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请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2-02   点击:


  
  漂泊—分析
  江波和母亲提了,李会莲皱眉,江涛想事情太简单,钱一鑫是找到了客户,起码在中介要签订个协议,人家也要看房吧,然后才能办手续,还有相关的物业交接,我看出来了,她是想只管手续和拿钱,余下的事,都要交给别人料理,你去还好讲,让美玲管这事,合适吗。
  江波这才想到这些,是呀,有些事,是需要人做主。如果买主连家具一起要了,到好说,而且她肯定有些东西,要带走,办拖运手续,我看她一天时间,太悬。
  江波说,妈,那,我这实在分不开身,这个单子,盯了太久,好不易,约到了他们管事的。
  江达明说,不管江涛的事,她太不自觉,使唤你顺手了,她的事,一趟一趟让你跑,你开车不费油呀,又要走高速,我还担忧你安全呢,让她自己折腾,就是依赖心太重,好似全家人都欠她的,给她领着小蕊,她一分钱不交,就够皮厚,你太惯她。
  漂泊-----商量
  江波有些尴尬,爸爸,她估计也是没办法。
  江达明冷笑,她从来都这样,把自己的麻烦,推给别人,她和我抱怨,苏建远的兄弟是这样,她也一样,她沾咱家的便宜,不比苏建成沾他哥的少,一类人,还好意思瞧不起人家,她也一样。
  李会莲打断他,不要扯这些了,孩子遇见了事,不找家人,找哪个,上次你摔伤了,她回来看你,已经请了几天假,这没多久,再请假,哪开得了口,难道为了这事,还丢了工作不成。你呀,就会抱怨。她要是有办法,能开口吗。
  漂泊-----主动
  李会莲叹了口气,我和美玲去吧。
  江波说,这哪行,这一路,你太辛苦。
  江达明也反对,你走了,我午饭怎么解决,两个小的,可以去学校,去托儿所。江波只好说,爸爸,我给你订好外卖好了。
  李会莲说,江波,我和美玲也早点出发,路上人少,好走,只是看晚上能不能赶回来,如果不成,我们要住在那。当然只能住酒店了,家里交给你了。
  江波点头,江达明不高兴,总是这样,为了江涛的事,弄得家里一团乱,你就是这样,没个轻重,成天为江涛忙。
  李会莲不理他。
  漂泊-----安排
  江波给江涛打电话,是妈和美玲去,我实在走不开,有个大客户,已经约了几回,好不易那天有时间,你家里的东西,想想,什么要带的,什么留下的,要收拾带走的,列个清单。
  江涛叹了口气,好吧,只能这样。
  江涛说,那样的话,只能我先和钱一鑫见面了,看她们什么时候到吧。她突然说,哥,你和她们商量一下,别让美玲开车了,她的水平,开不了夜车,这样耽误事,不如让她们坐火车吧,夜里早点走,一早也能到了这。这样办事方便,晚上坐火车回去,也省得住酒店了。
  江波有些不悦,心想,让人家大半夜的坐火车,你不考虑你妈辛苦,也不想想,人家美玲是帮忙。
  漂泊----提议
  江波是提议坐火车,不过不是说为了早点到,是考虑美玲开车上高速,他有些不放心。江波说,妈,我和美玲商量一下,要不然,你们坐火车,这样行吗,我感觉,在高速上一开车,三四个小时,怕美玲太辛苦。
  李会莲点头,这样也好。
  最后商量的是坐火车,不过没坐夜里的车,江波直接买的是七点半的票,这样到了是九点半,这样挺好,不太赶,前面的手续,让江涛自己先和钱一鑫弄吧。
  江波那天,一大早先送了母亲和美玲上车,再把江一帆和小蕊送到学校和托儿所,这一早晨,真是忙碌。
  
  漂泊----嘀咕
  江涛叹气,我哥也真是,非买七点半的票,明明有五点多的吗。
  苏建远摇头,你呀,差不多得了,七点半的票,你妈他们都要六点多出发,五点多就要起来,人家贺美玲是帮忙,你妈岁数也大了,要是五点半的票,你妈要几点起,第二天,还有精神陪你折腾吗。
  江涛说,真是,只好这样吧。
  我不想一个人和中介打交道,现在没办法了,时间紧,等她们到了中介,估计快十点了。
  苏建远拿出两条好烟,你把这个给钱一鑫,让他照应点。
  江涛点头。
  苏建远说,那个贺美玲,你看送人家点啥,不能白使唤人。江涛想了想,现买来不急,我有条水晶项链,刚买的,没带呢,给她吧,我哥真讨厌,他要是和美玲结了婚,是一家人,我就不用送东西了。
  漂泊---知足
  苏建远摇头,你呀,贪心不足。妈多大岁数了,你也不想想,人家贺美玲现在是外人,还不是看你哥的面子,你知足吧,江涛点头,我是感谢她,我哥要是以后和她结婚,还好,要是不结婚,这人情欠的大了,不知道我哥怎么想的,要是没意思,别麻烦人家,回头和我妈说一句,提醒一下江波,这样折腾下去,不合适。
  江涛收拾好东西,准备好相关的证件,当时房本写她一个人的名字,到有了好处,以防万一,还是让苏建远写了个同意出售房屋的同意书,拿上了结婚证,还有苏建远的身份证。她盘算着东西,检查好了,才开始休息。
  不过因为要坐夜里的车,上好闹铃。苏建远说,你放心,我叫你,送你到车站。他借了同事的车,这样方便些。这时候,二人说,过几年吧,缓口气,买个车,哪怕是二手。
  
  漂泊---惊讶
  令江涛惊讶的是,买主太年轻了,江涛打量一下,小伙子,你毕业了吗,小伙子笑笑,还有些腼腆,姐,我毕业了,上班三年了,就是长了个娃娃脸,江涛拿过身份证看了看,二十三,你大专毕业,小伙子点头,姐,你放心,我成年了。
  江涛这才说,你有这么大的实力。
  小伙子说,姐,你放心,我的钱,已经打到了中介的帐户上,他拿出一张单据,上面有中介开给他的缴费证明。江涛看看钱一鑫,钱一鑫点头,姐,你放心,我和贺姐是朋友,一会儿她也来,本来我们是办了手续,一周之内才转款,既然贺姐的亲戚,我今天就把款转到你银行卡上,这你放心了吧。
  江涛点头,只是仍有些犹疑看了看买主,实在太年轻,不可思议。
  漂泊---手续
  因为事先电话里交待的清楚,钱一鑫还专门在QQ上交待了所需要的手续,协议,中介早准备好了,江涛签字完毕,看看表,快九点了,准备去房产交易大厅,钱一鑫说,小宋,你去吧,到了那,找张姐就成。
  江涛惊讶,小宋去,钱一鑫点头,他也是我们中介的人员,熟悉相关手续,去吧,你放心,到了大厅,我们有专门办过户的张姐在那,我们这些通道走通了,你不必介意。
  江涛现在明白了,小宋是你们的人员,等于这房子是你们的人员买了。钱一鑫点头,对呀,近水楼台吧,说实话,要不是你非要全款,可以卖高些,这个价格,我们没还价,主要是考虑都是熟人和朋友。就按你们的报价成交。
  江涛点头,这到没什么,她要的是钱,管哪个买。
  漂泊---聊天
  在路上,小宋说,我也没这些钱,这是我和女友凑的,两家都是这的,准备结婚用的,一直在找这样的房子,学区房的,三室的,最好是小三居的,要不然,钱总一挂这个房源,我马上就考虑了。江涛羡慕,你这样多好,没结婚房子有了,以后省多少事,还不贷款,小宋笑笑,一样,也是借的亲戚朋友的钱,不用还贷款,也要还钱,利息也要给。还欠了人情。都是六个钱包凑的。
  江涛点头,真羡慕,你们有六个钱包帮忙,我们呀,她叹了口气,苏家一点指望不上,还要他们出钱,要不然,他们的日子,不会这么难。
  小宋嘴到甜,姐,你们能干,从这里到上海,太不容易,北上广深,多好,以后孩子在那里长大,多好呀,买了房落了户,考大学都沾光。
  姐,你有眼光。
  漂泊—得意
  这一层到是江涛自豪的。
  江涛想,对呀,我们小蕊是上海人了。
  这是她最骄傲。
  手续到还办理的快,有熟人就是好办事。
  过户手续办清了。
  这时候,母亲和贺美玲,到了钱一鑫的中介公司。
  中午是钱一鑫请客,钱一鑫说,我和你们的租房户谈了,他们愿意续租,也好,你看看,你们有什么东西,要拖运的,我们可以帮忙。江涛说,原来我们的卧室,还有些家具,也不好运,不过有些东西要带走。
  漂泊—托运
  江涛看了看卧室,有些家具真是不错,有些舍不得,可是运到上海,没处放,只好和李会莲说,妈,你看,你要愿意运走,就带走,李会莲摇头,哪里有地方呀。
  贺美玲准备了几个旅行袋,江涛眼露惊喜,我都忘记了,谢谢姐。
  贺美玲帮着收拾,主要是一些衣物,和一些好的器具。
  办好了托运手续,也到了晚上六点,江涛说,美玲姐,不好意思,我要赶火车了。以后再谢谢你。她拿出水晶项链,这是我特意给您的,不值钱,就是样子流行,一点心意。
  贺美玲微笑收下。好的江涛,以后我们多聚。
  
  漂泊—兴奋
  江涛的事办得顺利,她走的时候,款项已经打到她的银行卡了,她心花怒放。回去就可以办理房子的过户手续了,其时她和房东已经谈好了,回去就办理手续,其时她是请了明天的假,那是用来办理上海的手续,她和沈青提过了,沈青帮她找了个中介的熟人,给了她一份情况须知,如何准备资料,如何办理,因为要贷款,必须通过中介,所以单子就挂在沈青朋友的中介。已经说好了明天上午一起办手续。
  江涛的心中,是非常踏实的,她要成为上海人了。
  一路上,她一点不累,非常的兴奋。
  漂泊—谈心
  贺美玲和李会莲坐上了火车,本来钱一鑫劝她们多住一晚,他给安排旅馆,费用他出,二人婉言致谢,钱一鑫说,有事,你们就找我,放心。
  在火车上,贺美玲打来了开水,给李会莲冲了杯芝麻糊,阿姨,累了吧,您歇会儿,李会莲笑笑,拉了美玲的手,不累,孩子,你到是忙前忙后,我一直在中介坐着,都是你陪着江涛去她家托运东西,谢谢你了。本来李会莲要去一块收拾东西,是美玲说,阿姨不用了,有我和江涛在,你放心,打包的事,钱一鑫派了个店员过去,托运的手续,是钱一鑫找人办的。
  李会莲表态,美玲,不管你和江波怎样,我都当你是我的闺女,咱们娘俩有缘。贺美玲微笑,是,我们有缘。
  漂泊—一天
  这一天江波也忙,中午谈生意,下午把两个孩子接回去,又做了晚饭,晚上又到车站,接母亲和美玲,先送美玲回家,又送母亲回来,到了家,已经深夜一点了。他真有些累了。
  江波看看母亲,妈,有事咱们明天说,你好好休息会儿,这一天折腾的。
  李会莲点头,好,你也休息吧,明天还上班呢。
  江达明的脚好了,可是他不愿意开那个电动三轮了,说是没好利索,所以现在都是江波接送两个孩子,他感觉真心有些累。
  漂泊—电话
  江涛的电话,是第三天才打来的。第二天在折腾手续,房本到了她的名下,才松了口气,老规矩,还是只写她的名字。
  她正在托人办小蕊的户口问题,有房子能落户,到是让她踏实了些,一家三口的户口办理,也要往返几回,她想了想,给江波说,哥,你和美玲姐说说,让她托托钱一鑫,让他帮下忙,我只能回去直接办手续,之前要有些情况了解,也要找好熟人,要不然,左一趟右一回的,我可请不起假。江波皱眉,想要托推,可是那是亲妹妹的事,只好硬了头皮,请贺美玲吃饭,贺美玲很高兴,她愿意和江波有独处的机会,哪怕是江波求她办事,她不介意办什么事,只要能办,都好说,她高兴的是有机会,和江波在一起。
  贺美玲特意去做了头发和皮肤护理,还化了淡妆,换了身新买的衣服,看了看自己,是精神了不少。
  女为悦已者容。
  漂泊—准备
  贺美玲一直有困惑,不知如何拉近与江波的距离。
  本来吗,他们是同学,又再度重逢,二人关系不错,也有往来,尤其是江家的人,都喜欢她,本来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事,可是江波却态度含糊,令人费解。
  贺美玲有个闺蜜,吴亚劝她,你就是要重视一下外表,男人,都爱美人,所以外表太重要,你不要讲贤惠,贤惠是公婆喜欢的,不是男人喜欢的。你还是要在江波那下功夫,让他心动才有用,现在什么年代,不是父母之命,现在都是儿女之命了。
  漂泊—听劝
  贺美玲也心动了,所以才在头形上,做了文章,先是烫发,又是做面部护理,吴亚说,还有香水,必不可少,你打听一下,江波喜欢什么味道。
  贺美玲没好意思打听,想了想,要有自己的特色,她喜欢玫瑰香型,就选了这一香型。
  贺美玲出现在江波面前,江波到是注意到了贺美玲的变化,年轻漂亮不少,尤其那个花色明亮的披肩,让贺美玲增色不少。贺美玲本身来讲,身材不错,个子中等,就是皮肤有些干,可能是不注意护理的原因,这段日子,贺美玲一直注意,肤色看上去不错。
  江波拉开椅子,请贺美玲坐下来,赞赏的说,这个披肩很配你,显得优雅大方。
  贺美玲微笑,谢谢。
  漂泊—请托
  江波把江涛的事说了,贺美玲点头,没问题,我让钱一鑫帮忙,先了解一下工作流程,看需要准备什么,然后让他找找人,看看有没有朋友在那,这样办理起来方便些。
  江波表示感谢,举起了红酒,这个酒不错,你尝尝。
  贺美玲也举起了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然后放下酒杯,她不太接受这种味道,不知道吴亚为何那么喜欢红酒。
  贺美玲想起吴亚的叮咛,你也要适当的主动,表白一下。
  贺美玲说,江波,你还回上海吗。
  江波愣了一下,我是不想回,我喜欢这的生活节奏,在分公司也自由惯了,不过,有些时候,我说了不算。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勉强

下一篇: 《 漂泊—羡慕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