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承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5   点击:


  漂泊----惊讶
  快四十岁了,让江波吓一跳,是呀,岁月不饶人,他有些紧张感了。他想了想,分公司的副总里,自己果然是年纪大的,这可不好。
  其实这个年纪,在公司里不算大,可人家都不是营销岗位,他想了想,是呀,要是再拖几年,真不好讲,公司会不会把他打发到一个闲置岗位。
  培训部在公司的地位,还可,因为是配合销售部门,所以勉强还算一线。
  江波想,这到是个比较理想的去处。
  他虽然喜欢老家的安逸,可是也明白,有些事,不进则退,不能太安逸了。
  漂泊----联络
  江波想了想,马上给孙经理打了个电话,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孙经理说,你是在我们的考察范围,这样,我给你邮箱里发个表格,你填写一下,发到我的邮箱里。准备一下,你的述职PPT。
  江波做好表格,发了过去。
  他还是有信心的。
  想想,自己是不能一直在这里,找个机会回趟上海。
  他想了想,梁小川一直没和自己提这事,看来是不愿意自己去,不如先回避一下他,他知道梁小川这个月底到法国玩,他的新女友喜欢法国的浪漫,正好,他走了,自己回公司转一圈。
  
  漂泊---努力
  应该说江波的总部之行,还是有效果的。
  孙经理对他印象极佳,江波请他吃饭,他居然也光临了。
  他叹息,你是真踏实,在分公司的岗位上一干几年,从不抱怨,从不折腾,难得了。
  江波笑笑,我是想,先把事做好。
  孙经理点头。
  他是认可了江波。
  江波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他其实是喜欢,老家的生活,可是他明白,为了职业生涯,他是要回来了,只有在总部,才能寻找新的机会。
  
  漂泊---惊醒
  梁小川一直大意了,他一直在外面吃喝玩乐,公司的人,本来有和他关系不错的,应该透露一下消息,只是孙经理提前支会他们了,他们都安静了,打算是梁要是问,自然不能隐瞒,如果不问,不必多事,得罪人力总监,不是一个小问题,哪怕你再有业绩和靠山,也犯不上,和人力总监为难。
  孙总监不算太强势,但也不软弱,他专业能力极强,满口的新名词,而且,他长于总结,每个人的总结,如果他加一两笔,马上增色不少。
  孙总监最妙就是不站队,一直算中立,也因了此,每一任大中华区的老总,对他都算信任有加。
  他是真的只论工作,不论事非。
  所以他欣赏江波。
  
  漂泊—派系
  孙总监不是真的没派系,他有他的打算,就算有派系,不能张扬,他一直拉拢的是公司里,那些没派系的人,但这些人通常能干,他愿意当他们的伯乐,给他们机会,也是给未来自己机会。
  孙总监不是没想法,他的想法是做亚太区的人力总监。这需要业绩,需要他能找出一两匹千里马,他一直在寻找公司里的黑马,江波在他的名单上。
  他观察过江波,没多大的野心,但真的踏实能干,情商不错,口才极佳,妙的是没什么事非,他和同事的关系,不远不近,却有天生的亲和力,不招人烦,女同事喜欢他。
  孙总监一直在等江波找他。
  这一次,江波开口,他愿意抛这个橄榄枝。
  漂泊—防范
  他唯一的防范是梁小川的出搅局。
  梁小川是那种靠奉承起家的人,只是人家的老总厉害,是公司的二号人物,梁小川一直觊觎的是公司营销总监的岗,哪怕是副总监也行,这一条,在孙总这里过不去,梁这样没有业绩,只是靠了关系上来的人,如果到了公司的营销总监的岗位上,那是营销部的灾难。
  不过梁小川这个人情商不低,一直把大家敷衍得不错,舍得花钱,谁家有个事,大事小情,他乐得伸把手,他是本地人,关系不少,同学亲戚一大堆,哪个行业的都有。所以大家对他不太烦,孙总的想法是,只要他不是奢望太高,他也不想和这样的人为难。
  不过,关乎江波的事,孙总要严防一下,他对江波有他的打算。
  漂泊—任命
  任命到了分公司,梁小川这才明白,自己大意。
  可是现在为时以晚。
  人力的任命,已经传达了。
  他在办公室里徘徊,这一次失控,让副总骂了一顿,不过副总还是说,你和江波一直相处不错,这时候,风格做到了,起码让他感觉你的善意,我们以后,还需要他。
  梁小川满口答应。
  他问了一个公司的眼线,人家说,是孙总看上了江波,一直叮咛大家,要严格保密。
  梁小川奇怪,孙经理,真的只是单纯的看上了江波。
  漂泊—吃饭
  梁小川决定先把孙经理的事放一放。眼前是江波。
  替代江波的人选,已经到位了,江波正在办相关的交接。
  梁小川举行了送别宴,又私下请江波,他说,你老弟也是,你有好的前途,当哥的自然欢喜,你还瞒着,江波马上说,我也不太确定,所以没当回事,听说有个竞争的人,还是总裁办的人,我哪有把握。
  梁小川摇头,他呀,不可能,他对培训是纸上谈兵,没有实战经验,不成,他也说了是练习一下。
  漂泊—照应
  梁小川说,这样吧,你们这次的关系不尴不尬的,我做东,你们一起喝次酒,多个朋友。
  江波点头,多谢多谢求之不得。
  江波想,这样也好。
  梁小川又说,你怎么办,家也搬过去吗,有什么要帮忙的。
  江波说,我先过去,反正那有房子,到也省事,父母和孩子,先在这。梁小川马上说,和叔叔阿姨说,有事找我,别客气,他到不是吹牛,几年下来,他的关系,比当地人还牛。
  江波不无悲哀的发现,梁小川的情商是高。哪里都有熟人,见一面就称兄道弟的。
  漂泊—长袖
  梁小川是长袖善舞,江波到是认真做事,二人到有种奇妙的和谐,江波是真心感谢,江涛的工作都是人家照应的,江波说,多谢多谢,有事一定麻烦您。梁小川说什么您不您的,原来你客气,现在你到了培训部,成了培训经理,我不是你直属上级,不必这样,到见外了。
  江波说,大哥应该的,我是真心感谢您。
  梁小川笑笑,真心假意他分得清,他能感觉江波是真的感谢。
  这样也好,有个干活的哥们。
  副总教育他,手下必须有能干的人。
  江波和他的关系,一直是若即若离,你分派的事,他都干了,但分明感觉,他是就事论事。
  
  漂泊—善舞
  江波应付了梁小川。
  回到了家,才和父母说,李会莲到是四平八稳,心中有数的样子,前几天江波在准备PPT,熬夜的时候,她去送梨子,看见了,没说什么,她是个聪明人,自来不多问。
  孩子们工作不容易,她帮不上忙,但不多问,让他们能放松。
  江达明皱眉,在这好好的,你又回去干什么。
  江波解释,爸爸,我也愿意在这,真的,这里多舒服,可是不行,我在这个岗位上时间太长了,是年纪最大的副经理了,不合适,我要是不主动些,以后会被动。
  江达明不说话了,可是他不情愿。
  漂泊—不管
  江达明不说话,看江波下一句话是什么。
  江波说,我先一个人过去吧,一帆还在这上学吧,我感觉他挺喜欢这的。学校里老师挺器重他,他是班长,看着做的有模有样,主要是你们管他。
  江达明舒了口气,他不在意江波去哪里,只要一帆在这就好。
  李会莲说,江波,你决定就好,和一帆说一声,这孩子小大人一样,什么都明白,和他讲一声比较好,还有,你和贺美玲怎样,你要是真的没想法,就和人家讲明白,不过你要慎重,从心而论,不好在找这么懂事合适的姑娘。你不要后悔。
  漂泊—面对
  和一帆的谈话,到简单,他已经习惯了和母亲网上聊天,也习惯了父亲早出晚归,只出
  习一下家长会,他点头,好吧,你忙吧,我能照看好爷爷奶奶,你放心。
  江波心中有些不忍心,这孩子太大人样了,少了些孩子气。他的童年,似乎在父母离婚时结束了。
  一帆转身继续学习。
  江波试探的说,爸爸要是再婚,你有意见吗。
  江一帆的肩头一动,他放下画图笔,转过身来,笑笑,没事,我没意见,我反正是和爷爷奶奶一起住,不过你要听他们的话,找个适合的人,不要再离婚,就不好了。贺姨到是不错,对我和小蕊挺好。
  漂泊—现实
  江波心中一动,认真的说,一帆,爷爷和奶奶对你好,我放心,如果我要再婚,还是希望你接受,我希望将来你们能好好相处。
  一帆点头,你放心,我和谁都相处的好,妈妈那个老公,我们在网上还聊了聊,很有意思,他喜欢足球,还会弹琴,人不错。还给我寄了学习资料。
  江波点头,不知说什么了。
  他有些沉默。
  江一帆看看他,爸爸,你挺好的,真的,虽然你不会弹琴,没什么,我现在已经能弹几首曲子了,上次给妈妈弹奏,她还夸赞我呢。
  江波站起来,一帆,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快乐就好,我不要求你非要干什么。
  漂泊—现实
  江一帆转身继续画图。
  江波的心中感觉复杂,这个孩子身上少了些孩子气,多了些成人气,不知是喜是忧。他站起来,他明白,他带他去上海不现实,父母不愿意去,他会更孤单,在这里,有爷爷奶奶,父亲对一帆是真疼爱,带他下棋,带他钓鱼,老师一直说一帆聪明懂事。
  江波回头客厅。
  他现在开始考虑贺美玲的事,这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对人好,热情真心,人是真贤惠,只是他对她,感激多于感情。
  
  漂泊—见面
  江波约了美玲吃饭,他挑选了一个书包,送给美玲。他记得她的书包旧了。
  美玲大方致谢。
  江波说,我要调回上海工作,我父母和一帆在这里。
  贺美玲一愣,你的意思是,你以后长在上海。
  江波点头,不过交通方便,有时间我会常回来,毕竟我家在这。
  贺美玲不说话了。
  心中有些乱,江波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波有些不知如何措词,美玲,你很好,只是我对再婚,还没准备好。
  贺美玲鼓足了勇气。
  漂泊—勇气
  她认真的说,江波,你不要不好意思,也不用想什么词汇,只要说真话,你是对我没感觉,还是没做好再婚的准备,如果是对我没感觉,你就直说,如果是再婚没准备,我可以等,我愿意等。
  她认真的看他。
  这一刻江波有些心动。
  为了她的真情,那一句我可以等。
  江波不知如何开口。
  不是完全没感觉,有时候想,和她在一起,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也喜欢那感觉。
  他说,你给我一年的时间。
  漂泊—承诺
  贺美玲点头,好,一年,江波,我相信你,我不会给你压力,如果一年后,你仍然是现在的状态,你可以明说,我不勉强你,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不是给你制造压力。
  江波心中感动,也许贺美玲是除了父母,对他最好的人,他有些感激。
  江波说,美玲,如果你遇见了合适的,不要错过。
  贺美玲苦笑,我最合适的人,就是你。
  江波有些尴尬,也有些微微的欢喜。
  被一个人如此珍重对待,总是一件好事。这一瞬间,江波几乎要妥协,算了吧,这样的人,哪里找,还要想前想后,是不是自己太过份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透露

下一篇: 《 漂泊—理解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