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探亲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7   点击:




漂泊—同情
江波看看销售经理,那你要费劲了,先要说服经理,看她出多少钱吧。
他们的老总叶明丽年纪不大,比江涛还小一岁,却是精明强干,最会打小算盘的人,她当时录用现在的销售经理,就是考虑到对方学的是广告策划,虽然一直做的是销售岗位,可有一定的策划思路,本想一个人顶两个用,可是销售经理沈青,是个聪明人,不想多事,所以来时,再三强调,就算他学过,一直没做过,还是招一个吧,结果招聘是招了,可是钱少活多,没干半年,就走了。
沈青说,你看,又转回来了。我看叶总急不急。江涛说,会急的,完不成任务,叶总的压力不会小,你提招人的事,也许有门,不过,不会给你好脸。

漂泊—从容
沈青到是从容,没事,干销售这一行,就是要看尽天下难看的脸。听够谩骂的声音,而且要学会享受这面孔这声音。
江涛佩服,行,您真厉害。
沈青到是愿意和江涛聊聊。
相比之下,江涛懂人情世故,能配合他的工作,有些额外的工作交给江涛,她都能愉快的接受,不像有些小姑娘,马上就不乐意,沈经理,这不是我的活,我不干。太让沈青难堪。所以叶明丽问江涛的能力时,沈青的答复是,不错,有销售干劲,热爱销售岗位,而且能服从指挥,干些客服的活。叶明丽点头,江涛是开发商的人介绍过来的,总要给面子,不能不用,但如果好用,更好。



漂泊—培养
沈青说,江涛,我感觉你做过统计,其实应该学着做做销售报表,江涛说,为什么。沈青说,销售有淡季有旺季,我看叶总的架势,如果是淡季,肯定会减员,如果你能做销售报表,就多了个武器, 就可能留用你,她最愿意用多面手,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你的业绩吧,不上不下,并不是强手。
江涛皱眉,失业可是大事,不能。
这一刻有些后悔,可能应该留在酒店,酒店里不用担心这个,可是一想到,现在的工资,就是最差的时候,也在七千多,比酒店的待遇高多了,她又释然了,好,我学。
沈青忙打开电脑,我给你简单的讲一下,你回家了,再自己研究,特好用。咱们这个软件,还算是简单易学的,我给你个试用版,你回家自己熟练一下。


漂泊—打算
江涛不知道,沈青这样做,另有他的安排。
销售秘书到是招聘来的,小姑娘是学文秘的,因为家近,才来这,对工作有些应付,不愿意加班,对沈青也顶顶撞撞,一看就是家里没人教育如何在职场生存的。有时候,数据弄错了,还批评不得,一批不是发脾气,就是掉眼泪,这是职场最忌讳的。发脾气吧,沈青批评不是,不批评没面子,掉眼泪吧,好似受了多大委屈,自己欺负人似的,几次下来,沈青没耐心,动了炒人的念头。
可是他太懂叶明丽了,现在是撵人,再补人就费劲了。
他的想法是,让江涛身兼两职,应该没问题,去了内勤,正好招聘策划,这样成本增加不了太多。可能好通过。


漂泊—机会
现在沈青要做的是,寻找一个机会,一个内勤犯错的机会,找个理由,和叶明丽谈。
内勤不知道,自己被销售经理盯上了,还是一副快乐的样子,她看叶总不在,就在吃瓜子,沈青皱眉,可是没说什么,这点事太小,不至于。他终于在报表上,找到了文章,小内勤记录出了问题,有套房子客户更名了,她没补充信息。
沈青故意生气的走过去,你怎么回事,这套房子,已经更名了,你怎么还是记录的原来的信息。小内勤不以为然,改了就是了,多大点事,至于吗。
沈青马上火了,你知道吗,这件工作,最重要是细心谨慎,你这样太不负责,要是我没发现,交房的时候,会出大麻烦,你知道吗。
漂泊—升级
小内勤不服,沈青要的就是她不服。
沈青故意上纲上线,上升到后期的交房工作,上升到对工作的态度问题。
小内勤不懂,还一直在说沈青小题大做,无事生非。
江涛挺惊讶,这不是沈青的脾气,他脾气不错,尤其是不在公开场合,批评销售员。从心而论,江涛对沈青印象不错,沈青不是那种帅哥,但是暖男型的,一笑很暖,对人也客气和气,说话也平和,很少大发脾气。
江涛皱眉,这是怎么了,情绪化,不像呀,沈青培训时说过,销售第一忌讳,就是情绪,一个好的销售,情绪都是用来为销售服务的。


漂泊—过问
叶明丽进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小内勤说,一个信息而已,对就对,错就错,你有必要这么较真,没事找事,卖不出去房子,怪得着我吗,关我什么事。
叶明丽的脸马上拉了下来。
叶明丽不是美人,但会打扮。
大家一直猜测,她应该是整过容,下巴像是做过,有些太尖,眼角像是开过的,妆化得极浓,衣服真如其名,明丽简洁。
她走过去,大家看见她,马上散去了,她看看小内勤,不屑于和她对话,对沈青说,你过来。

漂泊—管理
叶明丽让沈青坐下来,面容严肃,沈青太知道了,这是叶明丽有情绪的时候,如果没情绪,几句话就打发人,是不会让人坐的。他乐得坐下,听听叶总的咆哮。
叶明丽说,沈青,你是老销售经理了,一个销售内勤都搞不定,还在大厅争执,一点威信没有,让开发商的驻场人员看见,不丢人吗。
沈青无奈,这个小姑娘太自我,成天跟着我们培训,一点职场感没有,真愁人。
叶明丽叹了口气,我们是私营企业,不养闲人,也不养不进步的人。
沈青点头,好,让她走吧。我想了想,我们急缺的是策划,您看是不是找个好策划,内勤的工作,我找个销售员干着。或者让销售员轮流。

漂泊—轮流

叶明丽想了想,好吧,就按你说的,你让她走吧,不过,我不想赔偿,虽然签订了合同,不过她不到一年,应该多给一月的工资,看能不能让她主动离职,我们就省了。
沈青心中不以为然。
还是诚恳的点头,好,我试试。你看,策划的事。
叶明丽看看销售报表,不招策划,看来不行,可是招来了,也许也没用。她对策划的意义,不是太看重,但是个姿态,给开发商的姿态。
她点头,好吧,招聘吧。
沈青满脸喜悦,好,我马上办,工资待遇,是不能参照市场。
叶明丽挥挥手,行。那个内勤,你让销售员轮流不合适,那些资料,还是重要的,起码要细心的人。


漂泊—推举
沈青说,我看让江涛吧。
叶明丽点头,可以,她还认真,这样给她加一千块钱。
沈青疑惑,怎么突然大方起来。
叶明丽到是解释了一下,增加责任感,一点钱不加,她没什么责任感,会是应付。这样让她知道,我们的重视。
沈青点头,隐隐感觉,是为了给开发商面子。
总体来讲,江涛这个开发商介绍来的关系户,算是不错,遵守一切规章制度,也知道给领导面子,有时候,有些活没人做,也主动做,算是极好。

漂泊—离职
沈青招手叫来江涛,你让内勤到我这。
江涛有些心惊,这就要动手。
小内勤不明所以,沈青,学着叶明丽,你坐吧,我们认真的谈一谈。
小内勤大大咧咧的坐下来。
沈青说,你呀,太任性了,偏耍态度,自己有错不承认,你看,叶总撞见了吧,很有意见,说,影响我们的公司形象,让开发商的驻场代表见了,多不好,让你写个检查,张贴在大厅里,给开发商一个表示。

漂泊—激动
小内勤马上站起来,检查,我不写,多大的事,夸张。
沈青语重心长,小姑娘,现在工作不好找,你要学会妥协,不就是一个检查,叶总也没办法,我们是乙方,你看,你在大厅发脾气,这影响不好,你就写个检查。
小内勤冷笑,工作不好找,我就找给你看,我现在就走,沈青忙说,你还是不要这样意气用事,你现在这样,这月工资就没了,小姑娘不以为然,没有就没有,她转身要走,沈青忙说,你要走,也要写个自动离职的承诺。
小内勤走过来,刷刷几笔,写了个自愿离职的申请书,然后签字走人。

漂泊—算计
小内勤到了前台,二话不说,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拎了包,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有人问她,你做什么去,她说,回家,不干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江涛有些惊讶,这样辞职。
太奇葩了。
江涛进了销售经理的办公室。
沈青把小内勤的离职信,放进档案袋里,招手叫江涛过来,江涛,你去把她的电脑文件整理一下,叶总说了,以后你兼职一下,给你加一千块钱,好好干。

漂泊—欢喜
江涛还是欢喜的。
这点活,加一千块,值了。
沈青也高兴,毕竟可以招聘策划。
叶明丽也高兴,不用补偿小内勤一个月的工资,而且本月十天的工资,也不用给了。
只有小内勤,出了销售中心,突然间有些感觉不对,她回头看了看销售中心气派的大门,有些后悔。

漂泊—庆贺
江涛先还为小内勤叹息,年少轻狂,可是马上又感到自己是受益人。
心中感觉复杂。
可是想想,这事和自己没关系。
不是自己和她冲突,不是自己让她离职。
江涛心里平衡些,她感觉自己还是一个单纯的人,对于职场一切,没进入感觉,她感觉,沈青是故意的,沈青故意在公开场合批评小内勤,又把小内勤激走。小内勤太天真,当然,可能人家好找工作,年轻漂亮,再找一家好了。
想到这,江涛感觉,对于她来讲,沈青不能得罪,这是一个厉害的中层。


漂泊—加班
江涛加班,把前台电脑的文件,都整理了一遍,为了保证文件内容没问题,她要与合同对一遍,这个工作量不小,江涛连续忙了一周,才理顺了。
沈青这一周里终于招聘了一个策划,有两年工作经验,是广告策划专业的,让沈青满意的是,这个人,有同行业的工作经验,虽然只有一年,但看了他的策划方案,还是满意,虽然都是活动策划,能看出,这个人很细致,每一个环节,都考虑的周到。
沈青安排叶明丽做了个复试,叶明丽还算满意,于是,销售中心有了新的策划,周磊。


漂泊—意外
江达明喝了点酒,才去接江一帆回来,不想路上躲一个骑电动车的,自己的电动三轮车,撞到了墙上,他的脚歪了,江一帆的胳膊受了伤,二人进了医院,检查后,江一帆手臂骨折了,江达明只是歪了脚。
贺美玲跑前跑后,江波到的时候,她说,叔叔也要休养一段时间,伤筋动骨一百天,也不能做剧烈的活动,三轮车就别开了,一帆吧,是骨折了,我找了骨科的大夫给上了石膏,要养着,可住院,也可回家,主要是好好养着。
江波说,还是回家吧, 在医院也没意义。
贺美玲帮着把江家爷孙送上了车,然后叮咛江波,你路上开车慢点。

漂泊—埋怨
李会莲埋怨,江达明和你讲了多少回,不要喝酒,开电动车,你不听,江达明更生气,不赖我,要不是那个骑电动车的,不会这样。江一帆有些没精神,他到没掉眼泪,只是看见李会莲,有些委屈。
李会莲看看孩子,只好不教训老伴了,一帆,没事的,过两月就好了,我们要吃点苦,奶奶给你做排骨吃,好不好。
一帆点头,叹了口气,我怎么上学。
李会莲看看江波,让你爸爸,天天开车送你。你上学是大事,影响不得。
江波点头,送他没问题,就是接他,时间不太对。


漂泊—忙碌
对于江波来讲,早上到无所谓,毕竟他是副总,没人管他上班的时候,不需要打卡,而且他是管理业务的,本身也要去客户那里,没人会管他在不在办公室,可是江一帆下午放学的时候,通常是他谈业务,或者回公司开会的时候,他有些发愁,不过想了想,算了,克服吧,私下和一帆说,要是我去晚了,你多等等我。
江一帆小脸苦巴巴的,爸爸,我什么时候,能好呀,我是不是上不成体育课,也不能和小朋友做游戏了,是不是。他纠结这个,江波到松了口气,忙说,没事的,很快就好,回来了让小蕊陪你搭积木。江一帆不乐意,我都不玩积木了,那是小孩子玩的,我都是小学生了。我是大人。
江达明也有内疚,他最疼爱的是孙子,却摔伤了孙子,他抱怨江波,都是你们的馊主意,小区门口就有小学,不去,非要去实验小学,这到好,我孙子的胳膊成试验品了。这要是在家门口,上小学,接送多方便,也不用你管了。

漂泊—劝慰
江波不敢怪父亲,父亲也受了伤,而且让父亲接送江一帆,本来就加了不少麻烦,要不是父亲宠爱江一帆,才不乐意,他只好说,爸爸,这是意外,江达明冷笑,意外,意外,就是意外,才让人吓一跳,我这腿,也养一段时间,就是好了,我也不乐意接送了,你自己看吧。
江波头大,李会莲拽他走,好了,不要和你爸爸讲了,人家能过,咱们也能过,看看吧,你早上送他去,下午留意一下有没有小朋友在附近住,能做伴做车回来。江波叹了口气,离得不算太远,可是要转一趟车,没有直达的,要不然,能省事不少。

漂泊—探亲
江涛听父亲说和一帆都摔伤了,有些担忧,她和苏建远商议,我是不是回去看看,苏建远点头,是应该的。毕竟你爸爸受伤了,你不能照顾,总要回家一趟,要不然,他肯定不乐意。他打电话给你,就是这个意思。
江涛说,好吧,真为难,来回各占一天,就在家一天, 这就要请三天假,我们一月才休4天,这样连续请假,还不好批。我和沈青说说吧。
沈青果然皱眉,江涛三天呀,你想想,你还管着报表呢。
江涛忙说,沈经理,报表好说,我和同事说好了,她答应帮我几天的忙,这个好说,你看,是不是批准了。
原来江涛和一个同事关系不错,那个同事,这个月完不成任务,江涛答应把自己的一个客户转到她的名下,她这才乐意。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纠结

下一篇: 《 漂泊—来往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