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支持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7   点击:


  漂泊—告状
  苏建远接到沈冬梅的电话,大哥,对不起,我不知道会给你惹麻烦,嫂子骂我了,说以后不让苏家人进门,对不起。给你增加麻烦了。苏建远头大,江涛太不象话,夫妻吵架,骂人家沈冬梅干什么。
  苏建远只好安慰沈冬梅,好了,冬梅,这和你没关系,你嫂子是对我妈和建成有意见,你别往心里去,你和建成的事,你们自己定吧,我和建成打电话了,妈不同意他来,你们商量吧,冬梅,你没考虑过,在老家附近的城市找工作吗,上海毕竟太远,照顾孩子不方便,你想过吗,你收入不低,可是那是你一个人,吃住都在人家,可是老人孩子来了,你要租房吧,别的不说,这的租金这么贵,你们负担不起,还有健健康康的教育问题,说真的,我一直把小蕊放在丈母娘家,就是因为钱,我们都不敢让小蕊过来。你再想想。
  漂泊—帮忙
  沈冬梅轻声的说,大哥,咱们不能一起租一个大点的房子吗,这样房租你出了,别的我们自己承担,这样一家人团聚,多好。
  苏建远头大,他突然明白了,马上说,冬梅,我不考虑,不可能,现在这个小两室的已经三千了,大些的,我负担不起,也不可能,我已经说了,我家有房贷,我和江涛的收入,都花在房贷上了,没有这个经济能力,要不然,小蕊一个孩子,我们不会放在丈母娘家,这个主意,你不要想了,我帮不了你们。而且,我和建成表过态,我们不适合在一起居住,矛盾会很多的。
  沈冬梅幽幽的叹了口气,其实你们就是太事多,两室的,也能凑合,我同学家就是兄弟二人合租的两室,人家七八口人,也过得热热闹闹的。
  
  漂泊—警惕
  苏建远摇头,可他知道,沈冬梅看不见他的动作,只好说,冬梅,一人一家一个情况,我不知道,你同学家是不是哥哥负担了兄弟的彩礼钱,不知道是不是给兄弟买了县城的房子,这些都是花的我和江涛的钱,所以我们买房,才借的岳母的钱,我在家,是要看江涛的脸色,因为我是欠她的,不欠你们的,江涛不同意的事,我不会做的,我不想离婚。好了,冬梅,我的话已经讲清了,以后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决定,我知道你现在小姐妹挺多的,那干脆,你和他们合租吧,反而容易互相帮助,没矛盾,我这你不要打主意了,以后,你不要来我这了,我不想江涛生气,我很珍惜我的家。
  苏建远说完了,不听沈冬梅的话,马上挂断了手机。
  他想了想,对沈冬梅心生烦感,这个女人,江涛对她不错,她明知道江涛的态度,还想这个主意,合着她想一家团聚,就让他们买单,说是他们出房租,恐怕不只是房租,一家几口的饭钱,都要赖在他们身上,不过,他苦笑,不可能,就是他们真跑来了,也不可能,现在他们家不开伙,都不做饭,都在单位吃。
  漂泊—请罪
  江涛正在做面膜,听见门响,奇怪,哪个会来,她懒懒的起来,到了门边,听见苏建远的声音,江涛是我,我错了。
  江涛打开门,苏建远站在门外。
  江涛不理他,进了房间。
  苏建远说,我和沈冬梅说了,他们的事,他们定,我不管了,还警告她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江涛,你放心,我和你一条心。
  江涛这才脸上有了笑容,这是真的。
  苏建远点头,真的,我不欺骗你,你说,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漂泊—原谅
  江涛马上高兴了。
  这才对吗,我们是一家人,所有的事,都要我们齐心来解决。
  苏建远说了,沈冬梅想一起住的事,江涛皱眉,这个女人,也是这样,拎不清楚,一点规矩没有。
  她说,不理他们,你一定要坚定,有什么事,你往我身上推,你告诉他们,现在你的钱,都还了贷款,现在的开销都是我出,你不做主,你不用得罪人,我来得罪好了,反正他们也看不上我,正好。
  漂泊—点头
  苏建远说,好,江涛,我听你的。
  江涛说,你还是要和你妈讲,这里的气候呀,饮食呀,什么的,而且来了这里,语言都不通,她会很闷得,而且要看人的脸色,房子一点点,她会受不了,你多说说,让你妈坚定些。
  更重要的是,在老家,那是她的地盘,到了上海,她要看沈冬梅的脸色,那可是受罪。
  苏建远点头,我知道,我现在就打电话。
  苏建远和母亲唠叨了半小时,苏建远的妈说,这个不用你说,我知道,我是白养了你们兄弟,个个都怕老婆,都是老婆奴,算是我命苦,我不会去上海的,我在这,是我的房子我的地,去了那里,你们俩指望不上,江涛和沈冬梅,没一个好东西,我才不看她们的嘴脸,尤其是沈冬梅,更不是东西。
  漂泊—安心
  苏建远放下电话,你放心,我妈不会来的,她强势惯了,离开她的地盘,她受不了,而且健健和康康她也不会放手,她舍不得两个她带大的孙子。
  江涛说,我想也是。
  江涛叹了口气,建远,我不想这样,我不想和人冲突,我只是想过自己的日子,你知道吗,我走的时候,小蕊一直哭,我都受不了,我只想,我们攒点钱,把闺女接过来,再不接来,小蕊都和我们生分了,你想想,那是你的孩子呀,你当爸爸的,不应该为女儿做点事吗,你要是对你家人心软,就是伤害小蕊,对小蕊心硬,你想想我们可怜的女儿,你有多久没见她了,她都不认识你了。
  
  漂泊—惭愧
  苏建远惭愧。
  他不是不明白,他对小蕊亏欠。
  苏建远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想做孝顺儿子,想做好哥哥,可是他发现,连个父亲都做不好。
  江涛是有些不讲理,不考虑他的立场,每次拒绝母亲和兄弟,他都有心理负担,想想从前,母亲供他上大学,他是感觉自己不孝顺,可是没办法,经济是一个现实问题,他的女儿,还在千里之外的岳母家,等着他照顾。现在他都没能力,可是江涛有一句话是对的,总要在孩子上学时,接过来吧,要不然,太过份了。
  苏建远眼圈红了。
  江涛说,我知道,你心软,下次,你想想小蕊,你就明白了,他们让你做不了好父亲,你明白吗,我想到这点就生气,我们没花他们的钱,没给他们增加任何麻烦,凭什么今天帮这个忙,明天帮那个忙,我们的忙呢,我们的小蕊呢。
  
  漂泊—两面
  江涛心中并不相信,在她面前,苏建远是清醒的,估计到了他母亲面前,又是另一面,现在她承认人有两面性,尤其是苏建远更是深谙此道。今天自己拿离家,离婚相逼,才有这个结论,她有些悲哀,不过见好就收,和苏建远收拾东西回家。
  江涛心中明白,唯一之道,就是握紧苏的工资卡,如果有卡外收入,只能凭其良心了,左一个女儿,右一个小蕊,无非是打提醒他的身份,还是父亲,对于女儿的亏欠,希望能令其对这个家多一点责任,现在她祈祷,她那个相看两厌烦的婆婆,不要到这里来,只要婆婆不来,那两个小侄子,就不会来,只一个苏建成到好应付,对苏建成她拉得下脸,不理不睬,不让进门,如果苏建远爱心泛滥,那去外面表现好了,不要在她眼前。
  漂泊—策略
  江涛回去复职,幸而叶明丽这几天没在公司,江涛还松口气,沈青说,你运气不错,叶总明天才来,江涛拱手,领导担待。她特意给沈青带了些特产,沈青不会看中这些东西,看中的是这份奉承,他到是客气几句,你回趟家,忙忙乎乎的,还有这个心,不错,我中午请你吃饭,江涛忙答应,领导请吃饭是看得起,当然要大吃大吃。
  上午江涛是忙碌的,没参与客户轮序,主要是要核对一下报表,托了同事,也是自己的事,幸而,对方还算认真,都记录详细准确,这也提醒了,江涛明白,这份工作,销售员都做得了,自己还是要认真对待,她介意这一千块,而且因了这个工作,和沈青的接触多了,这个销售经理精明强干,从他逼的内勤离职,可知也有手腕,但也讲义气。
  新来的策划,还算用得顺手,提了几个建议,沈青决定采用,一个是派单,既然客户不进来,那么销售员走出去好了。
  
  漂泊—吹风
  中午的饭,不是只请了一个江涛,还有几个销售员,都是和沈青关系不错的,大家称之为嫡系,江涛挺高兴,能成为嫡系总是好的。
  原来沈青决定推派单的事,要得到这几位的同意,大家心中叫苦,可是不得不支持,沈青的想法是两个人自愿结团,每天下午,有一个人出去到附近的小区发单子,写联系电话,谈成的单子,双方都有分成,因为到了销售部,会由另一个同事接待。大家表面都说好,心里都叫苦,本来他们以为在开发商这里,不用跑小区了,这和中介有何区别,不过,都举杯表示,支持沈总的英明决定。
  江涛心中一动,她知道大家不乐意出去,她到是愿意。
  
  漂泊—开会
  下午会上,果然有销售员反对,嫡系们马上出来,支持销售经理的决定,沈青见好就收,马上做总结,我不勉强,但是,叶总说了,我们要定任务,凡是不执行的,要保证完成业绩指标,要不然,是离职,还是扣底薪,你们自己心中有数,凡是执行的,做好相关的统计工资,要拍图片回来,确任,只要按规定做了,可保底薪。你们组团吧,把名单交给江涛。
  江涛想了想,决定和嫡系之一马娟合作,马娟是本地人,业绩不错,有些娇气,她不愿意出去,不喜欢风吹日晒,江涛说,马姐,咱们一组吧,我负责跑外,您在销售中心就好,马娟马上点头,本来沈青的规定是,组内人要轮序,如果江涛乐意跑外,自己省了出去,她马上同意。
  
  漂泊—心思
  江涛的想法是,自己是外地人,应该出去,了解一下市场,哪怕是走走小区也好,不就是发发单页,贴贴海报,不过是有难度,一是好多高档小区,都有门禁卡,那就去管的不严格的小区好了,或者到托儿所或者小学附近发单页。
  另一个难题是,好多人收了单页,会随手扔掉,不过不用担心,有需要的人,会看的。
  江涛信心满满,她还专门找了个城市地图,用笔划好了,自己的行动路线,她写了个计划表格,给沈青看,在哪里发单页,哪里贴海报,沈青还指点了她一些门路,比如可以跟着接孩子回去的人,进入高档小区,出来的时候,再找机会。总有来来往往的人。
  漂泊—工作
  这样挺好,沈青可以和叶明丽汇报了,叶明丽比较满意,单页开发商印的多,不是问题,海报也有,原来要找专门的派单人员,要另行支出,这样多好,省了费用,也能和开发商表现一下自己管理有方。
  叶明丽表扬了沈青,沈青说,这个策划,还算动脑子,这也是策划的主意,叶明丽不以为然,她明白,这是沈青替策划加分,不过,她懒得拆穿,她说,还行,有想法,不过,还是要落实,策划不要总在销售中心,要走出去,和销售员一起去发单页,这样更了解市场,能有发言权,不要在销售中心,在这干什么。或者去别的销售部转转,看人家有什么经济适用的促销政策。
  漂泊—执行
  江涛真的执行起来,非常认真,真的拍了照片,真的进了不少小区。
  沈青是老资格的销售经理,哪些人敷衍,哪些人认真,一看总结就知道,他到是惊讶,江涛能吃苦。
  虽然销售业绩,没有马上见效,到是来电量是增加了,这也是成绩之一。
  沈青明白,这是慢功夫,不能指望一天有效,毕竟能出去的销售只有四五个,而且还有敷衍了事的,把单页放到别人的车上,或者电动车里,并不介绍,还有的,放到人家的报箱里。
  沈青也不会一个一个真的考察,他明白,这是一个姿态就好了,他太较真也不是事。
  漂泊—策划
  策划很不高兴,感觉,一天天像个陀螺,总是被赶出去,不是去看销售员派单,就是到别的销售中心考察,可是踩盘,挺招人烦的,真让人心情不爽。
  有一天,和马娟聊天,问马娟,叶总一直这么节省费用吗,马娟看看四下人都在忙,一个销售接待客户,一个在接电话,叶明丽今天不在,沈青的房门关着,就点头,那当然,叶总精明强干,都是让我们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你看吧,不会让你闲着,本来对招不招策划,她就不当回事,是沈经理看重策划。
  漂泊—离开
  试用期快满的时候,策划自己离职了,对沈青的解释说,我感觉,像个打杂的,不像是策划,这不是我理解的策划。
  沈青恼火,这真是岂有此理,这个人离职,再招聘策划,叶明丽肯定不积极。
  他去汇报的时候,没想到叶明丽却一反常态,那个策划没什么经验,不太适合,这样,你马上再招聘一个,要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是本行业的经验,工资高些没问题,职位是策划主管。
  沈青有些惊叹,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漂泊—打听
  沈青从叶总办公室出来,马上找来马娟,马娟和开发商的驻场人员是同学,你去打听一下,我感觉叶总有点怪,是不是开发商那里发生了什么。
  马娟回来了,开发商在城西,刚谈了一个项目,叶总可能要介入,需要前期的定位,不能没有策划,沈青心头一动,他想既然如此,不能只招一个主管,还要招个策划专员,那个主管,其实不是给这边找的。
  沈青在网上发了招聘广告。
  接了几个电话,也托朋友介绍。
  叶明丽催促的时候,沈青有些为难,叶总,那些都是有主管经验的,他们会问组织架构,一听,没有策划员,都不乐意来了,你看。
  叶明丽皱眉,也对,这样你再招个策划员。
  
  漂泊—如意
  沈青心中欢喜,既然招两个,那么总是好的,写这里的活动计划到是容易的事,他心中欢喜。
  叶明丽看了他一眼,沈青,你记住招聘的重点是,有过前期项目的经验,重点是如何规划。
  沈青满口答应,他想的是,领导的要求要做到,自己的算盘,也要打得响。
  招一个既做过前期,又做过活动的策划,不就成了。
  招聘的现状,并不如意,两者兼具的不多。
  要不然,有些经验的就是狮子大开口,要的太多,比市场行情高了百分之三十,他真头痛,可是想想,还是都约来谈谈,薪酬的事,交给叶总,她看着办吧,看来,市场上的人才,能来应聘的就那么多,人才是多的是,可是人家不会都出来应聘吧,在职的还是多。
  
  漂泊—资料
  沈青趁机要了不少应聘人员以前的案例,有不少项目的活动方案,他让江涛保存好,他看着江涛,江涛,你应该好好看看这些活动方案,江涛不明所以,我看,沈青轻声说,你想呀,你这个年纪,能做销售多少年,除非你马上升职成销售主管一类的,要不然,你不如想想怎么转行,要么转策划类的,要么做销售管理类的。
  江涛一愣,这到是个问题。
  沈青又劝她,你想想,职业规划要有。
  江涛心中盘算,职业规划,她真没有考虑过,她好似是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沈青看江涛皱眉,就说,房地产市场很大,我估计,十几年内没问题,你要是能做策划师,到是不错,没年纪限制,你报个策划培训班,考个证。
  
  漂泊—沉思
  江涛第一次,开始考虑,职业规划这个问题。
  是呀,自己以后的打算呢,她从招聘网站上观察了许久,发现房地产行业,人员招聘不少,待遇比其他行业还高一点。她有些心动,难道她每次找工作,都要靠江波吗。都要找江波的朋友帮忙吗。虽着年纪越大,她的就业路子越窄。
  江涛下定决心,按沈青的意思办,她的文笔不错,上学时作文一直成为范文。既然如此,奔向策划行业。
  江涛回家和苏建远商量,苏建远满口答应,上吧上吧,趁着小蕊没上学呢,你这一年,赶快上学。
  漂泊—支持
  苏建远的支持,虽然是口头的,也让江涛安心,既然苏建远支持,那就好了,和苏建远商量好了,她上夜校,苏建远要是下班早,要去接她,苏建远满口答应,他的工作,现在正规了些,基本上,八九点能下班,这个任务能完成。
  苏建远看江涛正在兴奋中,就说,江涛,建成来上海了。
  江涛马上进入战斗状态。
  双眼直直的盯着苏建远,苏建远马上说,他已经上班了,他那里管吃住,只是来家里看了一趟。江涛马上不高兴,我说过,不让他进门,你让他来干什么,不要和我提,有来有往,我不想来往,好不好。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来往

下一篇: 《 漂泊—娘家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