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月上西楼和白杨(之四)

作者:西苑长江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12-14   点击:

(1)
这日子还要一天一年的过下去
“58”尾声没有了结,“60”紧跟

人们把干瘦的目光投掷远方
能抓到的还是一层阴云伴着朦胧的雨
无法推开周围裹着的风

月上西楼和白杨搬弄着“三大两”粮食的昼夜生活
潜伏一双幽深的眼神

老天垂着睑,尝试开门关门的送行
人们掀翻着一张张烧纸
村口站立的土地庙,树起了一块块姓名牌

(2)
西苑的夜,在寂静如深不可测的潭水中
不能躺卧,纷纷落入孱弱而疲惫的白杨树下
捡拾树叶充饥
鼻翼起伏的音律,轻微呼应着夜的涟漪

雨,昼夜独自行走
把胆量强塞进这片田野,不合拍节
走过去的脚印长出草鱼
颗粒无收

漳卫运河炒着左转右弯,扬鞭驱牛
庄户人家舍妻离子,去“根治海河”
老人,普洒众生
把自己不敢吃的大葱和鸡
请到河边奉供“老元爷”
留河东还是留河西的迷信歌谣流传至今

我只能跟在运动的后头,低吟
向着熟悉的家门或陌生的远方,走来走去
默记一页阴晴圆缺

(3)
还国债,又减了一分口粮
村友们和那些成群的小杨树
我都能叫出她们的名字,她们挽留我
让我平衡空虚和饥饿

白杨树的树枝儿支撑着阴云
支撑不住的时候
月上西楼的风慢慢抽打那些树叶
破碎的枯叶纷纷跳楼

秋,坠入尾部,越坠越冷
村里村外没有一粒漾动的粮食声
干瘦的颧骨凸起了之最的历史
靠近前皮贴后脊的肚子
在挖不到野菜的路上,跌倒戗撞
撞碎了渊薮无序的磷火

阴沉中,西楼怎能置下倒影
暗处,令有一些梳洗,是否死意再生
街道借水还魂
无人谈论自己的明天

(4)
我毕竟到了上学的年龄
月上西楼和白杨把文字当做饿不死的灵魂
心飞了,到达辽远的空间
还是在一张白纸上寻求答案
并非拿捏

声母和韵母潺动如水
无力办学,为谁洗刷万亩意象
在意象以外的奶奶拿起了火柴棒
为我排列着1+1等于几的未知数字
我只能搬来月上西楼和白杨押住韵脚
押不住西苑小村下伏的咳嗽

一时找不到的昈页
却在脑干左侧,撑起了蛛网膜
收起雷声和闪电

我走在上学的编造下,我守在构造的背景中
跪求a、o、e的读声

(5)
翻土、锄禾、犁土耙地
光亮而坚硬的锄头,翻卷着泥土的浪花
爷爷奶奶蹒跚、缓行在阡陌
她们的说话声比任何一次都低
还采伐,那三年青黄不接的日月

一场风烟,因风而起,因风而灭
起和灭都灼伤了我,让我伸展对它的记忆
我更爱这一堂炉火熏蒸的旧房破屋

摆上一张方桌,我和白杨对坐在西楼
炒几盘隔年的小菜叙旧
没有掀起酒欲
我的泪水浸湿了我的稿纸

校门,摆出一席浓浓的回忆……
2018年12月7日
  审核编辑:赵小波   精华: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二七塔晨曦”(外一首)

下一篇: 《 沉静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场景上的视觉化效果直入人心,作品通过对过往的陈述,呈献给读者的是历史,也是心灵史。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西部井水

    秋,坠入尾部,越坠越冷
    村里村外没有一粒漾动的粮食声
    这是六零低标准。苦难像烈火,锻造出诗歌的利刃。好诗,期待继续。

    2018-12-14

    回复

    • 西苑长江

      @西部井水 谢谢西部井水老师的鼓励。敬茶!

      2018-12-15

      回复

  • 西苑长江

    谢谢赵小波老师的评点。问好!

    2018-12-1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