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最后的格式化

作者:布林涤生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11-26   点击:


  此刻,急发脑溢血的谭总静静躺在医院ICU监护室。
  “心率正常,血压正常,神志恢复中。可以见亲属了。”主治大夫发话。
  妻子、儿子被放了进来。身为市民政局某处长的妻子很镇静,梳理整齐的头发别着得体的发卡,清丽的脸庞架着金丝眼镜。
  “老谭,听医生说,手术及时,恢复很快。千万别急”。口不能言,左手无知觉的老谭脑子里闪动着对老婆的评价,“常开追悼会的处长,真冷静,很职业。”
  “爸,”英俊高大的儿子紧紧握住老谭右手,“你那么心宽,没事”。使劲的攥着他的手仿佛要输送一些感觉。
  这对爷俩很掏心的,他们甚至品头论足女人。
  老谭似乎被传导了,突然感觉一震,被攥的手指微微的抽动。感觉血又涌向头部,眼前好像飘出一片白雾,周围的影像声色骤然逝去,隐约有喊声“脉搏、血压异常叫大夫...。
  老谭发现自己在一个怪异的地方,大门像市里S公园,进去景色是外域风光,草场、羊群,人们穿着少数民族服装,冲他笑着走开了。
  雅馨一身光亮出现在身旁,一只手轻轻梳理头发。
  “怎么不辞而别,可找到你了,跟我回公司去”。
  “嫂子是周末的飞机,你这个打胜仗的老总该班师回府了”。
  “打胜仗,是……”。
  老谭无语,抬头看着蓝天中徐徐飘过朵朵白云像一个道道拉开的舞台大幕,把他带回一场场的情景剧中。
  两年前妻子出国进修,儿子境外留学,他却带着公司数千人马打响了S市中外合资的重点工程。而此时因照顾处理家里老人后事而从集团公司借调S市的雅馨,也开始担任工程调度处付主任兼翻译。
  工程就是战争,技术研判,资金拨付,人员组织,干部管理;现场指挥,调度会、协调会、招待晚宴。年近五十的老谭一天折腾下来往往身心俱疲,同住在宿舍区勤快的雅馨随着家事了结,也越来越多承担起关照他的工作和生活。
  雅馨笑起来有一对浅浅的酒窝,瓜子脸,长园眼睛,渐弯而略浅的秀眉,尤其是小巧的鼻子呈现出优美的弧线。伯克利工程管理硕士的雅馨非常欣赏谭总指挥工程,佩服他大胆果断又细致入微工作风格。从专业角度评测老谭绝对集团公司指挥工程的NO1,由钦佩的立场观察很快认为他更属于自己心仪的那类男人。
  谭总开始并没太在意身边这位漂亮有气质又带几分忧郁的女子。雅馨流利的外语交谈和对工程独到的理解使他不久便刮目相看了,他很是放心给雅馨的工作。随着对身边这位30出头女子的了解,好像发现了世界新女性。除了欣赏她对专业的热情和投入,逐渐更为她的善良、美丽、坚韧、温柔吸引。随着工程进入高峰,吃住在现场的谭总也愈来愈任由麻利的雅馨帮自己洗衣、打扫宿舍卫生。闻着雅馨洗过的衣服被褥留下的清香,老谭感到从未有过的一种工作的活力在增长。
  逐渐,工程每阶段验收庆功,两人都自觉不自觉的愿在工程祝捷的宴会后更多的相处一会。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题。其实有时静静的相互坐着也知道彼此心中在真诚感激着对方。
  天上的云逐渐多了起来,云隙中透出一块块蓝天,像是硕大的电脑屏幕把他和雅馨吸入其中。
  “该喝药了,明天祝捷大会市领导来剪彩,早点休息”。晚上回宿舍前雅馨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血压偏高的老谭吃一片“络活喜”。
  “这是两盒药,我给你手机设了提醒闹铃。”她有些黯然的说。
  望着和自己朝夕相处两年的女子,老谭知道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他慌乱笨拙的拉开抽屉,“来,送你的袜子,我、我亲手给换上”。
  雅馨略显迟疑但顺从的坐下。老谭轻轻托起这双于己风雨同路熟悉的脚。灯下这双美脚白皙、圆润带有几分骨感,脚趾温顺依次排列,脚踝秀气,脚底性感。老谭缓缓按摩着,然后把脚放入怀中,与胸膛接触。雅馨顿感一股热流从脚心涌来,脚在轻轻的抽动,微闭双眼,顺着睫毛淌出晶莹的泪水。老谭紧紧握住玉足压在脸上,顺势也抹去自己流出的眼泪。
  云不知何时散开了,身旁雅馨的影像却愈来愈模糊了。
  最后一次工程祝捷会后,在老谭陪市领导参观之际,雅馨回到集团公司。几天后就主动要求到非洲一个工程项目任职。不久感染了当地的疟疾,她对治疗不太积极,再送到当地大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
  当时已经升任集团董事长的老谭飞到当地为她举行了葬礼。遗物很少,有一个U盘留给老谭。里面一个加密的视频文件。老谭试着用他和雅馨的生日编码解开了。原来是最后那次两人办公室的视频。由于当时老谭的电脑连着自己房间的监控录像,雅馨随后整理电脑时删去视频文件,自己留了备份。
  老谭把视频考回自己的笔记本,一人静的时候总是解开密码进去看看雅馨和她美丽的玉足。
  叮、叮、...手机闹铃响起,催促老谭吃那雅馨去世后再也没动过的“络活喜”。
  ICU房里一阵手忙脚乱的抢救,老谭眼前的白雾逐渐飘去。
  随后几天,同学、同事、集团领导班子成员,S市领导络绎不绝来看他。老谭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千篇一律的话,只是在市领导提出由集团班子成员他的学弟代理集团董事长,他使劲眯着眼表示赞成。随后,集团新领导看望学兄,老谭安静的眯着眼,学弟一脸满足和真诚。
  不久后,看老谭的人愈来愈少了,老谭依然十分安静。但几次在儿子看护他时,一旁使用笔记本上网,他总显得有些躁动,眼睛在吃力的眨动。
  儿子轻轻握着父亲的手,最终会意。跑去集团公司封存的办公室把老谭的笔记本拿到床边,老谭安详的闭一会儿眼。随后睁大眼睛,又满是期望地盯着儿子。
  “爸,电脑会永远伴着你,你真去了,我把电脑硬盘格掉放在你身边”。儿子珍重的捏着一枚U盘哽咽道。老谭右手似乎在抖动,他缓缓合上眼,嘴角挂着舒心的笑意。
  眼前的白云又飘了起来,云端里那是谁,像是雅馨,一对浅浅的酒窝,赤着那双美足。“又开工了我们走吧”,两人一起喊着”。
  2018.11.24(修改)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期货女岳芳

下一篇: 《 蓝色月光小镇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这个男人即使重病中,依然回味着另一个体贴温柔的女子,人呀,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感情动物。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