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老袁的长征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 B    精华文章    2018-11-23   点击:


  1.
  和你同行的人,你不知道他下一刻要做什么,因为有些人的想法超奇怪。老袁和我是几十年的好友,知根知底,却未必知道上面,他脑子里的那些糊状的东西。有一天说他要长征,也就是沿红军长征的路线走一遍,还约我一同前往。我说我是凡人,自己的路都走得很吃力,没法陪你去。2014年2月,他在陕北甘泉县向朋友高调宣布,要从此处出发,走红军长征路线,目的地是江西瑞金。甘泉是当年中央红军和陕北红军胜利会师的地方,所以他选了这里出发。另外,他喜欢“甘泉”这吉祥的名字,美好长长久久地流淌。他说他长征的目的是,一路免费给老百姓义诊义治,打败沿路的危害人民生命的疾病。而且他有标准,只进乡,不进县,乡长县长都不见。这话听起来务实又高尚,其实真正的东西,只有老袁清楚,别人都是猜想。我又想问,咋不顺着长征的路线走而要逆着走呢?也就是从江西瑞金出发最后到陕北。我终于把话憋在肚子里,没有说出口。他是手握科技和迷信两把长矛的人,怕说了影响他心情。那个冬天很冷,陕北遭遇几十年未见的大雪,道路阻塞,他迟迟不能启程。住在酒店里,日日和朋友喝酒,偶尔也帮别人看个病,无非头疼脑热、手麻腿硬什么的,用的全是中草药,便宜而且管用。直到元宵节过后,才动身出发。道路积雪还未消融,寒冷依旧,只看见山,看不见路。他带着一些药材,坐长途汽车出发了。随行有一个画家和一个作家。这两个人不是他特意选的,而是慕名跟随的。他也很满意,一个在路上帮用文字记录长征,一个用画笔。据说某个电视台还发了新闻。
  2.
  有人以为我写小说,殊不知老袁这个人,写小说的人是想象不出来的。老袁是真实的一个人,一个医生,一个辞了公职的社会人。不过他依旧是一个搞研究的人,一个视学术如性命的人,离职后办骨伤研究院,并且混迹于京城和省城,成为官医或者御医。作为学术人,他集大成了所有学术人身上和骨子里的那些优秀的东西和丑陋的东西。这些优秀和丑陋东西,我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任何一个学术人身上都有这两种东西,就像每个人都要拉大便和吃饭一样。只不过他这个人,因为在官场混,我说的混并非当官,而是他给当官的看病。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的身上官场的那种优秀和丑陋他也占全了。于是,他就成了一个奇奇怪怪的人。他说要去长征,也许当初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大家都说这是壮举,都要一路跟随,不断地追问,何时启程?能不能让我一同前往?最后,按陕西话说,吃屎的把拉屎的给固住了,没有办法,想退却都不行,他只好去了。他临走之前,去了西安大雁塔的慈恩寺,膜拜玄奘。那天阳光普照,一直从从头发稍照到他心里头。第二天又去了药王山,祈求药王爷保佑。他在药王山下请了一尊药王的瓷像,一路上带着,希望保佑他一路身体平安。
  3.
  从陕北出发,一路向西北而去。风高山远,前路茫茫,树枝挂满冰凌,小草在厚厚的积雪下面。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的画面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有无限的崇高感。但是,和他同行的画家说自己路上除了采风,还要卖画。老袁对此很不满意,说我给人看病都不收钱,你怎么能卖画。那个作家没有别的想法,只有一心一意去采风。老袁毕竟是社会人,不是红军,无法驾驭冰天雪地、滴水成冰的陕北。一开始就背离了原来的初衷,没有走乡串村,而是走县城和城市。这也和老袁的人事关系有关。陕北人好客,老乡朋友义气重。他出发以后,他的那些官场的朋友就给沿途的朋友打招呼,说有我的朋友名医老袁路过贵地,请多关照。于是,老袁一行一路吃住行都有人安排,他所能做的,就是给这些人和他们的亲友朋友免费看病。这样一个食宿无忧的旅行,让作家失去了新鲜感和应有的耐心。没有出陕北,他就退出了。画家跟他的行程长一点,在路上还因他的请求,给我留了一副字,最后由老袁带回。我却并不喜欢这个画家的字。老袁的长征刚刚到达兰州,画家告辞回家。至此,经过半个月旅程,就剩下他孓然一身,孤独向西。
  4.
  身居都市,衣食丰厚,出有小車,食有大菜,功名利禄,声色犬马,正是颐养天年的好时光,他却选择去长征,目的究竟是什么?唐吉可德瘦马长枪出游,是脑子有病。老袁除了有点脑萎缩以外,一切都很正常,一定是奔一个明确的目标而去的。我无法也不愿意深入人的内心,我愿意把人劈成两半,看看这绝对对称的两半却是很不一样的。他的一半是这样的,他这一段时间处在人生的一个低谷,身体总出状况,事业没有新的建树,连自己的单位也有点被注销的危险。他把自己埋在这些接踵而来的坏因素的下面。可是,这不是他的性格和一贯做法,他要做出一些什么,证明自己的存在和还有活力;他要想方设法吸引别人的眼球。他的另一半,是纯朴的,不是很功利,但因为经历太多的丑陋,学术的丑陋,官场的丑陋,欲望的膨胀,良心的窒息,他有了自我救赎的企图。所以,他这一路,就是双重的动作:表现和救赎。也许他自己都不能说清楚此行的目的,没有钱赚,只有吃苦,到底如此奔波为哪般?他一定不承认自己是分裂的两个个体。
  5.
  只有下雪的时候人们才在乎路,只有路上的积雪消融而其他地方还白茫茫一片的时候,路才显得那么厚重和可亲。虽然它是黑色的,丑陋的。雪水和煤炭末混在一起形成的肮脏的黑水随着汽车轮子向着更远的积雪上飞溅,形成大大小小的黑点。这是老袁长征路上的一个片段,在甘肃岩昌县的路上。长途汽车里塞满了男男女女的乘客。老袁坐在汽车靠后的部位,身上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特别厚的那种,把自己裹得像一个黑色的球。虽然车上的人都穿得圆鼓鼓的,但是,还是能显出他的另类来。坐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身穿羊皮大衣,头戴狐皮帽子。他身上的味道,让老袁觉得他的身体要比他的实际大很多。那是一股羊肉味道,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猛烈地刺着老袁的鼻子。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他不停地抽卷烟,烟雾像柔软的虫子从老袁的鼻子里钻进去,然后在他全身乱窜。他忍不住问,老乡,身体有啥病没有?那老乡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你是医生?老袁说,你要有病,我就是医生。老乡说,你要是医生,我就有病,而且,这一车人都有病。其实,这句话是这个老乡生气的说法。但是,作为大夫的老袁,对于“有病”并没有过于的解读和另外的想法。他直接对老乡说,把你烟灭了,把手伸出来。于是,老袁就在车上开始了诊病。真的一车有病人的!
  6.
  甘肃哈达铺镇的冬夜,是漫长的,它的长不是因为时间,而是因为冷。这样的天气,所有东西都变成了石头,石头就变成了魔鬼。老袁睡在旅馆的床上,像怀里抱着一块石头,久久不能入睡。他开始数绵羊,一只绵羊,二只绵羊,三只绵羊……其实这都是没有用的,他本来就有失眠的习惯,在陌生的地方,就有点雪上加霜。他今天没有往县城奔,因为在那里没有人招待,要自己解决食宿。所以他在半路下车,给沿途的村子的村民看病。今晚投宿镇上的一个旅馆。老板娘说有煤炉子,有电褥子,一点都不冷。他一听价格,每晚六十元,实在是有点贵了。他知道自己今晚一定会住这里,而且不用掏钱。他胸中长了一棵成熟的竹子,所以他不动声色,不讨价还价,也不说不住。他和店主夫妇聊天。炉膛的火红红的,茶的味道浓浓,店主的老婆很健谈,也许和她嘴上的一个痣和薄薄的嘴唇有关。她说东说西,一会就说到店主有颈椎骨,经常头晕。老袁此刻亮出自己的医生身份,说两分钟就会捏好。要是在老袁所在的城市,要给人治病不会轻易地获得别人的信任,但这里不一样,他们就像黑夜拾了一个宝贝。老袁给店主捏了一会儿,转了一会儿,他立刻感到舒服了,头不晕了。但是店主还是没有让他住那个有电褥子和火炉子的房子。让他免费住在一个空房子里,没有那两样东西,但是被子还是很厚的。他数绵羊一直数到后半夜,终于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有一件羊皮孺子放在自己的身边。他使劲把褥子往自己身子下面拽,可怎么也拽不动。原来,那是一头绵羊。
  7.
  在甘肃某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他搞了一次义诊义治。好多乡亲听说来了神医,还是免费看病,都来了,场面壮观。义诊完毕,他还给这个村卫生所赠送了一台血压计。这是他长征路上最为高调的一亮相。而结局却让他万万没有想到。还是从开头说吧。他在路上碰到一个老头儿背着一个孩子,吃力地走着。他走上前和老者拉话,问孩子这么大了咋还要爷爷背着。老人说,这孩子不知道咋了,突然就说腿疼,以为就是碰了一下,躺着睡会就好了,可是睡起来却连路都走不了,好几天了。老袁一听,心里就有数了。但他没说什么,只是热心地帮着老者把孩子送到卫生所。卫生所的大夫检查了一下,说没发现什么问题。老袁说让我看看,我是骨科医生。老袁让孩子躺在床上一检查,马上证实了自己的判断:骶髂关节半脱位。他当即给孩子做了手法复位。虽然复位的时候孩子疼得直喊叫,可是复位完了,孩子马上可以走路了,也不疼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村医和孩子的爷爷非常惊奇,连声称赞神医。这才有了前面说的义诊。义诊完毕,村医想请老袁吃饭,可是那个老者不肯,说到我家吃饭吧,我要感谢一下恩人。到了家里,老者和老伴张罗着为老袁做饭,就在饭快做好的时候,老者的儿子从城里打工回来了,咋都不相信他儿子会突然有病又会突然好了,他坚决认为老袁是骗子。父子俩在厨房吵起来。虽然没有当着老袁的面吵架,但是老袁听出来了。他立刻主动告辞。老者把他送到村口,给他硬了塞了二十元钱,眼含热泪说,你到前面镇上买点饭吃吧。实在对不起,没想到我儿子到城里打工几年,挣了钱却少了农村人的本分和厚道。
  8.
  老袁的长征,不是红军长征,倒是有些像唐僧西天取经,简直就像编出来的神话,说给谁,只当是笑话。唐僧一路上收了三个徒弟,而老袁只收了一个。出了甘肃之后,在一个朋友的朋友为老袁接风的饭桌上,朋友的朋友在介绍了一圈在场的人物之后,指着一个低头看手机的少年说,袁哥,这个小伙子,我要隆重地给您介绍一番。老袁诧异地看看男孩,大约十八九岁,消瘦,个头不高,没法看到他的正面,因为他此刻正在低头看手机。坐在这男孩身边的一个打扮得贵妇一般的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儿子,别看手机了,还不快拜见师傅。老袁更奇怪了。朋友的朋友说,久慕您大名,这孩子的妈妈执意要让孩子拜您为师,看在这么多朋友都在的份儿上,而且今天天气不错,我看您就答应了吧,给孩子传授一些技艺,功德无量,还有,您一路长征,山高路远,鞍马劳顿,需要有个帮手。老袁连忙推辞说,我一个人受苦受难,就当是修行,怎么好意思让小孩子跟我吃苦啊。朋友的朋友是场面上的人,啥不知道,给男孩的母亲递了个眼色。这女人说,大师在上,您就收下这孩子吧,我们一家永远铭记您的恩德。说着,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说,这是三万元,算是拜师的学费,密码是030000。到了这份儿上,老袁不认人可以,得认钱啊,钱是好东西,吃饭搭车住宿,路上干啥不要钱啊?于是,他故意推辞说,既然大家这么热情,孩子的妈妈这么诚心,这个徒弟我就收下了,拜师钱就免了吧。朋友的朋友说,这收礼是孔夫子定下的规矩,岂可违背,一定要收下。他的收下二字还未出口的时候,老袁已经把卡拿在了自己手中。老袁后来给我说,这徒弟一路上不但帮不了他什么忙,反而成了累赘,一言不发,闷头走路,老袁要招呼好他,生怕丢了,到了饭馆,往桌一坐,只顾看手机,老袁还得招呼他吃饭。一路上重的行李拿不动,只好让他捧着孙思邈的瓷像。
  9.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老袁终于到达了湖南。在湘潭县湘江边上看见滚滚湘水的第一时刻,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的长征快走到一半儿了,大约再过一个多月,或者两个月,就可以从江西瑞金乘飞机回陕西了,胜利在望,更重要的是,通过朋友已经和湖南湘潭县毛主席家乡的一个纪念馆的馆长取得了联系,那里可以接待他。他此刻正在寻找当年红军“血染湘江”故事的发生地,缅怀英烈,激励斗志。我也为他感到高兴,像当年红军一样,节节胜利,而且后面的困难要比前面小了。可是,打这个电话的第三天,我却收到了他的信息:晚上11点30分,乘高铁到咸阳,接站。怎么了?这么快就结束了?后来才知道,那天他打完电话之后,发生了一件异乎寻常的事情。徒弟一不小心把药王爷的陶瓷像掉到地上,打碎了,碎片飞得老远。徒弟呆若木鸡。老袁心里一惊,感觉很不吉利,莫非自己一路有什么过错让药王爷生气了么?他表面却若无其事,不想让这件事情影响了他的行程和心情。但是,那些碎片却在他的心里不断地膨胀起来,令他越来越来越不舒服。当天就感到有点头晕目眩,晚上回到宾馆,一量血压,高压二百八,低压一百八,快爆表了。失眠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双腿无力,直打哆嗦,站立不住。他看着是个结实的人,其实是一身病,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外加动脉硬化。这么多样病在这样一个时刻一齐杀个回马枪。他撑不住了,病倒在宾馆,而且日渐加重。前路茫茫,弱人病马,怎么办?他只好泪洒湘江,万分痛苦地放弃了这次长征。而这时候还多亏了他的徒弟,给他买药,帮他网上买机票。我在咸阳高铁站见到老袁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是:健康原因,暂时放弃,日后有机会还要继续走完长征的,大丈夫一句话……可是,此后几年,老袁身体一直差强人意,至今壮志未酬。不过也没有人问起这事,所以就算彻底结束了。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白发

下一篇: 《 梦幻桂林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重走长征路,只能是象征性的,爬雪山、过草地,没有坚强的意志和强健的体质,是不可能的。这个老袁以前的人生太顺了,突然遭遇挫折,内心难免不爽,想要找回“场子”,于是“豪气冲天”地蹭上红军长征的高度。虽然过程有些搞笑,但老袁却实实在在地做了不少善事,也体会了很多以前不曾体会的底层际遇。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 东方玉洁

    哈哈哈,老师的文章果然是老辣。庄子说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都是名害了人呀,里子面子都没了。

    9天前

    回复

  • 赵小波

    真的是好文,有趣又有味,献朵花!

    11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笔法深沉老练,全篇充满张力。赞!

    14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好看,好看。虽然井水老师说,真的不是小说,可我觉得比小说还好看。老袁这个,真的有搞学术的优点和缺点,还有那种说不出的精明,又有说不出的高尚,人就一个混合体。要生存还要有精神,我们何尚不是呢。
    再说一遍,真是好看。

    14天前

    回复

  • 渭雨轻尘

    谢谢井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人。

    17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