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小城烟雨3:紫薇酒吧

宋振邦电影小说《小城烟雨》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8-11-19   点击:

  晚上,我吃了父亲做的一碗面条,便匆匆夹起画板去剧社。父亲没有问我,因为到茶肆作速写是我的功课,当然那藏在我内心的隐秘,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条东西走向的运河贯通小城,那是早年商铺集资修的。如今两岸布满了店家,卖米面粮油的,棉布丝绸的,我去的紫薇艺社就在水渠边上,两座拱桥之间,它坐北面南。门前沿河有一排垂柳,树下是简易的廊棚,向两侧延伸几十米,棚内是一排条凳,供老人和游客坐赏运河听烟柳。
  艺社离我家不远,因为常去,和沈老板很熟,他把我的作画视为酒吧一景。酒吧在厅的西侧,与厅通连着,略高于厅里的池座。小舞台在厅的北面,南面的池里有几张方桌,那是给官绅老爷太太准备的。如没有尊贵的客人,市民又多些时,伙计便拿掉桌子,换上座位。那艺社和酒吧的经营亲切而随意。侍者在吧台内侧服务客人,顾客也便一面把杯,一面斜坐着看戏。通常我总是面向舞台作画,有时也喝点饮料。特别是与欧阳同行时,多半和主人闲聊。
  我和欧阳是老板的好友,彼此吐露心声,发发牢骚。欧阳也在报上介绍他的生意,我们常谈时局政事也言市井趣闻,这本是欧阳的业务,也是老板招徕顾客的话题。
  那晚我去时人不多,伙计拿饮料招待我。他问我今日得闲?我笑说有任务,画仕女图,这是真的,但我却是一心想见到陌上的相识。
  过了一忽儿,一些市民逐渐上座,演出也开始了。幕启,还是他,剧院里的那位丑角兼剧务,幽默家,四十多岁的瘦小的汉子,穿件长衫,提个凳子,抱着单弦,演串场的小品。我以为他又要唱“王员外的三个女儿”。不,这次换了,唱的是“兵痞揩油,小贩招架,两人调侃,捉迷藏”。观众哈哈大笑。
  之后,是四位女生怀抱琵琶出场了,我仔细扫视了这些姑娘,她们都很年轻,但不是我寻找的那位。琵琶女演的是弹词《宝玉探病》慢板开腔:
  “小窗无事遣幽情,秋到重阳爽气增。点点金菊齐开绽,哀雁一声过楼东。”
  我喜欢家乡的弹词,尤其是琵琶女演唱起来,那莺声燕语的韵味,唇齿之间咬字的呢喃,略有顿挫的柔美的拖腔……难怪邻里老人总是闭起眼,摇头晃脑,大婶们也微笑着,应那节拍摆动手里的小扇。
  “这公子床头对面轻轻坐,悄悄地细验病形容。见佳人头边斜倚着鲛绡枕,身上横搭着旧斗篷。”
  子弟书本来流行于北方,但近来又从鼓词移入弹词。我一面作速写一面感叹于文化的交融,同时又想起父亲命我作的仕女图,我用流畅的线条,描绘琵琶女的手指的跳动和身体的飘摆,这时我又陡然想起我的陌上女子,想起她在狭窄田的埂上,错动脚步时婀娜的身姿,想起她冲着我,手掌的轻摇,莞尔一笑。我的心感到一阵痛楚。我画了几幅画,不到剧终,喝了一杯啤酒,便离开剧场。
  户外很清凉,月光在浮云里时隐时现,我夹着画板漫无目的的走上小桥,沿对岸的石板路顺流而下。水流平静,它轻轻地拍击着堤岸和停在桥边的乌蓬船。我走了一些时候,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我自嘲,对自己说,这才仅仅过了两天,你期望什么样的偶然呢!这时我又欣赏起家乡的夜色来。
  正是清明时节,小城,雨后,夜已深深,断续的杜鹃的啼鸣,是那样清亮,润人心田。不远处,一栋小楼里的灯亮了,烛影摇摇,从一间到另一间,细微的劳作的声音。稍许,一扇窗子打开了,扎头巾的妇人,一手端着装桑叶的小笸箩。她望望柳梢上的月儿,那廂的楼台,隐隐的歌管,舞影翩翩。良久,她一声喟叹。窗掩了,灯熄了。“不信楼头杨柳月,玉人歌舞未曾归”。我默念着,静静的,月移花影,温馨的雨后的春夜,杜鹃声声……我可爱的家乡,有多少小城故事待我去描绘啊!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汇报

下一篇: 《 漂泊—警告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江南小城,隐在烟雨中,更有韵味;小城的故事,在画笔中,在美人的一声叹息里,更引人驻足,撩人眼球。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西部井水

    在酒吧里作画,一定是很浪漫的感觉。

    21天前

    回复

    • 赵小波

      @西部井水 宋老师的油画非常好,你们两个一中一西,都是大拿!

      20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赵小波 看小说,正好欣赏宋老师的油画艺术和思想,呵呵。

      20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