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纠结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6   点击:


  漂泊—担忧
  中午饭做的早,大家原想着,吃了饭,早点去机场。
  可是到了十一点半,江达明还是没回来,李会莲皱眉,江波,打你爸爸手机,看他怎么回来,饭要好了,他这个人,真是没时间观念。
  电话接通了,江达明说,我不回去,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好了,不用管我的死活,反正那个女人的事大,我的感觉没用,你们都走吧,不用管我的死活,我是白养了个儿子。
  江波皱眉,爸爸,你不要生气了,我保证只此一次,主要是为了陶静的妈妈,她妈妈对我一直挺好,而且,也照顾了一帆几年,那么大年纪了,我保证就这一次,以后,绝不带着一帆去见他们。好不好,爸爸,你别生气了,快回来吧。
  
  漂泊—生气
  李会莲也有些生气了,你爸爸就是这样,凡事都要依他的,要不然,就不让别人舒服,算了,我把饭给他留好,这几天吃的点心什么的,也都放好了,看他吧。
  江波想了想,妈,算了,我带一帆去吧,你也这么大岁数了。不要来回折腾了,反正我请了假,你放心,我保证照顾好一帆,走哪里都带着他,只是看看陶静,和她妈妈,我争取一办完事,就马上往回走。
  李会莲想了想,好吧,也只好这样了,你爸爸这态度,还有小蕊,你说的对,不好总麻烦美玲,这是照顾孩子,和托她找个医生,不是一回事,人家也要上班,过忙的。
  江波给父亲打电话,爸爸,你不要生气了,我妈不去了,我带一帆去,这下子,你没意见了吧。
  
  漂泊—意见
  江达明意见还是有的。
  可是他的酒友李三亮劝他,行了,见好就收吧,闹也闹了,人家也妥协了,给台阶不下,就不好了,你儿子挺孝顺的,江波这样的孩子少有了,放着大上海的工作,跑回来,你知足吧,你儿子要是生气了,还回上海公司,你不抓瞎了。走吧,走吧,回头我们再喝酒。
  江达明想想也是。
  只好回来了。
  一帆很懂事,忙上前拉了爷爷的手,爷爷,不要喝酒了,对身体不好,我去了上海,给你打电话,几天就回来了,你好好吃饭,听奶奶的话,别让人操心。
  漂泊—出行
  江达明看看一帆,好孩子,你早点回来,爷爷想你。
  江一帆点头,我很快就回来,我还要考试呢。
  江达明这才放心。
  江一帆带了儿子去机场了。
  李会莲给贺美玲打电话,美玲,不用接小蕊了,我不去上海了。贺美玲忙说,阿姨,你别客气,这样我也调了班,也没事,我接了小蕊过去,在您那蹭饭,好吧。
  贺美玲的态度,让李会莲高兴,这姑娘真好。
  李会莲说,江波,这孩子,真没眼光,这一点江达明同意,是,没眼光,放着美玲这么好的人,不考虑,真傻呀。
  漂泊—医院
  江波先带了一帆去的医院,陶静的妈妈,已经好多了,看见一帆,自然是高兴,先拉了江波的手,不好意思,让你跑一趟,江波说,飞机也方便,就是影响一帆上课,请了两天假。
  一帆看见姥姥也高兴,姥姥,你好些了吗,我奶奶也要来,可是爷爷身体不舒服,才没来。
  陶静的妈妈,忙说,我好多了。又转身对江波说,谢谢你妈妈。
  陶静出现在病房,看见一帆,自然高兴,可是一帆的态度,有些不冷不热,没有主动上前,只是叫了一声妈妈。
  陶静有些失落,一帆,妈妈给你买了玩具,一会你和我去酒店拿。
  一帆只是说了声,谢谢。
  转身后和姥姥说话去了。
  漂泊—伤心
  陶静和江波出了病房,陶静说,你们和孩子说什么了,他对我这样。
  江波皱眉,你不要多想了,你们不接触,自然少了感情,这是正常的,我们能说什么,孩子上学了,你以为他没感觉,别人家的妈妈接孩子,开家长会,他的妈妈不在,你说他什么感受,不要动不动怪这个怪那个,你选择了你的事业,不要什么都要别人理解,他还是个孩子。
  陶静眼圈一红,我有我的压力,我也不容易。
  江波说,一个人在外边,是不容易,你多保重。
  江波的话,是关切,可是陶静能感觉的出来,语气的冷淡和敷衍。
  
  漂泊—渐远
  陶静有些伤感,我们就不能像从前一样,聊聊天。
  江波还算礼貌,你说,我听着。
  陶静突然发现,一切变了。
  她沉默了半晌,我下个月再婚。
  江波愣了一下,马上说,那好,有个人互相照顾,挺好。
  陶静叹了口气,是呀,算是有人照顾,你呢。
  江波不想示弱,也快了。
  陶静说,她好吗。
  江波点头,还好,人挺贤惠,离过婚。是个医生。
  陶静不说话了,二人都在出神。
  
  漂泊—出神
  二人各有心事,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
  中午二人带江一帆吃饭,和母亲相处了一会儿,一帆的表情,才有些热乎劲。到了分别的时候,他有些不舍了,妈妈,不要走好不好,我们还像以前一样,还住在那个小区,我听话,我可以学钢琴。
  陶静,看看江波,摇摇头,一帆,你长大了,就明白,有些事,是不能回头,过去了就过去了。
  江波想了想,陶静,今晚可以让一帆跟你去酒店,我明早来接他回去。
  陶静点头。
  漂泊—安静
  在飞机上江一帆一直在睡,江波奇怪,这孩子昨晚没睡好吗。
  下了飞机,江波摇醒他,一帆,你昨晚没好好睡吗。一帆点头,我和妈妈说话呢,她给我讲故事呢。爸爸,好似梦一样。
  江波叹了口气,不管大人如何选择,对孩子的伤害,都是肯定的。
  江一帆突然说,妈妈,说她要结婚了,她也不要你了。
  江波有些尴尬。
  江波蹲下身,一帆,你不要和爷爷奶奶提这个,明白吗。
  江一帆小大人一样点头,我知道,爷爷会骂人。
  他抬头看了看父亲,爸爸,你也可怜,我也可怜。
  
  漂泊—打算
  江波回到家,沉默了几天,李会莲有察觉。
  她问江一帆,一帆,你爸爸怎么了,回来后,好似有心事,是不是和你妈妈争吵了。
  江一帆轻声说,奶奶,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爷爷,爷爷会骂人的,我妈妈要结婚了。我爸爸可能不高兴。
  李会莲心里一沉,看来他们是缘份了。
  她对陶静,谈不上印象好坏,只感觉儿子喜欢就好,陶静的生活层次明显高于他们,但陶静对江波还是不错的,她挺安慰,现在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进了还得出。
  李会莲心想,江波也应该开始新生活了。
  漂泊—示好
  贺美玲来的时候,江波正在小区里散步,他吃了饭,了无情绪,母亲说,你到园子里转转,现在花开了,不要在家里闷着,一帆正和小蕊做游戏,就说,爸爸,你去吧,我不陪你了。
  江波只好离开了家。
  小区的绿化挺好,有些树木,都是居民后来自己种的,李三亮家就种了两株白玉兰,一到春天,春风一吹,花就开了,花朵亮丽清新。让人感觉到了春天的美丽。
  江波看着玉兰花出神,贺美玲远远的看着他,能感受到江波的忧郁。
  她慢慢走上前,江波注意到她,回头微笑,你来看我妈,贺美玲点头,我给阿姨送点膏药,她说腿疼,这个效果不错。
  
  漂泊—感叹
  江波点头,你真好。
  贺美玲说,你这夸人到直接。
  江波笑笑,我们走走吧。
  贺美玲点头,二人出了小区,外边的风挺暖和的。
  江波说,人的际遇很奇怪,明明曾经很亲近的人,突然有一天,和你什么关系也没了,你说是不是。
  贺美玲说,都是缘份吧,有的人只是过客,留下一段插曲,就走了,有的人,可能是同行的人,一直陪你走很远。
  江波点头,是呀,都是缘份。
  漂泊—劝解
  贺美玲说,你不要想太多,可能命运,有它的安排,属于你的,可能最适合你。
  江波点头,我知道,只是有些感叹。
  贺美玲说,你多好呀,父母在身边,都那么疼爱你,一帆又聪明活泼,多好。
  江波点头,我还让人家羡慕呀。
  我们小区的阿姨,都说我可怜呢,媳妇出国,不要我了。
  贺美玲突然笑了笑,我不是笑话你,我是说,你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这么伤春悲秋的,有些可爱。
  好似中学生一样。
  漂泊—轻松
  江波回到家的时候,心情好了许多。
  贺美玲是个达观的人,她挺乐观,她的情绪感染了江波,江波感觉自己有些矫情。
  他把膏药给了母亲,李会莲说,你遇到了美玲,江波点头,我们聊了会儿,有点晚了,她就不上来了,回头再来看你。
  李会莲点头,这是个好孩子。就看我有没有福气了。
  江波一愣,他突然想起来,他在陶静面前,提到的那个女友,其实就是美玲。
  漂泊—奇怪
  江波有些奇怪,他一直没认为美玲是他的女友,可是在陶静面前,提起来,却是那么自然,这是怎么回事。
  江波有些茫然。
  幸而,还有工作,还有家族,他一天天忙起来,心情好了许多。
  江波突然发现,好久没收到江涛的电话了。
  母亲还提了一句,江涛忙什么呢,也不打电话,也不问小蕊了。
  此时的江涛,正在和一个客户解释,我们不是不开工,这阵子环保检查,才停了工,你放心,我们是大开发商,很快就能开工。
  
  漂泊—应付
  这一天下来,嘴皮子都薄了。
  江涛端起水杯,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她想,今天这一天,没有新成交的,都是安抚老客户了。
  这不是无用功吗。
  她皱眉。
  她看看销售经理,也在忙着和一个客户做解释工作,那个客户,买了三套,他们当时还说,真有钱。
  那个有钱的客户,看上去到是其貌不扬,很一般的人,可是人家买房时,刷卡那一个痛快。
  现在他正和销售经理嚷嚷,我可是花了好几百万,在你们这,你们老是停工,何时才能交房。
  
  漂泊—滑头
  销售经理看见江涛,马上说,江涛你来。
  江涛只好跑过来,经理好。
  销售经理说,你来解释一下,我还要开会。
  江涛心里暗骂滑头。
  原来这个客户的置业顾问,已经离职了。
  江涛只好换上笑脸,请客户到沙发那坐下来,倒了水,满脸笑容,你看,我们经理开会去了,就是去了解何时能开工,你放心,有了消息,我马上通知您。
  客户满脸不爽,你们总是说,快了快了,现在还是坑呢。真是坑人呀。
  漂泊—耐心
  江涛耐心的说,房产是大事,流程多,这我们也没办法,总要一个证一个证办,对不对,您别急,你看我们是大盘,像你这样的业主,好几百呢,你担心什么,我们还在做三期,一期已经封顶,你说,我们能跑吗。
  客户摇头,就这样,肯定不能按期交房,我看你们一期的业主有的闹。
  江涛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正在赶工期。
  江涛现在是,逼得自己轻声细语,销售经理培训时,说过,一定要放低声音,一定要语速慢,这样容易缓解客户的紧张情结,要是你也高声大气,那一会儿,非吵起来不可,我们不要和客户争吵,哪怕像个录音机,反复放一句话,也要面带微笑,语速轻柔,这是素质。
  漂泊—生气
  客户是带了一肚子火气来的,喝了几杯茶,加上销售经理,销售员的耐心说服,态度好了些,他叹了口气,算了,和你们说也没用,几个小销售,能决定什么,他起身离开,江涛忙热情的站起来,送到门口,这时候,要冷静,不要再多说话了,免得客户突然改了主意,通常客户是发泄一通,过了那股火,就好了。他们有事,不可能天天在这里,不过是发泄一下紧张的情绪,如此罢了。
  江涛松了口气,看看销售经理紧闭的办公室房门,这个滑头。哪里是开会,是躲起来了。
  江涛看看大厅里,客户不多,算了算,今天的轮序,应该没有自己了,现在还有半小时下班。
  她敲响了销售经理的办公室房门。
  
  漂泊—了解
  销售经理看看江涛,客户走了,江涛点头。
  江涛说,经理总这样也不是事呀,他们有时候大声嚷嚷,会影响我们的新客户成交,我昨天就有个客户,因为这样,要考虑考虑,本来他都拿了订金,结果走了。
  经理说,你说怎么办,他们也是客户,要是不耐心接待,麻烦更大。
  江涛说,我们能不能单独划出一个房间,专人接待,招一个专门的客服来解决,这样不影响客户了。
  经理点头,我考虑过这个事,到是个主意,只是找个专门的客服,有些难度,要增加人手,原来的客服走了,现在销售不太景气,公司不愿意加人,你知道我们是代理公司,老板是能省人就省人,那不是省人,是省钱。
  漂泊—轮序
  江涛想了想,那和我们接待客户一样,也轮序呢。
  销售经理点头,好,这到是个主意,是不能让他们在大厅里制造不友好的气氛。
  销售经理想了想,我们那间放东西的储藏室,位置靠里,面积还不小,这样吧,一会儿我让人收拾出来,打扫干净,就当一个专门的接待室。
  江涛点头,这样好,这样就不会影响我们接待客户了。
  销售经理点头,但愿吧。
  
  漂泊—纠结
  江涛看经理情绪不高,就问,你怎么了,好似不高兴,销售经理叹气,开发商的任务额定得高,咱们老总压力大,不说提高宣传经费,总让想不花钱的办法。
  江涛摇摇头,这个难。
  她回头看看门关着,轻声说,策划离职了,应该招聘一个吧,客服可以不招,可策划总要用,而且有了策划,你的压力就轻了,本来吧,方案要策划来做。你何必顶着。
  经理说,我知道,我提了几次,他还在犹豫,而且薪水给的太低,就是有,也嫌工资少。江涛说,找一个原来做销售,现在想转行做策划的,这样的人,要的不多,还懂点销售。
  销售经理还是摇头,不行,我想找个,有点实力的,不是用来凑数,我想,要一个真有点能力的,现在到了二期,有些事情会多起来,还要应付一期的业主,这个策划,要多面手,脑子灵活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客厅

下一篇: 《 漂泊—探亲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