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16:灾难突袭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16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1-25   点击:


  早晨先去看望父亲,折回来去上班。同事们一见我便围上来,向我祝贺新婚,纷纷夸奖蔻是个才女,善良人缘好。我请他们吃巧克力和糖果。这是从宾馆带回来的。正当我们欢快嬉闹说说笑笑的时候,一个记者跑进来。“出了大事,你们听到枪声没?窦蔻家里传出的。”我听着一阵眩晕,愕然地又问了一遍,抢出门外,欧阳跟了过来,挽住我,我们一起过了桥,奔回家去。两个北方兵守着角门。我要进去,被他们拦住。
  “这是我的家。”我吼,声音变了调。
  “我们保护现场,长官的命令。”
  欧阳扯住我,问那士兵:
  “有没有伤亡?”欧阳问。
  “我们来时,屋里是空的。”一个年长些的回答,“可是地面有血。”
  这时我才注意地下的血迹。我们沿它快步走到河边,见一个军官和一个军医,一群市民围着。河里有两个士兵在下面用竹竿探摸。
  “你们是什么人?”军官问。
  “我是这家人。”我答。
  “正要找你。”跟我来。他向军医说了些什么便带我走了。
  拐到一栋楼房,进了他的办公室,叫来一个女秘书,他让我坐下他坐在我对面,隔一张桌。秘书拿来一个记录夹子,军官也在桌上铺开一张纸。询问开始了。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业,和当事人什么关系,我一一回答
  “出事的时候你在场吗?”
  “没有。”
  “谁能证明?”
  “报社的同事都在,我婚假刚结束,正接受他们的祝贺。”
  “说出两个名字。”
  我说出了欧阳的蕙姐。我看他记下了。又问:
  “你妻子做什么的?”
  “越剧团演员。正在紫薇剧社演出。”
  “你们有什么仇人吗?”
  “没有。”
  “婚前,她,你妻子和谁有过情感纠葛吗?”
  我停了一下肯定回答:
  “没有。”
  “不要介意,我们要排除各种可能。”
  问到这儿,慌慌地进来一个士兵在他耳边说句什么。他急匆匆站起来。
  “就在这儿等我,唔,认定下你的记录。”他和那个兵走了。
  女秘书拿过记录,我看了一下,签了字。她也退下了。这时一个卫兵给我倒一杯水。
  “能带我去河边吗?”
  士兵摇头,“过会长官会告诉你。”
  我心急如焚。脑里做着种种推测。如果是谁刼持她,不会把她推到河里,如是闯入者受伤,他能跑到河边说明伤轻,他定能逃生。蔻也会告诉我,报警,莫非破门而入的不仅一人……欧阳定会报告父亲,为什么没人来看我。

  第二天我被提审,明显的感到军官态度的变化,如果说昨天是问询,今天的架势便是审问。
  “你认识这把枪吗?”
  我一看那盒子知道了。
  “是我的枪。”
  “用过吗?”
  “没有。”
  “哪来的?”
  “朋友送的。”
  “谁?”
  “前任督军,胡,”
  “他为什么送你这玩艺。这是武器。”
  “我给他画幅仕女图,他回赠了这个礼品。”
  “你妻子有枪吗?”
  我迟疑了一下,回答:
  “有。”
  他在纸上记下了:
  “你昨天为什么不说?”
  “你没问。”
  “是啊,昨天你是证人,今天你是嫌犯。谁给她的枪?”
  “也是胡,她是他家的家庭教师,长时间以来,如同他们的家人。胡撤退时,留这个让她防身。”
  “当时,她为什么没有随督军一家逃走?”
  “她和剧社有演出的合同。”
  “现在实际的情况是这样,找不到你妻子,案情无法厘清。譬如说她和闯入者有什么恩怨纠葛,当时那个人对她有什么企图。她是自卫还是诱杀?这可以为她自身辩护或者供我们量刑定罪。这对她和你都有好处。”
  “我知道,实事求是。”
  “那你能告诉我们,她可能的藏身之处吗?”
  “你不放我,我怎么能和亲友交谈,寻她线索。她是死是活,我比你们还急。”
  第二次审讯,就这样结束了。秘书拿过来记录,我校后签了字。
  这时候,我最想见到的就是父亲。他一定很急,想知道我的处境,也会帮我分析案情和蔻的下落,他能睡得好吗,血压和心脏怎么样……都怪我没把蔻接到家里,在他的身边。“
  第三次审问,之前他们可能研究了我的心里状态,想说一些他们掌握的情况引导我与他们合作。
  “你能想到闯入你家的,死在河里的那个人是谁吗?”那位长官显得和气许多。
  我摇头:“不知道。”
  “就是你们前督军的副手,那个苟。”
  “他不是和胡一起撤退了吗?”
  “二十多天前,就是在你们去度蜜月开始的时候。他来投靠我们。你能猜到他找你妻子的目的吗?”
  “不知道。”
  “他们以前有什么交往,有什么情感纠葛吗?”
  “绝对没有。”
  “你怎么知道?”
  “前一段时间我给蔻的回忆录作插图,在一起工作,期间没有看见他们有任何来往。一是蔻不喜欢他,二是他怕胡和大老婆茹,因为蔻是他们女儿的教师。他们怕孩子受坏影响。”
  “你妻子向苟射击两枪,一枪打在门框上,一枪打在他大腿上。法医鉴定证明,杀死苟的致命一枪是从头部射入的,不是勃郎宁的子弹。我们要找到这个人,你想他可能是谁?我们要查清胡留在小城的同党。”
  “现场的情况都是你讲给我的,胡氏集团的内幕,我没兴趣,我怎么知道刺客是谁,到现在我连自己的家门都进不去……”
  “算了,苟为什么要闯进你们家,你媳妇为什么向他开枪,苟逃跑了,又是谁,为什么崩了他的脑壳。枪响,人散了,舞台空了,你叫我们怎么收这个场?解开这一切谜团,就要找到你媳妇。我不愿做福尔摩斯,我要当事人亲口对我讲。”
  “可我不是当事人,我是受害者,我刚刚结婚,就遇上这样的事,大白天就有人闯入民宅,九点钟,光天化日,就杀人,往河里一扔,扬长而去。你说你们这个城是怎么管的?反倒把一个受害的家人关到小屋子里。你们看看街上的大标语‘驱胡打苟’,那苟是啥东西,你们招降纳叛,任其胡作非为……”
  “住口,两只勃郎宁,胡给的,找到你媳妇,再对质。”这时候秘书拿过记录,问要不要我签字,他一摆手。
  “带下去!”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兵扯住了我:
  “妈了个巴子,爷们来到你这疙瘩,没有好酒好肉,却来撒野。”一口东北话。说着出手了。我捏住他腕子,我年轻,比他有劲。这时秘书过来拉开了。
  我又被关进了小屋。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15:在自己家

下一篇: 《 小城烟雨17:漫长的冤狱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蜜月里的甜腻,却不久长,突然出大事了。新娘子打死了人,新郎作为嫌疑人被审问关押。事出突然,线索扑朔迷离,且看下面故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