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路途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2   点击:


  漂泊—上门
  江波只好答应。
  骆红静住的房子,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格局,收拾得到是窗明几净,小客厅里花香盈盈,到是很优雅,江波赞叹,不错,小日子过得不错。
  江波三下五除二,换了水笼头。
  骆红静倒了杯红酒,尝尝,我从家里带来的,很正宗。
  江波品了一口,不错,味很正。
  他看看时间,红静,谢谢你了,我要走了,时间不早了,家里人会担忧的。
  骆红静走上前,好吧,江总,你是个大孝子,这个是我给阿姨买得保健品,效果真的不错,你不是说阿姨身体有点虚吗。
  江波想要拒绝,又一想,人家都花了钱,他马上说,多少钱,我给你,你挣得也不多,骆红静用手按住江波的手,江波,太见外了吧,大家同事这么多年,你这样,太让人伤心了。
  江波抽回手,好,我谢谢了,回头,我请你吃饭,骆红静点头。好,我等着,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漂泊—约定
  江波匆匆离开。
  到了楼下,才松了口气。
  他注意到,骆红静刚才的称呼是江波,不是江总。
  他不是不明白,只是太明白了。
  他不想碰办公室恋情的高压线。
  可是骆红静原来说过,真要是她爱上了同事,她会辞职,不会让同事为难,江波叹了口气,骆红静,其实到是不错。
  
  漂泊—香水
  江波回到家,到是一帆还在客厅,看见他,马上冲了过来,爸爸,你怎么这么晚。江波奇怪,你怎么还不睡,一帆说,我睡不着,你没给我讲故事。
  江波摇头,这不好,爸爸加班,你必须按点睡,要不然对身体不好,我们不是说了早睡早起吗。
  一帆点头,可是又在江波衣服上闻了闻,爸爸,你身上味道好奇怪。
  江波仔细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他奇怪,但感觉熟悉,骆红静爱用这个香水,说是什么名牌,可是他们没有近距离的接触,他只是在换水笼头的时候,脱下了外套。
  江波说,没什么,可能是什么花的香味。
  江一帆摇头,不是,是香水。
  漂泊—尴尬
  江达明站起来,一帆,不早了,早点睡吧。
  江波这才松口气。
  江一帆站了起来,爸爸骗人,你不是加班,你是约会。
  江波吓一跳,别胡说,我是加班。
  江一帆头也不回的进了他的房间。
  江达明到是说,没事,小孩子,你不用管。
  江波点点头。
  他在想,香水,是什么回事。
  骆红静,可不是贺美玲。
  漂泊—心动
  江波一时有些犹豫,不知如何针对。
  贺美玲还是传统的,只要江波不表态,她也安心的沉默着,经常过来,有时候不是为了见江波,只是带两个小朋友逛逛公园,做做游戏,帮着李会莲做做家务,她很自然,很亲切,好似就是家里的一员,应该说李会莲和江达明对贺美玲都欣赏,都满意,她是个质朴的人,虽然在医院工作,可是穿戴偏保守,人很勤快,是他们眼中的好儿媳妇。
  江达明更满意,贺美玲才是他眼中的理想儿媳妇,够老实够本份,不花哨,对老人尊重,有着传统的美德。江达明说,一比就知道,比陶静沉稳,重点是,她能爱屋及乌,谁愿意和别人的老人,一聊大半天,还到处找个偏方,不都是为了江波。
  家长们心动了,可是当事人,却都稳当,不紧不慢的做着同学。
  漂泊—追求
  骆红静是上班时间,没什么,一下班,出了公司,就约会江波,一团火一样上赶着,江波不好拒绝,也去了几次,有时候逛公园,有时候看电影,歌厅也去过,跳舞他是受不了,他叹息,红静,到底大了几岁,我可跟不上你的节奏。骆红静到注意了不少,不在安排这么活动量大的活动,江涛到也健身,他的体质不错,可是他不喜欢节奏快的舞曲。他宁愿和父亲钓鱼。
  江波发现,这几年下来,他习惯了这的节奏,这种生活,和上海比,就慢了不少,他都怀疑,有一天调回去,能不能适应。骆红静一直说,还是上海好,那里比这好玩的好吃的多了,重点是有许多的活动。
  有一次喝咖啡,她叹息,这咖啡不正宗,不是咖啡豆现磨的,象是冲泡的。
  
  漂泊—遇见
  还是江涛发现了哥哥的新情况,她有一次和江波打电话,说着上海的事,还是希望哥哥有机会调回来。正说着,听见有个娇滴滴的声音,江波,你快点呀。
  江波对江涛说,江涛就这样,我还有事。江涛皱眉,那个声音不是贺美玲的,她和贺美玲早些年见过,贺美玲的嗓音偏粗,也没那么年轻,她过后追问,江波说,是我们这的行政主管,江涛皱眉,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可是周末,你们在约会吗。江波沉默了。是呀,算约会吧,如果不是约会是什么。他一时怔住了,他真的准备开始新的恋情,新的生活,而这个人是骆红静吗。
  漂泊—快乐
  应该说和骆红静在一起吃吃喝喝,到也轻松快乐,有时候,她撒娇,也感觉蛮可爱的,她没陶静那么心大,比贺美玲会吃喝玩乐,对江波挺依赖,这是优点也是缺点。
  每个周末,她都有节目,有时候是自驾游,有时候是看电影,她喜欢一切新鲜的时尚的。这对江波因为离婚带来的失落,有了缓解,可是每次回了家,看到江一帆,他有些内疚,江一帆到是适应了他的生活,这对于他没太大的区别,他和母亲,还是通过电话,或者QQ视频聊天,和陶静出国那几年一样,所以他好似接受了。他上次说父亲身上有香水味,后来就不再提了,他只是用审视的眼光打量一下江波,弄得江波有些心虚。可是想想,自己正大光明的事,没干什么理亏的事呀,只是不和家人提,是他在犹豫,骆红静是个好恋人,可好似并不适应他的家族生活。
  
  漂泊—回来
  江涛居然趁了假期,飞回了家。
  她入职满一年了,一切顺利,这家公司正规,平时节假日要值班,过后可以调,江涛申请了一个五天的假期,她是想小蕊了,本来要苏建远一起来,苏建远请不下假,另一方面,他不愿意把钱花费在路上,两个人不管是高铁,还是飞机,都要一比车费,过年他都不回,不就是为了省钱吧,这一年因为在上海,离母亲和苏建成远了,有些挂念他们,可是一想到见到他们,就头痛,干脆春节也不回去,要求加班,他的领导自然开心,到是给个大红包。说他才是做事业的。
  江涛给每个人都买了礼物,尤其是江达明,对于父亲,她是有些怨言,父亲是偏心哥哥,可是因为江波对她好,她不太计较,她生气的是,父亲对于母亲带小蕊一直有意见,她和父亲吵过一次,谁家父母不帮孩子,我是你们的亲闺女,你们不帮我,谁帮我。江达明说,我养你到十八,供你上大学,还帮你购房,已经很尽心了,你还要怎样。
  漂泊—意见
  江涛说,怎么了,我们小区里,高家不也是这样,人家都是女儿,哪个孩子都管了,还到闺女家帮忙,什么儿子闺女,你是老封建,老古板,江达明生气,你就是不知足,你婆婆做什么了,她家的孙女,她不管。江涛冷笑,她和你一样,只管男孩子不管女孩子,我们小蕊怎么这么可怜,哪边都不管,说完了就哭泣,弄得江达明唉声叹气,可是却不好再提,终究,他也狠不下心,把小蕊送走。带了几年,小姑娘到是极懂事,从不和一帆争什么,除了身体弱,没别的缺点。
  李会莲说他,何苦,又不要你费什么事,我管了,你何必惹江涛不高兴,她也难,现在在上海,还是租房子住,你当她容易。
  江达明奇怪,我一个儿子刚从上海回来,另一个女儿又跑去了,真是奇怪,她原来的工厂还不错,正式工呀,她居然离开了,脑子进水。
  
  漂泊—回来
  江涛大包小包,自然不好坐公交,她给江波打电话,江波有事,后来还是贺美玲来接她,江涛也喜欢贺美玲,一口一个姐的叫着,她说,姐,我也给你买套化妆品,她从书包里翻了出来,贺美玲感谢了江涛,江涛说,有什么呀,我妈说了,你对小蕊特好,给小蕊还织了件毛衣,小蕊也一口一个贺姨的叫,我谢你呢。
  江涛观察贺美玲,姐,你的皮肤要多补水,咱们这里风沙大,皮肤都干,你看我,在上海好了不少,别的化妆品不用,但补水的必须用。贺美玲点头,对,我是的注意了,感觉皮肤是粗糙不少。
  江涛心想,贺美玲要是当自己的嫂子,到是不错,那个娇滴滴的女声,直觉就不喜欢,好似比自己还小,多别扭。
  
  漂泊—欢喜
  小蕊见了妈妈,自然高兴,难得的撒起了娇。
  江达明看女儿给他又是烟又是酒,还有件羊绒大衣,到是高兴不少,不过脸上是淡淡的表情,看了东西,就拉了一帆下楼了。
  一帆拿着玩具枪,这是姑姑给的,他也挺开心。
  小蕊依偎着母亲,不离开。
  李会莲说,你也是乱花钱,你们钱那么紧,不知道手紧些。
  江涛说,好多了,我在酒店,比原来工资高一倍呢,哥的那个朋友,给找的工作,人家是帮了忙。而且,她说,现在建远,总算脑子正常了,上个月他妈妈要钱,他第一次拒绝了,说是给他侄子买什么学习机。建远说,沈冬梅给我们打过电话,她按月往家寄了钱,你们不缺钱,那个鸡场,也不是没收入,家里有地,你们吃菜不花钱,你知道上海的菜有多贵,我们现在还租房子,又要还贷款,太紧张。
  漂泊—指望
  江涛说,我一听,心花怒放,这个木头,总算正常了,我和他讲,小蕊上学的时候,总要接回去吧,你打听打听学费多少,我们总不能不管孩子上学吧,他和我跑了几个小学,打听了一下,好一点的学校,赞助费就几万,再上个学习班,开销大得狠,他现在是明白了,花销多,所以知道手紧了。我这才放心。
  我和他讲,一样是兄弟,你妈怎么老是从你那里拿钱,贴你弟,这是什么道理,我妈给管着小蕊的吃喝花销,可没要过咱们一分钱,别的不说,我妈给的买房款,咱们将来总要还吧,不能太欺负人吧,苏建远到是一口答应,等我们还了贷款,就还借款。
  李会莲说,到不要还了,你们不易,就是还了贷款,日常开销也不少。
  江涛说,为什么不还,不还,他没压力,也没志气。
  
  漂泊—志气
  江涛说,男人有没有本事,不要紧,不能没志气,花丈母娘的钱,心安理得,要不得,太没志气,苏建远是有些小气,可是有志气的。要不然,我早看不上他了。我和他讲,你不要没出息,你看沈冬梅,铁了心,和你弟离婚,你要这样,我也不和你过。
  李会莲拍拍江涛的手,不要混说,建远不是他兄弟,人还是上进,能吃苦的,我们都知道,他是真不易,你不要胡讲,好好过日子,不许胡说,江涛一笑,当然,我就是吓吓他,让他知道紧张。他到是上了心,沈冬梅的事,还是刺激了他,他还讲,没想到沈冬梅真行,居然跑到了另一个城市,只是打打电话,寄寄钱,人家真不回去了。
  李会莲说,你那个弟妹,是有骨气。
  可是,苦了两个孩子。
  
  漂泊—孩子
  江涛说,苦什么,老太婆很宠孙子的。
  李会莲摇头,教育是另一回事,宠不是好事,要教育。
  江涛说,那不好讲了。看天性吧。
  江涛皱眉,我想通了,我们还是在上海,不回去了,那里老太婆太近,不晓得什么时候,她跑去了,干脆,我们不回去了,我不想让小蕊见那样的人家。
  李会莲说,你不要一口一个老太婆的叫,那是你婆婆,给建远点面子,尤其是当了他的面,不许胡说。江涛说,我知道,不是在你这吗,在他那,我都说,你妈。
  李会莲摇头,不好,太不客气,要有教养,有礼貌,你不喜欢她,可也是尊重人家,毕竟是长辈,江涛冷笑,有什么长辈不长辈,什么好事不做,挂个长辈的名,就让人家尊重,在我这没门。
  漂泊—教育
  李会莲有些惊讶,这些话,听上去有些大逆不道,可是也好痛快,只是放到她身上,她不敢,她那个婆婆,原来也是难缠的,她生了一儿一女,儿女双全,可是婆婆对她仍然是非常挑剔,江达明为什么不会做家务,就是婆婆说,大男人,哪里能进厨房,江达明就不进厨房了。幸而她教育好了江波,江波到是乐意做饭,早先江波做饭,是为了帮自己的忙。
  李会莲叹了口气,江涛,有些话只能放心里,不要讲出来,尤其是不能和苏建远说,他的母亲,他很为难,他也不能改变母亲,就比如你改变不了你父亲,原生家族的事,孩子都无奈,不是个个都能翻脸的,翻脸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你呀,让我们惯坏了,有什么说什么,是优点也是缺点。
  江涛不以为然,妈,你就是顾虑太多,我们凭自己的本事吃饭,又不靠她,凭什么不能有什么说什么,我跟你讲,人要引导,以前苏建远就什么都听他妈的,我引导了多少年,摆事实讲钱,才算让他明白,他妈对他,就是不如对苏建成。
  漂泊—对比
  江涛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对比的多了,苏建远就清楚了,他以前是习惯了听他妈的话,后来发现,听来听去,吃亏的是他,他的日子,那么多难题,他的母亲一点不管,他自然就清醒了。
  江涛看了看门,我爸爸,比他妈强多了,虽然他总是说,我不如哥哥,可是吧,大事大非上,他不情愿,也帮了我的忙,是那种不会好好说话的人。
  李会莲点头,你爸爸是这样。
  李会莲有句话,没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江家是因了江波懂事能干,知道照顾江涛,如果苏建成能干些,不给苏建远找麻烦,也没那么多的事。
  漂泊—透露
  江涛转了话题,妈,不提他们家,反正现在我们离得远远的,要钱没有,凡事不管,随他妈折腾吧。
  江涛说,我哥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好似是他公司的那个什么主管。你问问,我感觉不妥当,还是美玲姐好。
  江涛有眼光,她感觉,以哥哥的条件,找贺美玲最好,贺美玲喜欢江波,为了江波能善待一帆,现在就和贺家老老小小处得好,可是换了别人,就不好说了,如果哥哥再婚,找的不合适,其实吃亏的是父母,那一帆不全靠爸妈操心了,这笔帐,她算得清。
  漂泊—惊讶
  李会莲到没听儿子提过,有些惊讶,不会吧,可是眼前出现了,江一帆说儿子身上有香水味的事,她想起美玲不是喷香水的。她心里一沉。
  她想了想,江涛,你先问问你哥哥,我们问太郑重。
  江涛点头,好吧,我和江波说了,他答应陪我回一趟我家,把我家的房子租出去,现在不想卖,还是租出去吧。
  李会莲说租出去也好,找个靠谱的租主,宁可钱少些,对了可以托沈老师,帮忙照看一下。
  江涛点头,我知道,沈老师人蛮好的。
  李会莲悄声说,你帮我给沈老师,带些我腌的咸菜,他爱吃。
  漂泊—租房
  江涛事先在中介做了登记,这次是和中介约好了看房。
  江波答应请两天假,过去帮忙,一是处理一些旧家具,二是帮忙把房子刷新一下。他们商量的是,只刷新一下客厅,和一个卧室。
  跑中介的事归江涛管,贺美玲听说,忙提出要帮忙,江波刚想拒绝,到是江涛答应了,好呀,我一个人谈中介不踏实,我哥要刷新房子,你和我去最好了。
  江波看了看妹妹,摇头。
  李会莲到帮着江涛,是呀,江涛没和中介打过交道,多个人好,我是没时间过去,美玲,这是自家的事,你费心了。
  自家的事,这四个字,美玲听了非常欢喜,江波却有些尴尬。
  漂泊—辛苦
  事实上,跑中介也辛苦,看房也麻烦,江涛是集中了三家中介,看房的到有七八户,只是不太满意,他们大多是短租。
  江涛把咸菜给了沈老师,沈老师说,要不这样,你们把值钱的东西,都锁好,放在你的卧室,然后屋子基本上搬空,和一些旧家俱,我帮你们选租户,把你的银行卡号留下,谈好了,让他们打钱到帐上。
  江波想了想,沈老师,这样辛苦你了,最后能签订协议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离得不太远,能开车过来。
  沈老师忙说,这样就妥当了,最后哥哥订,江涛你就放心了。
  江涛把钥匙留给了沈老师,贺美玲跑出去给沈浩买了些玩具,和吃的。江波这才发现,他们有些疏忽了,让沈老师帮忙,只有母亲给带了些咸菜,是有些失礼了。
  漂泊—感谢
  江涛要还贺美玲钱,美玲拒绝,江涛你别这么见外,咱们都是朋友,不要这样。
  江涛收回钱,哥,你回头请美玲姐吃饭,我们不能这么白使唤人。
  江涛要直接去上海,送了江涛上了火车,江波说,我们也往回走吧。
  江涛本想找机会问哥哥私人感情的事,只是没机会,只好在车站的时候,让美玲帮忙买水,抓紧时间,哥,我的意思,也代表了爸妈,你再婚的事,我们都喜欢美玲,我们希望你成熟些,不要只考虑新鲜和刺激,这是再婚,要复杂的多,人品最重要,你不能过份的强调爱情,你不是毛头小伙子了,你是父亲也是儿子,要注意自己的角色。
  江波愣了一下。
  江涛看看,贺美玲的身影已经出现了,她只好轻声强调,哥,你第一次结婚,是为了自己,第二次,要考虑孩子,和爸妈了。
  漂泊—沉重
  江波的脸色沉重了。
  他眼中一向单纯的妹妹,居然说的如此成熟老练的话,他有些惊讶,这些话,有道理,可是他感觉有些不舒服,好似对他不公平,江涛看他一眼,哥,你不能只想自己,你以前考虑问题,可以只顾自己,可是现在,你要对一帆负责。这时候,贺美玲过来了,江涛只好罢了。
  江涛拥抱了美玲,好姐姐,不管怎样,我都认你这个姐姐。
  美玲有些惊讶,也微笑着说,好,我是你姐姐。
  江涛上了火车。
  漂泊—路途
  江波满腹心事,贺美玲注意到了,江波怎么了,看你有心事的样子。
  江波忙说,没什么,是单位有点事,这不出来几天了吗。
  贺美玲点头,那就好,有事你就说,我可以自己买票回去。
  江波突然有些感动,贺美玲对他,是真的太好了。
  他说,谢谢你,美玲。
  他想了想,美玲,你是个好姑娘,我只是现在,有些不知怎么办,我爸妈,都喜欢你,一帆也是,小蕊也是,只是我,还没做好再婚的准备,如果你有合适的,不要耽误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警告

下一篇: 《 漂泊—应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