是被黑暗所包围,只隐约可见瘦小的身形。一双大眼睛仿似黑洞,胡小海的目光一沾上,就被深深地吸引住,无法移开半分。
  它紧紧盯着年幼的胡小海,眼中溢出好奇而狂热的光,液体从它扭曲变形的嘴角淌出,身子也止不住的发抖。那样子看上去竟跟年幼的胡小海一模一样。
          一股晦涩难听的声音从它枯朽的喉咙里断续挤出,随后又扭曲着钻进胡小海的耳朵。
  “咯咯……”,它嘴唇颤动,声音不知从它嘴里还是弯折的颈椎骨里传出,“人……咯,真有趣,咯咯……”
  说完,它松开了环抱住膝盖的双手,如刚才那般蹲在地上,一步步朝年幼的胡小海“走”来。
  年幼胡小海受不了,怔怔地对他的朋友说:“君如,我们快跑吧,怪物来了,我们就跑不掉了。我害怕。”
  他的朋友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手上的积木。“小海,来跟我一起玩吧。唔……我们来搭大房子。”
  “君如,你……不会看不到怪物吧?”年幼的胡小海更加害怕了,他抬起手指向它,“就、就在那儿啊。你看,君如!”
  朋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正好面对着微笑的它,然而在朋友的视线中却空无一物。
  “你别吓我嘞,我才不信你呢。”
  年幼的胡小海看到,它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嘴角快要裂到耳根,“咯咯”的声音愈加刺耳,像电视无信号时出现的声音。更加诡异的是,它蹲着走的步伐渐渐快了起来,瘦小的身材和怪异的姿态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朋友看到胡小海的样子开口笑了起来,他越笑越大声,身体随着笑声开始颤动。它的步伐也随之加快,眼看着还有三四步就要扑到胡小海的身上了。两个胡小海都屏住了气,额头涌出密布的汗珠。
  下一瞬,它突然消失了,什么都没留下。朋友的笑声也戛然而止,面部换上了天真无邪的表情,那稚嫩的脸庞仿佛是小天使。
  胡小海心里仍未放轻松,年幼胡小海却如获大赦,紧绷的面部神经立马松懈,额头上的冷汗也干了。
  “呼~吓死我了,君如,你是对的,果然是……”
  年幼胡小海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咯咯”声打断。声音很轻,但他听得出来声源是从他的右手边——朋友的身上传来的。
  “我错了……”胡小海怔怔地接上未说完的话。“咯咯”声再一次响起,仿佛在肯定他的疑问。
  年幼胡小海内心极度恐惧,但控制不住自己的头往朋友看去。可怜的朋友脖子断掉了,整个人怂拉着弓着身子,双手无力地下垂;但他的头却还活泼,以一种诡异的曲度向后弯,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它就跪在朋友深陷的两肩,那凹凼与它瘦小的身躯极不相符。白光下它的身体依旧是黑色,只有眼睛泛着幽幽的光。
  “小海……”,喑哑的声音从朋友折断的喉咙中爬出,钻透了年幼胡小海的头颅,钻进了他的脑海,“跟我……来玩吧!”
  另一种刺耳的声音从它身上传来,却是和朋友的声音一样。“小海,跟我一起来玩吧。小海,跟我一起来玩吧……”
  “小海!”,它突然尖啸着朝毫无防备的年幼胡小海扑去,“跟我一起来玩吧!”
  夜深了,404寝室里异常安静,每个学生的鼻息都十分微弱,仿佛怕惊动了黑夜中沉睡的东西。
  毛阿茹睡得很浅,思想游走在现实与梦境的交汇处。他眼睛虚掩,下一秒可能就会睁开。
  毛阿茹迷糊中听见窸窣声,很密集,像群鼠抢食,这么想着,他便没有睁开双眼。但随之传来了玻璃杯清脆的碰撞声,令他醒转过来。他勉强从模糊暗淡的视线中分辨出室友周波被打倒的浓硫酸试剂瓶。
  睡意汹涌,毛阿茹没有力气起床收拾,准备再看一眼确认只是试剂瓶打倒了。而当他的视线再次往试剂瓶的方向集中时,暗淡的月光下他隐隐察觉到了墙后面的黑暗似乎与周围并不协调。
  他总觉得墙后面的黑暗不时会变化,那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动!毛阿茹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大片的鸡皮疙瘩在炸立的寒毛下蔓延。忽然,他看见了一朵腥红的“花”。
  毛阿茹以为自己的眼睛出现错觉了,赶紧搓了搓眼,一睁开,便看见了黑暗中闪着两点鬼火一般的幽绿寒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自己,一眨不眨。霎时,毛阿茹全身血都凉了,恐惧如一条条小蛇,延着脊柱轻轻爬上,慢慢钻透头皮,在脑海中炸开。
  一股强烈而不可阻挡的无边睡意朝毛阿茹袭来,瞬间漫过了恐惧,也吸扯冲打着他往梦境中坠去……
  
  翌日,晌午。嘈杂的噪音急促且尖锐,催命般地环绕于毛阿茹耳边,吵醒了睡得极其昏沉的他。他努力地睁开被日光刺得生疼的双眼。窗外舞动的枝叶把阳光打散,再投进窗里,将光影摇曳于他苍白的脸上。
  毛阿茹揉了揉惺忪睡眼,精神稍微回复过来了。他耳边嘈杂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能隐约分辨出铃声与人群七嘴八舌的声音。
  他正迷惑,突然被推开的打断了思考。毛阿茹弱弱地动了动眼珠,瞥见了校服。
  “阿茹,你终于醒了!我们寝室出大事了。”,进来的是脸色苍白的周波,他说话声也是颤抖的,“陈平他……”
  “他怎么了?”,毛阿茹想起了昨晚的事,心里涌起了不祥的预感。
  “他死了。”
  当下,室友周波把自己发现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毛阿茹:
  我一大早起来,准备取搁在窗台上的化学试剂到实验室做实验,却发现试剂瓶被打倒了。奇怪的是,地上、窗户上都没有硫酸的痕迹。
  一回头,才发现下铺的陈平不见了踪影,当时我就纳闷了,这陈平平时睡神一个,今天怎么会这么早起来。再一想到我的硫酸,我以为就是陈平拿去恶作剧了,对这事也就上了心。
  可是我准备出门吃早饭时,这才发现楼道的门晚上锁了,现在都还没开。现在都没开,难道陈平那会儿开了门?显然他是翻窗户出去的,但我们这是六楼诶。
  到教室后,更是都没看见陈平的踪影,一直到中午。
  这下恐怖的事终于发生了。等到我吃过午饭后,从老路子绕到废弃的停车库那儿,眼尖的我察觉到草堆里像是有什么东西,黑黢黢的。
  我有些怕,但是更好奇。等我走进一看,就见着怪样儿的陈平躺在那儿,那样子……惨不忍睹!
  我吓得懵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没有报警,扒开腿就跑,这才跑到了寝室。
  “唔……没报警最好”,毛阿茹颜色阴沉,但比起周波来却很镇定,“不管怎样,先不要跟其他人透露。现在快要到午休时间了。我要去看一眼,你也跟我一起。”
  半小时后,当整个校园在晌午的阳光中安静下来,毛阿茹和周波来到了陈平的所在地。
  毛阿茹的视线中突兀出现了陈平,他倒吸一口凉气,眼前陈平的尸首无力地瘫倒在杂草丛生的泥土上,整个人像是被揉成一团后再随意扔在地上。
  陈平的肚子中间还挂着一条长长的豁口,透过裂缝看进去,体内充斥着黑且粘稠的半液体,甚是触目惊心。
  最诡异的还是陈平向后弯曲折断的脖子,有一种魔性的弧度;同时,他的嘴也张到了非人的大小,嘴角甚至撕裂至耳根。
  毛阿茹努力克制住不让身体的颤抖。他看到一双幽绿的眼,对上了自己的眼,那凸出的眼球透射出恶毒怨恨的光。毛阿茹仿佛又见到了昨晚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
  待到毛阿茹和周波强忍着恐惧和呕吐的冲动埋下了陈平后,他们回到了教室。身边关于“黑怪”的传说盛行,众多人亲眼目睹目睹了子夜时分出现的“黑怪”,更有人传说,“黑怪”就在他们的学校中游荡。
  
  视线中一片混沌。忽然,一阵炽烈的白光在眼前亮起。胡小海惊醒了,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冒出,后腰也像火烧搬疼。
  胡小海抬起虚弱的右手朝腰上摸去,发现右后腰上莫名的结了疤。他没有多想,因为他正深陷同样噩梦的折磨,心中很是苦恼。
  每次做噩梦胡小海都会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那种话到嘴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感觉很令人难受。
  等到胡小海心急火燎地赶至教室门口,他就看到教室里闹哄哄的,根本不像是在上课。进去一问,才知道是因为同班同学陈平已经失踪一天了。同时,他也听闻了关于“黑怪”吃掉陈平的传言。
  听了别人对“黑怪”样貌的描述后,胡小海登时愣住了,一下子认为“黑怪”可能跟自己梦中的怪物有关系,于是赶紧追问,但是却发现每个人描述的都不同。
  接着他们确实如往常那样上课了,等到晚上才出了校门。
  补完作业后已是深夜,胡小海匆匆洗漱过后,就立马躺在了床上。他没有再关灯,甚至对睡觉也略有恐惧,只因那不断重复的诡异而又真实的梦,每一次都能给他带来新的恐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胡小海勉强入睡了,如往常一般,他又进去了那轮梦境。不过这次不一样,梦还没做完,他就被热醒了。
  温度反常得高,房间里直像个蒸笼。胡小海心声一股不祥的预感,紧接着,他听清了火焰烧的劈啪作响,伴随着一股从灵魂深处嘶吼的痛苦哀嚎。
  说什么也坐不住了——胡小海衣服都来不及穿,触电般从床上跳起,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拉开了门。
  顿时,一片热浪朝胡小海席卷而来,浪中还夹杂着炽烈的火焰。他凝视火焰,终于看到了父母。他父母的身体已被火焰烧得焦黑,口中含混地发出“呜呜”地嘶喊,而他们阴沉怨恨的眼神吓了胡小海一大跳,他看得出来自己的父母分明是如此盯着自己的。
  火势突然变旺,胡小海头顶上方一根烧得焦黑的残渣径直落下来,他不得已闪身躲开。就这么一动,胡小海的肺就呛进了一大口烟,他止不住地咳嗽,同时朝窗口跑去。
  在玻璃应声破碎的前一刻,胡小海回头看向了父母,父母还是用唯一有神采的眼睛直勾勾地盯死他,那一瞬,胡小海从父母的眼中看见了无数个夜晚纠缠自己的鬼怪,正透过父母的眼,注视自己。它那泛着幽绿寒光的眼睛一刻也没有从自己身上移开,要给自己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鬼怪是如何炼成的,一个引人入胜的题目。古人说鬼由心生,可见鬼一定不是凭空而来的,一定是和人的行为以及心理有关。小说主人公最后从父母眼中看见了无数个夜晚一直纠缠自己的鬼怪,点破谜底。故事生动,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