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蜗居时代

作者:笑君    授权级别: B    编辑推荐    2018-12-10   点击:


  整日的呆在家里,六七年了,只和各种婆婆妈妈的琐琐碎碎纠缠,应该算是蜗居了吧。
  其实,我是“研究孙,”两个孙子的爷爷。人说“好有福哟!”有福吗,我觉着也是。
  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做完不能不做的事项,大约五点半出门,到翡翠湖散步一圈。因为,散步是必须的,这是一天的起点。我须要吐尽一夜的污浊,饱餐一顿新鲜的氧。
  六点多,到家了,赶紧把家里的卫生搞一遍,接着吃早饭。七点十五分左右,从家里出发,十五分钟赶到儿子家。本来,像我们这样的独生子女家庭,是可以和儿子、儿媳妇在一起生活的。可是,生活也要与时俱进,要给孩子们一个空间,期望距离产生美,但这距离又不能太远。于是,父子两家的房子,买在相邻的两个小区。这两个小区也就一路之隔,直线距离不过两百米。然而,各有各的围墙,各有各的东西南北门。绕过来,翻过去,差不多两公里。我紧赶慢赶,弄得浑身是汗,才得以不误大孙子上幼儿园的时间。
  这时,大孙子才刚刚起床,正在刷牙、洗脸。二孙子己在学步车上,在客厅里四处乱窜。我一进门,就如同救星到了。首先是大孙子叫开了:“爷爷,快来帮帮我!”
  二孙子,则是一脸的憨笑,依依呀呀的直向我扑来。我立马放下手中的一切,抱起二孙子,再去过问一下大孙子。此时,大孙子牙刷完了,脸还没洗。我一边督促他快点,一边看儿媳妇的早餐做得怎么样了。
  大约七点四十五分,大孙子自身的事差不多了,儿媳妇的早餐也基本就绪。我才能将二孙子交到儿媳妇的手上,领着大孙子上幼儿园。
  这一路上,小家伙很少会爽爽快快的,总是这事那事的问你一大堆。当然,一个五岁的幼儿园大班生,即使有再多的问题,只要说得不离谱,他就信以为真了。
  不到八点,到园了,如果顺利,马上就可以离开。当然,一般都是顺利的。
  再回到儿子家,将二孙子抱出来,透透气,晒晒太阳。这孩子虽未满周岁,却懂了一些事,知道谁是他的亲人,知道谁会抱他出门。现在抱他出来了,那个高兴劲是不可言说的,两只嫩嫩的小手总在我的脸上、嘴上拍着,摸着。我一逗他,必定是格格地笑。
  抱他出来玩,也需要有引起他高兴的事。大孙子的幼儿园就在小区里,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吃过早餐,正在院子里做早操。我便将二孙子抱到幼儿园门口,看孩子们的早操。大孙子自然也在其中,即使不能过来和弟弟拉拉手,看到那么多的孩子,那种气氛,二孙子也高兴得手舞足蹈。两只小腿乱踢、乱蹬,似乎也要下地,跑到他们之间去,和他们一起乐。
  这个时间段不会很长,八点四十分左右,他瞌睡了。因为,他早上四、五点就醒了。对他而言,今天的第一觉快到时间了。
  八点五十分左右,我抱他回家。我们出去的这段时间,儿媳妇完成了早餐,搞完了家里的卫生,甚至做好了中餐的准备工作。二孙子交给她,就是伺候他睡觉了。
  九点左右,我离开了儿子家。但事情还没有结束,我还要去拿菜。我们门口开了一家叫“呆萝卜”的网店,可以头一天下单,订第二天的菜,第二天按时去拿便可以了。今天,儿媳妇若是订菜了,我必须去把菜拿出来,再送过去。这样,只能在十点左右回到我自己的家。
  这个时间点,太太到老年大学上课去了。太太个性强,做事认真。所以,我鼓动她去学书法,学京剧。本来她对书法不感兴趣,但天生有书法的悟性,才学了两年,技艺日臻成熟,眼看着就要成“家”了。她从小就喜欢京剧,学起来很投入,进步较快,自然也很快乐!当然,我的本意是希望她通过练习书法,唱唱京剧,能够修身养性,并没有想着要成名成家。
  十点半,我开始做中饭。要说做饭,我可是十足的门外汉。过去的几十年,我除了上班工作,家务事一件都不会,更别说做饭了。太太也要工作,还要照顾这个家,要管我和儿子的吃喝拉撒。长年的操劳,不尽的折腾,弄得一身是病,健康状况不理想。如今,我窝在家里了,若是不能做些什么,给她一个轻松踏实的环境,实在于心不忍。虽然我什么都不会,但从头实践,慢慢来,一切都试着做,总会有收获的。
  一直以来,我们的生活都很简单,饮食以清淡为主。做饭倒也不复杂,早餐大多是稀饭,中餐只要两个素菜即可,晚上一般不再做新的,中午剩下的热一热,或是弄点面食什么的就解决问题。一个星期,甚至两个星期,或煲个汤,或搞一顿荤腥,改善一下生活,更主要的则是给儿子、儿媳以及孙子们增加一些营养。凡是要弄这些,还是太太亲自动手,我的手艺还上不得台面。
  不过,再简单的一顿饭,也要一个多小时。煮饭好办,米洗好,放进电饭煲,不用管它,到时开锅就可以吃。但是菜,哪怕是两个菜,洗好,配好,切好,到下锅烧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十一点半左右,太太放学了。她一进门,正好是开锅饭。太太能吃上一口热的,没有了到家还是冷锅冷灶的困惑,心里头是敞亮的。所以,她一边吃,一边夸我:“嗯,这饭比我煮的好吃。菜也炒的不错,清清爽爽,可口!”
  这是她在鼓励我。我暗自好笑,好吃不好吃,能不知道!
  十二点以后,太太需要睡一觉,起床后照例是习字,或是做一些必要的家务事。我不喜欢睡中午觉,只爱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想着心事。有时,看着、看着,睡着了。但是,像这样看着电视就能睡着的时候不多,大多的时候只是看电视。忽然,有灵感了,掏出手机写上几句,写个短文什么的。一个中午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我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写成的。当然,仅仅是初稿。
  十六点左右,我又得启程,从家里赶到幼儿园,接孙子放学。或许,我孙子太调皮。或许,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都一样:爱玩。
  十六点半,孙子放学了,可不愿意回家。也可能是我这个爷爷侍候孙子的方法有问题,只是随孙子的性情,任意的玩。回家的路,虽然只有一二百米,边走边玩,却要走一个多小时。
  有一天,我看孙子骑着带辅助轮的儿童车,感觉那辅助轮的作用己不明显,便将辅助轮去掉。我以为没了辅助轮的儿童车,孙子可能骑不了。没想到,我把他扶上车,他歪歪斜斜地扭了几下,骑走了。虽然,感觉有点惊奇,倒也是预料之中的。现在,最高兴的不是我,是我这宝贝孙子。他似乎觉着自己已经长大,能骑车了。能骑了,就想上路,就想像大人一样以车代步。当然不成,可是他骑车的瘾大增,时时都想骑。我只好答应他,每天晚上放学后,带他骑车。我骑我的车,他骑他的车;我走外围,他走内侧;我在后面,他在前头,在小区内的主干道上转圈。我一边骑着,一边盯瞩:“靠右行,扶稳了,眼看前方。”
  就这样,只要有空,我晚上都会带他在小区里转几圈。引得很多路人观看:“哟,这么点大的孩子,敢上路了!”
  十八点左右,我们回家吃晚饭。饭后,我抱过二孙子,跟他再作一番周旋。儿媳妇收拾好了盘盘碟碟,桌上地下都弄干净了。再给大孙子洗洗涮涮,睡觉前的一些必要的琐碎差不多妥妥当当了。好像只有到了此时,我的一天才能告一段落。
  没完。星期五是周末,第二天,大孙子不用上幼儿园,为了减轻儿媳妇的负担,我将大孙子接去,和我们过夜。不成想,让大孙子觉得离开了爸爸妈妈的视线,有了解放似的快乐。每个星期就盼着星期五,晚上可以跟着爷爷跑了。有时,我和她奶奶有事,不能接他。他不高兴了,说:“这不公平吧,我从星期一到星期五都上学,就两天不上学,还不让我跟你们睡觉!”
  我和她奶奶都笑了,只要不是特殊情况,星期五就接他。
  还有星期六、星期日两天的活动。
  为了不让孙子输在起跑线上,今年给他报了两个课外兴趣班,一个篮球班,一个英语班。按照老一辈人的思路,这么小的孩子打篮球,是不是早了点,能行吗?孩子是小,才上场时还真的不行。可是,几场下来,稚嫩的双手,还真的就拍起了那浑圆的球,还真的就破了“小”的记录。
  每个星期六、星期日的上午我都领着他去篮球馆,他在场上,我在边上;他在运动着,我在闲着;他在流汗,我在发呆。但是,他一天天进步着,我便一天天快乐着。
  星期日下午,我送他学英语。于我而论,英语离得很远,懂不懂,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我孙子他们这些孩子来说,关系可就大了。将来,他们的世界,可不仅仅是中国,而是全球,甚至外太空。不懂几门外语,尤其是英语,恐怕就是睁眼瞎子。而今的这些课程,虽然费用吓死人,但授课的方式还是不同于常规的。几乎全是小班教学,一个班也就八九个人。既有中籍教员,也有外籍教员,可以直接用英语对话,孩子们的感知、体悟都不同凡响。教室里全都安装了摄像头,家长坐在休息室里,教室里的一举一动,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孩子放在这里,什么都不用想,就等着下课回家吧!
  一日,一月,一年,我在重复的步履中走着。
  每天,每个时段的时间,都不能错了,只能早,不能迟。要说不辛苦,那是假的。但是,我乐意这么做。这就应了那句流行语:累着,并快乐着。
  然而,我的亲戚、朋友们,有人认为我不该这么做。孩子成家立业了,就得负责,要承担起家的全部责任,怎么能让父母继续操劳呢!已是花甲之人了,要考虑的是怎么过好自己的每日、每时,何必总是操心孩子们的事!
  若就个人的幸福来说,退休后,过好自己的每一天,没什么说的。可是,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不顾父母,也不管子女,单纯的过日子,能过好吗?
  女人们最会聊天,只要有两三个人的存在,有时间,有机会就聊,天南地北的聊。可是,聊得最多的,不是公公婆婆,就是东家的男人,西家的女人。聊公公婆婆的,怨恨多于感恩。怨恨爷爷奶奶不带孙子,爷爷奶奶偏心,等等。
  如今,我们也是公公婆婆了。如果,我们只考虑过自己的日子,不管儿子、儿媳妇的家;不管孙子的冷热、饥饱。儿子、孙子不能将你怎么样,可若干年后,又将是一个怨恨的翻板,又将给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留下一个不朽的话题。
  将来,我不怕孩子们怎么看现在。今天,我只想做好力所能及的事,尽一个爷爷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上半生未能给父母、太太多一些关怀,下半生再不能为儿子、孙子做点什么,那将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如果可能,让那一代又一代聊下来的怨恨,在我这里终结。将是我的荣幸,哪里还有辛苦可言!
  有时候我也想,出去走走看看,透透气,换换心情。但是,当看到儿子、儿媳妇那难以启齿的神态,两个孙子依依不舍的拥抱。我就是再想出去,也不能走了。好在亲家能够理解我们的苦衷,只要在合适的时段,真的想出去了,亲家母便过来呆几天,和我们换个班,让我们能够逍遥几天。
  然而,当真的出去了。或是飞越千山万水,饱览无尽的壮美与繁华。或是窝在某个古村里,躲开了儿子、孙子,躲开了尘世的喧嚣,单独享受一种久己向往的舒缓、宁静、安详的时候。却总是被一种莫名的牵挂与寂寞所困扰。直至,难以释怀。
  有人说我没有朋友,没有“场子,”没有活动,就只能在家里侍候孙子。要说我没有朋友,还真的就没有什么朋友。如今社会,物欲横流,什么样的人都有,就是没有真正的朋友。尤其是,彼此间不看名誉地位,不计较金钱,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根本就不存在。要说普通朋友,比比皆是。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一句话,或者一个简单的联系,就可以说:“我们是朋友了。”
  这样的朋友,我有很多。互相之间,也会有很多交往,很多活动。可是,能交心,有担当,可以共患难吗?这样的朋友,我宁可不要!
  无论是不是朋友吧,约我出门也是有的。某个协会约我去参加一个活动,某个公司的什么会约我到个场,某个论坛约我挂个名,某个人在什么地方约我去一起喝个大酒,等等。那是因为我的头上还有几顶帽子,比如:理事、会员、编辑、版主之类的。这些东西对我而言只是一片浮云,人家邀请,看重的不是我有多高的水平,而是看中了我的“红旗。”因为,我的“红旗”可以开道,可以撑门面,还可以捎上几个人。当然,这些邀约,我能赴约的只有十之二三。可别忘了,我还是“研究孙”哩。我的两个孙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可不轻易出门哟!
  人生岁月,有豪情万丈的篇章,也有寂寞无语的片断,所有的苦辣酸甜都需要经历。我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风雨雨,既没有耀眼的辉煌,也不曾有过不堪回首的苦难。平民百姓,只希望永远过着平淡而又快乐的日子。
  回头看,这样的蜗居岁月,挺好的,我乐意一直蜗居着。
  2018年11月26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大山里的雾

下一篇: 《 走近蓝天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一个写诗作文的人,到了花甲之年,却意外成了“研究孙”,一般人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这样的事情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亲人之间的相处,怎样才是最好?相互愉悦才是最好。笑君先生与亲人的这种相处之道,是典型的中国式,是天伦之乐的范本。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沁芳闸

    写的很细,我看的津津有味,或许是我本来就喜欢这样平淡的生活。几点开始干什么几点又干什么,挺好的。

    37天前

    回复

  • 渭雨轻尘

    老有所乐,很充实。前些天见到曹多勇先生,说他们家的菜就是他每天上街去买的。

    3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