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天堂的父亲

作者:文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8-11-22   点击:

  亲爱的爸爸,您在那边还好吗?是否还在把我们牵挂?是否看到这飘舞的雪花?

  ——写给天堂的父亲

  又是十月十三,父亲走了整整九年了。九年,三千多个日夜,三千多个思念。爸,在这个只属于我想念您的特殊的日子里,真的好想你。爸,您在天国还好吗?刚过了冥阴节,天地通汇,情思时节,给您寄去的钱和衣服,您都收到了吧! 

  九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每天都在陪着弥留之际的父亲。那时的我,每天行走于家和医院的路上,那时我每天的时间就是家和医院的两点一线。这条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路,三年的时间我不知道自己走过了多少次,也记不清自己含着泪水走过多少次。那个时候的我清楚地知道,我不只是走在家和医院的两点一线上,而是陪着父亲走他老人家人生最后的旅程。九年前的冥阴节那天,在去往医院的路上,看到人们都在为故去的亲人寄送寒衣。十月一,烧寒衣,寄托着今人对故人的怀念,承载着生者对逝者的悲悯。当时的我想:明年的今天,我也会加入到这个行列里来了。当时我已经知道父亲只有超不过15天的人生的倒计时了。走着走着,想着想着,眼睛便模糊了。是啊,又过了十三天,2009年的农历十月十三,父亲在严冬刚刚到来的时候,渡忘川,过彼岸,永远地走了。阴阳两隔的世界,留给我的是残酷、无奈和永久的思念。

  爸,您走九年了,真的好想你!您在世的时候,特别喜欢听评书。在我的记忆里,咱家那个很旧的东方红牌收音机,让我在很小的时候,知道了陈清远的《隋唐演义》,知道了袁阔成的《三国演义》,知道了单田芳的《童林传》……想起那个时候真快乐啊!这世间太美好的事情总是难以长存,只是人却希望着、奢望着。爸,今年9月,评书大师单田芳也仙逝了,与陈清远、袁阔成都先后去了天国。现在您在天国也能听这几位大师讲的评书了。几位大师的人生谢幕了,天国的父亲能听到那大师们的精彩演讲了:隋踪唐迹千年了,多少风云付等闲。只有英雄留故事,今人犹自笑谈间。

  爸,九年的时间,如今您的女儿都已是鹤纹白发,回望自己走过的人生历路,无论做人处事、性格品德、兴趣爱好,竟然全部如您的翻版。爸,衷心地谢谢您给我留下了这么多的精神上的财富,让我受用一生。女儿还和以前一样书写着自己永远钟爱的文字,许多时候写完还要读给您听。我还经常听戏,听和您曾经一起听过的那些戏。每当京胡夜深沉那张弛有度、错落有秩的曲子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咱们爷俩一起听戏时的情景。您非常懂戏,也会在听戏的时候,给我讲许多人生哲理。听戏,除了老爸,今生今世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做我听戏的知音了。现在听书、听戏,只有我一个人静静地听了。在听书听戏的过程中,感悟人生如戏,感叹世事无常。自己感悟人生如戏,独自品味戏如人生。

  九年了,爸,好想你。生死两茫茫,无处话凄凉的思念之苦,让我在清冷的夜里梦到您了,这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知觉生长模型》理论应验在我的身上了吧!。我梦到您在咱家最早的老院子的平房里,您坐在小木桌旁,小木桌上是您最喜欢的我给您买的那把带一个“酒”字的酒壶,还有那对只能装一两酒的酒杯。在我刚想为您斟酒的时候,就从梦中醒来了。起来斜倚在床上,呆望着漆黑的夜空,梦里的情景像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一遍遍地回放着。想着想着,我的眼睛模糊了。爸,后天就是您的忌日了,是不是想我了,来看我?我知道您想女儿了,女儿也想您啊!

  在岁月的堤岸上行走,又来到了十月十三。九年前的今天,您的人生落幕了,咱家的亲朋都来为您送行。从那天开始,我对您的思念成了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您在里头。今天,您走后九年,咱家很凄清,我一个人在家里想着天堂的您,在电脑前敲打着思念您的文字。望着窗外飘起的雪花,爸,女儿想您了!亲爱的爸爸,您在那边还好吗?您那里下雪了吗?咱家这儿下雪呢。飘起的雪花,好像是您的白发,又想起您说的那些话,不觉眼角又流出了泪花……

  不孝女写于2018年11月20日农历十月十三父亲去世九周年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又到大山村

下一篇: 《 大山里的雾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九年,九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唯不变的是女儿对父亲的思念,女儿时时念着父亲的好。这个时候,觉得父亲应该还活着,以另一种形式活着,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日常思想中行为里。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