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17:漫长的冤狱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17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2-17   点击:


  就这样,我在狱中又过了一年,不停的审问,老一套的题目,就是想,苟的脑壳被连击两弹,凶手却大摇大摆扬长而去,这吓坏了他们,他们看到了胡虽然撤出小城,却能轻而易举地清除叛徒,他们想以我为突破口挖掘出胡在小城潜伏的同党,可我对军阀之间的混战毫无兴趣。他们关我还是想引蔻来入套。他们讲不出我有什么罪名,后来,那个军官又被调离了,去做“易帜”的谈判。这是父亲告诉我的,所谓易帜,就经过谈判,归顺了革命军。自然对这档子事也就并不在意了。于是到了我二十七岁的春天,不得不放了我。
  在我能走出那个单间,自由行动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我和蔻的小家,岗哨撤了,门封着,我撕开了它,走进去,屋子很凌乱,到处都是他们翻查过的痕迹,我细细地查找了我和蔻认定的隐秘的地方,没有她的只言片语。
  爸爸分析说,关我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当钓饵,诱蔻回来。他们认为事情明摆着,苟是个好色之徒,在小城时就有劣迹,而蔻反抗是自卫,这个案子没什么意义。只是刺客的出现引起北方军阀的警惕,要通过蔻挖出胡在小城卧底的人。而蔻是一个家庭教师,胡未必透给她这样的秘密。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情况,军阀们总是朝三暮四,为了能控制地盘,今天的敌人,也许是明天的朋友。北军所说的“易帜”就是投革命军。但保持自己占领的地盘。革命军联合了地方军阀,这些武装实力还在,窃取的资源没受到任何触动。革命军所谓的统一,不过是乌合之众的集合。
  “你走吧,”那个‘妈拉巴子’进到我的房间,“我们现在是民国政府了,好多事要办,没功夫管你们军阀间的花花事。”从这个直肠子的东北佬的话里,我听出他们把苟的闯入这件事认作是‘桃色事件’,未涉及到茹的存款,我心里的石头落下了。
  事实上,小城出了这事之后,爸爸没动,只是茹交给了小马密钥,去滨海查账,发现存款没任何变动。
  原来苟是胡的副手苟和二太太玉有染,玉想生一子继承胡的权力和家产。胡从小城败走之后,玉窥探大老婆茹的行踪蹊跷,猜她是转移资产必落于女儿名下。又滨海大城不属北军的势力范围,但女儿年小,银行定要求监护人,自然就推到蔻。于是俩人协商,苟来降北军,一方面给二人寻一落脚处,一方面逼蔻交出存折。另一方,老谋深算的茹夫人早就安排了伏笔,让外甥小马暗中保护姐蔻,一有风吹草动,通过暗线给她报信。这次我和蔻去度蜜月,苟在小城一露面,小马就盯上了他,见他去紫薇和报社四处打探蔻和瑜的下落,便转告了茹。夫人立刻派亲信潜入小城监视苟。那天上午见苟带伤跑出蔻宅,知他对蔻下了毒手。便在河边干掉了他,踢入河中。
  剌客回见茹夫人复命,茹为了蔻的安全,也未转信告我。而蔻在滨海的小报上见到苟落水消息,以为是她击伤他堕河溺水而死。害怕了,不敢露面。后来竟失去联系。
  这些都是我后来知道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16:灾难突袭

下一篇: 《 小城烟雨18:去东南亚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苟的死很离奇,原来背后的脉络错综复杂,各种关系和利益交织在一起!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行吟者

    井水,谢你。几经折磨,我还安康。谢红尘老友。灯节快乐。今宵元夜时,花市灯如昼,红尘妹何在,泪湿春衫袖。

    2019-02-18

    回复

  • 西部井水

    问候宋老师,新春快乐!

    2019-02-1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