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成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6   点击:

漂泊—委屈
江涛感觉委屈。
这一次,好似人人都不支持她。
连一直最好讲话的江波也犹豫了。
她主动给江波打电话,哥,你是不是改了主意。
江波有些犹豫,吱吱唔唔的,江波马上说,你就是改主意了,宁可先浪费名额,也不愿意帮我,你也不管我了,她的声音满是委屈。
江波说,江涛,不是我不帮,是不好帮,真的有难度,有些异想天开。
我不好找人假结婚,而且有些手续,太不好办。真的不行。苏建远也不乐意,我感觉他的话有理,不能伤害他的自尊心,这不是自私的问题,不是面子的事,是自尊心,这不一样。

漂泊—自尊
江涛说,自尊心多少钱,值得他那么看重。
江波马上严肃了,江涛,你不能这样,做事只管自己高兴,如果现在有个富太太说看上了苏建远,而且给小蕊一个上学的名额,你是不是让小蕊管人家叫妈。
江涛马上说,不可能,就他那样子,哪个会看上他,江波反问,你不就非他不嫁吗,当时全家反对,不是你非要嫁吗,我还记得你说的,什么苏建远智商高,是名校的,什么他长得帅,斯文儒雅,如果他一无是处,你嫁他干什么。
江涛愣了一下,那是自己吗,年少轻狂,一派天真。
她有些吱唔。哥,这不可能的事,这个例子不合适。
江波说,是呀,不可能的事,可是情同此理,你能接受吗,你愿意为了一个学位的名额,让你女儿,管别人叫妈吗。


漂泊—考虑
江涛心想,是呀,我不乐意。
可是,她想,这只是假的呀。
好多人为了购房,都假离婚呢。她的领班就这样。
可是她想想,换了她,她不肯。
她说,江波,我知道你就不愿意,你就说好了,还说这么多,都推到苏建远身上,也是我们内部不一致,算了,我再想想。
江波说,我是不乐意,主要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我不能假结婚,我只能真结婚。


漂泊—叹气
江涛叹了口气,你们都那么多的事,他不愿意让小蕊改姓,你不乐意假结婚,都矫情。
江波说,是呀,我们都矫情,可是这事,你没损失,你就轻飘飘一句话,小蕊改姓了,我结婚了,你到是说得省事,你不感觉,你有些自私了吗,你替我们考虑过吗,你替那个准备和我假结婚的人想过吗,人家凭什么担这个名,就因为钱,或者因为爱我。
江涛有些语塞。
她默默的放了电话。
这事只好先放下了。
江涛开始想,有没有可能,卖了旧房,在这里买房,可是马上摇头,就算勉强够首付了,可是月供,加上小蕊上学的钱,不行,不行,房价不是前几年,江波买的时候,房价低,现在不成。尤其是学区房。

漂泊—离婚
江涛的主管,正在办理离婚手续,可是每天喜气洋洋的,人家说是为了买房,假离婚。
江涛有些担忧,她说,不怕弄假成真呀,领班说,什么成真,还在一起住一起吃,他的工资卡在我手里,有什么成真,不过是为了一套房二套房的认定,弄好了,过两年就办理复婚手续。
江涛有些佩服,可是心里想,没事弄离婚手续,不太吉利呀。
她感觉自己还是太保守。
领班看她有些情绪不高,问她怎么了,江涛说了因为学区房的事,和苏建远闹意见。
领班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过户,把你哥的房子,过户到你名下。


漂泊—税费
领班讲,这样就是多掏了税费。走买卖的程序。
江涛摇头,我爸爸肯定不答应,我感觉,我哥就是对我再好,也不太可能乐意,这毕竟是大事。
领班说,是呀,哥哥就是哥哥,不是父母。江涛心想,在我家,就是我爸爸的房子,他也不肯,苏家更不可能。
江涛心想,还是和母亲提一句, 直接和江波提,好似不太好,江波已经说自己自私了,这个决定,是妥妥的自私。
李会莲听了,很是惊讶,江涛,你办两次过户,税费多少钱,那么高的总价,你是不是打算几年白干了。江涛一想是呀,先过到自己名下,再过到江波名下,两次的税费都是自己出,她嗯了一声,李会莲说,学校也不傻,你上了学,要提前几年办过户,进去了,也不能马上卖房子吧,有三四年在你名下,你感觉合适吗。
漂泊—叹气
江涛叹气,妈,怎么这么难,我不过是想让女儿在上海上个好学校,就这么难。李会莲不同情她,你太心高,你才到上海一年,两口子挣钱,当然不可能。你又不是本地人,你一个外地人,要上当地的重点小学,是你的目标太高远。不切实际,一帆都在这里上小学,小蕊怎么不能。
江涛愣了一下,妈,我就小蕊一个孩子,她奶奶又不疼爱她,我就是替她委屈,想让她起点高些,李会莲反问,在我们这上小学,起点就低了,江波是在这上了,他可是华中理工大学的高材生,哪里不如人。你不要强调这个,难道上海之外的孩子,都没起点了。

漂泊—父母
江涛说,有呀,不能说没有,北京更好。
李会莲说,北京上海才多少人,中国多少人。
李会莲想了一下,江涛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你对孩子好,我理解,当父母的都这样,凡事有个度,你要求我领孩子可以,我帮你买房可以,我是你妈,江波是你哥,不是你父母,你不要这样了,他一向对你好,这些年,每年没少给你钱,这几年给下来,我估计不下五六万,算是好哥哥了,你不要得寸进尺,伤了兄妹感情,江波是你哥,他也有他的儿子,还有他的未来,你要是因为你的事,影响了他,你感觉好吗,你为孩子,谁不孩子,小蕊是你的孩子,你能做多少,做多少,没有义务,让江波替你扛,对他不公平,一帆的事,你帮忙了吗。



漂泊—凉水
江涛不记得怎么挂得电话,李会莲一向宠她,可能是因为江达明重男轻女,李会莲格外补偿她,可是母亲这一次,对她非常有意见,感觉她太过份,一次次因了小蕊的事,让江波为难。而且警告她,你的孩子你管,不要拉扯别人。
李会莲有一句话,小蕊是你女儿,这几年都是我照看,我的工资,都花在她身上了,你怎么不说,你女儿,口口声声说的好,你管了多少,她生病她住院,是谁管的,在这里,你以为没花江波的钱吗。江波说什么了,比你还关心。你不要太过份了,你要是再这样,孩子你带走吧,我不管了。
江涛不敢惹母亲,她太明白,这几年,小蕊的确是母亲照看的,省了她的力,省了她的心,省了她的钱。

漂泊—放弃
江涛彻底放弃了,她从江波家搬回来。
苏建远挺奇怪,前几天一直打电话,让她回来,她不肯,今天却突然自己跑回来了。
他奇怪,忙殷勤的跑前跑后,帮着江涛收拾东西。
江涛叹了口气,这才是自己的家。
苏建远没敢问,他估计是江家的人,说了什么。
他一向有自知之明,他明白,在江家眼中,江涛的做法,不会同意,这对江波太不公平,江波一向大方,他不计较,可是岳父会介意。

漂泊—安慰
他安慰江涛,江涛,我又加薪了,我努力,我们以后的日子会好的。
江涛点头,其实想想母亲说的对,人家苏建远一直在进步,工资一直在增加,你呢,你的工资,不过是他的三分之一,你还天天和他摆架子,你有没有长脑子。
江涛想了想,自己也要努力,看看有没有升职的空间,不能让苏建远一个人扛家里的担子。
想到了这里,她眼前一亮,她是梁总介绍来的,是不是该请一请梁总,这是人情,她决定了,江波回来开会的时候,一定要他出面,请一下梁总,看有没有别的机会,凭直觉,梁总能量不小。

漂泊—支持
江波不知道过户的事,这事过了就过了,他没往心里去,回到上海,还特意请妹妹妹夫吃了顿饭,苏建远到是机灵的抢先付了帐。
江波第二天,送了苏建远一身高档西装,假说江涛让他捎来的。
苏建远感叹。
江涛提了请梁小川的事,江波有些为难,这几年,他和梁小川相处还行,只是不喜欢梁拉帮结派的。可是骆红静到是说过,你回避也没用,在这个公司里,你们在一个分公司,不是一帮也是一帮。就这样吧。


漂泊—请客
为了妹妹,江波请梁小川,梁如约前来,一直说,自己兄弟,你客气什么,这发票你留着,回头到了分公司,走个单子,报销了,要不然我不吃。
江波点头。
江涛左一个梁大哥,右一个梁大哥,梁小川很受用,听说江涛打听,有没有挣钱多的职务,他想了想,我有个哥们,开了个地产公司,他们销售部的销售员到是挣钱不少,你考虑吗,只是要从销售员做起,他们楼盘二期三月后开,你要去,我给你安排一下,应该能挣钱,这几年楼盘大火。江涛马上说,我去。
江波说,江涛,你不考虑一下吗。
江涛马上说,我考虑好了,我去。



漂泊—挣钱
本来销售员,都要年轻漂亮,如果是正常应聘,江涛的年纪都过了,可是有熟人就是好办事,销售总监安排她进了销售中心,人家还说,江涛,我们正好开始销售员培训,你正好参加,如果过了半年,你要是不愿意做销售员,和我说一声,我让你做客服。
江涛开始认真的学习销售知识,了解楼盘的情况。
最难的是穿六公分的高跟鞋子,她以前穿平跟的,就是高跟顶多两三公分,这一天站下来,腰也疼,背也酸的,回了家,叫苦连天,可是苏建远劝她,做客服吧,江涛咬牙,我不,我要挺下来,这个楼盘,要是我能卖下来,我估计,提成不少,我坚持,为了小蕊。
苏建远到是佩服,为了女儿,他媳妇什么苦都吃得。

漂泊—辛苦
一分辛苦一分回报。
江涛是能吃苦的,也是坚持了下来,开盘时,她的业绩,到还不好不坏,本来她是新人,没有客户存储量,到是销售总监格外关照他,他的一些关系,介绍给了江涛,江涛到是聪明,请总监吃了几次饭,总监说,你不必客气,梁总也关照过我。到是有人好办事,江涛总算是生存了下来。
提成发到手里的时候,江涛的手抖动起来,不可置信,居然是三万多,她马上跳了起来,这等于她过去半年的工资,她当然欢喜,想了想,拿出两千多,余下的存了起来,她有了信心,如果她的收入能稳定提升,那么也许有一天,能圆梦,在这里购房,也许目前还是梦,可是她奔在圆梦的路上呀。

漂泊—关心
江涛因为太忙,一直没给家里打电话,李会莲打过来几次,江涛不是开会调了静音,就是正在回访客户,就匆匆挂断了,李会莲只和好苏建远联络,苏建远忙说,江涛挺好的,妈,你放心,她换了个单位,做销售员,是特别忙,一天到晚见不到人,这段时间准备开盘,所以没时间接您电话。
李会莲抱怨,这孩子,连个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太忙了,江波,我听说是你给找的。
江波说,是呀,她性格好动,其实适合做销售,我看她干得不错,妈,您放心,她没事。
李会莲说,唉,我到不指望她挣多少钱,宁可她舒服些。
江波摇头,妈,现在时代不同了,她有了机会,肯定想过更舒服的日子,不奋斗哪有机会。


漂泊—惊讶
江涛那天在接待客户,突然有人喊她嫂子,她抬眼一看,吓了一跳,居然是沈冬梅,江涛有些惊讶,沈冬梅穿戴时尚,头发也烫了。
沈冬梅是陪她的雇主来看房,她本来不在上海,半年前,她的一个远亲介绍她来上海,她想,怎么也是挣钱,哪里不一样,就来了上海。
她现在的雇主,是老乡,也沾点亲,人家不想通过中介找保姆,怕不安全,所以听说了沈冬梅做保姆,才辗转找了她,沈冬梅说,这家就是活累些,有个三岁的男孩子,还有个七十岁的老奶奶,不过,这个远亲,家人脾气都好,出手也大方,她说,你看我的衣服了吧,都是这家的嫂子给的,还都是新的。
江涛上下打量了一眼,真的,人家是大方,这衣服款式质地都不错,比她的衣服都好,她有些犯酸,又一想我和她计较什么,她穿得再好,也是人家送的,也是保姆。

漂泊—成交
沈冬梅的远亲,真的买了房子,还是一下两套,说是一套给孩子,江涛心想,他的孩子,才三岁,都准备了房子,这,真是让人佩服。
江涛请沈冬梅吃饭,毕竟这单子也有沈冬梅的功劳,沈冬梅忙说,嫂子,你别客气了, 我过去给你增加了不少麻烦,你还是要替我保密,我知道,你不会和苏建成说的,就是建远哥,也别提了,免得他们家知道了,来上海,你也头疼对吧,他们还以为,我在附近的县城干呢。
江涛点头,沈冬梅,你是怎么打算了,一定要离婚吗,苏家的态度,很明确,孩子是不会给你的,本乡本土的,他们家也有些人脉,你折腾不过他们。
而且,江涛说,要是孩子交给那个老太婆教育,将来真可能不认你了。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应急

下一篇: 《 漂泊—客厅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