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4:越剧孟丽君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11-29   点击:


  蕙姐交给我一项任务,给一篇连载小说作插图。她把稿子放到我的案头,微笑说,一个女孩子写的,像是回忆录。虽然语言平白简略,但故事真实感人,错别字我已改过了。你先看看,我想每周发一段,到时每段的主旨和插图和你议议。
  我认真地读了一遍,虽然是叙事为主,却有真情实感,很动人。故事讲她家原是前朝的官宦,被抄了家,祖父在狱中,郁郁而死。父亲教书,姑姑是昆曲的票友,母亲辞世后,少年的她便随姑姑学艺。她还进了昆剧的班子,十几岁成了演员,随团在江南的城乡间漂泊,见了许多民间疾苦,自己也受了不少罪。二十岁那年,被本城的一位贵妇人看上了,聘为教师,辅导她十岁的宝贝女儿学戏曲。她和夫人相处甚密,因夫人也是一个戏迷,后来夫人竟认了她为干女儿。小说对她苦尽甜来着墨不多,重点却是她在家庭败落中感到的世态炎凉,以及作为流浪艺人的艰辛。
  晚上回家脑子里还想那故事,躺在床上扭亮了灯,又拿起那篇稿子。那一段特别令我感动:
  那是在小城郊区的一个镇上,演出完了,已是深夜,晚秋,天很凉,马灯还没熄,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怯生生地进来了,悄声叫姐,走到她铺前——那是在地上铺的草垫,孩子把怀里抱的被子盖在她身上,自己也钻进来为她取暖,说是妈叫她来的……我脑里一直想着这幅图画,艰苦的流浪艺人用怎样的苦情感动了她的小戏迷……
  上班后,我开始作草图,准备和蕙姐讨论。下午,欧阳突然笑嘻嘻来邀我晚上看戏。我愉快地答应了。吃过饭我挟起画板,漫步走进紫薇,果然,这人还没来。我和老板打了招呼,要了一杯咖啡,信手作画。只一会儿,欧阳来了,捧了一个纸袋——花生米。我连忙又要了一杯啤酒。
  老板过来了,他和欧阳是好朋友。
  “欧阳老弟,今日得闲,我来了好酒。近来怎么不见你的讽刺小品……”
  “先说正事,老兄,你给孟主任的信,他收到了,剧社的想法很好。今天他派我来先看看节目,再考查一下市民的的趣味。编辑部讨论一下,把报社对《再生缘》怎样宣传和你通气。”
  “这太好了,你们商定之后,我请你们几个到紫薇来,饭桌上细聊,如有必要签个协议……”他向门口看了一眼,突然停下了,对欧阳和我点点头,“我过会回来。”
  他不等回答,奔了过去,贵客临门了。他慌忙殷勤地去迎接一位老太太带一个姑娘。
  我心头一颤,睁大眼睛,盯那女孩,不错,正是那天递我手帕的小姑娘。我一直注视她的举止,她打扮入时,活泼可爱。老人的衣着很朴实随意,但一件貂皮嵌肩惹人注意,小城人少穿皮毛,而且它还那么贵重。老板请客人入座,女招待过来献茶,送上节目单,邻座的富家女宾也纷纷起身致意。老板忙了一阵,又回到我们身边:
  “真是对不起,怠慢了二位。”
  “协作的事就那样。刚才你说什么,讽刺小品,讽刺谁?”欧阳笑说。
  “市井百态,众生相。”老板亲切地坐下来,自己倒了一杯茶。
  “包不包括你刚才的奔波?”欧阳诡秘地看了他一眼。
  “老弟”,老板拍他肩,“我是侍候人的,靠殷勤挣饭吃,比不得老弟,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小报也要入不抵出了,这不,孩子要上学了,你弟妹还想到你这当个招待,贴补点收入,我说真的。看你这挺红火。”
  老板连连摆手:
  “很快就要混不下去了,所以想和你们联手,打《再生缘》牌,现在是苛捐杂税,太多。”他抬起下巴,点着刚才进门的夫人,“那家还要招兵,听说北边的军阀要和他争地盘,小城可是块肥肉。难呐!”他喝一口水,匆匆走了。
  我问那夫人是谁。欧阳端起杯,往嘴里扔了两粒花生米:
  “小城的第一夫人,胡督军的大老婆,茹。她有本领,治家也治军,很有韬略。许多事,督军也要听她的。”
  “姑娘是她女儿?”我问。
  “是的。”
  “她就这一个女儿?”我心里想那大的。
  “怎么,你嫌她小?”
  “你想到哪里,我顺便问问。”
  “她只有这个宝贝女儿,梦云。督军盼个儿子便又娶了二房,玉夫人,她不能生育,督军又想娶三房……这大太太早年和孟老师相好,她们是同学,还有你母亲,都是师范学院的。”她说的很淡,可能牵扯到老一辈,她不便多嘴。
  “对了,前天你喝的巴西咖啡,就是夫人送给孟主任的。”
  “你今天是任务在身?孟叔咋不和我说?”
  欧阳笑了笑。
  “主任说你是孩子,不操心经营,再说八字还没一撇。”他喝了一口酒。“社里没啥秘密,紫薇想弄一个大节目,《再生缘》,弹词和赿剧一起来。让我们帮他宣传。你知道这个弹词吗?就是写孟丽君那个?”
  我摇头。他又接着说:
  “难怪,你十几岁就去了欧洲,一去就十来年,正是学中国传统文化的年龄,懂个啥……”
  “是啊,我那点儿底子就是妈教我的唐。回国后,爸把我交给孟叔了,他倒是认真,给我讲《楚辞》、《庄子》,有些文字我都不懂。”
  “《红楼梦》你读了吗?”
  “父亲让我慎学。孟叔说先给我讲讲,再找来给我看。”
  欧阳笑得仰了过去,酒都喷出来了:
  “这,这些老人,都这样,怕你走火入魔。《红楼梦》,世界上最好的书,有人把《再生缘》和《红楼》并列,说什么南缘北梦,我看,《缘》词差远了。”
  “那为什么,还这么火?”
  “它是清乾隆年间,杭州女才子陈端生写的,她写孟丽君女扮男装,干一番事业,没完,她写到十七回,还好,后来多人续写。不一样,味道变了。市民文学,市民趣味,大团圆,有说有唱,落入套路……”
  我一面听欧阳的讲解,一面注视那位夫人,看她身边是否又来了我期盼的新人,但,除了坐在身后的两个跟班之外没有他人。一阵骚动,演出开始了。又是弹词,两女一男,女的抱着琵琶,男的弹着三弦。边说边唱。序曲里讲元成宗尚书孟士元有女孟丽君才貌出众,与许配京营都督皇甫敬之子皇甫少华,国丈之子刘奎璧欲娶丽君而不得,设计陷害孟与皇甫两家。丽君女扮男装出逃,考中状元,并因连立大功官至保和殿大学士,位极人臣。在此过程中刘氏败,皇甫少华亦因丽君之荐立功封王……
  我对这个故事没有兴趣,只关心节目单上那赿剧演员是不是我的期盼。
  就在这时我看到池内观众一阵骚动,窃窃耳语,帘幕一落一起,弹词更为赿剧。
  “上林三春好风光,君臣携手心欢畅。”君王开腔。
  这是赿剧《孟丽君》的一个选段,君臣踏青。
  “层楼飞阁彩云绕,画栋雕梁好辉煌。”饰女扮男装的孟丽君和唱,此时她身为宰相。我见她水袖一扬,那妙蔓袅娜的姿态,一眼便认出了陌上的相识。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在剧中,皇帝知她真实性别,并产生了爱慕之情,便语带双关,挑逗:“看池边一片嫩绿随风摇,卿可知此乃新栽相思草?草木有情也相思,问郦卿人若钟情何时了?”
  丽君:"才疏不识相思草,臣只闻自尊自重有含羞草,草木也知自尊重,人情当比草情高。""君赐臣一幅湖山收眼底,臣报君万家无忧乐升平。"任凭皇帝如何语意双关地撩拨,郦相尽自毫不动容,这一段对手戏异常精彩,尤其是最后皇帝按捺不住,直截了当:"奇才可以为良相,风流又应当娘娘。"丽君则面色一端,转身举目远眺:"自古来君明臣直国运昌,君戏臣谀危家邦,今日戏臣失礼仪,不敢谄媚侍君王。"言毕回身拱手为礼,白衫飘拂,面色凛然。这时台下一片掌声。夫人的小女儿竟站起来兴奋地招手。
  她的唱腔和舞蹈都极其优美,直至剧终我的手都一直在衣袋里握着那手帕,盘算着如何见她一面。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娘家

下一篇: 《 漂泊—勉强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看戏的看戏,看人的看人!第四篇,继续铺垫,主要人物逐渐登场,人物关系开始丰满交织,就像一张网,不断撒开。加精推荐,大家共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谢井水和各位朋友 。等我身体好转细聊。

    11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