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透露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4   点击:

漂泊—批评
这一次,李会莲到没帮江涛说话。
她转身进了里屋,给江涛打电话,江涛,你要换牙吗,江涛说,是呀,医生说的,我也没办法,必须换了,总是疼。
李会莲叹了口气,江涛,你也是大人了,都是当妈的,有些事,不要总和你哥讲,你哥也是一家人家,以后还有许多花钱的地方,你这个习惯,要改改,不能总仗着你哥疼你,你就不自立,总是欺负他,把你的困难,转嫁给他,这不好,你们不是小时候了,现在各家有各家的事。你自己说说,你搬家卖房弄户口,样样找你哥,他要请假,要托人情,你现在好了,一个电话,全搞定,你哥呢。



漂泊—撒娇
江涛是不得罪母亲的。
她只好撒娇,妈,我没办法呀,苏家那个情形,你也知道,我和苏建远才挣几个钱,又都是打拚,请不得假,做不得主,你说不求我哥,找哪个,我和外人借钱,和哪个呀,找咱们家亲戚,你不嫌没面子,我也是没办法,他是我哥,不帮我帮哪个,再说,这几年,我们太艰苦,我哥的日子,比我强多了,起码,他没房贷,他在老家,生活成本低多了。
李会莲严肃的说,江涛,你不要把自己的困难,推给你哥,生活是你自己选的,你可以让小蕊在这,你可以不买上海的房子,你为了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才折腾成这样,既然苦了,就认了,这是你的选择,别人为你的理想买单。你爱和谁借,和谁借,你和江波是要,不是借,这几年,你还过吗。你不要太任性了。养成了习惯,这不好。这和苏建成和苏建远要钱有分别吗。
漂泊—气愤
江涛大怒,妈,你说的什么话,我和苏建成一样,根本不是一个性质,我在努力,我在奋斗好不好,苏建成呢,离开家,就过不下去,他怎么能和我比。你太过份了,江涛挂了电话,气呼呼的。
江涛的眼泪掉了下来。
妈还是偏心哥哥。
怎么这样,我怎么能和苏建成一样。
这是对我的污辱。
她气愤至极。
可是没人可说。
她心里不顺,回了家。

漂泊—编造
和苏建远说的是换牙。
苏建远皱眉,钱够吗,现在换牙钱很多。
江涛说,你不用管了,我不找你要,我和江波要。
苏建远眉皱得更深。
江涛不好吧,这不是什么大事,找你哥,不合适吧。
江涛心中有火,怎么不好了,他是我哥,我乐意,他乐意,和你有什么关系,多管闲事。
苏建远生气了,你的事,对我来讲是闲事对吗。
江涛马上反击,你不要断章取义,我说的是找我哥要钱,对你来讲是闲事。
苏建远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苏建成找我要钱,对你来讲是闲事。


漂泊—闲事
江涛发现乱了套。
苏建成的话有理。
她一时气愤,苏建远,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找江波要钱,是为了咱家好,你怎么不分里外。
苏建远叹了口气,沈冬梅也可以这么讲。
江涛马上跳了起来,别提那个贱人。
苏建远也火了,你怎么这么说她,她是苏家的儿媳妇,和你一样。江涛大怒,她就是个贱人,你看见她的样子就知道了,本来做保姆,现在开美容院,和他们的院长住在一起,男的有老婆,女的有老公,不是贱人是什么,是贵人吗。


漂泊—信息
苏建远是理科生,逻辑能力极强,抓住了信息,你说沈冬梅开了美容院,在哪。
江涛不以为然,不告诉你,有本事你自己找去,你找她干什么,她见了我,叫表姐,你要当表姐夫吗。
苏建远心中一痛。
这沈冬梅在外面,是不承认她的身份。
江涛心知肚明,人家现在叫沈冬,好不好,别自讨没趣了,见了你,叫一声,表哥,或者说不认识你,算了,聪明点,窗户纸不捅破了,大家装作糊涂,日子还能过,捅破了,她索性闹离婚,你妈不恨死你。


漂泊—窝火
苏建远心中烦闷,摔门而去。
沈冬梅的事,江涛不会骗人。
江涛有个优点,她不屑于编造故事。
可能是清高,哪怕她家的城市不如上海发达,可是她提起来,都是一脸得意,人家有时候不懂,你那么喜欢自己的家乡,还跑出来干什么,她也直率得说,当然是上海发展得快呀。人往高处走,我总要给孩子一个高起点。要是我老家好了,我马上掉头的。她非常的坦荡和务实,理直气壮。

漂泊—喝酒
苏建远不知道为什么喝酒。
只知道,心中有团火。
江涛对沈冬梅忌妒的成份多。
苏建远是感觉丢脸。
那是他的弟媳妇。
可是想到他的兄弟,他又没了气。
告诉妈和建成,就是一场混闹。母亲可能知道,装作不知道,苏建成不往别处想,要是闹开了,沈冬梅正好提离婚,那他真是让母亲恨死了。
漂泊—明白
他听母亲提过,现在沈冬梅,每月把健健和康康的生活费打到母亲的卡上,并不给苏建成,其实人家的态度明确,她是为了孩子,和苏建成无关,可母亲更高兴,这样钱在她手上,多好了。总比给了苏建成好。
母亲到是精明, 不问沈冬梅干什么,问呀白问,索性不理会,钱是真实的,这就够了。他为母亲难过。
可母亲是欢喜,她昨天打电话,说在县城,又买了一套房子。
她说,这样好了,县城两套,我俩孙子一人一套,这多好,我孙子在县城有房子。
母亲又是务实的。
苏建远心情灰暗。
一团乱麻。他现在明白了,江涛为什么不愿意提苏家,怎么提,苏建成就是个窝囊。


漂泊—冷战
夫妻吵架,这一次苏建远没主动道歉。
小蕊到是乖巧了许多。更安静了。
父亲回来不说话,母亲也不说话。
江涛做了手术,自然不能多开口,她想这样正好,利于恢复。
这几天,她在家带孩子,到是省了苏建远的事。
第六天的时候,沈青打电话,知道江涛说话不方便,就说,我说你听着,江涛轻声说,没事的沈经理,已经不太影响了。
沈青说,你明天来上班吧,叶总今天来了,我说你今天倒休,看样子她不相信,不过没多问。

漂泊—美丽
江涛打量着自己做了手术的下巴,果然顺眼了许多。
可惜苏建远近近出出,全无感觉,她悲哀的想,估计现在苏建远的眼神,根本不往自己身上放,是熟视无睹了。她有些伤感,一个女人,对丈夫没了吸引力,还不悲哀吗,她知道,她也已经不年轻了。
所以,她才那么在意容貌。
更在意那个美丽张扬的沈冬梅。
她记得沈冬梅打量她的眼神,居然有怜悯。

漂泊—怜悯
怜悯,什么时候,她江涛要沈冬梅怜悯。
江涛心里说,沈冬梅,我的气质比你好多了。
第二天江涛刚进了销售中心,沈青走过来,看看她,不错,有效果。
几个销售员也围绕了过来,姐,真不错呀,有效果,你显得瘦多了,脸型一下子漂亮了不少,好看。
江涛微笑。
她现在不好大声说笑。心情好了不少。终于有成为焦点的时分。



漂泊—聚会
苏建远的公司,搞聚会,要带家属。
他给江涛打电话,现在二人在家里,只说必要的话。
江涛马上同意,终于有个亮相的机会。
她去了美容院,做了脸,又到理发店,修了下头发。
穿上了新买的衣服,看上去是漂亮不少,重点是气色好。
一家三口进了苏建远公司的会议室,江涛面带微笑,和别人聊天,有个同事说,江总,你媳妇挺漂亮呀,不像说的,模样一般。可以呀。
苏建远打量了一下江涛,是有些奇怪,灯下的江涛,果然很漂亮,整个人柔和了不少,是灯光的原因,还是,自己没注意到她的变化,总之,她是挺漂亮。

漂泊—面子
苏建远挺有面子,有人夸老婆漂亮,当然是好事。
为了一个美丽的老婆,道歉就道歉吧。
苏建远表现得非常绅士,买了玫瑰,买了巧克力,江涛这才有了好脸色,这呆子,居然开窍了,知道送花送巧克力,不错,有长进。
可是想想,是不是因为那天他的同事,夸赞自己漂亮,男人,还是虚荣。
女人,还是无奈。
女为悦已者容。

漂泊—失落

江波到总公司来开会,顺便把母亲给小蕊的东西,送过来,都是小蕊爱吃的,还有衣服和玩具,江涛惊呼,一件都没我的呀。太偏心。
江波笑笑,江涛这么多年还是孩子气。
江涛笑的时候,有些可爱。
可是江波突然发现,有些奇怪,江涛突然可爱了美丽了不少。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
突然发现问题出在下巴上。
江波心中一动。

漂泊—忍耐
江波有一时的冲动,想要弄个明白,那所谓的换牙,是不是整容,可是他忍耐了没有开口。他不明白,江涛为何会说谎。算了,到了成年人,越来越明白,难得糊涂。不必太较真,只是心里有些失落。
本来要多聊几句,和江涛吃个饭,只是这个小插曲令江波有些不快,他放下东西,简单说了几句,就推说有事,匆匆走了。
江波改约了个朋友吃饭,这个朋友,原来是同事,因为竞选总监挫败,而离开了,去了另一家公司,据说混得不错。
朋友对江波到是热情,一直想拉江波过去,他劝江波,你在分公司多年,一直没有升职,还是离开吧,梁小川要是能升职,到还好,你有机会,做分公司经理,他升职不成,也影响了你。

漂泊—感谢
江波叹了口气,我不是不想升职,只是我有我的难处,我现在吧,是在自己老家做副总,。所以照顾家比较方便。朋友苦笑,你这个年纪,应该冲一冲,拚一拚,这就图安逸了。准备一辈子这样了吗。
江波说,我也想努力一把,只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可能的未婚妻,不是一句话的事。
对方沉默了,江波,你看吧,如果要来,给我电话。
江波笑笑。
他回到自己在上海的家,屋里不少尘土,意外的发现,江涛落在这的一条围巾,他皱眉,江涛就这样,去哪里,都要留个记号。
他坐在沙发上,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了换锁的冲动,这里江涛想来就来,可是知道自己来了,也不来打扫一下。

漂泊—奇妙
人的感觉很奇妙,江波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对妹妹有了不满,可是这种微妙的感觉,不好提。他想了想,还是换了锁。
本来陶静走后,他的卧室是开着门的,现在进去,也发现江涛用过的痕迹,好似是江涛在找什么东西,书桌上的书乱乱的放着,他有些心烦。这一刻,他不太理解自己,他一项是个挺大度的人,怎么为了这件小事,可是欺骗是小事吗。
他一直劝自己,不要这样,兄妹之间,就算是江涛不好意思,所以说是换牙,说了几次,心情好一点,他到不是心疼钱,他是突然发现,有些不懂江涛。

漂泊—过往
江波真的换了锁,感觉舒服些,匆匆锁好门,然后离开,只是给江涛发了个短信,门锁不太好用,我换了。
江涛不以为然,只是看了看,没多想。
到是苏建远心中一动,他早已经看出了江涛不是换牙,那几天他们闹冷战,所以他没问,现在想想,应该是整容,他自然发问,你不是和江波要的钱整容吧,江涛一愣,你看出来了,苏建远叹了口气,老婆,你不要当人是傻子好不好,太明显,你原来的是方下巴,好不好,现在成了尖下巴,当然效果不错,有意义,是漂亮了。
江涛得意,对吗,我就说,这钱花得值,和江波要的是怎么了,没什么,他挺痛快的。


漂泊—奇怪
苏建远不在提了,他感觉不妥,和哥哥要钱为了美容,可整可不整,感觉上不合适,如果是苏建成,他肯定不借,当然江涛不是借,是要。他感觉怪怪的,心里不爽,可是不想为这个和江涛说什么了,怕又吵起来,他细心,注意到上次小蕊就很害怕,好几天,不和他们讲话。
为了女儿,他学会了多想一步。
他说,江涛,这次就这样吧,下次,为了这样的事,不要麻烦江波了,他也不容易,要是大事,就麻烦人家,这种事算了吧。
江涛皱眉,刚要发脾气,还是忍耐了一下,她也是看见小蕊正瞪着她,她只好说,行了,我知道了,要不是钱紧,我不会找我哥的。我给你省了事,你不要得了便宜卖乖。



漂泊—婚事
贺美玲的婚事,已经得到了众多亲友的关注,他们频繁的给她介绍,母亲也是着急,贺美玲奇怪,妈,你怎么突然急了。母亲说,不急吗,你那个前夫,已经结婚了,儿子都生了,你还要怎样,他妈妈特意给我打电话,到不是恶意,她也希望,你早点有个归宿。
贺美玲点头,妈,我不是不婚主义,和小娟不一样,她有个表妹,人家是不婚主义,宣布不结婚,劝也无用。贺美玲解释,妈,我只是想找个顺眼的。母亲说,那个江波顺眼,你们往来好几年了,他要是有心,就有诚意,你不要和他耗时间了,闺女,女人最怕的是时间。只会让人老。男人不同。你不要再影响自己了。你和他挑明了,他要是没感觉,就算了吧。不要做梦了。

漂泊—提醒
母亲说,美玲,不是江波好不好的问题,他没有结婚的打算,就不合适你,你多大了,难道一定要江波亲口拒绝,或者他和别人结婚,给你发请柬吗。那时候,你才死心吗,婚姻和人生一样,你要掌握主动权,不能太被动,那不成了笑话吗。
贺美玲有些惆怅,妈,我看不上别人,这不能勉强吧,我已经离过一次婚了,难道要再折腾一次。母亲恨铁不成钢,婚姻合适最重要,就当找个不错的人,合伙经营婚姻。听到经营二字,贺美玲哭笑不得,妈,这不是公司,这是家。母亲冷笑,都一样,都要管理,都用经营,都要有规则,你呀,别以为自己是二八少女,还做梦呢,有爱情的婚姻,分手的太多了。
贺美玲感觉母亲不理解自己,没了解释的兴趣。不过母亲的警告还是有道理,是呀,不能拖着呀,这一晃几年了,她看看镜中的自己,红颜易老。

漂泊—提示
她决定和江波谈一次,或者说是暗示一下。
她们单位正在团购一个项目,其中两个单元,是他们的房子,贺美玲决定参加团购,她想,用这个理由,让江波陪自己去转转。
江波自然满口答应。
江波陪贺美玲去了项目,项目已经封顶,项目的位置有些远,离主城区开车要二十分钟,开车到方便。小区绿化极好,环境不错,价格也便宜。
江波说,出了二环,交通还行,就是周边没配套。
贺美玲说,宣传单页上说开发商自建配套,医院和购物超市都有。还说将来的地铁要经过这。

漂泊—考虑
江波想了想,这个价格,到还真优惠,可以考虑吧,反正房产市场,这几年正火,只要入住率达到了,都好说。全当投资吧。
贺美玲微笑,我听你的。
江波一愣。
贺美玲说,江波,我想要个三室的,将来住着方便。
江波点头,是。
贺美玲突然问,这里面有个少儿活动中心,你说,一帆会喜欢吗。
江波愣了一下,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马上明白了,却不知如何应对。
贺美玲耐心的看着他,目光中饱含深情。
江涛有些感动。


漂泊—犹豫
江波有些犹豫,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可又点不了头。
他吱唔过去,谁知道呀,小孩子们,都是变来变去。不过有小朋友一起玩,总是好的。
贺美玲有些失望。
她想了想,江波,你好好考虑一下。我是希望一帆喜欢这。
江波点头,我好好想想。
他们都太含蓄。
可能友情太深,到不知如何表白。
贺美玲有些失望。
回去的路上,二人一路沉默。
贺美玲想心事,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漂泊—变故
此时的江波,不知道,他的工作,正迎来一个机会。
总公司的培训经理离职,江波的口才一项不错,公司的几次培训评比中都获得了较好的名词,而且他耐心细致,尤其是女员工,对他的课一直评价较高。
梁小川压下了这个消息。他不希望江波现在调动,他们配合不错,如果江波走了,公司再派来一个副总,不提能力,就是相处也难。这几年,江波做的不错,和他配合默契,风头他出了,活江波干了。这样的下级,哪里去找。

漂泊—透露
骆红静给江波发了条短信。
江波看了,马上给公司的一个关系不错的部门经理打电话,对方说,文件下发到了各分公司,你没看到吗,估计是你们老梁有私心,算了,你别指望他了,你要是有意,和人力的孙总沟通一下,他对你印象不错。
江波连连致谢,对方说,江波,这是个机会,培训部没有任务,压力轻些,而且你在分公司几年,一直任劳任怨的,没有提升的机会,这对你的职业发展有影响,你都快四十了,要抓紧,做为分公司副总,你的年纪有些大了。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牙齿

下一篇: 《 漂泊—承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