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奉贡

作者:东岳雨石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1-07   点击:

  
  邬二蝰是牟县人,牟县有座大山,是太皞后裔颛臾国人行祭之地。这座大山上有一条大蛇长几十丈,惊吓村人掳吞禽畜,周围四乡民苦痛怨,书写了奏表焚之奏上天庭,天帝知晓状告大怒,命雷公电婆诛戮,于六月二日殛于蒙山之巅,其魂一道飞去锅角上峪村,投胎在老娼妓真真腹内,满十月而生,为一男婴儿,起名叫川龟子。
  其时,邬二蝰本家兄在山寨任寨主,借他本家兄的光,做了山寨主簿,就傲气戾性,贪欲悖行。
  有一学子名叫大河,分到山寨来。邬二蝰见他无例银孝敬奉贡,心里非常恼怒。闲坐时他把书生的名子写在纸上,用手指着,嘴里骂着。书生大河不懂人情事故,不去理睬他。
  邬二蝰装作一幅吊死鬼的样子,对待大河,时常冷冷地表现白眼和斥责,尽安排一些脏活和累活让大河去干,有意地去贬低他和踩压他。这样已过去一年多,大河没有去给他表示奉贡巴结,邬二蝰恨大河不来奉贡,夜里竟魂魄出了躯壳,飘游到大河的住室中对着大河破口训斥大骂。
  大河正独自睡得酣畅,突然见一个蛇头,老鼠身子,人的手脚,蛇尾巴的怪兽来到自已的跟前,用手指着自己大声骂:“你这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瞧不起大爷我是吧?你不就是多读了几年书,拿了一个盖有钢印的证书吗?初来乍到人事不懂啊你!什么东西?在大爷眼里你狗屁不是!在我面前装什么高姿态?老子要治你很简单!你再不给老子温顺者点,长乖着点,有你好看的!快来给老子奉贡!”大河见这怪物这样骂他,吃了一惊,问它:“你是什妖怪?怎么长着蛇头老鼠身子呢?”邬二蝰的魂魄说:“我是神!你对神不恭不敬!我是来教训你的!”说完一下扑上来抱住大河的身子喊:“我要吃了你!”吐出黑舌对大河的脸就舔来,大河吓的惊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做了一个怪梦。
  这个怪梦一做就是一个月,想同的梦做久了,就是犯邪了。搞得大河白天神色恍惚,夜里犯愁睡觉,人一下子瘦了好多,脸上憔悴没有血色;精神颓萎,像是经霜未退花英的小屎嫩瓜,蔫得很。让人一看,就是一个十足的病人。他吃不下,睡不好,已经是弱不禁风了。
  有一天,他回家,他父母一看,大吃一惊,问他:“孩子,你这是咋了?脸色这么黄呢?身子瘦得皮包着骨头了?是不是生病了?”大河把夜里梦见的妖怪一说,父母一听,明白了,这是招了邪了。父母一商量,认为这是玄虚鬼神之类,应该找个巫婆或者神汉去给看一下。四处一打听,说是有个大师懂阴阳八卦,命理之道,善会画符禳邪,镇鬼除魔,人称活神仙赤阳子。父母二人问明白此人的乡籍住址,不敢耽搁时间,急切奔去找到这个先生。一进门见先生一身青色八卦道衣,牛心发篡,长须飘然。道人的老婆让坐送茶,热情招待。
  赤阳子劈头说:“你们可来了!昨天本道就知你夫妻二人火急要来,儿子受不了了!”这一句话把夫妻二惊得目瞪口呆。大河的母亲赶紧说:“请大仙救救我儿子!感激不尽!”赤阳子问:“是要破解请符呢?还是镇邪除魔?把情况说明白,本道好根据情况画符!”大河母亲说了儿子梦中的经过,赤阳子听后说:“这是招邪了!找我就找对了!待本道出方,降妖除怪!”于是,赤阳子画了三张符子,每张符子都是蛇蟠蚯绕,蛔蠕蟥伸;又写了一张方子:“正在使用中的二十年尿罐一个;十年以上的屁臭打熏蒲团坐垫一个;高冠子大红公鸡血加酒一斤;雄黄十克,辰砂十克。”赤阳子说:“此邪非同一般,它阴险毒辣,贪得无厌!非得本道亲去降它,若不,是不好镇禳!”大河父母一听大喜,赶紧施礼相谢说:“感谢大仙!这二十年正在使用的尿罐不好讨寻,还有那十年以上的蒲团坐垫去哪儿寻找?”赤阳子笑了说:“这两样东西本道都会给你讨寻来,只要你出钱罢了!那尿罐,本道邻居,瘫卧在床三十年了,常年大小便解在一个泥陶罐中,前年嫌此罐破旧臊臭气重,换用新的,要去扔臊臭罐时,恰好被老道撞见此宝贝!遂买了下来以备今日做法器;那十年以上的臭屁熏打旧蒲团,本道就有三个,都是本道往年换下的,你们不必担忧!”大河父母听言大喜问:“不知这两件东西需要多少钱?”赤阳子说:“此二物乃世上稀罕难寻之物,物以稀为贵!尿罐二百元,蒲团一百元,雄黄、辰砂、公鸡血酒二百元;三道符子三百元,我出外施术二百元,共计一千元,可保你儿大吉!”大河父母虽然有点心痛,但是为了儿子平安,也只好爽快地掏出钱了来交给他。赤阳子接过钱大喜说:“后天是施法术好日,我和你儿去他当差的地方住一宿,就可以禳邪捉怪了!”
  赤阳子带着法器如期和大河来到山寨。当夜,在大河的宿舍里,赤阳子让大河照常睡觉,他盘腿坐在大河的床头上,到了深夜,一股阴风吹来,一只幽灵钻进房来。赤阳子早把掺有公鸡血、雄黄、辰砂的酒劈面泼在了这个蛇头鼠身的邪魔身上。这妖魔立时缩小了身形,变成了一个五尺高的蓝面小鬼。赤阳子跳下床来,一把捉住小鬼,顺手把它往尿罐里一扔,忙用旧蒲团盖住尿罐,用三道符子贴在蒲团和罐子上,把邬二蝰的元神给封镇在了尿罐中。
  第二天,赤阳子提着尿罐告辞回去了。大河从此睡觉安稳了,再也不受妖邪惊吓了。
  邬二蝰见大河回来上班,夜里又去训骂他,谁知被赤阳子捉了一个正着,关闷在了尿罐中,里边的臊臭味直接把他的魂魄给熏昏了。第二天,邬二蝰没有醒来,昏睡在床上,一连三天,家里人把他送进医院,经医院全检查后,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疾病。
  在医院一折腾就是两个星期,医生也觉奇怪,可他就是昏迷不醒。请了专家来就诊,也没有诊出一丝病情,给他定诊为突发性昏迷不醒,象征性植物人。这一下可把他家的人给急怀了,好模好样的一个人,睡一夜觉,第二天却不醒了,全身查遍了也没有一点病状,谁不着急啊?有病乱求医。他家里人四处询问名医,中西结合治疗,只盼着早把他给治醒。有人对他老婆说:“他这个病不像实症,找个神婆看,幸许会好了。”
  他老婆绰号旧鞋,打听到一个女神婆,就奔神婆家去请神问灾。神婆珠光金气,二眸放彩,妖艳异常。她是泰山奶奶的代言人,能还愿除灾,买寿送子,治病禳邪。神婆泡了一壶好茶,斟上三杯芳茗;启开一盒名烟,都供在泰山奶奶坐像牌位前。燃起三柱香,三刻过后,神婆打了一个懒舒,用手搓了几把脸,打了三个哈欠,变作一个威严低沉的怪腔说:“我吸支高烟!”吓得旧鞋“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不止。神婆家里人赶紧给神婆点上烟说:“泰山奶奶大驾来了,万般吉祥!”神婆吸了两口烟问道:“把本尊请来有何事?”旧鞋赶紧说:“我丈夫川龟他睡了一夜觉至今不醒,已经有十七八天了,请问泰山奶奶他这是怎么了?得了什么病吗?请泰山奶奶保佑,让他醒来,感谢不尽。”神婆听后,泰山奶奶说:“他有一个愿,是本尊处的,还个愿就好了!不必急!也不要害怕!有本尊保着他呢!”旧鞋听了大喜,再次磕头问道:“奶奶啊,这个愿怎么还呢?还请神尊指示,俺凡人不懂哦。”泰山奶奶说:“本尊的香官知道,一切听她安排!本尊事务繁忙,起驾回山了!”说完,神婆双手搓脸,“喉”地一声缓了过来。看到旧鞋跪在地上忙问:“刚才泰山奶奶来过了?怎么说的?”旧鞋说:“来过了,说让还愿就好了。”神婆用手拉着旧鞋说:“快起来坐,喝茶,喝茶。”旧鞋起身坐在沙发上说:“奶奶说还愿,我是凡人不懂,不知怎么还法?奶奶说本尊的香官知道。仙姑这愿怎么还法?”
  仙姑说:“准备四件物品,一是去红旗桥东北头王家扎彩匠家,扎一个茆人,要男童装;二是买一个红冠子大公鸡,给茆人开光用;三是写还愿文书一张;四是买三尺三的红布蒙盖茆人。以上四件是必不可缺少,再就是买金砖二十四块;元宝六十只;金银箔若干,多少不限。”旧鞋说:“这些都好说,只要能让他醒过来!只是我不懂,能不能仙姑代我办理,我出钱好吗?”仙姑说:“最好是你自己去筹办,要托我代办,怕没有空闲啊!”旧鞋忙陪笑说:“仙姑求您了,麻烦您多受累,我多给钱好了。”
  仙姑点头答应,扳着手指数算说:“扎个茆人一百六十元;一只大公鸡一百二十元;找人写个文书六十元;三尺红布十元;金砖、元宝、金银箔共一百元,这一些共四百五元;还有请神出马费是二百元,加起来一共是六百五十元钱。”旧鞋心里不乐意嫌钱多,可嘴上却说:“这些钱不多,只要他能醒过来!仙姑我给你钱,你尽快把事给办了吧!”说着掏出六百六十元钱递给神婆说:“仙姑,这是六百六十元钱,六六大顺,讲求吉利,这事就托付给你了,尽快让他醒过来!”神婆接过钱笑着说:“你放心!明天我就把事给你办完,还了愿马上就醒过来!你明天早上九点过来,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去。”
  第二天早九点,旧鞋来到神婆家,见一个蒙着红布的彩纸人;一只大红公鸡和一些纸糊的元宝金砖之类的物品。神婆把文书递给旧鞋看,只见文书是竖行的,上写:“泰山碧霞元君神尊:今有牟县邬川龟突然沉睡不醒,经查原是神尊处香火之愿,特送还本愿,茆人一个,金砖二十四块;元宝六十只,金银箔喜钱若干,请求神尊保佑,使他尽快清醒还原,自此以后崇敬神尊,每逢节日奉敬神尊喜钱。于一九九八年十月初六日早十点奉敬,敬请神尊收讫笑纳。山东省牟县邬川龟敬供奉贡。”
  神婆在神位前燃起香,把炒好的三样菜在香炉前摆列;把文书放在香案上;又把茆人提过来,揭去红盖布;把大红公鸡捉过来,用一对穿上红线的新大号针对准公鸡的大红冠子中间最高的鸡冠深深地扎了一针,然后用手挤捏出鲜血,涂抺在茆人的额头正中;又抺在文书上给开光。把公鸡抱去一边,回身点燃一支香对着茆人唱开光咒,只听神婆唱:“开金光,开银光,头上开光亮堂堂。一头黑发油亮亮,满面焕发神气祥。二眉开上光,英俊气轩昂。双眼开上光,炯炯神识强!鼻子开上光,闻遍世上香。嘴上开了光,说话拉家常。两耳开上光,听音辩八方。双肩开上光,担重当丞相。双臂开上光,挥动有力量。双手开上光,灵巧写文章。胸前背脊开上光,五脏六腑无病殃!双腿开上光,有劲健又壮!双脚开上光,步走踏八乡!一切全身开了光,送去还愿以了偿!”唱罢,拿过火柴划着火点燃了元宝、金砖等,待火势焰旺时,把文书焚烧了,接着又把茆人点燃,一起都化成灰迹。神婆领着旧鞋给神尊磕了头,对旧鞋说:“公事已经办完了,你就回家等好吧!”旧鞋辞别神婆回到了医院。
  邬二蝰本来灵魂出壳去恐吓大河,想逼使他买自已的帐,给自已奉贡,谁知被大河父母请了法师把他灵魂捉住关禁在了臊臭尿罐子里,内里的味道比百年纯醇还纯厚,臊味臭味那个浓郁劲,真对得起这个二蝰了。直接把二蝰的灵魂给憋闷的死活不得,想窜出来,归返原体,罐子口上有三条火蛟螭守护;一坐高塔压在上边;还有霹雳不断炸来,沉重的雷霆过后就会有一股奇臭无比的味喷头落下。它试着向外窜了几次,跟本就是出不来。这个灵魂经这个陈年旧罐的怪味熏陶,受不了了,得!这个魂魄也昏死了,那个没有灵魂臭皮囊还怎么能醒过来?
  赤阳子看罐子,笑在脸上说:“你狗日的妖祟!早晚你会上门来求我!”
  旧鞋回去后,实指望丈夫很快醒来,谁知一连七天也没有醒,心中着急,就去神婆家问:“仙姑,愿也还了,都一个星期了,他还没有醒来,我想请下神尊来问一问,还有什么说法吗?”神婆说:“好啊!按说还愿后的第二天就会醒来,肯定里边还有事!”于是又把泰山奶奶神尊请下来,旧鞋赶忙跪下磕头问:“奶奶,我已经给他还好愿了,怎么他还没有醒来呢?”泰山奶奶说:“我吸支高烟!”旧鞋赶紧给她递烟点上,泰山奶奶吸了几口烟说:“你丈夫罪恶深重!他借助本家兄长当官的权威贪污受赂!以淫威逼奸八名女同事!自从当了办公室主任一职,无恶不做!欺压良善,动则削减别人工资,向同事索要财礼,违法乱纪,巧立名目中饱私囊,把一个国家机关变作成私家山头,成了一座利用家国政策绑架、抢劫、包娼养小,作恶行霸的私人山寨!协助他本家兄弟丧尽天良!你们全家要替他忏悔罪行,写份忏悔书去赤阳子那里焚烧了就会获免罪行!事已说明,他罪愆未免,处罚未结!”旧鞋听到他还逼奸了八个女同事,急忙问:“奶奶,他真得和女同事有那事?不知和哪八个女同事?请奶奶明示。”泰山奶奶说:“他所做之事,一丝一毫皆铭昭在天!那八个女同事,本尊说她们四个人的姓;四个人说她们的名,你自会知道。‘张王李赵,荣霞丽华!’就连你勾引他当官的本家兄做下的苟且之事,你自己明白!本尊事已说明,返驾回宫!”吓得旧鞋只是磕头。
  神婆缓过神来问旧鞋说:“泰山奶奶怎么说来?”旧鞋说:“奶奶说还得写一份忏悔书,去找一个赤阳子的人。不知赤阳子是谁?”神婆说:“赤阳子我认得,是住在东阳门外,我有他的电话号,你可以和他打电话预约。”说着找出电话簿,抄了一个号码给了旧鞋。
  泰山值日神自邬二蝰还愿之时,就接到信香,凑报炳灵公说:“报禀,又有凡尘还愿送贡。”炳灵公说:“照常收领!查明所求何事,及时应承!”当值飞来,收取金砖、元宝,携领茆人拿着文书来回报炳灵公。炳灵公接文书,看了茆人说:“原来是求沉睡不醒,这个茆人送到这里来倒是可派他去打扫茅厕粪坑。去查一下冥拘窟这人的魂魄,送他归原!”不多时当值回来禀报:“冥拘窟内没有此人魂魄,黑白无常也没有去拘拿此人。”炳灵公一愣说:“这愿还错了!本不是我们这里的公事!上奏元君,请旨后再说。”炳灵公去见碧霞元君说:“凡尘有一愿错还在泰山,我处并未拘捉此人魂魄,请元君定夺。”元君掐指一算笑说:“凡间一狐狸精在借用我的名头,历年来都有类似事情发生,层出不穷!不过也好!为本山增收了不少资财,也助长了本座的声誉!那个人的魂魄被世间一个叫赤阳子的法术方士拘拿,囚禁在一个尿罐之中。我们已收了他家奉贡,就要给他家排忧解难。你去给赤阳子托个梦,和他交涉一下,让他把那人的魂魄放了就是!”当夜炳灵公给赤阳子托梦说:“大胆!有家有室的伪道人,你竟敢私自拘禁他人魂魄该当何罪?受害者家人已经告到岱岳碧霞祠宫,元君令你速速放魂返本,不得延误,违令当诛!你今已犯规,应受惩罚,罚你给元君奉贡礼品三件,不拘物类,由你诚心!”赤阳子见炳灵公如此发怒,跪倒磕头连声应允。
  旧鞋回到家,想前想后,把所知道的丈夫劣迹罪行总结了满满十张信纸,足有五千言,可称谓“罪恶昭”。她拿着忏悔书和赤阳子一联系,赤阳子说:“你来吧!本道正等着你呢!”旧鞋来到赤阳子家一坐下,赤阳子说:“你丈夫为人贪得无厌!恶劣行迹太多!致人神共怒!把他的灵魂摘去,要打入十八层地狱!”旧鞋一听,赤阳子全都知道,这不就是活神仙吗?她从心里本服崇拜,一下跪在地上磕头如锇鸡啄米,虔诚地问:“活神仙,请您救救他吧!仙姑的神尊说只有找你才能够救他!忏悔书我也带来了您看看还够诚意吧?”说着把忏悔书拿出来递给赤阳子。
  赤阳子接过来看后说:“好吧!本道就去给你和酆都大帝通融一下,看看能否把他给买回来!”旧鞋一听,忙磕头说:“活神仙,请您救他,愿意出钱买他回来!”赤阳子说:“有三件事,你们家必须得去做!第一:要痛改前非!二:去趟泰山,去给泰山奶奶烧香送一领锦绣霞帔和一条千年根龙拐杖;一支丹朱色如意形灵芝,这样由泰山奶奶去和酆都阎君讲情把你丈夫灵魂要回来!你可愿意?”旧鞋一听忙说:“愿意!只是三件奉贡礼物难以讨寻。”赤阳子说:“此三礼物,你出钱本道为你讨寻!”旧鞋问:“活神仙,不知所需多少钱?”活神仙伸出三个手指说:“每件一千元,共三千元!本道出马费六百元,愿意的明天拿钱来办理,不愿意就算了!”旧鞋没办法,为了让丈夫尽快醒来,只好同意。赤阳子见她同意,又说:“还得给酆都阎王四百元的上贡钱!你拿四千元钱来,本道保你丈夫早日醒来!”
  旧鞋送来了四千元钱。赤阳子立起神坛,披发仗剑,舞蹈狂歌,把忏悔书烧了,取来一条根形颇似龙貌的拐杖和一支红色长条如意形灵芝;一领锦绣黄绸子斗篷递给旧鞋说:“拿回家收好!别忘了到明年五一节由本道和你丈夫去泰山碧霞祠奉敬!你回去后,你丈夫就醒过来了!”旧鞋匆匆辞别回到医院,一进病房,见丈夫从病床上猛地坐起来说:“这是哪儿?又臊又臭的熏死我了!”旧鞋赶紧过来说:“你可是醒了,快把我急死了!”二蝰问:“我怎么了,怎么躺在这医院里呢?”旧鞋说:“你已经昏迷不醒二十多天了!今天我刚才给你烧了忏悔书,给泰山奶奶许的龙头拐杖、灵芝如意、锦绣霞帔,到明年五一放节时,赤阳子和你一起去泰山碧霞祠奉贡。”二蝰听罢一愣,旧鞋坐下和他详细说了一遍。他听后气地一拍大腿说:“唉!我也得奉贡?”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过去了

下一篇: 《 一见钟情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人也索贿,鬼也索贿,神也索贿,看来腐败是个普遍顽疾,不整治危害无穷!语言生动,故事精彩,加精推荐!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