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警告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21   点击:


  漂泊—冷淡
  过了一段日子,江一帆突然问爸爸,我妈妈好久没和我们视频了。
  江波突然发现,是呀。
  他给陶静打电话,陶静说,比较忙,她既然出去一趟,不能整天就在学校里,她要找些外面实习的机会,还要参加一些同乡会,她通过一个校友,找到了一些原来学校的同学,有了些往来,所以时间安排的特别紧,而且和国内有时差,那个时间,她有些活动,对她的未来大有益处,不能不去。她答应周末的时候,会和一帆说几句话。
  江波生气,心想,你的一切都重要,和儿子通个话,还要预约,看来父亲的话有道理,这是一个自私的人。
  结果周末陶静给忘记了,一帆眼泪汪汪的找妈妈。
  江波生气打电话质问,陶静到是和儿子通了几句话,说要考试,让儿子不要着急,考试完了,就和儿子聊天。
  江一帆的小脸,这才阴转晴。
  漂泊—暗示
  原来江达明随口说了一句,你看你妈不要你了吧,多长时间没和你联络,江一帆还替妈妈辩护,我妈妈忙。江达明冷笑,忙什么,说明在她心中,你不重要,所以就不理你。
  江一帆当时没讲什么,心里却记下了。
  他问爸爸,是不是在我妈妈心中,我并不重要。
  江波不想影响陶静在孩子心中的形象,而且也感觉那样会伤害江一帆,就说,一帆,你看你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就是大孩子了,妈妈也有自己的事要做,要上学,她也忙,对不对,她心里有一帆,只是她也要做自己的事,对吧。
  
  漂泊—怀疑
  可是一帆年纪虽然小,可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摇头,可是小朋友的妈妈都上班,就没有不理他们,没有一个月才打个电话,他委屈的撇嘴,妈妈是不像原来那样对一帆了,可能爷爷说的对,她真的不要我了。我不如她的出国重要。
  江波有些震惊,没想到一帆有自己的判断,似乎有道理,他心中有些警醒,不对呀,陶静的态度是有些变化,一个人再忙,也有重点,不可能一点时间没有,她没功夫理会儿子,也许是没功夫理会自己,现在他们夫妻早就话不投机,如果不谈一帆,还谈什么呢,似乎真的无话可说,他不喜欢她的势利,她不喜欢他的安逸。
  漂泊—发现
  他有些苦恼,不知道天下夫妻是不到了现在,都会无话可说,没有共同语言,他心中有些烦恼,感觉要和父亲聊一聊,不要和一帆胡说八道,这孩子每天,看着小大人一样,其时有些早熟,本来是娇生惯养的年纪,可是因为家中的一些变故,他到是成长起来,比如现在,他的生活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甚至还会打了肥皂洗衣服,当然陶静原来也培养他的自力,陶静说,自己的事自己做,不好老让别人帮忙。
  应该说在教育孩子上,陶静是富养孩子的爱好,比如学钢琴,可是自己的事自己做,早就让一帆做自己的事,不要别人帮忙,照顾好自己,才能做好事,这是陶静说的,有些方面,陶静的话有道理,这是一个头脑冷静的女子。
  漂泊—谈话
  江波和父亲的谈话,有些艰难,主要是他说什么,江达明都会打断,然后噼里啪啦的唠叨一会儿,让江波常常忘记了谈话的初衷,他提醒自己,不要偏离主题,要奔一个目标,他说,爸爸,我们只谈一件事,就是对江一帆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比如说,不要说陶静不要他了,这话让孩子伤心,对他的成长不利。
  江达明马上说,我说的是事实,隐瞒事实才是不负责的表现,将来怎么办,不是我胡说,你真以为,陶静跑出了国,还会回来,和你过安稳日子吗,你别大梦了,不可能,那个女人,见识了另一个环境,发现了那环境的好处,才不肯回来,不要求带走江一帆就好了,我告诉你,你媳妇和你离婚,我不介意,好男儿何怕无妻,喜欢你的人多了,不怕找不到好的,但江一帆是江家的孩子,她别想,别拿什么前途说事,就是要提前途,也要江一帆十八岁以后自己选择,十八岁之前,必须在江家,不能跟她走,我告诉你了,这是我的底线,过了这个底线,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可现在可以不要你,不能不要江一帆。
  漂泊—刷新
  江波愣愣的,话题谈不下去了,江一帆和江达明似乎都比他清醒,他们都对陶静的行为有个注解,似乎都比自己清醒,自己像个鸵鸟一样,不面对这一层,随遇而安,他不知说什么了。抽了根烟,平复一下心情。爸爸,我答应你,一帆留在江家,如果真的出现,你说的情况,孩子我不放手,不希望他成为陶静那样的人,这点你放心。陶静如果回国,不会离婚,我们为了孩子,也会过下去,如果不回国,那么早期,她要绿卡,也没时间,没能力要江一帆。
  江达明点头,你脑子清醒就成。如果那个女人回家,我也不好非要你们离婚,她看不起江家,我忍耐了,为了一帆,我不说什么。但是要是提离婚,那就不必客气了。
  漂泊—恳求
  江波绕回话题,爸爸,一帆大了,有些事,自己有判断,你不要做过多的负面暗示,陶静对孩子是有感情的,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只是她的价值观不一样,不等于是个坏妈妈,我和陶静的事,是大人的事,我不希望,一个儿子对母亲有意见,这对陶静不公平,对孩子也不好,不要和一帆说那些话了。
  江达明不以为然,可是他惯儿子,所以不想和儿子有矛盾,只是冷笑,你呀,真够傻的,太仁义了,那个女人配不上你,唉,你当年真是鬼迷了心,怎么看上那样一个女人。不踏实。
  江波叹了口气,当年,当年,当年他们也有过花前月下,他眼中的陶静,高贵大方,象仙子一样,几年后的今天,他有些叹息,物是人非,终还是变了。
  漂泊—谈心
  他们父子谈话的时候,江一帆在托儿所,小蕊今年也上了托儿所,兄妹二人在一个托儿所,这是江达明的意见,她感觉这个外孙女在家里太娇气,就多次说,那个托儿所,两岁孩子的孩子在小班,让小蕊去吧,送一个是送,送俩也是,你让她早点去,适应一下,对她有好处,慈母多败儿,不是不能惯。
  他忘记了,他当初强烈反对,一帆三岁前进托儿所,怕被欺负,现在到了小蕊,他完全反着说,小蕊也乐意,她愿意和哥哥一起上托儿所,她乐意,李会莲就同意了,她到是愿意带孩子,多有意思,教小蕊认认字,读读,听听音乐,这一天多有意思,可是江达明,还是经常在家抽烟,他只能保证,一帆在家的时候,去外面抽烟,李会莲不好总是当了小蕊的面和他争吵。
  漂泊—劝慰
  父子谈完了,江达明去接孩子,现在他骑的是一个电动三轮车,正好接两个孩子。
  李会莲看江波一根一根的抽烟,有些心疼,她走过去,江波,别听你爸爸胡说,陶静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没发生的事,你烦什么,就是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不怕,你爸爸有一句话对,你的条件不错,就是离婚了带孩子,在婚恋市场上,也有热门行情,不怕。
  江波放下抽,是呀,我不怕,我只是有些感叹。
  妈,可能我爸爸说的有理,我能感觉出来,我和陶静现在通电话,无话可说,她只问一帆,从来不问我怎么样。
  漂泊—现状
  李会莲说,她一个人在外不容易,她不问你,你要关心也,我们要主动一下,她是一帆的母亲,就是我们的亲人,要对她好,多些关心,她一个人不容易,就算她有些心思,她心气高,好胜心强,这是她的性格,不是她人品不好,你要多理解她,你主动关心她,不管将来走到哪一步,我们问心无愧。
  江波笑笑,妈,谢谢你,我知道,我和陶静不是敌人,我会关心她的。
  李会莲点头,不过,现在你是已婚人士,不能因为你们夫妻两地分居,就做对不起陶静的事,我不答应的。
  漂泊—感谢
  江波站起来,妈,你说哪里了,我是什么人,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好了,今天难得没事,我去超市买点肉,回来给孩子们包饺子,我们也改善一下。
  江波出现在孩子面前,神情自若,还和小蕊玩了会儿游戏,小姑娘很喜欢这个和气的无所不知的舅舅。
  吃了晚饭,江波用保温饭盒装了饺子,给贺美玲送去,他想,我只是做为朋友关心一下她,没别的想法,起码这个阶段,我当她是同学,是朋友。
  漂泊—温暖
  贺美玲高兴的吃着饺子,我早想吃了,我一个人做饭,老是凑合,我喜欢吃饺子,可是一个人折腾太麻烦,饺子,就要一大堆人吃,才有气氛,谢谢你,替我谢谢叔叔阿姨。
  江波说,你别客气,我妈成天念叨你,你有时间就过去,一帆和小蕊也喜欢你,贺美玲说,你呢,你喜欢我吗。
  江波吓一跳,忙说,当然,我们是同学是朋友,你又是个白衣天使,哪里有人不喜欢天使的。
  贺美玲苦笑,知道不能再说了,这话已经有些唐突了。
  她提醒自己,记住,他是有老婆的人。
  漂泊—老婆
  千里之外的陶静,接到了江波的电话,江波的态度很好,嘘寒问暖的半天,她都有些烦了,忍耐着不挂电话,江波说,我有些唠叨了,你要是有事就说,我这个人就这样,你知道的,我希望你过得好,照顾好自己,有时间了,多和一帆聊聊,他挺记挂你的。和你聊天的日子,都记在了挂历上。
  陶静放下电话,心中有些内疚,一帆是她一个牵挂,她听得出来,儿子和她讲话的欢快,她有些不忍,可是她明白,有些事,她必须做,既然遇到了机会,不能不做,她决定,放假的时候,回去一趟,有些事,必须办了。对她有好处,她相信将来对儿子也有好处,现在可能让人误会,不被人理解,可是一帆,我心里有你,我的孩子。
  
  漂泊—母亲
  陶静先和母亲提了,她的母亲,马上说,陶静,不许胡闹,我不赞成你这么做,这太任性了,你和江波好好的,感情不错,这婚事是你自己挑的,江波一直没错,你不要心太高,好好回来过日子,有什么不好,你现在的日子不错的,不要胡闹。
  陶静说,妈,你怎么不理解我,你不明白,我要什么吗,我现在越来越知道,我要什么,我不能错过机会,我要的江波给不了我,而且我们现在通话,他都是家长里短,没一点斗志,我不喜欢,我和他不是一类人,不过,你说的对,他是个好丈夫,好父亲,我不会让他为难。
  陶静的母亲叹了口气,你呀,孩子,太年轻,总以为世界是自己的,最后才明白,你的世界特别小,小的只有几个人,你怎么这么荒唐,算了,你好好想想吧,我做不了你的主,但我个人,坚决反对,你这样,让我感觉欠了江家,不过,现在婚姻自主,离婚是你的自由,和道德扯不上,算了,你随便吧。
  陶静说,妈,我想回国的时候,回上海,让江波带一帆回来,我需要你来,你要帮帮我,说服江波。
  漂泊—答应
  母亲答应了,我是会去的,我和你爸爸都去,好久没见一帆了,不过,我们不会帮你,你的事,你自己和江波说,反正,你目前没能力带走一帆,一切还好讲,我估计江波不笨,可能对你的想法,有所预料,只要你不要孩子,好讲。
  陶静说,好吧,你去就好。
  母亲放了电话,看了看老伴,这个孩子,是心太大,唉,将来要后悔的。
  老伴说,还不是你惯的,她有些地方像你,总是心太高,不踏实。
  漂泊—探亲
  江波要出差,正好路过妹妹的城市,他答应母亲,中途转下车,给江涛送些东西,其实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江达明马上说,你又给她东西,真是,嫁了出去,还管她,你看她,什么时候,往家里拿东西,她结婚这几年,花了我们多少钱。李会莲不理他,年轻的时候,二人话不投机还争吵,可现在,李会莲不了,只要不阻止她的行动,她都装听不到。
  江波看了看,也都是些小东西,什么过冬的雾霾口罩,什么棉手套,什么厚袜子,什么保暖衣。还有些母亲做的咸菜,李会莲说,江涛爱吃这个咸菜,给她捎去,江波叹气,自己转一趟车,多花的车票钱,比这些东西值钱多了,他真想说,还不如我给她几百块钱,可这是母亲的心意,他只好苦笑。江达明看儿子的表情,就摇头,只想着闺女,给儿子找麻烦,他唠叨了一通,带着一帆下楼玩去了,小蕊也要去,江达明皱眉,你不要去了,你昨天感冒刚好,再吹病了,真烦人。
  漂泊—感谢
  苏建远特意早下班,大舅舅哥对他一向客气,他感觉江家的人,除了岳父,都挺好,素质都高,比如江波在他面前,从不提收入奖金什么的,江涛有时候问,江波就说,哪里稳定呀,我一个做销售的,有时候富死,有时候穷死,我到是佩服建远,那是工程师,越老越吃香的。哪怕人家是情商高,建远也高兴。
  苏建远看了岳母带来的东西,心里暖暖的,老太太对他和江涛一样,有江涛的也有他的,他心想,他的母亲,怎么从来不知道给他带些东西,比如他爱吃红薯,家里的红薯烂了喂猪,母亲都不说给他捎来,他心中叹息,有时候,他宁可希望,他是江家的孩子。就算人家江达明重男轻女,可是他们买房的时候,人家也默许出了钱。
  漂泊—闲聊
  江波和苏建远喝了点啤酒,苏建远的胃不好,江涛不让他多喝。他也吸取了教训,江波说,你真是要注意身体,不能太疲劳,现在过老死的太多,你可不能这样,年轻的时候,能命拚可不成。
  苏建远点头,我也感觉体力大不如前,我现在开始调节工作状态,就是加班,也不过八点了,领导催我,我就说带回来继续工作。江波点头,这才对,人要灵活些,不要太亏了自己。
  苏建远笑笑。
  他想什么时候,把贷款还了,就能轻松些,他说,我们公司要在上海建立分公司,你说我要不要考虑,那给的多,他话音刚落,江涛三步两步过来,不行,我反对,你们的新公司,更忙更累,你不可能去,我不要两地分居。我这个工厂,还算稳定,你去了,我又不想辞职,这不成。
  
  漂泊—建议
  江波沉吟了一下,建远,我知道年轻人想挣钱,可是新地方好多都不规范,时间上完全奉献给公司了,还是不要考虑了,我看你太瘦了,让江涛好好给你调理一下,你是一家之主,身体要紧,不要去了,你看,你们毕竟已经买了房子,这也算一步到位了,只要能保持现在的状态就好,不要折腾了。
  苏建远说,我想过,如果上海公司发展的好,我们不是不可能到那里发展呀,江涛摇头,你算了吧,你在这是主管,这是公司的大本营,如果去了上海,那个分公司站不住脚,你回来了,连这个位置都没了。
  苏建远皱眉,他之所以心动,是因为上海公司的经理是他的老领导,他跟着他来的这家公司,还是想跟着他走。当然现在公司的经理对他挺看重,涨了几回工资,私下里和他说,希望他留在总公司。
  
  漂泊—商量
  江波知道劝人要适可而止,就笑笑,我知道你有你的道理,你和江涛再商量吧,我的意思,身体健康第一,不要太累了,身体是自己的。你要是去了上海,两地分居,更没有人照顾你了。
  江波第二天离开的时候,私下里给了江涛两千块钱,你收着,江涛有些不好意思,哥,谢谢你,其实我们现在还行,建远现在的工资能够贷款,我的做生活费,省着些也没问题,江波说,我昨天一直说,你要照顾好建远,可更要管好自己,该打扮要打扮,该吃要吃,别亏了自己,女人容易显老,他没说的话是,苏建远越来越有成熟的魅力,妹妹感觉有些显老,这可不成。
  漂泊—差距
  几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江波感觉苏建远配不上妹子,江涛洋气大方,虽然不是白富美,可真占了个白字,和苏家的经济比起来,就是白富了,可是苏建远那时像个愣头青,不会穿衣打扮,土气的很,戴的眼镜也厚厚的,那时候,江波感觉,妹子什么眼神呀,苏家的拖累不说,就是这个人,也没帅到哪里,高到是高,可是富和帅都不搭边。
  可是没想到几年后,江涛明显老,不如当时水灵,可苏建远反而沉淀下来,没了青涩,多了沉稳,到有些男人味了,看上去帅气了不少。江波心中想,这可不成,一定要提醒江涛注意打扮自己,尤其是公众场合,他临上火车,还是打了个电话,江涛,你要注意打扮,女人一过三十,可显老,江涛不高兴,什么呀,我怎么显老了。江波说,真的,你要多做美容,多保养,可别弄成了黄脸婆。
  漂泊—感觉
  江涛挂了电话,拿出镜子仔细的照着,是有些显老,肤色没有从前的红润,眼角细看也有了细纹,她叹了口气,女人就是这样,如此容易老,可是怎么保养,小姐妹看她在出神,怎么了江涛,江涛说,你感觉我是不是老了。小姐妹娟子打量了一下,没有呀,挺精神的,就是气色不红润,你报个瑜伽班吧,别省那俩钱,你又不是苏家奴隶,还不趁着小蕊在你妈那,轻松一下,过两年小公主回来了,你哪有时间。
  江涛看了看娟子,你是不是感觉我胖了不少,娟子点头,是没从前那么苗条,你没发现吗,你现在是微胖。
  漂泊—健身
  为了美丽,江涛决定,花钱,反正江波给的私房,他都存着,够了。
  先报了个瑜伽班,又买了套高档化妆品,眼霜是真贵,一小瓶子几百块,她咬了咬牙,才买了。
  苏建远还是忙得昏天黑地,不过他真的注意了,一过八点,就收拾东西走人,他心里明白,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再这样下去他会玩完的,尤其是他的胃。
  他想想,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一天十二个时,可以了,不能再透支身体了。
  每次路过前台,小秘书都微笑的招呼,苏工好,他点头,他不爱说话,人显得严肃,大家私下都说,他像块冰山,可是越如此,公司的小姑娘,越是愿意跑到他跟前,他有些好笑,他是已婚人士,好不好。
  漂泊—选择
  老领导找他了,建远,跟我一起去吧,升你做技术总监,工资加百分之六十,好不好,还给你股份。苏建远有些心动,如果是这样,就算江涛辞职,去上海找工作,也成呀,把这的房子租出去,这有什么不好的。
  苏建远和江涛开了口。
  江涛,我相信我们李总的眼光。
  再说,还有实打实的升职加薪和股份,我考虑过了,他给我加的工资,都比你现在的工资高,你办个停薪留职不就好了。
  江涛皱眉,她喜欢现在的家,一桌一椅都有她的心血,她不想离开,好不易熟悉了的城市。
  她说,建远,我们现在不是挺好吗。
  苏建远皱眉,江涛,你想想,我们的钱根本不够花,小蕊过几年要上学,要培养,我想现在拚几年,把贷款还清了,我们就能松口气,现在这样,一想想每月八千的房贷,我就心慌。
  漂泊—犹豫
  江涛说,好吧,你的话有理,这样你先去,你那边稳定了下来,看着能经营下去,我就办理停薪留职,好不好,现在一块去,我们就没退路了。
  苏建远想想有道理,好吧,那我先过去。
  苏建远飞了上海,江涛感觉日子空落落的,她想,是不能这样,如果苏建远那边能稳定下来,她马上过去。如果在上海定居也不错,小蕊可以在那里上学,也是蛮好,哥哥也在那里,父母也可以过去,那么一家人在上海团聚,有什么不好。
  漂泊—变故
  促使江涛提前下决心,是因为沈冬梅要闹离婚,婆婆带着儿子苏建城和两个孙子一起跑来了,这让江涛措手不及,她心想,早知道这样,我真应该和苏建远一起走,房子租出去,省得现在面对这一家人。
  江涛看看这一家四口,叹了口气,她和婆婆说这样吧,你和两个孩子住你原来的那间卧室,建成住客厅吧,婆婆不乐意,你妈那屋子不是空着,江涛说不行,那是我妈和小蕊的房间,不行,你要是有意见,就住旅馆吧。婆婆马上翻脸,这是我儿子的家,我住天经地义,江涛冷笑,别忘记了,这房子是我家出的大头,顺便告诉你一声,这房本写的是我一个人的名字,婆婆愣了,不可能,江涛拿了份复印件,你自己看看。
  婆婆傻了,怎么可能,建远傻呀,怎么写你一个人的名字,江涛笑笑,是呀,他没办法,谁让你们家当时不出钱,他也不好意思要加他的名字。
  苏建成不干了,可是你们现在还贷款,我哥也还着呢。
  江涛皱眉,打量了一下苏建成,这是我家的事,你管不着,而且我告诉你,没有房子,还什么贷款,没有首付,哪来的房本。你不懂不要乱讲。
  
  漂泊—听之
  江涛现在的方案是,不理睬。
  她锁了自己和母亲卧室的门,不做饭,告诉他们,你们要做饭,就自己买去,我呢,单位忙,一天三顿在单位吃。
  苏建成发现厨房里真的什么没有,米面都没有,他说,妈,这怎么办,你还有多少钱,母亲摇头,算了,我们出去吃吧,买米买面买油,更不划算。
  两个孩子可怜巴巴的。
  沈冬梅看到了孩子,有些心软了,健健和康康都抱着母亲不撒手。
  漂泊—警告
  沈冬梅的雇主有些不乐意了。
  苏建成的妈,一看有门,马上说,她是我家的儿媳妇,彩礼就收了十万,现在想离婚没门,两孩子这么小,当妈的不管,这可不成,我告诉你们,要是你们撺掇着沈冬梅离婚,我和你们家没完,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们马上辞退沈冬梅,要不然,我天天在你家闹,我不怕你们报警,报就报吧,正好管饭,我还不走了。她坐在沙发上,端起杯子喝水,跑到厨房拿起东西就吃,人家吓坏了,直接打电话让儿子回来了。
  领导一听,就叫来了江涛,江涛,你那个婆婆和母老虎一样,这可怎么办,你帮着解决。江涛想了想,领导,我不好出面,我出面了,帮哪个,你看,要不你就辞退沈冬梅吧,再找个保姆好了,现在这情况,沈冬梅要闹离婚,这样的情形,我那个婆婆不会答应,以后你家不太平,还是辞退了吧,这样以后,她就没理由找你家麻烦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城烟雨3:紫薇酒吧

下一篇: 《 漂泊—路途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