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月上西楼和白杨(之二)

作者:西苑长江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11-30   点击:

(1)
婴儿的一阵哭,夹杂着说笑声
“又有人叫我爷爷啦!”,爷爷兴奋地说

那棵白杨树的母亲也有些忐忑不安
可岁月的基石不知不觉的走近
她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
在额头的影像里,还没触及到张力的巧合
就想试探一下小生命的底蕴

还好,白杨是个男孩,和我同年同月
小时候,那些溜溜球跟着我们玩耍逐渐磨光
在窝藏岁月的腋下,一次次碰撞

(2)
我还不想请动那几颗动词
打面瓦、捉迷藏、弹溜溜球

月上西楼和白杨,还有我们的族人
潜入根径下的手力,捏住捉迷藏的玩耍
一腔血流奔涌全身,抵御来自朔方的分割
还有寒流之后的掠夺

可是,手指弹球的裂口夹杂着说笑
固执地结缔成了一篇应时的散文
怂恿了我四处流浪的脚步

(3)
月在西楼上,月光折射的那棵白杨树
就是我们捉迷藏的“家家”城
我带着棉袄径直走出那座落叶翻飞的“家家”城
躲藏在南院子里墙角的拐点,路隙缩回偷偷溜到辖区
磨光岁月的溜溜球已装满月上西楼的口袋
似乎和那棵白杨树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还站在城楼上一次次向我招手

“家家”城外预约的城池里
没有看到老泉山人“驾一叶之扁舟,渺沧海之一粟”的虚设场面

但我还知道,“家家”城很空,我不敢靠近,因为
城池的鱼儿由月上西楼垂钓
他不吃鱼不动腥,伤残的鱼鳞没有一片落地

西苑大街的人影已并入走动
一切流星雨都变成了缥缈的蝴蝶梦

噢!天已亮了

(4)
三年前我们共同的搭建,和
藏在生命纹理里的剪辑,开始走动
可是,飘落城池以外的那些树叶
拎着豢养一段假设的行程回家
没有列入陈旧

我还知道,灌满锡的杏核王子,能凿散菌类
凿杏核摔伤的手,裂着口子,不疼
其他菌孢也无法侵入

树的生长都有伤口,某个伤口的意从雨季走来
挤出了灵魂诱惑的张力
城内,月光汲引着打饱嗝的“家家”
似乎在解析万有引力定律

(5)
还好,锁住人生游戏开锁的那把钥匙
三年前,我们共同的母亲
已悬挂在杨树的枝桠上

逐渐走远的摇篮曲里
再也听不到母亲爽朗的笑声

我们共同走进了一所六十六岁的大学……
2018年11月19日
  审核编辑:赵小波   精华: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红石榴

下一篇: 《 怀乡者言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叙事简洁而有序,情感内敛却张力充盈,作品在对过往的回望中,蕴藏着对人生的诸多感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沁芳闸

    来看王老师的作品。实话实说,诗歌我读的实在是太少了,有时候和感慨、影射,我都有些莫名的无知。然后,一遍又一遍的读,似乎读懂了些,又似乎没懂。有个少年叫白杨,他的母亲很害怕怀的不是男孩,直到他出生才嘘了口气。作者和他一起长大,只是不知不觉间,已到六十六岁了。

    12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沁芳闸 沁芳闸主编:谢谢您的关注。白杨是我家族的弟弟,和我同年同月生,我比他大十二天,所以一辈子我是哥哥,他永远撵不上啦!月上西楼是我和白杨的叔叔,比我们小一岁。我三个一起长大,在一个学校里读书。那两位酷爱文学创作,都是当地文学创作的知名人士。我出版的诗集专著“序”言,都是他两位所写。《月上西楼和白杨》这的题目是我三个定的。敬请沁芳闸主编多多指导。敬茶!

      12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谢谢赵小波老师的鼓励,敬茶!

    17天前

    回复

    • 赵小波

      @西苑长江 看样子这是一部长诗,虽然分开发布对整体力量有些削弱,但还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力作。期待下一章节!

      13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赵小波 谢谢赵小波老师对我的关心指导。关于月上西楼和白杨的情况,在给沁芳闸主编的回复里我都说啦。的确这是一篇很长的诗歌,我、月上西楼和白杨计划写下来大概400——500页。我的家族、朋友,特别是我的战友一再给我加油。由于我的水平和年龄,能否完成还是个问号?敬请赵小波老师多多帮助和指导。谢谢!远握!

      12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