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汇报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17   点击:


  漂泊—衣服
  江涛要到大商场买衣服,苏建远摇头,算了,去批发市场吧,那价格便宜,只要做工不错,就成,其时平时也不穿那么郑重。
  最后还是在批发市场,花了二百,买了一身,做工看上去不错,苏建远身材不错,穿上去果然帅气不少。
  江涛极为满意,我老公就是帅气。
  苏建远心情好了不少,江涛以他为荣,这种感觉让他有些骄傲,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苏建远到是由衷的说,你哥是气质真好。
  江涛说,不一样,你是书卷气,我哥一看就是满满的商人气。
  苏建远心头一暖,他笑了笑。
  好久没这么笑了。
  漂泊—烦恼
  江波的日子终于上了正轨,一周有几天能正点下班,工作的开展,到不是太迫切,重点是培训,培训教材用的是总公司的指定教材,他又做了些修改,有些实践经验在其中,他自己亲自主讲,这种感觉很奇妙。
  这里比不得上海,没那么繁华,也没那么多的盛会,骆红静感叹,真是寂寞了不少,不过有些家常的岁月,好似现世安稳,有些宁静的意味。
  江波却发现,他喜欢这种节奏,有一种慢的感觉,这就是现在又开始鼓吹的慢生活吗。儿子的钢琴是江波的一大烦恼,他答应过陶静,让江一帆继续学下去,最起码能弹奏几支曲子,练习几年,就算不吃艺术这碗饭,也要有艺术细胞,而事实上江一帆在家里,只怕母亲,对于爷爷奶奶父亲,都不怕,他对父亲说,你不要报班,报了我也不上。
  漂泊—苦心
  江波做他的工作,和他商量,各种奖励措施,均无效,江一帆每次都说,我不吃肯德基,不吃冰淇淋,我不要上钢琴,不要交换,江波有些无计可施,他不能真的为了这个和儿子发脾气,或是打一顿,不知为什么,打孩子这事他干不出来。
  在电话里,还敷衍着陶静,说是上着课,可是进步不大,儿子听不进去,他也不可能陪着他上课,这一点做不到,就是去了,他也听不进去,和儿子一样的,不喜。
  陶静有些气闷,你怎么这样,一点不负责,江波叹了口气,是,我没你那么大的折腾劲,比你差远了,可是负责的人,在千里之外,陶静听出了讽刺的意味。
  这样的电话,打多了,都有些泄气。
  有一次江波说,陶静,你不要管了,说了白生气,我知道你在外面不容易,我们不要总为这个话题生气了,反正不解决问题,对儿子,我打不得骂不得,下不了手,他没兴趣,我也没办法。
  漂泊—知足
  陶静和亲妈发脾气,说江波是慈父多败儿,母亲到是劝她,你行了吧,你到是严母,可你跑哪里了,不要指责他了,他同意你出国,配合你的教育计划,就成了,我和你讲,不要不知足,这样的丈夫,算不错了,没什么雄心斗志,可是安稳过日子,你不要不知足,要是他和你一样,你以为把江一帆扔给你公婆,能好吗,更差。知足吧,过日子,两个都强势不好。
  母亲一连几个不知足,弄得陶静有些纳闷,我不知足吗。
  母亲当然肯定,当然了,你问问你表妹,她不过是去省会进修半年,婆家不同意,她只好放弃了,你知足吧,你都飞国外了。
  
  漂泊—委屈
  陶静终于点头。
  她明白江波的个性算是温和,人也通情达理,这些年,家里的大事,基本她说了算,就连钢琴的事,他也同意了,出国的事,他也让步了,不好再讲什么,可是她替儿子委屈,可怜的一帆,因为一个短视的父亲,钢琴的练习,要止步了,她替江一帆叹了口气。
  想起那个著名的原生家庭论,她终于相信,一个人的追求和心气和家族有关,比如江家,就都是随遇而安的性子,所以江波才如此,现在才三十多,她就感觉江波越来越少了斗志,也就是人聪明,上了个好大学,进了个外企,要不然,真没什么出息。
  每次打电话,都感觉江波对目前的生活特别满意,回了老家,江波好似也开始钓鱼,打球,一问他销售业绩,他说今年没考核,陶静听了皱眉,江波,公司不考核是公司的事,人怎能敷衍了事,你是销售副总,不能这个状态,这哪里象是一线的销售经理说的话。
  
  漂泊—反省
  让陶静批评了几次,江波也有些反省。好似自己这段日子是有些太轻松了,天天正点上下班,他照了镜子,好似是胖了,他有些警惕,是呀,自己毕竟是销售经理,不是行政人员,这种状态似乎不对,正好培训期结束,他开始督促销售员做业绩,冲量了,他自己也开始制订了一个销售计划,开始了紧张的状态。
  第一个单子,居然是贺美玲介绍的。
  贺美玲的一个病人,正好是江波的客户单位的副总,因了贺美玲的牵线,二人认识了,互相了解,江波跑了几回,对方感觉采购量不是很大,无可无不可的答应进货试试。
  江波完成了新公司的第一个业务单。
  梁小川不吝啬的表扬江波,还通报了总部,江波得到了一笔奖金。
  
  漂泊—正常
  又有业务员陆续成交,业务量不是很大,不过对于新的业务网点,算是不错了,同期成立的分公司还有没成单的,梁小川的压力不大,今年他是能混了过去,明年的事,明年在说,他的重点仍然是上海总部,基本上在总部,这边的事,全权交给了江波负责,一句话,你办事,我放心,我们俩是一回事。
  江波感觉这样挺好,起码他的一些想法,能够得到实施,这样正好,梁小川跑他的上层交往,自己做自己的销售业绩。
  骆红静升职成了行政经理,自然还兼职着江波的助理。
  
  漂泊—交往
  江波的日子,还是非常满意的,和贺美玲的往来多了起来,有时候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有一次江达明病了,也是贺美玲跑前跑后安排住院,问题不大,住了一周出院,江达明对贺美玲印象非常好,他叹息的说,这要是你媳妇多好,帮了咱们多少忙。上次小蕊住院,也是人家帮忙。
  李会莲瞪了一眼江达明,忙转移了话题,江波,人家美玲是帮了不少忙,你请她来咱家吃饺子,她爱吃我包的饺子。江波点头,心中有些茫然,她和他,当年也不是全无可能,只是后来他到外地上学,他遇上了陶静,一切顺其自然,后来成家,没想到多年后,还能重逢,他眼中的贺美玲,没有陶静美丽,没有陶静能挣钱,可是比陶静踏实,比陶静欣赏他。
  漂泊—关心
  江波想,也许他应该关心一下老同学,给她介绍个对象,可是想了想,身边的人,没有能配得上贺美玲的,这个细心温柔的女孩子,似乎应该有更好的人来配。
  到是李会莲提了一句,楼下王老师的儿子王阳回来了,出国回来不走了,在大学里当了老师,介绍给美玲,你感觉怎样,江波说,不错吧,就是那个王阳个子不高,不知道美玲愿意不愿意,我问一下。
  江波开口的时候,有些犹豫,他说,美玲你别介意,我知道现在的人,不愿意别人过问自己的私人生活,只是我妈是一片好意,总感觉,你帮了我们的忙,不为你做点事,心里过意不去,她说,我们楼里,王老师的孩子王阳,海归,在大学做老师,条件不错,一直未婚,你看是不是见见。
  漂泊—做主
  贺美玲抬眼看着江波,你说呢,你要我见,我就见。
  江波有些尴尬,我也不知道,他的条件不错,就是个子不高,我怕你不乐意,我一直以为,你这么好的人,应该有特别好的人才配得上,贺美玲一笑,我有什么好的,又不美,还离过婚,除了工作不错,还有什么好,可这个工作,又特别忙,也不是特能顾家,有时候累得回了家,话都不想说。
  江波说,你好,你善良细致,对人好,你特别好,真的。
  贺美玲的脸红了。
  漂泊—好感
  江波和贺美玲在一起的时候,有非常微妙的感觉,能感受到一种和谐的感觉,这是和陶静在一起没有的。
  陶静强势,做事有自己的一套,对江波的建议基本不听,妥协的是江波,有时候,一争执,陶静就讲,你就是被你那个家限制住了,做事太没有斗志,不像个男人,这会让江波很尴尬,他的情绪管理不错,不会为了一句话就生气,还能镇定自若,可是心里不爽。他和陶静的家,差别并不大,陶家勉强算是知识分子,可是他的母亲也是有见识。陶静也承认,你妈还算通达,懂得尊重人。可是你爸爸,她会摇头,不想说下去,江波知道,说下去也没好话。二人都是理智型的,说不通就不谈,至少不会像有些家,争吵甚至打架。
  漂泊—私心
  江波明白,贺美玲对他有好感,当年是,现在是,他挺享受这种感觉,可是想想,作为同学和好友,应该替对方着想,毕竟自己有妻有子,而人家,他说服自己,还是劝贺美玲,美玲,总要见下,是个机会,你感觉一下,好,就相处,不好就算了,全当给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
  贺美玲看着江波,这是你的意思,好我见。
  贺美玲见面那天,到是修饰了一下,人看上去漂亮不少,她不太重视打扮,这一天也化了妆,穿了件当下时尚的长大衣,看上去年轻不少。
  江波心想,女人,就是要打扮,三分长相,七分打扮,这不贺美玲也有了不少回头率,他大大的赞美了一番,你看,你挺漂亮的,就是平时太随意了,这不,一下子成了美人。
  漂泊—见面
  贺美玲和王海归的见面,还算客气大方。
  江波一直管人家叫王海归,王海归很客气,见面的地方,在江波家,他特意给一帆和小蕊带了不少礼物,人很斯文,脸上一直是微笑的神情。看的出来,他很和气。
  二人聊了十几分钟,贺美玲结束了谈话,她说,要上中班了。
  江波送贺美玲下楼,关心的问,感觉怎样,贺美玲说考虑一下,人很懂礼貌。
  江波回来,王海归和李会莲聊天,他挺有耐心的,江波问,感觉怎样,我同学人不错的。王海归点头,不错,人很实在,职业也好,我挺满意,看她的意思吧。
  漂泊—劝解
  王海归礼貌告辞,李会莲说,小伙子人不错,也踏实,他俩的性格到般配,就是看美玲好似有些冷淡,你劝劝她,机会难得不要错过。江波有些不以为然,妈,这事不能光靠般配,也要有感觉,你不要太起劲,我们是媒人,安排见面就成了,不要过多提建议,美玲不是小孩子,她又离过婚,这方面,有自己的想法,不要给人压力了。
  李会莲反对,这不成,我们要积极,她才会起劲,好多人见第一面看不出什么来,生人难看,优点显不出来,除非是特别亮眼的人,你不讲我讲,美玲是个好孩子,我要劝劝她,不要太挑,误了自己。青春能有几年,她现在再婚,年纪不太大,还能马上要孩子,这是人生大事。
  漂泊—劝解
  李会莲是行动派的,真的给贺美玲打了电话,说了王海归不少优点,贺美玲到也是附合,只是最后说,要考虑一下,李会莲听的出来,贺美玲不太起劲,她承认对方的条件好,可是好似没什么热情。
  李会莲心想,这姑娘不会是暗恋江波吧,这可是麻烦事,从外形看,王海归比不得江波,就是谈吐和江波没法比,江波是做销售的,自然长于言词,调解气氛,她想说什么,又感觉不太妥当,只好说,美玲,阿姨是希望你好,你好好考虑一下,幸福要紧。
  贺美玲连声致谢,放下了电话。
  贺美玲对王海归的条件没有什么可挑的,他的条件,比江波还好,毕竟职业更稳定,可是贺美玲总感觉,这个人不如江波,她奇怪,为什么要拿江波做对比,做参照物。
  
  漂泊—梦里
  梦里看见江波笑着,好似阳光一样。贺美玲醒了。
  贺美玲披衣起床,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心。
  可是不想面对。
  江波是有家的人,他和她,早已经错过。
  可是,贺美玲说,那个女人,根本不爱江波,她不止一次听江达明抱怨陶静,自私自利不顾家,不考虑江波的感觉,不是个好母亲,不是个好妻子,江达明叹气,也不知我家江波怎么想的,事事迁就人家,人家还不领情,对我也不尊重,拿我当贼防着,屋里还上锁,一离开就锁上门。
  漂泊—纠结
  贺美玲辗转难眠,最后下定决心,如果江波还在上海,人家一家人其乐融融,她自然不做他想,可是现在不同,陶静一走两年,而且看的出来,陶静和公婆的关系一般,既然如此,近水楼台,她为什么不等待一下。
  她只是等待,两年后,如果江波和陶静一家人团圆,那么她认了,她再找别人,现在不,她还有机会,看命运给不给机会,如果他们夫妻缘浅呢,如果陶静有了什么变故,这可说不定,听江达明的口气,陶静永远不知足,不是安份的人,也许新的环境有了新的可能,也许,是老天在帮她。
  漂泊—拒绝
  贺美玲决定了拒绝王海归,她特意约了王海归见面,态度非常诚恳,她的理由不是王海归不合适,是她刚离婚不太久,对婚姻目前没有太迫切的意愿,想自由一段时间,请王海归不要介意,这是她的问题,王海归的条件非常好,她有几个医生朋友,可以介绍给王海归,有个护士,二十九了,还没结婚,对王海归非常满意,她拿出了护士的相片,王海归看了看照片,很漂亮的样子,比贺美玲五官漂亮多了。
  王海归想了想,他对贺美玲的印象不错,对方是个知性女子,说话也有条有理,可是他看的出来,对方不热情,对他对婚姻,都淡淡的,没有急于结婚的愿望,他是个理智的人,看了看护士的照片,问了问情况,家是本地的,父母都是退休工人,条件一般,本人未婚,这比贺美玲离婚的有优势,重点是年轻漂亮,比他小几岁,美中不足是护士,不是医生,他想想,好,我见。
  漂泊—汇报
  贺美玲安排了王海归和护士的相亲,就告诉了江波,你替我和阿姨说,我现在不急着结婚,就介绍给我同事了,他们已经见面了,双方第一印象都不错,可以交往,替我谢谢阿姨。
  江波的心,突然轻松起来。
  表面上还可惜了两句,他感觉自己有些虚伪。
  放下电话,他想这样也好,我可什么没说,没我的责任,是美玲现在不想结婚,这想与不想,是人家的事,和我无关。
  他和母亲提了,李会莲皱眉,这傻孩子,不愿意也可以处处看,介绍给同事,这傻孩子,这好的条件哪里寻。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缓和

下一篇: 《 小城烟雨3:紫薇酒吧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