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理解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6   点击:


  漂泊----上任
  江波回到了总公司,应该说,工作还算顺利,他从毕业在这工作,一晃十几年了,好多人都是熟人,他为人做事,还算厚道,人缘不错,所以很顺利的适应了下来。
  骆红静到是公司的一个传奇,她曾经是江波的助理,后来调回来,又辞职,过了半年,又回到公司,而且这一次,人家居然做了总裁的秘书,一时成为传奇。
  江波也有些奇怪。
  总裁是澳洲人,不太过问总公司工作上的细节,有一大半时间,在各个分公司里转,似乎是要了解一线的工作情况,在他的带动下,总公司各个职能部门的经理,都到下面的分公司转过,哪怕是走个过场,也算是良好的氛围。
  漂泊----保密
  江波回到上海,却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妹妹江涛。
  江涛还是听母亲提及,还奇怪,江波怎么没跟我讲。
  李会莲说,是不是工作太忙,他新到一个部门,估计事情多,没顾上,和你说,这一阵子,往家里打电话也少了。
  江涛点头。
  她主动给哥哥打电话,哥,你来上海了,也不告诉我,我请你吃饭吧。
  江涛的声音,永远明朗永远热情,给人一种亲切感。
  江波承认,这种声音,还是让人感觉温暖。
  他心中欢喜起来,对妹妹那一丝微妙的不快,淡了许多。
  
  漂泊----礼物
  江波答应去江涛那里,尝尝家常菜,江涛说,为了小蕊,我现在的厨艺大有长进,养个孩子不容易,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唉,我算是知道了,妈有多辛苦。
  江波微笑,你呀,总算说了句人话。
  江涛说,我一直说的都是人话。
  江波给小蕊买了不少礼物,给苏建远带了瓶红酒。
  小蕊看见舅舅,话多了起来,说长问短的问哥哥,哥哥好不好,哥哥怎么没来,舅舅,什么时候让哥哥也在这,和我一起上学。
  江波耐心的回答,哥哥好,哥哥会弹曲子了,下次你回家,让他给你弹奏。
  小蕊看了看日历,舅舅,我还有一个月,才能放假,好长呀。
  漂泊----家常
  江涛的做菜水平,果然长进了不少,起码人家包了饺子,还做了几个凉菜,苏建远特意早下班,二人一边吃一边聊。
  江波感叹,我妹妹,也能洗手做羹汤了,真不简单。
  苏建远点头,江涛是为了小蕊,不这样,小蕊的胃受不了,还是吃家里的饭舒服,哪怕就是一碗米粥。
  江涛点头,是呀,都是为了这个小祖宗。
  江波看看小蕊,还是瘦了,妈,看见一定心疼。
  江波转身对小蕊说,小蕊,你不能挑食呀。
  小蕊摇头,舅舅,我妈妈做的饭,不如姥姥做的好吃。
  
  漂泊----劝说
  江涛说,哥,你既然回了上海,把一帆接过来,何必让他在老家。
  江波皱眉,我不是不想,可是他来了,我没时间管他,他现在的性格有些闷,跟着爷爷奶奶还好些,他学校的老师,对他挺好,还是个班长,到了这,要重新适应,如果家人不关心他,我怕他,性格有变化。
  苏建远点头,这到是要考虑。
  江涛说,让爸妈一块来,不就成了。
  江波苦笑,你想得容易,哪里好办,爸爸是不愿意来,他在老家这几年自在舒服,可不愿意来了。
  江涛叹了口气,爸爸这个人好奇怪,不守着儿女,自个在老家,真是的。
  苏建远心知肚明,人家来干什么,人生地不熟悉,没什么老哥们老朋友,生活习惯不一样,来了也是帮着看孩子。
  他到是理解。
  漂泊----商量
  江涛的想法不同,她还是想回销售一线。
  眼看着房价一天一天涨,买房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她当内勤的收入太低,销售员的提成,明显提高,错过挣钱的黄金时代,想想心不甘。
  江涛说,哥,你想想,让他们来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多好,现在这样子,不是长远之计,你想吧,你现在不让一帆来,他中学呢,你总要让他来吧,那时候,父母不一样要过来,我们能放心,他们老两口独自在那吗?
  早晚的事,哥,你劝劝爸爸。
  她还要继续说,苏建远打断了她,好了,让哥考虑一下,咱们吃饭,吃饭。
  漂泊----争执
  江波走了,江涛有些生气,你刚才为什么打断我。
  苏建远说,你没看江波意向不大吗,我感觉,他肯定和父母提过,只是你爸爸态度坚决,他才罢了,他这个人,不勉强别人。
  江涛说,你的意思是,我勉强别人。
  苏建远点头,你是有些强人所难。
  一帆上中学来,还是三年后的事,现在不急于讨论吧,那时候,一帆来了,可以不用接送了,现在过来,肯定要有人接送。你哥肯定是考虑这一层,不愿意让父母操心。
  江涛有些生气。
  苏建远,你怎么不明白,如果我家人不来,我的收入会受影响,现在这样做内勤,挣的都是死钱,太少。
  苏建远耸耸肩,那没办法。
  漂泊----生气
  江涛有些生气,你真是不分里外,我是为了这个家,多挣些钱,也是为了我们的生活。好不好。
  苏建远不以为然,为了我们的家。
  好吧,江涛,你这一年,花了多少钱,整容,美容,烫发,买衣服,买包,你自已说,你花了多少钱。
  江涛火了,怎么了,我们那的小姑娘,都比我花的多。
  苏建远站起来,你也知道人家是小姑娘,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你呢,你有孩子,好不好,你能和人家比吗,和她们比花钱,你真行。
  江涛也生气,苏建远,我花钱怎么了。我挣着呢。
  苏建远冷笑,我也挣呢,好不好,都为这个钱,我要是像你这样,我们连房贷都还不起。
  
  漂泊----纷争
  夫妻二人又一次争吵。
  当然各说各有理,乱吵一通,最后还是苏建远摔门而去,冷风一吹他突然有些惊讶,这是为什么,话不投机,可这事,似乎不是什么事,不是他们直接引发的,只是观点不一致,他忽然明白,他其实早就对江涛的花钱,有些不满意,只是没有理由反对,女人爱打扮,把钱花在脸上,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了这个生气,好似有些小气,可是以他家的情形,似乎让他有些生气,他是真的省钱,烟不抽了,酒不喝了,衣服不怎么买,母亲的电话很少打,怕人家和她要钱,为了什么,相比之下,江涛似乎没做什么牺牲,衣服照买,化妆更甚,她大手大脚,以美为由,这对自己不公平。
  他心中苦闷,想去找个地方喝酒,才发现,衣服里没钱。
  
  漂泊---叹息
  苏建远叹息了一声,发现自己的可怜。
  上个月发的奖金,他不知为什么,给了江涛,他以为江涛会存起来,可是没想到江涛上了街,买了当下时尚的一身套裙,这也罢了,进了美发店,又折腾头发,做什么护理,花了一千五,他当时就有些牙疼。
  他当时只是嘟囔了一句,江涛马上说,我在上班好不好,我不是家庭妇女,脸不弄行吗,头不管成吗,你知道吗,发质那么差,看上去老了好几岁,我要工作,这是必要的装备,必要你,你懂不懂。
  漂泊---婚姻
  二人的争吵次数多了。
  江涛的心理素质强大了,从前她会走人,现在她不走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只是小蕊看她的眼光,越来越厌恶,对,是厌恶,有一次,小蕊说,妈妈,你吵架的样子真丑,她当时火起,把小蕊弄过来打了几巴掌,小蕊居然没有哭,只是几天不理她了。
  江涛的些伤心,孩子怎么这样,她不是为了她吗,不把她弄来,她至于做内勤吗,不都是为了她,她才会牺牲,结果她说她丑。
  苏建远不理解她,曾几何时,苏建远对她百依百顺,可这几年,花几个钱,他都有意见。不想想苏家当年花了多少钱。
  
  漂泊---当年
  江涛不是傻子,当年苏家花的钱,一分一毛,她都记了帐,那时她正好作统计,干脆也另弄一本帐,现在看看,当年好傻呀,为了苏建远的面子,为了苏建远的孝心,她付出了多少,现在想想,真是太傻,苏建成娶不娶媳妇,和她什么关系,凭什么要他们家出钱。江涛更委屈。
  江涛看看小蕊,小姑娘现在父母一吵架,就进了里间,不出来,一个人有时候写作业,有时候画图,父母没时间给她报图画班,她就自己画着玩,她喜欢美丽的颜色,在老家的时候,姥姥说了,上了一年级,给她报个美术班,让她学画画。她一直等着,可是妈妈非来接她走,到了这,一点不好,没有姥姥,没有哥哥,父母经常吵架,她不喜欢这,她和姥姥打电话,姥姥说了,放假让她回去,报个寒假美术班。
  漂泊---夜晚
  夜晚是安静的。
  江涛敷上面膜,开始给脸补水。
  她的心情平和些,有些后悔,自己出言不逊,她说顺口惯了,似乎对着苏建远不用客气,对了别人都要客气三分。
  这几年随着苏家给他们增加不少麻烦,苏建远在家里的地位,一直下降,她掌握了话语权,开始占了上风,每次争执,必要她胜出,开始苏建远还道歉,还买花,现在多是大吵一次后,互不理睬几天,还好小蕊在,要不然,她要闷死。
  小蕊,她看了看里屋的门,女儿好似对她有意见,有一次,女儿说,妈,你欺负爸爸。
  漂泊---寒冷
  苏建远无处可去,还是回了家,突然想起《围城》里的方鸿渐,和太太吵了架,无处可去,最后还是回了家,他也是这个样子,那毕竟是家,他还是珍惜的。尤其是现在,小蕊在。他舍不得女儿受委屈。
  进了家门,客厅的灯亮着,江涛现在是注意用电,这是给他留的,心中有些温暖的感觉,他进了房间,江涛还没睡,看见他,哼了一声,不理人。
  他打了个喷嚏。
  有些感冒的感觉,江涛看他一眼,抽屉里有板蓝根,你自己冲一袋,预防一下,感冒了又要请假又要看病,太花钱。
  
  漂泊---生病
  是呀,他们是没资格生病的。那次输液,就花了六百多。
  小蕊的身体弱,经常吃药,有时候打针,尽量不给她输液,可是不行,她一发烧,不输液就下不去,真愁人。
  江涛起身,看看苏建远,苏建远老老实实的去客厅的抽屉里找了板蓝根,他不能感冒,怕传染小蕊,那就麻烦大了。
  每次小蕊生病,都是他管,江涛管过一次,嫌孩子娇气,骂哭了小蕊,自那之后,小姑娘都不让母亲陪着看医生。
  
  漂泊---感冒
  没想到,这次流感,染上的是江涛。
  江涛爱美,不喜欢穿厚重的衣服,这不,美丽冻人之后,就感冒了。
  她坚持不请假,不能请假,请假扣工资的。
  她在销售中心一杯一杯的喝水,希望能早点好。
  沈青看了看她,江涛,你还是回家吧,你这一个喷嚏接一个的,客户都吓跑了,江涛苦笑,不会吧,沈经理,我不是销售,又不接待客户。
  漂泊---照顾
  沈青低声说,叶总下午不来了,你回去吧。
  江涛轻声说,多谢。
  她收拾东西,先回了家。
  睡了一下午,到是晚上,感觉舒服些,感冒是要休息的,这真是真理。
  江波过来看小蕊,才知道她病了,劝她,你看行不行,要不然打一针,这波感冒病毒蛮厉害的,别拖的时间长了,传染了孩子。
  江涛说,没那么娇气,我好的差不多了。
  她看了眼女儿,真不知道,小蕊怎么那么娇气,我小时候,可不这样。这孩子,太娇气。
  漂泊---娇气
  小姑娘不理会母亲,只是缠着舅舅教她下象棋,她说,我学会了,就可以和哥哥玩了。
  江波对孩子一直有耐心。
  直到九点多,江涛说,小蕊洗脸睡觉去,明天还早起呢,小姑娘不得不站起来。
  江波起身,发现苏建远还没回来,建远,还没下班,江涛说,估计是加班吧,他们最近是比较忙,说是赶工期呢。
  苏建远刚从公司下楼,前台的小姑娘开了车,苏经理,我顺路,捎您一段吧,苏建远刚要拒绝,小姑娘说,苏经理,这天太冷了,您又要转地铁,容易感冒,还是上来吧,我是顺路,不绕的。
  苏建远上了车,小姑娘说,苏工,穿得太少了,还是多穿点吧。
  苏建远下车的时候,江波正下楼,看见苏建远下车,那个小姑娘也下了车,和苏建远聊了两句才上车,江波识趣的侧身走开了。
  漂泊—理解
  江波到没多想,同事加班,有车的搭一个同事,也很正常,他的车,就送过不少女同事,他不会多事。
  江波远远的观察,还是感到了差异,难怪江涛那么重视那张脸,这几年下来,两个人都又忙又累,可是苏建远的身材比原来还好,虽然不讲究衣服,可是看的出来,他在单位人缘不错,那个女同事说话的声音很清亮,一口一个您早点回去,什么外面冷呀的话,看的出来,是真的关心。
  江波看苏建远进了楼道,女同事的车还停在那,过了几分钟,车才开走了。
  江波叹了口气,女人就是老得快。
  难怪女人比男人急于结婚,他一时想到贺美玲,感到奇怪的是,没怎么注意贺美玲是不是显老,贺美玲性格沉稳,她是那种让人会忽略她的年纪的人。
  漂泊—电话
  江波上了车,心情有些复杂。
  到了家,进了房间,突然想给贺美玲打电话,贺美玲在值夜班,江波奇怪,你怎么还值夜班,贺美玲叹了口气,有个同事怀孕了,人手不够,我替她吧。
  江波说,那你要注意身体。
  贺美玲心里非常的高兴,江波,你也要注意,别把吃饭不当回事,你会做饭,买点米,自己做吧,对胃好,就担心你不好好吃,饥一顿饱一顿,对胃不好。
  江波点头,我知道,你别担心我,培训部的工作,还算正规,就是加班也少了许多,我会注意的。
  贺美玲安慰许多,昨天我看阿姨去,她也讲,还是这个工作好,少了不少请吃的活动,对身体好。
  漂泊—闲聊
  二人闲聊了半小时,还是贺美玲有事,才挂断了电话,应该说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和贺美玲的聊天,听着她关怀的声音,江波还是很舒服的。
  江波想,美玲,真的不错。
  电话挂断了,又响起来,他拿起电话,你这么快就办完事了。对面的人愣了一下,是我,江波。
  江波一愣,是陶静。
  他有些尴尬,陶静呀,你说。
  陶静说,你在等别人的电话吧。
  江波说,没事,你说吧。
  陶静叹了口气,幽幽的说,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我听一帆说,有个贺阿姨,对他不错。
  江波有些烦感,心想,你都再婚了。我的事,你有资格问吗。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承诺

下一篇: 《 打工仔与打工妹的故事(12345)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这是一篇关于职业女性婚姻家庭与个性自由矛盾冲突的情感小说。做为短篇,如果矛盾冲突能更集中尖锐一些就好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欧阳梦儿

    不知道月涵老师有没有注意到,您这样频繁的小标题,醒则醒目,但很容易打断节奏,让读者产生一种上不挨天下不着地的感觉。行文可以跳跃,但不可以跨栏式三大步。当然,多读多看总会明白的。

    7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