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客厅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6   点击:


  漂泊—感叹
  沈冬梅叹了口气,我也为难,我娘家也不支持我。
  我想过了,先不提离婚的事,就这么混着吧,我挣够了钱,把彩礼钱还了他们,他们就不能动不动说我花了他们的钱。
  江涛突然明白,为什么苏建成居然买了车,看来是沈冬梅的钱。
  她苦笑,冬梅,你真是不容易,你不要急着还他们钱,彩礼钱是风俗,是他们自愿的,又不是你欠他们的。你也自己存点。
  沈冬梅点头,我知道,我是希望,早点扬眉吐气,能回去看看孩子。我现在不怕他们了。我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我挣得不比苏建成少,那个老太婆,再不能小看我了。
  漂泊—聊天
  江涛还是感叹中,把沈冬梅的事,和苏建远提了,不过她特意叮咛,你可别多嘴,要是你妈知道了,再来上海闹,可是麻烦,我可告诉你,这里不比那里,咱们就这小房子,可没地方放他们,要是他们来了,你安排到旅馆,我是不管的,我也不让他们进门。
  苏建远点头,我不和他们讲,说了也是麻烦事,找有什么用,何况,你也不知道沈冬梅住哪里,找到了也是笑话,人家死活不走,他们有什么办法,留人要留心,不如对她好些,让她舍不得孩子,这才是正道,他们不听,真是。我也没办法,你放心,我不和他们讲,不过,你不要一口一个老太婆的叫着,刺耳,她总是我妈。
  江涛想反驳,想到母亲的叮咛,只好说,口误了,口误了,我不是故意的。
  
  漂泊—犹豫
  苏康病了,是急性肺炎。住了院。
  苏建成打了个电话,挺急得,真是的,这几天沈冬梅一直没来电话,我发了短信,她也没回,真是没良心,孩子也不管,哥,我真担忧。他一面说,一面骂沈冬梅。苏建远不耐烦了,你不要骂她了,她没少寄钱,要不然,你哪来的钱买车,花了人家的钱,还骂人,再说,孩子病了,你看病,你骂她干什么。
  苏建成这才安静些,哥,这医院花钱太贵了,你帮帮我,给我寄点。
  苏建远答应了,和江涛商量,钱都在江涛手里。
  江涛到是有沈冬梅另一个手机号,她说,我和沈冬梅联系,那个手机,沈冬梅一直关着机,嫌苏建成的电话太多。
  
  漂泊—看子
  沈冬梅一听说,马上说,我现在就回去。
  江涛说,那你想好了,怎么应对他们。
  沈冬梅说,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总要看看孩子,要不然不放心。
  她说,嫂子,你们不用给钱,我带点回去。
  沈冬梅回去了。江涛说,苏建远,你不用给钱了,沈冬梅会解决的。
  苏建远奇怪,沈冬梅挣多少钱。
  江涛想了想,我听她提过一次,都下来,五千左右吧。
  苏建远惊叹,不会吧,这么高。难怪她要来这。
  苏建远还是悄悄的把自己的私房拿出来一点,给苏建成打到了银行卡上。
  
  漂泊—质问
  过了半个月,苏建远接到母亲的电话,你们是不是知道沈冬梅在哪里当保姆,苏建远说,我哪里知道,她不会和我联络。老太太马上说,算了吧,建成傻,我不傻,上次,建成和你要钱,第二天,沈冬梅就回来了,肯定是有人告诉她了,她能找到医院里。苏建远推托,妈,可能是沈冬梅和她娘家的亲戚有联系,有人和她说了,苏建成不是和她娘家要钱吗,可能他们通知了吧。
  老太太冷笑,算了吧,建成和她娘家早就闹翻了,她娘家的人,才不愿意多事,告诉了她,不怕被牵连,我看就是你们通知的,算了,我不追究了,我看她不是一个手机,可能和江涛有联络,我和你讲,我现在不介意,她是不是非在家里,到是她在外面挣钱,没坏处,这不,鸡场,这一年不好干,多亏了,她的钱,这样挺好,只要她不非离婚,随她吧,我和建成讲了,只要她管孩子,随她吧,就是弄回来,天天打架吵架,有什么意思。
  苏建远心想,还是钱的厉害,母亲都开窍了。
  苏建远说,妈,既然,她给钱,你们的态度也好些,看两个孩子,她不一定非离婚,你不要动不动提彩礼的事,你们乐意给,人家乐意收,况且,是她娘家的人拿了,也没落到她手上,人心换人心,你们对她好些,全当为了健健和康康。
  苏建远的母亲,嗯了一声,不这样,能怎样,你们,我是指望不上,你媳妇那张脸,我还指望什么,你,我是白养活了。你现在连钱也不给了。我还指望你什么。
  苏建远说,妈,不是不给,我是太紧张,你不是不知道,你们县城的房子,没贷款,我是有贷款的,我的工资都给了银行,你说,我拿什么给你。
  漂泊—抱怨
  苏建远的母亲,颇为不悦,你们就是心太大,在县城买了房子,多省事,非要花那么多钱,结果,现在不住着,又租了出去,租金不够贷款,这赖哪个,还不是那个江涛的主意。败家媳妇。
  苏建远皱眉,他说,妈,这是我们商量的结果,不可能一辈子租房子,后来到上海,是我的原因,江涛还辞职了,都是为了我,不能怪她的。要是她不来上海,我才为难。
  苏建远的母亲和儿子没共同语言,好吧,反正我是白养活你了,现在了,都花不到你的钱。苏建远生气了,妈,你这可是不讲事实了,那个建成的彩礼,你们县城的房子,这不是我的吗。怎么花不到我的钱,你们之前大钱都花的我的。现在沈冬梅往家里寄钱,不是我说,你让苏建成少花点,那是人家给孩子的。
  漂泊—挂断
  苏建远的母亲替小儿子说话,花也花不到你的,那是人家媳妇的,有本事,你也花江涛的。苏建远生气了,妈,你怎么说这话,我是花了江涛的怎么了,我感觉丢人。
  苏建远挂断了电话,母亲大为不满,都会挂我的电话,真是儿大不由娘,一言不和就这样,没良心的,我当年供他读书,他不讲,真是没良心。
  母子都很生气。
  江涛说,我早说了,少给她打电话,你不听,你看,打一次生气一次,你吃饱了撑的。江涛正在涂指甲油,苏建远皱眉,你弄那个指甲干什么。不要学那些小姑娘们,她们不作家务,你呢,也这样。江涛不耐烦,做什么家务,叫个外卖好了,我哪里有时间做家务,我想过了,家里要是嫌乱,就请个钟点工,没几个钱。向大哥,给介绍一个,原来是给江波做的。人不错,收费也合理,一周收拾一次。
  漂泊—变化
  苏建远摇头,不要,你不要做,我做好了,有哪个钱,给小蕊存着。江涛叹气,傻子,钱不是省出来的,是挣出来的。
  苏建远说,又挣又省才好。
  不过二人,是叫了几次外卖,到是送得极快,只是苏建远不喜欢吃。
  苏建远喜欢吃家常饭,尤其是李会莲做的,可是江涛没有学到,勉强可吃吧,还不乐意做了,苏建远叹了口气。
  江涛是爱这个家的,只是更爱挣钱。
  漂泊—争执
  江涛说,这有什么办法,现如今女人不挣钱,谁给花,你就说吧,陶静比江波能挣,沈冬梅比苏建成强太多,起码沈冬梅是挣钱,不找亲戚要钱,你家苏建成,不是靠你就是靠老婆,你妈还惯得要死,也罢了。就是陶静看不上我大哥,也是因为江波不思进取,有些守成的思想,要是江波和她一起出国,二人不会分手。
  苏建远本能的说,江波挺好了,踏实本份,你父母根本不愿意他出国,他不能一走了之,要是他走了,谁照顾老人,都是你的事了,你是受益者,不要说这样的话,再说江波在公司做到中层了,一走了之,并不合适。人各有志,总不能为了老婆的志向,不要自己的生活吧。
  江涛看了看指甲,好了,我不和你争了,你不愿意找钟点工,你就自己收拾吧,我现在天天累死狗,没时间弄这些,我弄指甲,是为了放松一下,再说销售员都弄,我不能太另类,还是蛮享受的。
  
  漂泊—回来
  陶静的母亲病了,陶静回来,约了江波在上海见面。
  江波答应了,陶静说,你把一帆带过来吧,我想他了,他也想我,江波说,算了吧,时间太紧,没人管他,放哪呀。陶静说,我不管,你带他来,我想见见他。江波也突然固执了,不行,你要是愿意,就来这里看他,他已经上学了,这一折腾,要请假,不行。他快要考试了。
  陶静生气了,江波,你什么意思,我们是离婚了,我有探视权,江波也说,别拿这个说话,你有权,不是我要送孩子到你面前,你可以来我家呀。
  陶静忿忿不平,我哪有时间。
  江波冷笑,你一个当妈的,都没时间看孩子,那不用行使权力了。
  漂泊—权力
  陶静突然失控的在电话里哭泣起来。
  江波有些惊讶,从不见陶静如此,他只好说,你别哭呀,有事说事,我说什么了。陶静说,你欺负人,你欺负人。
  江波有些心软,几乎要妥协了,可是想想,太折腾。
  放下电话,李会莲说他,你何必呢,她一年见不了一次,何必呢,惹她生气,你带一帆去吧,我也去,我照看。她妈妈病了,我正好看看,她妈,对你不错,估计老太太也想一帆了,当年也领了一帆三年,有感情的,你不为陶静,也为老人想想。
  
  漂泊—母亲
  江波说,妈,我爸爸不乐意。
  李会莲说,这事不光是你和陶静的事,是有她母亲的事,人家当年对你不错,又是一帆的姥姥,养了一帆好几年,不能这样,我和他说,他乐意不乐意,也要讲理,我不能无情无义。
  江达明果然生气了,离婚了好不好,现在不是亲戚了,我不同意,他们要是来了,我不能不让见,大老远的,不行。来回多少钱,还影响孩子学习。
  李会莲说,陶静的妈妈,就陶静一个女儿,现在就一帆一个外孙子,人家生病了,在上海,肯定想一帆,我带孩子去一回,还有江波怕什么,做人不能这样,我们要讲理,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要去。江达明说,行,你要去,带小蕊一块去,我是不照顾她的。你看着办,两孩子一块吧。
  漂泊—此行
  最后李会莲说,行,两个孩子有个伴也好,本来我怕小蕊路上折腾,江达明说,一定的,小蕊身体弱,感冒刚好,要折腾她病了,你看着办吧。江一帆出来,奶奶,算了不去了。
  小蕊突然说,我去找美玲阿姨,她喜欢我,带我几天。
  大家愣了。
  江波感觉不妥,有什么理由,让美玲照看小蕊。
  小蕊说,大舅舅,我白天在托儿所,晚上去找美玲阿姨,我乖乖的,不生病。
  最后,还是李会莲给美玲打了电话,美玲高兴的答应了。
  漂泊—感谢
  江波心里有些不安,妈,这样不好吧,我们不能总是麻烦美玲,这是自己家的事,李会莲看看他,你不要想太多,我不是给你压力,你大了,你的事,你自己决定,我们和美玲投缘,我想过了,要是你们没缘份,我就认美玲做干闺女,我给她多介绍几个,将来她结婚的时候,我给个大红包,你不用想太多,虽然我们喜欢她,也要你喜欢。这闺女哪都好,我们看着好,可是你们年轻人的审美不同,唉,都是太浪漫。
  江波不好多说什么了。
  江达明不高兴,他不愿意让江一帆见陶静,他的观念中,那个女人抛夫弃子,可讲什么礼仪,老伴就是太多事,他绷着脸,一个人进进出出,晚上和人喝了酒,才半醉的回来,故意砸门,江波开了门,闻到一身酒气,他只好把父亲扶进屋子,李会莲皱眉,你这是喝多少。
  漂泊—争吵
  江达明正等李会莲的指责,他马上站起来,我愿意喝多少,就喝多少,你管不着,李会莲摇头,又喝多了,不说人话,江达明马上拿起杯子摔在地上,我说的是人话,我怎么不说人话,你才是不干人事,带我孙子见那个女人,你才不懂事。
  江一帆和小蕊都惊呆了,小蕊哇的一声哭了,李会莲有些心疼,江波忙过去,抱起小蕊,拉上一帆进了他们的卧室,他把小蕊放到床上,一帆,你照顾妹妹,爷爷奶奶吵架,你们不要管,好了,我出去劝劝,你们不要出来了。客厅里,高一声低一声的争执声,传了进来。江一帆拉起小蕊的手,妹妹不怕,爷爷是喝多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漂泊—感伤
  居然是江达明委屈,他说,李会莲你做事,向来不考虑我的感受,为了一个外人,你们都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家里,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他一字一句,李会莲收拾地上的杯子,她抬头,好,你要离婚,我们明天去办手续。
  江波有些哭笑不得。
  江波上来架起父亲,爸爸,你喝多了,回房间睡一觉,你这时候,说什么自己不记得了,不要说了。
  江达明推开江波,我记得,我怎么不记得。你也不是好儿子,为了那个贱女人,你也不听我的。把我的孙子拐走,你也不是好东西。
  李会莲有些生气了,江波,不要管他了,让他睡客厅,真不像话,不能喝,就别喝了,喝了就耍酒疯。
  
  漂泊—客厅
  江达明还是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一晚,江波也陪在客厅,二人一人一个沙发,这一夜,江波睡得不好,总是惊醒,他突然有些怨恨陶静,陶静太自私,她一个电话,他们一家人就要跑断肠,她想儿子了,自己不回来,让他父母争吵,让小蕊找人带,就为了她能看见她儿子,她有些理解父亲。
  早上的时候,李会莲早早起来做饭,机票是下午的。
  江达明睡醒了,还是不理人,自己吃了饭,就一个人出门了。
  江波把小蕊送到托儿所,和贺美玲打了电话,说了接孩子的时间,他一直道谢,美玲,谢谢了,实在不好意思。
  贺美玲到是挺自然,没事,我和江涛也是朋友,她还说,给我买了个披肩,回头寄过来。正好,你给我捎回来好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成交

下一篇: 《 漂泊—纠结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