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薛姨妈对香菱,多少炎凉在其中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9-01-28   点击:


  |强买入薛家
  香菱如果是在王夫人那里,儿子为她打死人命,这样的女孩子,在王夫人眼中就是洪水猛兽,不可能让她在宝玉眼前出现,定是要眼不见为净。
  香菱自己也不乐意去薛家,呆霸王如何能与冯公子比外表,一个是莽夫恶霸,一个是多情公子。一个是丫环奴仆,一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奈何命运由不得自己,即便曾经是父母掌心里的宝。
  连名字也不记得的小姑娘,随波逐流的命运,一如浮萍:倘若晴日静好,尚可盈盈绿润;一旦雨打风吹,瞬间零落成尘。
  |进入考察期
  香菱生的美丽,气质不俗,周瑞家的说她有小蓉大奶奶的品格,可知人物出众了。
  宝钗给她送了香菱这个名字,可知对其肯定。
  书里的主子们,都爱给奴才们起名字。贾母的丫环,多是鸳鸯珍珠琥珀一类成双成对的;宝玉屋里有袭人四儿等,外头的跟班茗烟,扫红,锄药,伴鹤,双瑞,双寿,墨雨等,一看这名字就是主人的作品;黛玉的贴身丫鬟是紫鹃和雪雁,鲜明的悲剧色彩;倒是宝钗的丫环叫莺儿,一个玲珑剔透、清嗓脆声小姑娘的形象跃然纸外,再就是香菱这名字,清香宜人,贞静安稳,非常贴切。
  薛姨妈对香菱是先考察后怜爱,开始是放在自己身边,仔仔细细考察了一年有余,溺子薛蟠天天闹腾了一年,薛姨妈才终于松了口,可见对儿子的枕边人,薛姨妈是慎重的!毕竟儿子是个不着调的,再来个狐媚霸道的小妾,影响家门风口啊。
  考察了一年多,薛姨妈主要看香菱是不是安分的人,如果香菱淘气顽劣,薛姨妈不会给儿子,转手就会卖掉。
  儿子的一个小妾,花到如此心思,也是爱子颇深了!
  |隆重接纳
  凤姐和贾琏闲谈说,香菱给薛蟠做妾,薛姨妈不仅同意了,还名公正道的开了脸,请了客,给了香菱一个正经的半主身份。熬过了拐子的苦打,熬过了看人脸色的考察,香菱的身份,由主母薛姨妈做主,提升成了姨娘,还配了小丫鬟。
  这个时期,薛姨妈对香菱是欣赏的,指望她能拴了儿子,影响一下薛蟠,不要在外面胡混,惹事生非,弄得家宅不安,奈何薛蟠此人,怜新弃旧,没几日把香菱就扔在了一边。
  |婆媳关系的蜜月期
  儿子继续胡闹,香菱成了薛家的半个主子,有了自己房间,有了自己的丫环,宝钗对她和气,宝琴送宝钗的石榴裙子,同时也有香菱的份。
  在薛蟠外出期间,香菱跟着宝钗进了大观园,拜林黛玉为师傅,读了很多书,学会了作填词,得到贾府众人的交口称赞,也算给薛家挣足了脸面。
  如果岁月就此静好下去,薛姨妈和香菱,这对婆媳,也算和顺安然。
  直到夏金桂进门,香菱过了几年安稳日子。
  |薛姨妈的不满
  香菱如果是主子姑娘,自然是极好的,清雅文静,黛玉的徒弟,资质极佳,作也极有灵性。宝玉赞叹,天地生人,再不虚赋秉性的。
  可是在薛姨妈眼中,自已的亲生女儿,宝钗都不以词为主,而是留心家务为母分忧,倒是香菱,一派天真可爱,年纪小时,也倒罢了,成了薛家的姨娘还如此,就让老太太以一个婆婆的眼光看来,多少有点不务正业,有了不满意,一个过于雅致的小辈,可不如一个理家能手招人爱。
  宝玉生日那天,路遇香菱的红石榴裙子染了泥水,忙替她筹划,直接换了袭人的好了,免得姨妈知道了抱怨,抱怨小辈们不会过日子。
  薛家不差钱,出身王府大院的薛姨妈,还会抱怨晚辈不会过日子,恐怕是抱怨香菱的多些吧。宝钗和薛蟠,那是人家的亲孩子,自然没事,只香菱一个外人,要是开口指责,也是说的香菱,宝玉说的含蓄,其实是听过薛姨妈批评香菱不会过日子。
  这个时期的薛姨妈,对香菱已经有了微词。
  香菱的角色成了她的儿媳妇,却没有当人媳妇的务实精神,不能为婆婆分忧,反而像个文艺女青年,净搞些不中用的。
  |薛姨妈的失望
  到了金桂针对香菱的时候,容不得丈夫的小妾比自己还知书识礼,这口角就多了起来,薛姨妈随口就是卖了香菱。
  看薛姨妈喜欢袭人,就明白,她心中合适的姨娘应该是袭人那样,务实的,和气里透着刚硬要强,最主要的,还能管住儿子,不胡作非为。
  而香菱呢,一身的孩子气,风花雪月,天真烂漫,没有一点现实气。
  这样的性格,做女儿做小姐可以,可是做姨娘,就不合适了。
  媳妇娶进门,既然香菱让儿媳妇不满意,就打发了好了。
  卖香菱虽然是气话,可也看出,香菱在薛家,还是一个可以随意买卖的奴才,买进来,卖出去,全凭主子一念间。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奴才,终不过是奴才啊。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