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鲍二家的之死给我们什么警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9-01-14   点击:


  (一)鲍二家的不是贾府的奴才
  鲍二似是贾琏的心腹小厮之一,尤二姐在小花枝巷子时,贾琏就是打发鲍二两口子过去照看,不过那是新鲍二家的,早先那个,才是本文的主角。
  因为丈夫是贾琏的心腹小厮,她才有机会见到府中的琏二爷,感觉她的娘家,不是贾家的奴才,因为她吊死后,娘家敢闹着要告状,如果是贾府的仆人,估计不敢。
  模样自然是不错的,对丈夫也有些不满,小厮的月钱能有多少,想要多买个首饰也是难的。
  (二)偷情不是为情
  那天凤姐生日,贾琏打发人给她送来了银子和首饰,她收下了,忙忙地就来了,证明不是为了情,是为了钱,当然琏二爷风流倜傥,又和气体贴,比鲍二不知强了多少。
  琏二爷的房间,自然是富丽堂皇,这样的氛围,这样的环境,突然让人走神,这不鲍二家的就走了神,完事了,不说走人,和贾琏还谈起了心,抱怨凤姐是个阎王老婆,这倒是奇怪了,人家的老婆是什么与她什么相干,和人家的丈夫偷情,还嫌人家不贤惠,这也是神逻辑。
  琏二爷到是明白人,就是凤姐死了,再娶一个还是这样,有什么分别,官家千金,大老婆吗,都是醋坛子,这是常情。
  鲍二家的支招,把平儿扶正了,到还好些,平儿是丫头扶正,自然不敢管贾琏的事,宁府的尤氏不就是续弦,没有娘家背景,哪里敢管贾珍的事,自己的两个妹子,都没了,也不敢多哼一声。
  (三)隔墙有耳,枕边风会害人害己
  不要背后说领导的坏话,可你不听,这不凤姐打了进来。
  一场大闹琏凤大战,惊动了贾母,众人哄凤姐的劝贾琏安抚平儿的,独独无人注意,鲍二家的,颤抖着离开了,琏二爷的院子。
  她成了另一类焦点人物。
  有人指点,有人喝彩,有人冷笑,有人谩骂,这都是小事,就是鲍二也不敢怎样,可是凤姐厉害呀,她可是阎王老婆,这样的女人,偷了她的男人,还咒她早死,她有千万个手段等着呢。
  鲍二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他倒是睡死过去。
  鲍二家的却了无睡意。
  她发现,她无路可走。
  凤姐有娘家势利,贾琏都怕了她,自己能如何,这个女魔头不会罢休,金钏离了王夫人那里,是几天后才投了井,可是鲍二家的,没有一天,就上吊了。
  鲍二家的深深地叹了口气,自己是自找了呀,什么人不好得罪,偏生得罪她,不是她早死,是自己早死。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祸从口出,本来只是贪点钱,这下可把命都给搭上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