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应急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6   点击:


  漂泊—表态
  贺美玲到轻松的一笑,江波,你别有太多的顾虑,我不想影响你,如果你将来选择我,我是希望,你心甘情愿,不是为形势所迫,也许江涛和你说什么了,你不用放心上,人和人的感情讲缘份,一点勉强不得,我都懂,现在这样挺好,我是你的朋友,是你家受欢迎的客人,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
  江波点头,谢谢你美玲。
  江波轻松些,他想,是呀,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他不勉强别人,才放手陶静,痛快签字,可也不想勉强自己,他对贺美玲有好感,可是总有些感觉太平淡。
  二人一路无话,进了市区,贺美玲说,你不用送我到家了,不顺路,我在这下车,坐公交车,直达小区,挺方便的,现在市区到处修路,你不要绕来绕去了,这几天,你也辛苦了。
  漂泊—懂事
  看着贺美玲远去的身影,江波突然有些内疚,她是太懂事,太体贴自己了。
  贺美玲没有回家,一个人找了家饭店,匆匆吃了饭,她不想一个人回去做饭,她告诉自己,不管心情,怎样,都要善待自己,她决定晚上去看一场电影,放松一下。
  贺美玲看了电影,走回家,看到自己房间的灯灭着,心中叹息一声,这种孤单的日子,也清静,也寂寞、
  她对自己说,贺美玲,路是你自己选的,人是你自己爱的,不要生气,不要后悔,我就不相信,我们没缘份。
  漂泊—痛批
  江家父母,第一次联手痛批江波。
  江达明说,你太不懂事了,人家让你停车,就停车,让人家坐公交车回去,你也想的出来,不要说是美玲提的,她就是太懂事了,你就不懂事了。人家请了假,帮你们兄妹,忙前忙后,现在事情解决了,你不请人家吃饭,不送人家回家,你办的事吗,我们江家真丢人,太丢人。
  李会莲也说,江波,这不像你,太失礼了。
  江波只好说,我也是累了,一时没想那么多,我过几天请她吃饭,感谢一下。
  江达明叹了口气,你怎么这样,我以为你懂事,看来,你现在还不如你妹妹,你呀,真糊涂。
  漂泊—无奈
  江达明嚷嚷了一通,这在父子之间,却是第一次,江达明叹息,你第一次结婚,也罢了,人在上海,我们不知情,可现在。你还是这样,不把我们的意见当意见,全当放屁了,唉,他叹了口气,老了老了,也不让我们省心,不是跑千里之外,给你看孩子,就是为你操心受累,看你媳妇的脸色,我告诉你,我这辈子不知道什么是忍耐,可是在你家,却是忍够了,你媳妇一出门,就锁上卧室的门,在你家一年,不知道你的卧室啥样子,你当我乐意吗,我忍了,为了你。
  江达明越说越伤心,叹了口气,一个人走了,屋门重重的关上了。
  江波不知道,父亲原来有这么多的想法,和情绪,他有些茫然。
  
  漂泊—情绪
  李会莲这才知道,还有这一节。
  她看看房门,又看看江波,到是说,江波,你爸爸对你,是没得说,他可能只为你忍耐,换我也伤心,大老远跑去给你们帮忙,连进卧室的资格都没有,也是,当然了,人有自己的生活习惯,我了解,可是,她还是叹气,也进了厨房,突然间发现,她对儿子有些不了解。
  江波有些惭愧,他当时不以为然,陶静说的时候,他感觉无所谓,一人一个生活方式,不好勉强,只是想想,岳父母在的时候,就没这个要求,陶静的门就大开着,当然,那是陶静的父母,现在提这些,没意义,可能在某些方面,父亲为了他而委屈,他当时不知情,没当回事。
  
  漂泊—烦恼
  江波是个随和的人,比较替人着想,唯独这个婚姻的事,他不愿意妥协,可是父母的话有道理,他有些烦恼,幸而贺美玲知情识趣,没有缠着他,他说请客表达感谢,贺美玲马上说,算了,不用客气,到生分了,我是调了几天班,没时间,以后吧,你不用放心上,我和江涛也是朋友,不用了。
  贺美玲的懂事,到是衬托了他的不懂事,父亲的话,到是有理。
  他想,这样也好,先放一放,父母的态度,影响了他和骆红静的交往,他认真的考虑了一下,骆红静做个继母,的确有难度,还是罢了,如果只恋爱不结婚,那不成了流氓了,他决定和骆红静谈一回,如果骆红静愿意当继母,愿意入得厨房,他可以考虑交往下去。
  漂泊—公开
  江波约了骆红静喝咖啡,骆红静当然高兴,不过还是抱怨,咖啡不正宗。
  江波笑笑,你还是真小资,真讲究。
  江波说,红静,你年纪不小了,我不好浪费你的青春,我的情况,你知道,你认真考虑过吗,我是独子,江涛在上海,我父母的事,就是我的事,还有就是我有个儿子,马上要入小学,你考虑过吗。
  江波的态度严肃。
  骆红静放下咖啡,手里拿起一枝江波送的玫瑰花,眼神有些迷离,许久才说,我也是奔了婚姻去的,可是,我能不能说说心里话,你父母年纪不太大,江一帆是不是不要跟着你,把孩子留在这,我们调回上海,你到这已经三年了,到了可以回去的时间,哪怕回去了不是经理,去培训部呢,好不好。
  漂泊—接受
  江波说,你的意思,是不希望一帆和我们一起生活,骆红静点头,对呀,我还要自己的孩子,我想过了,大不了我生了孩子,让我父母过来帮我们带。这样不好吗,你爸爸肯定惯江一帆,这不是你说的吗,他们不会委屈他的。不要让他打扰我们的生活,我大方些,允许你给孩子生活费,这总成了吧。
  江波惊讶,怎么这样,红静,我没想到,你不接受一帆。
  他痛苦的喝下咖啡,红静,对不起,我不能委屈一帆,我是他的父亲,和我在一起,第一条就是接受一帆,对他好,看来,我们不合适。
  骆红静拉住江波的手,江波,不要这样,为了孩子,你就伤害我吗,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我们有我们的生活,不好吗,以后会有我们的孩子。
  
  漂泊—分手
  江波坚定的松开骆红静的手,不,红静,既然如此,不要勉强,省得以后大家痛苦,我从陶静手里争得了抚养权,不是为了,把他丢给我父母,其实陶静离婚的时候说过,如果我不愿意,可以把孩子给她,交由她父母养着,是我不肯,我既然要了一帆,就要和他在一起,不可能把他扔给上了年纪的父母,那样,我还不如给陶静呢。
  骆红静有些失望,我明白了,是不是还爱着陶静,指望有一天你们在一起。江波摇头,不会,就是陶静回头,我也不会了,我和她不合适,我们的价值观不合适,她其实瞧不起我,我也不理解她,我们不合适。
  漂泊—调离
  骆红静的眼泪落了下来。
  江波有些不忍。红静,我不怪你,你有你的理由,对我来说,江一帆非常重要,但和你没关系,我不能勉强你,就这样了,这样吧,我和梁总说一声,调你回上海吧,免得我们低头不见抬头见。
  骆红静点头,好吧,江波,如果你后悔了,就找我。
  江波摇头,不会,我是江一帆的父亲。
  骆红静失望了。
  
  漂泊—平静
  骆红静的离开,江波以为会难过,可奇怪的是,到没有,甚至比陶静离开还平静,好似做了一场梦。他的日子,又恢复了从前,业余的时间多了,到有时候管儿子的成绩。主要是英语,他英语学得不错,他说妈妈鼓励他好好学英语,现在妈妈有时候,故意用英语和他对话,他要好好学,要不然,妈妈说的话,他不懂,怎么办。
  江波一直犹豫,要不要让江一帆回上海读书,那套学区房,带着一个学位,这是非常重要的。他犹豫着,可是他要调回去,也是可以的,只是没有岗位,可以到销售培训部,他有些不愿意,江达明也大力反对,而且表态,这一次,他不离开老家了,要是那样,江波自己带着一帆走吧,江波知道不行,小孩子不可能没有人管,不能一天到晚扔到学校里,培训部也要加班。
  漂泊—入学
  最后还是贺美玲帮忙,让一帆进了本地的实验小学,还好离江家不太远,要骑车二十分钟,江达明到是愿意接送。
  江波松了口气,他发现,他骨子里还是喜欢安逸的,他其实喜欢这里的生活节奏。
  到是江涛来了个电话,江涛说,哥,能不能想想办法,把小蕊的户口上到江波家,江波明白了,妹妹是看上了那个名额。
  江波有些为难。江一帆是出生在上海,他出生的时候,那套房子已经购置了,落户是理所应当的,现在怎么弄,如果说,小蕊是自己的女儿吗。
  漂泊—操作
  江波说,你打算怎么着,让小蕊改姓江,名义上算我的女儿,江涛说,可以呀,就说是你再婚生的。江波说,我还要搞个再婚证是吗,那谁我领结婚证。
  江涛说,让美玲姐帮忙,江波马上说,不行,除非真的结婚,否则,人家成了离两次婚,这事我干不出来,你和苏建远商议了吗,江涛说没有。
  江波有些头大。
  他给苏建远打电话,苏建远不同意。
  因为这样本身流程太复杂,而且,重点是苏靖蕊成了江靖蕊,他不肯。
  漂泊—争执
  苏建远说,江涛,别的事,我依你,这事不成,你知道吗,是为了孩子上学,可是不能这样,我不相信,一个人一切,取决于一所学校,为了上个重点学校,就搞成这样,我不同意,岳母和我提了,一帆现在的实验小学就不错,可以让小蕊也上,这可以同意,改名换姓的事,不成,坚决不成。
  江涛有些生气,她说,你没本事,就罢了,小蕊和我姓怎么了,就不成吗,也有跟母亲姓的呀。苏建远说,你那是跟你姓的问题吗,是把小蕊名义上放到你哥哥名下,这是一回事吗,我知道你为了孩子,可是这样不择手段,不考虑我的尊严和面子,我受不了,你这样,不是打我的脸吗,就算我没有本事,你也不能这样污辱我,我以后怎么有脸见你家人。
  夫妻争执不下。
  最后苏建远说,江涛,如果要这样,除非我们离婚。
  
  漂泊—生气
  江涛愣住了,你居然,说离婚,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
  苏建远推推眼镜,就凭你让我闺女不姓苏。
  苏建远看看江涛,江涛这些年,我是沾了不少你的光,包括你家人,对我们家都有帮助,我感谢,可是这不等于,你可以无视我的尊严,我的想法,我告诉你,不同意,我已经和江波说了,我不同意,他也说了,如果我不同意,他不会去做,而且操作起来,他也有难度,不好弄。
  你为了你自己,开口一句话,不考虑我和江波的为难,你真自私。
  漂泊—孩子
  江涛不示弱,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为了小蕊。从你,到你们家人,有一个人为小蕊考虑过吗,你妈都不记得小蕊哪天生的吧,你也一样,你主动给小蕊过生日了吗。苏建远,你不配做父亲,你是个自私的父亲,考虑来考虑去都是你的面子,你的面子,比女儿的好学校重要吗,你的面子,值几毛钱。
  苏建远不如江涛伶牙俐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中有团火在烧,他无法控制,好似要爆炸的感觉,他顺手抄起花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江涛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你居然摔了那个花瓶,这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苏建远,你厉害,你厉害,你行,你会摔东西,没本事的人,都会摔摔打打,你就这点本事了。
  漂泊—离开
  江涛转身进了屋,打开皮箱装了几件衣物,看到桌子上的化妆品,随手都放了进去,然后特意把存折也收了进去。
  江涛高傲的走过客厅,看了一眼苏建远,头也不回的开门出去了。
  她现在不比从前,她有江波家的房门钥匙,代为照看。
  她去了江波家。
  进去之后,放下皮箱,合上电闸,才想起来,这房间里,没有任何吃的,平时江波只在回总公司开会时才过来,来了也不做饭,都是叫外卖,或者去外面吃,所以不准备任何的食品,也是怕放坏了,浪费。
  
  漂泊—烦恼
  江涛也没情绪,出去吃饭,连叫外卖,都没心情,干脆进了客房,躺在床上,想心事,一半是委屈,一半是愤怒,一个没本事的苏建远,还敢摔摔打打,她有些气愤。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响了,她打开一看,是苏建远的短信,江涛,不要生气了,是我的错。江涛关了机,哼,道歉就了事,没那么容易。
  江涛心情好了些。
  还好,知道认错。
  可是怎么办,事情闹到这一步,自己不能再固执了,可是机会难得,哥哥的房子,带学位的,凭什么不用。
  
  漂泊—请求
  苏建远的心情,平静了不少,收拾了地面。
  江涛不在家,他到不在意,他知道,她肯定去了江波那里。
  想到江波,苏建远,给江波打电话,大哥,你帮我劝劝江涛,她太专断,我要是不同意,她就闹离婚,这太让人伤心了,现在她生气了,回你那了。
  江波放下电话。
  叹了口气,妹子,是让家里惯坏了,或者说是自己娇惯自己。
  江达明听见了,他们的通话,他马上说,你妹妹,占便宜没够,太过份了,这件事,建远做得对,大男人,哪能连孩子的姓都改了,要是那样,我瞧不起他。
  江达明拿起电话,给江涛打电话,却一直是关机的提示。
  他一时生气,给江涛发了个短信,你不要算计你哥哥,我不同意,江波也不同意了,不要太过份。
  漂泊—解释
  江涛早上开的机,看见了父亲的短信。
  她有些惊讶,看来是苏建远告状了。
  苏建远还会告状。
  她回拨了电话,江达明说,你昨天为什么关机,江涛只好说,是没电了。
  江达明表态,你不要折腾了,你不能欺负你哥老实,你想想,你哥要再婚的,现在把你家小蕊的名字,弄上去,以后呢,我问过向光明,他说,那个学区房,名额是有限制的,只有两个,好不好。你总不能让你女儿用了,不让你哥的孩子用吧,一帆肯定要回去读书,你哥答应过陶静,现在是孩子小,过几年,大点了,不用人照看了,就回去了。
  漂泊—应急
  江涛说,爸爸,我哥再婚,是什么时候的事,就是再婚了,再要孩子,孩子上学,也是好多年的事,没必要现在就空着名额吧,我家小蕊,后年就要上学了,现在不做准备,到时候,就不好说了。
  江达明打断她的话,你就一相情愿,你知道你哥找什么样的吗,如果在上海找一个,女方带了孩子呢,不让人家的孩子用名额吗,那女方能乐意吗,你不要想当然,太自私,有本事你自己买学区房,不要占便宜,还理直气壮,我告诉你,这事没门,我这就过不去,你哥的房产证,现在我收着,你别做梦了,真自私。
  江涛愣愣的。
  她一时心乱如麻。父亲一惯如此。
  
  漂泊—安慰
  江涛本以为,江波会打电话安慰自己,以前都是如此,可是江波没有。
  江波是想着和江涛再说说,可是李会莲这次,居然也占在了江达明一边,她说,如果苏建远同意,还好说,可是苏建远不同意,我们不能支持江涛了,江涛做事太任性,不考虑对方的感受,弄不好,会伤了感情,有些事,不是你付出越多,于事越有好处,也有适度,那个学位的事,就这样,小蕊可以上别的学校,或者看能不能交高价,我其实还是希望小蕊在这上小学,要不然,送到上海了,谁给照看,我是不去的。
  江波想想母亲的话,有道理。
  他们的确没有理由,非让父母,老了还跑到外地照顾他们。他看的出来,母亲也是愿意在这里。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路途

下一篇: 《 漂泊—成交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