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娘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8   点击:


  漂泊—骗子
  江涛细一想,马上火大了,苏建远你天天说工作忙,和你弟见面到有时间了,还趁我不在家,让他上门,行呀,你长本事了。
  苏建远忙解释,就是中午吃饭的时间,没多长时间,他要来看看,我能不让吗。
  江涛冷笑,是空着手吧,不会给你带点土产吧,哪怕是一块红薯也没有,你最爱吃红薯,我一直奇怪,你妈和你弟,从不知道你爱吃吗,为什么从不给你带一块。
  苏建远低头,江涛冷笑,恐怕,他手头紧,你又给了他点生活费吧,你一个大男人,又是领导了,我不能不给你零花钱,你准备自己省吃省花,都给他吗。
  苏建远你是个傻子吗,你知道,沈冬梅的工资不低,重点是她没花销,存下来的不比咱们少,她让苏建成来,给钱也是她给,你凭什么给。
  
  漂泊—感伤
  苏建远有些感伤,不知如何回复。
  江涛生气了,我的话,你从来不听,只要你见了你家人,就忘记了我的话,唉,你真应该和他们过日子,你把你的血汗钱,都给了他们,这样你多好,你是苏家的大功臣,你妈夸你孝顺,你兄弟说你是好哥哥,那我和女儿呢,你不管了吗。
  苏建远忙说,当然管。
  江涛叹了口气,拿什么管,拿什么管,拿你的空口白话管吗。
  苏建远轻声说,没给他多少,就给了五百。
  江涛心烦意乱,苏建远我告诉你,我不是为了这五百生气,我是气你一直惯着你弟,分不清远近,明明最需要钱的是小蕊,好不好,为什么,你总要给他钱,他站起来比你高,凭什么他不给你,不要和我讲什么你是哥哥,你是哥怎么了,不过早出生几年,你欠他的吗。
  
  漂泊—雷区
  苏建远发现,家里的事,就是个雷区,他不能提他的兄弟和母亲,不能提给他们钱,只要一碰这个,江涛马上变了个人,完全不讲理,温柔全无。
  他现在明白,不要和老婆讲理,讲不清。
  他叹了口气,江涛,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江涛看了看他,无力的说,算了,我不和你吵了,我就说一句,你自己说的最后一次,要是再有,我们离婚好了,我不怕告诉你,我现在真的烦透了,我的生活中,不想总和你家人扯上,我们背井离乡,跑到了这里,居然还是摆脱不了,我不要和你生气了。你看来,是真的要试一试,我会不会和你分手,那好,你就试吧,看看我有多少耐心。
  漂泊—表态
  苏建远马上表态,江涛你放心,我说话算话,这样,以后我每天身上,带的钱,不超过一百,好不好。
  江涛看他一眼,没搭理他。
  苏建远心想,还是要认真对待。他真不能为了给兄弟零花钱,自己闹离婚呀。
  他提醒自己。
  可是决心赶不上变化。
  一个月后,苏建成打伤了同事,人家要赔偿。
  电话是沈冬梅打来的,大哥,出事了,建成进了派出所。
  漂泊—欺负
  苏建成的同事,一直嘲笑苏建成土气,傻气,背后叫他呆子。
  苏建成忍不了,二人争吵起来,不知谁先动的手,都说是对方先伸的拳,结果苏建成一脚踢过去,人家的肋骨断了。
  对方家里是当地的,自然人多示众。
  想要了结,要求赔钱,一开口就是十万。
  沈冬梅只拿出了三万。
  苏建远也皱眉,他的钱都在江涛手里,他没钱。他说,冬梅,你和妈说一声,你的钱,不是给了妈了吗。沈冬梅摇头,我和妈讲了,她说让你看着办,她没钱,她的钱,都花了。
  漂泊—心思
  苏建远心中盘算,要是实话实说,江涛一定不同意,可是不说实话,自己怎么拿这么多钱。
  苏建远咬咬牙,给江涛打了电话。
  江涛接了电话,听完了,只嗯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江涛叹气。
  早说不让他来,没人听,来了有什么好。
  一直在家里,被母亲惯着,在当村子里,都是亲戚,谁好意思和他争,脾气太大,没事本有,不能吃苦,来这干什么。
  她知道不能不管。
  她给江波打电话,江波说,我明天过去。
  漂泊—找人
  江波给一个朋友打电话,原来不想找人家,这是陶静的一个同学,不过当时和江波走得挺近,二人能聊得来。这个人是律师,认识的人多,经常处理这类案子。
  何律师说,江波,你不用特意来,你们不是每季度有汇报吗,那时你再来,咱们聚聚就成了,不用特意飞回来,又花时间又花钱,还要请假,这事交给我吧,给一个合理的赔偿就是了。
  何律师看见江涛,心里到是想,江波的妹妹不如江波漂亮,不过挺洋气。
  江涛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何哥,我哥说了,要麻烦你了,你看,让你费心了。何律师说,没事,我就是干这个的,这事包我身上了。你放心。
  过了一天,何律师说,他了解了相关情况,对方的确断了两根肋骨,是要养着,十万是太多,他也找了人,对方同意五万和解。
  何律师感觉这个数额还算合理,人家有医院的各项单据,是花不了这些钱,可是总要休养一段日子,要护工费误工费营养费吧。
  漂泊—两万
  沈冬梅能拿出来三万。
  苏建成求哥哥。
  苏建远看着江涛,江涛皱眉。
  江涛说,苏建远,我和你说过,不要让你兄弟来,他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吗,他那个人,自尊心强,吃不了亏,受不得骂,在外面,又爱动手,拳脚又重,我可和你讲,这不是小事,他的脾气,这次人家开除了他,他也没工作了,我的条件是,你和他和沈冬梅讲,这两万他们打借条,将来还不还另说,不过借条要写,而且,他必须离开上海,要不然,我不管。
  苏建远找来沈冬梅,冬梅,不是我不愿意建成在上海,是他的脾气,你知道的,性子太直,人又冲动,这次的事,是个教训,你看是不是让他回去吧,沈冬梅点头,我知道,我和他讲了。他也同意了。
  江涛走过来,沈冬梅,你知道吗,何律师是我哥的朋友,我们欠人家的人情,我哥要还。不请客吗,不吃饭吗,不花钱吗,这个钱,我哥出了,可是这两万,你给我打欠条,我要你还,人是你招来的。你要负责。
  沈冬梅低头,过了几分钟,抬头看看江涛,你也是他嫂子。
  江涛冷笑,你知道我是嫂子,就好。我们是两家人,我们对你们家,可以了,那是你的老公,是你非要他来的,当然你负责。
  
  漂泊—欠条
  沈冬梅打了欠条。
  走的时候,沈冬梅看了看江涛,真是人情比纸薄。
  江涛冷笑,不是人情薄,是有人不知足,总感觉,当人家的哥哥,就成了人家的奴隶,你婆婆呢,到是亲妈,给你们什么了,她怎么不把你的钱拿出来应急,别和我提这个,沈冬梅,我告诉你,两万不还清,你不要有脸找我们。我家苏建远,不是你家的提款机。
  沈冬梅扭头走了。
  苏建远要追上去,江涛大喊一声,苏建远,你敢出这个门,我就和你离婚,你听好了。
  苏建远看看沈冬梅的背影,有些不忍心,可是看看媳妇的脸,若寒霜,又不敢。
  苏建远叹气,江涛何必这么刻薄呢,都是一家人,弄成这样。
  江涛说,你有没有脑子,有没有事非,我哥求的人呀,要不然,出十万,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感谢,就算我应该帮忙,我哥不是你家人吧。
  
  漂泊—奇怪
  奇怪的是苏建成却不肯走了,他感觉委屈,凭什么辞退他,他是签订了上岗合同的,他不知哪里听来的仲裁,沈冬梅到是明白,好了,你不要闹了,所有的合同,都有一条,如果被公安机关讯问,是可以辞退的。好不好,苏建成。
  苏建成双手抱头,他现在有些不想回去了,折腾了几个月,一无所获,还搭上几万块,不管是他媳妇的钱,还是他哥的钱,都是损失,尤其是沈冬梅的钱,就是他的钱。他心情不爽,他想挣回来,他问沈冬梅,你在给我找一个活。沈冬梅此时却犹豫了,三万不是小数,江涛刚才的抱怨她听见了,想想苏建成的脾气,的确不适合在这里,他自由散漫惯了,就是他当保安,其时也经常迟到早退,和领导生气,她想了想,建成,你先回去,这活不好找,你除非进建筑工地,到是好找,可是特累,一天十几个小时,工地到是管饭,工资也高,你肯吧。
  漂泊—不信
  苏建成说,我看到好多介绍工作的中介,我不信,上面给安排保安的活,还有酒店的,我不信,找不到,你给我交中介费。沈冬梅真真后悔。
  沈冬梅想了想,建成,这样,我给你交中介费,一个月,一个月,你找不到合适的就回去,这成了吧。
  苏建成这才点头。
  沈冬梅拉了苏建成去中介缴费登记,到是有找快递的,苏建成摇头,有工地的,摇头,他想好了,就当保安,他个子高,五大三粗的,对方到也同意给介绍,酒店的保安,人家要经过培训,如果他愿意,交五千的培训费,保证训练后上岗,一个月,培训的地方管吃住,培训后进酒店。
  漂泊—借钱
  沈冬梅没有钱了,她给苏建远打电话,苏建远接了电话,一听这个,叹了口气,冬梅,我是真没钱了,我的钱都交给你们了,那两万,还是我借了同事五千,这次我帮不上忙了,你还是劝他回吧。
  沈冬梅说,大哥,他不肯呀,他一定要在这。我也劝不动,要不然,让他回家等消息,可是他要住你那,苏建远头疼,好吧,我想想办法。
  苏建远没办法,不敢和江涛开口,和领导借了五千,领导同情的看着这个,惹不起媳妇,也管不了兄弟的男人。
  漂泊—事发
  发工资的时候,江涛才知道。
  江涛看了看苏建远,好吧,苏建远,你行。
  苏建远一脸讨好,江涛,我没办法,他要来我这住,你更不愿意。
  江涛想了想,做了两件事,第一件,给苏建远换了手机卡。然后说,你定期给你妈打电话,用公用电话好了,这个手机号,你不许告诉你家人,我烦透了,这一折腾两万五,你知道,我们多久存这个数。别看你工资不低,可是交了房贷,减了房租,我们多久才存这个,这就飞了。
  漂泊—搬家
  江涛一直想着搬家,可是一直犹豫,现在下了决心。
  她上班的地方,附近有几个小区,是老小区了,房租比这便宜,她在小区里发过单页,对小区的情况,多少了解,她当时就心动过。现在她决定了。
  江涛申请了调休两天,找好了房子,第二天就搬走了。
  苏建远开始不同意搬家,拧不过江涛,江涛说,你不搬家,你就住这,我们离婚。
  苏建远只好低头。
  苏建远换了手机号,想过告诉苏建成一声,他有苏建成的手机,可是想了一下还是算了,苏建成太不安份,要是现在在老家,告诉他无妨,在这,算了吧,他怕了,他有多少个两万五。
  漂泊—电话
  苏建远用公用电话,给母亲打了电话,妈,我的手机坏了,过一阵再买,到时候我和你联系。
  苏建远的妈,当时怀疑了一下,没得及问,苏建远就挂了。
  苏建远放下电话,有些心虚,对母亲这样,是不是过份了。可是告诉了母亲,就等于告诉了苏建成,江涛说了,如果他在透露出去,是真要离婚了。想想这次,又是换号,又是搬家,这说明了江涛的态度。
  漂泊—上岗
  苏建成培训了一个月,真的分到一家酒店做保安,到是管吃住,工资三千,他到是满意,经了上次,他也稳当不少,现在起码不和同事吵架了,对领导也能做到不顶撞了,应该说培训还是有效果的。沈冬梅这才放心不少,她说,你一定要吸取教训,不要和人家打架,不理他们就是了。不求交朋友,也别得罪人。别人的好话你听,赖话当听不懂,你就说,你听不懂,他们能怎么办。
  苏建成点头,好,我听你的。
  沈冬梅警告他,你要是搞黄了这个工作,就回老家去吧,我是不管了,上次的事,教训太深刻,我都后悔,让你来了,你看,你哥一直埋怨我。
  
  漂泊—上门
  夫妻俩打苏建远的手机打不通,一直奇怪,二人决定上门看看,特意选了晚上九点多,这个时间,家里应该有人,敲门到是开了,一张不认识的面孔,人家说,他是新搬来的,二人傻眼了。
  二人下了楼,沈冬梅冷笑,看见了吗,手机不通,还搬了家,你嫂子多厌恶我们吧。都是你嫂子的主意。
  苏建成不说话,沈冬梅叹了口气,心中有些伤感。
  沈冬梅看看苏建成,你争口气,好不好,不要总是给我惹事,你要是再惹事,我可不管了,我是你媳妇,不是你妈,要是再这样,我们就离婚好了。
  苏建成哼了一声,扔下沈冬梅走了。沈冬梅委屈的掉了眼泪,想想江涛厌恶的眼神,想想苏建远居然躲了,可苏建成还这么不争气,她有些后悔了。
  漂泊—喝酒
  苏建成有个坏习惯,生气了就喝酒,他跑到酒馆去喝酒,幸亏沈冬梅不放心,跟了过来,沈冬梅一把夺过酒,你疯了,你今天还有夜班,你不想要这个活了,你给我走,她拉扯着苏建成,苏建成一时气愤,推了沈冬梅一个跟头,沈冬梅咬牙,苏建成,我现在到外面,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你要是出来,回酒店上班,就算完事,要不然,我们就散伙,我不和你过了。
  沈冬梅一个人站在外面。
  酒馆的老板,是个中年男子,他走过来,拍拍苏建成的肩膀,兄弟,出去吧,一个女人不容易,别伤了人心,成个家不易,败个家容易。
  
  漂泊—老实
  沈冬梅看苏建成出来了,这才往前走。
  苏建成进了酒店,沈冬梅心里才踏实些。
  沈冬梅往回走,眼泪掉了下来,人怎么那么无情义,苏建成和苏建远是亲兄弟,当哥哥的居然这样,换了手机,还搬了家,这是不要往来的节奏呀。
  她不服气,她要找江涛,她知道江涛上班的地方。
  江涛看见她,只是冷冷的说,你到外面等我。
  江涛过了二十多分钟才出来。
  她说,沈冬梅,我不想和你联络,你是个不讲信义的人,当时你和我借路费的时候,怎么讲的,现在都忘记了吗。
  沈冬梅说,我们是亲戚呀,你帮我不应该吗。
  江涛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和你不是亲戚,是苏建成和苏建远是兄弟,我们俩没关系。如果我和苏建远离了婚,有什么关系。
  漂泊—声明
  江涛说,提到亲戚,你父母和你老公是亲戚吧,为什么要十万彩礼,别和我讲风俗,你们那的风俗,我打听过,有要一万的,也有要十万的,你挺风光吧,你要的最多,这怎么不是亲戚了,你父母把苏家当亲戚了吗。
  沈冬梅有些吱唔。
  江涛说,我告诉你,就算我和苏家有关系,可是我娘家没有关系,苏建成的事,能摆平,是我哥求的人,凭什么我哥还要管苏建成,我告诉你,我和你不同,我嫁到苏家,一分钱没要,还出了买房的钱,你和我,没什么可谈的。你先还了我的钱,再还了彩礼的钱,再还了你们县城的房子钱,我们平等了,再对话吧。我不习惯,和一个负债累累的人说话。
  漂泊—委屈
  沈冬梅愣了几秒钟,马上说,嫂子,你不要这样不讲理,这些钱,你给的是你婆婆,不是我,苏建远是为了他妈,他妈养活了他,供他上了大学,他孝顺他妈是应该的,那彩礼就是当地的风俗,给多给少,他家乐意,况且,钱也不在我手里,至于县城的房子,那也没我的名,和我有什么关系。
  江涛心想,沈冬梅口才不错,推得一干二净。
  江涛冷笑,我也不想和你讲理,你刚才说了,苏建远是孝顺他妈,那和你们没关系,对吧,只需要管他妈妈就成了,那我和你有什么可往来的,我们没关系,你不要找我了,我们不投缘好吧。
  
  漂泊—无情
  沈冬梅上前拉住江涛,嫂子,你太自私了,他们是亲兄弟,你人为的阻挠他们往来,你这样合适吗。
  江涛一笑,推开沈冬梅的手,不要拉拉扯扯,我们不熟悉。
  江涛上下打量了一眼沈冬梅,别和我扯这个,苏建远不是小孩子,不用别人阻挠,要不是他承担不起,他不会躲得,在这个城市,我们和你们没区别,都是外地来的,都是漂着,都是打工,靠工资吃饭,我们比你们压力不轻,他扛不起你明白吗。所以他才躲了,那两万五是吓住了他,你懂了吗。
  沈冬梅愣了。
  江涛说,从我和他结婚,他妈妈他弟弟还有你,只要一出现,就是提钱,他就是挣钱的机器,一直给苏家忙,他怕了,你懂吗。他有女儿,有老婆,有房贷,整天靠着丈母娘家,他没脸,这点他不如你家苏建成硬气,苏建成没花过丈母娘一分钱,可是他花得太多了,他的女儿,还要靠岳家照看养活着,回过头来,在你们那充英雄,他充不起了。
  
  漂泊—惊讶
  沈冬梅有些惊讶。
  江涛看看销售中心的大厅,好了,你不要影响我工作了,我和你,我们俩之间,没什么亲缘关系,这你认吧,那我们俩就不必往来了,他们兄弟的事,他们自己解决,你愿意过日子,就过,不愿意就分手,反正你现在能自立,不靠苏建成。不要把我们扯着了,我们不想为苏建成这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依赖行为买单。
  江涛走了。
  沈冬梅在外面一个人站了很久,江涛的话够无情够自私,可也够现实,有些让沈冬梅不能理解,可是想想似乎也有理。
  
  漂泊—娘家
  江涛有一句,你娘家为你做什么了。
  是呀,自己的娘家,是不管自己的事,在县城购房的时候,婆婆答应,只有她出五万,就加她的名,她跑回娘家,要借钱,毕竟她的彩礼十万呢,可是兄弟和父母都不同意,都说,你是苏家的人了,这事归你婆婆管,写不写你的名,有什么分别,反正是你们的。
  现在想想,江涛毕竟有个好爸妈。
  沈冬梅叹了口气,她明白,她和江涛没什么交情,没什么相处,江涛不会给她面子,可是苏建远是真的不管这个兄弟了吗。也许,他真的怂了。
  沈冬梅有些失落,当年苏家提亲的时候,有一条就是,我家大儿子特别能干,这彩礼就是他出的,有他在,建成不怕。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支持

下一篇: 《 小城烟雨4:越剧孟丽君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