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来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7   点击:


  漂泊—交换
  沈青点头,有人替班就好,行。我不做恶人了。
  沈青心知肚明,估计是用客户交换了,这个他到不管,销售员之间有时候,互相串单,为了完成基础任务,只有完成了基础任务,才能拿到基本工资,要不然要扣底薪,所以会互相帮个忙,领导都睁一眼闭一眼,水至清,就没销售了。
  沈青在请假单上签名,江涛,你记着,可就三天。我们现在销售不景气,叶总事多,幸而明后天她去外地谈客户了,要不然,要是三天看不到你,还真挺麻烦。
  江涛点头,我知道,我一定准时销假。
  漂泊—礼物
  江涛后来想起来,她是犯了个错误,她满心是想着看望父亲,想着女儿,就没给小一帆买礼物。
  一帆到是没说什么,只是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伤的是左手,到不影响写作业。
  江达明有些不悦,你也是,当姑姑的,不知道给一帆买东西,只有小蕊呀,江波可是对小蕊和一帆一样,你这孩子,就是眼里没人。
  江涛心里后悔。
  还好李会莲解围,我们一帆是大孩子了,不介意礼物,我们学习为重。
  漂泊—叹息
  江波回来的时候,看见妹妹,到也高兴,可是看儿子,好像有些不高兴,吃了饭,江一帆说要下楼活动一下,在学校里,没上体育课,他要补回来,江波只好领他下楼。
  一帆说,爸爸,姑姑是不是小气。
  江波一愣,怎么了。
  一帆告状,她不给我礼物,爷爷说她不懂事,说她小气。
  江波想了想,安慰一帆,你看,姑姑从上海过来,拿不了好多东西,她是一个人,没人帮她拿东西,不是小气。
  江一帆点头,对,她是笨,她拿不了东西。
  江一帆忽然说,爸爸,我有时候羡慕小蕊,她有妈妈。
  江波一惊,不要胡说,你也有妈妈。
  一帆摇头,我妈妈只在电话里,只在视频里。
  漂泊—感伤
  江波蹲下来,一帆,不要这么说,妈妈有她的生活,可是她也关心你呀,她给你寄礼物,还在电话里和你说英语,你看,她是爱你的。
  江一帆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不一样,她又结婚了,爷爷说,她以后会再生孩子,到时候,就不记得我。不过没关系,我长大了,别人不管我,我也能长大。
  江波有些生气,父亲怎么和孩子说这个。
  江波说,一帆,妈妈就是再有孩子,你也是她的孩子,她会关心你的。你还有我们呀,对不对,我们都在你身边。
  江一帆点头。
  可是,可是,他说,我还是羡慕小蕊。
  
  漂泊—记仇
  江涛走的时候,和一帆打招呼,一帆一扭头,没说话,走了。
  江涛有些无奈,这孩子,还记仇。
  李会莲埋怨她,你也是,昨天就应该去商场,给一帆买点东西,哪怕是吃的也行,光知道和女儿玩,眼里没别人。
  江涛说,江波说不用了,我一想也是,我回来一趟不容易,想和小蕊多呆会儿。
  江达明不高兴,想和小蕊多呆会儿,就带她走,那就天天见了。
  江涛不高兴,爸爸,我是来看你的,听说你伤了腿,我就回来了,我请假多不容易,你真是。不体谅人。
  
  漂泊—心事
  江一帆是有变化的,他更努力的学习,而且他突然和江波说,爸爸,给我报个钢琴班吧。
  江波说,好,孩子,不过,要等你胳膊的伤好了,才行,弹琴要用两只手呀。
  江一帆点头。
  江波心中有所触动。
  江一帆那么烦弹琴,可是现在,他是为了陶静。
  他心中有些酸楚。
  终是大人伤害了他,可是有些伤害,无法弥补。
  他决定多抽出时间,陪陪江一帆,和他讲讲故事,聊聊天,他喜欢原来那个不知烦恼没有心事的一帆。
  
  漂泊—懂事
  李会莲给江涛收拾东西,有她给江涛买的保暖内衣,有她做的吃食,江达明不高兴,每次吃了还要带走,李会莲不理他,只是叮咛江涛,你也是,这么大人,三十大几了,太孩子气,你说一帆和小蕊在一起,你怎么买东西,不买双份,要是你哥这样,小蕊怎么想,你这孩子,不懂事,太不懂事。江涛有些惭愧,可是被父母双双指责,有些不高兴,我知道了,我又不故意的,总说,总说,我好不易回来几天,你们天天在一起,能亏了他。
  李会莲叹了口气,不说了不说了,闺女不高兴了。
  小蕊在一边,她看了看母亲,妈妈,能不能不走呀。你看大舅就在这里,你也在这里上班,不行吗。
  漂泊—哄骗
  江涛只好哄小蕊,小蕊,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你放心,回来了带你去儿童乐园,我们坐飞船,这次时间太短,好多地方没去玩。城市建设的步伐还是很快的,增加不少吃喝玩乐的地方。
  小蕊撇撇嘴,有些不高兴,妈妈骗人,妈妈骗人。
  江涛只好硬起心,不看女儿。
  江涛走,自然是江波送她,江涛想带着小蕊到机场,江达明马上阻拦,这可不行,到了机场,她是不放你,怎么办,你不要找事了。
  江涛只好狠狠心,走了出去,她听见女儿的哭声,心情有些灰暗。
  漂泊—发现
  江涛进了家,感觉浑身都累,虽然是坐飞机,可是想到和女儿分别,心情还是有些不悦,她靠在沙发上,想心事,不知过了多久,她抬起头,发觉哪里不对,突然,她明白了,是房间太干净太整洁了。
  江涛站起来,在屋里转了转,哪里都是干净整洁的,明显是有人收拾过,而且收拾得非常仔细,她有些奇怪,苏建远这个人最小气,不可能找保洁,可是他本人,对做家务没什么兴趣,受他妈的影响,总认为家务活是女人的事,平时都是江涛使唤才动。
  江涛皱眉。
  
  漂泊—亲戚
  苏建远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他推开门,屋里的灯光明亮,看见江涛,还是欢喜的,江涛打量了他几眼,回来了。
  苏建远嗯了一声,忙不迭的问,小蕊好吧,长高了吗,长胖了吗,孩子问我了吗。
  江涛心不在焉的回答了几句,建远,谁来咱家了,苏建远脸上有一丝尴尬,没谁呀。江涛生气了,我让你说实话,哪个来了。
  苏建远低头,是沈冬梅。
  江涛惊讶,她怎么知道,我没告诉她地址。
  苏建远说,我和她说的,她说来看看。
  江涛皱眉,我不在家,她来干什么。
  漂泊—来往
  苏建远只好说,怨我,她给你打电话,可能你在飞机上,手机关机,后来我接了,她说要来,我也多想。
  江涛突然站了起来,苏建远,我不在家,你让她来干什么,你不知道,我不想和她联络吗,要是你家里人知道,她在上海,又来怎么办,我不想见他们。
  苏建远低头,江涛,她说她有事和我商议,我只好答应了。
  江涛反问,好呀,她和你商量什么。
  苏建远轻声说,她说,上海的工资高,她想回家一趟劝建成出来,她给建成在一个学校找了个保安的活,这样,他们要是立足了,就把孩子接过来,不过,接孩子是以后的事,要是接孩子,母亲肯定要来,沈冬梅也考虑负担太重。问我的意思。她说,建成那个鸡场,挣钱不多。
  漂泊—警告
  江涛说,你怎么答复的。
  苏建远更不敢抬头了,我说,行,夫妻老是分着,不是事。
  江涛突然笑了,苏建远,你真行,你真行,你还支持她,不是空口白牙支持吧,她肯定让你打电话,让你劝建成是不是,不要总在家守着,没出息,对不对,在家怎么没出息了,一个人一个活法,哪方水土不养人,非得跑到千里之外来,他来了,他们夫妻就能团聚了是吗。不会吧,他们找的工作,都是管吃管住的,不会花钱在租金上,我告诉你,建远,我想过了,我不会让他们进门的。
  漂泊—为难
  苏建远抬起头,她不过是想,偶尔两夫妻过来团聚一下,不会麻烦我们太多。江涛冷笑,不行,坚决不行,我真怕了,你们家的人,我们跑到这里,都能和他们碰上,我告诉你,坚决不行,苏建远,我只想过自己的日子,我不是沈冬梅,花了你家十万的彩礼,你不是苏建成,你妈给你娶媳妇,给你弄房子,我们没沾你家的光,好不好,我们不欠你家的,你怎么这么糊涂,非要和他们搅和在一起。你傻呀。
  江涛问他,你给建成打电话了吗。
  苏建远摇头,还没有,她昨天来的,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漂泊—商量
  江涛说,你现在给建成打电话,告诉他,你不赞成,你认为这里太远,别的不说,天气饮食都不一样,不好适应,你问他,怕不怕吃苦。
  苏建远有些为难,这不好吧,这不是和沈冬梅对着干。
  江涛说,就是对着干,本来吗,她故意趁我不在,才给你打电话,才跑上门,想想我都生气。
  苏建远只好打电话,苏建成已经接到媳妇的电话了,正在犹豫。苏建远说,这里的气候差别不小,饮食也不大一样,不如咱们那里,你要是不怕吃苦,就来。
  苏建成说,哥,我正不知怎么办,冬梅不回来,我老是不和她一起,这个家就散了,我想了想,还是去吧,可是妈不同意,妈说,我们都走了,她管不了两个孩子。她不愿意去上海,也是说饮食天气不一样,她不乐意离开老家。
  漂泊—劝说
  江涛接过电话,建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也考虑孩子和妈的感受,我是这么想的,只要你们接受沈冬梅在外面上班,劝劝她,在家附近的县城,或者大城市找活,这样往来方便,总比跑这么远好吗。
  苏建成到是说,我也想了,她不同意,她现在这家,给的多,活也轻省,她还认识了不少小姐妹,我那个学校看门的活,就是她的小姐妹给介绍的,她说,她喜欢上海。
  江涛把电话给了苏建远,不再听苏建成唠叨。
  江涛心情不爽。
  不过她想好了,不能妥协,如果苏建成真要来,她拦不住,不过不和他们往来就是。
  
  漂泊—约法
  苏建远放下电话,江涛说,我们谈谈吧。
  苏建远点头,江涛说,我也想过了,我们要对小蕊负责,不管怎样,一年后,接她来,在这里上学,没有太好的小学,就上一般的小学,这里是大城市,总比我们那好,而且,我们不能总把孩子交给我爸妈。我爸妈上岁数了,一帆他们是必须管,我哥离婚了,就是将来再婚,我爸爸妈妈可能怕孩子委屈,也会带在自己身边。
  苏建远同意。
  江涛说,所以我和你约法三章。
  我们以后花销会很大,房贷未清,孩子可能交赞助费,所以家里的钱,你不能乱花,不能借给你家。他们有手有脚,没理由,花我们的。我们自顾不暇。第二,你要见你兄弟,到外面见,不许进我们家门,我明天给沈冬梅打电话,把话说清了。第三,你妈就是来了,也要跟他们住,我是不管的。
  漂泊—反对
  苏建远有些忍不住了,江涛,你不觉得你太自私吗,你这样对苏建成也罢了,他是我弟,可是对我妈,太过份了,我毕竟是她养大的,她后来是偏心,可也是苏建成年纪小,让她惯坏了,她又守着他,看着他为难,自然着急,那是我妈,好不好,把我养大的妈。
  江涛惊讶,行呀,苏建远长脾气,敢和我吼,你妈,张口你妈,闭口你妈,打我认识你,我就没见你妈,给过你一件衣服,电话里问候过你,你就是你妈挣钱的机器,就是老苏家的长工,可怎样,谁帮你了,是帮你出过钱,还是领过孩子,什么都不管,就是我嫂子陶静,当年算是下嫁了,可她妈领了一帆三年,你妈呢,你妈做什么了。都是当妈的,我家还重男轻女呢,可是依然一直照看着小蕊,就是我爸爸有意见,也是嘴喊喊,该照顾还照顾,怎么别人的妈,都是帮儿子,就你妈是坑你。
  漂泊—战争
  苏建远说,你不能这么讲,我妈是管着苏建成两个孩子,再说,你嘴上说的漂亮,真让我妈来咱家领小蕊,你放心吗,你又会嫌三嫌四,看不起,说什么这不卫生,那不卫生,这不对,那不健康,你口是心非。
  江涛张张嘴,一想,还真是不放心。
  不过江涛马上说,两回事,我不让,和她不肯,是两回事,不要钱总行吧,为什么你缺钱,你缺人的时候,永远指望不上,她给你打电话,哪次不和你要钱,哪次你说呀。
  她一个老太太,家里有地,不买粮食,缺什么钱,这几年你再不给,以为我不知道,哪年也给了一两千,可还是张口伸手,为了哪个,不都是把你的血汗钱,放进苏建成的兜里,这就是你妈。
  
  漂泊—自尊
  苏建远为了面子,不得不战,怎么了,给我弟,怎么了,那也是我们苏家人,没给了外人,怎么了。
  江涛突然大喊一声,你说什么,你们苏家人,合着说了半天,你们苏家人,你们是一家人,那我呢,那小蕊呢,是谁家的人。
  苏建远发现口误了,马上说,小蕊当然是苏家人。
  江涛冷笑,原来小蕊是,就我不是,我姓江是吗,苏建远,你混蛋,我和你辛辛苦苦买房,我和我妈借钱,让我妈看小蕊,原来在你眼中,我是个外人,你们苏家人,好,我告诉你,江涛,我们离婚。
  漂泊—离家
  苏建远明知口误,却拉不下脸来道歉,另外对江涛称呼母亲,一口一个你妈,心中不满意,他不想答应,妻子的约法三章。
  江涛的行李箱没打开,直接进房间,把上班的包拿出来,开了门走了,她现在有江波的钥匙,离家自然方便。
  江涛走在街上,冷风一吹,心里有些清醒,这是怎么了,怎么又说离婚,又离家,难道他们真的过不下去了。不行,不能这样,这个婚姻是她自己要的,苏建远是她不顾父母反对争取的,这几年,和他吃苦受累,不能就这样算了,是不是自己错了。
  江涛有些委屈,可恶的苏建远,居然不阻拦自己,居然无事人一样,难到他有了二心。
  漂泊—质问
  江涛进了江波家,顾不上吃饭,顾不上劳累,马上给沈冬梅打电话。
  江涛正在气头上,自然不客气。
  沈冬梅我对你不错,你原来的工作是我找的,你离开的路费是我给的,你不要算计我好不好,你以为我好欺负是吗。
  沈冬梅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
  后来才听懂了,江涛说,你们夫妻团聚,我管不着,不过,我声明,苏家人,除了苏建远,我一个不想见,包括你。
  我希望,我以后在我家里,看不到你们的影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不欢迎。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探亲

下一篇: 《 漂泊—支持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