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缓和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17   点击:


  漂泊—大吵
  苏建远生气了,可是不会骂人。
  江涛忍无可忍,你哥是没本事,可是不赖在别人家,不花别人的钱买房娶媳妇,你不窝囊,你媳妇喊着和你离婚。
  苏建成也生气了,我和我哥的事,不用你管。
  江涛冷笑,我才不乐意管,你吃我的饭,住我的家,你问你哥,这房子的首付,可一大半是我家出的,你哥才出了多少,别不知道轻重。要不是看你哥的面子,早让你滚蛋。
  苏建成看看哥哥,苏建远低头不说话。
  漂泊—吵架
  苏建远看苏建成的脸红了,气也粗了,知道这个兄弟有点二百五劲,要是和江涛冲突起来,亲戚没法做了,他拉了苏建成出了家门,江涛心中火起,她早烦了婆婆家的人,没一个省油的灯,好似苏建远欠了他们的,还不清了,这些年,她受够了,婆婆来了,一住十天半个月,吃家里的喝家里的,临走还拿,可是给小蕊一点东西不买,那时候,母亲在这里,婆婆安心的指挥母亲做这做那,都不知道给母亲一点东西,她不是看东西,可是她的是,别人的态度,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你怎么好意思空手到人家,人家又不欠你的,她讨厌,她们沾便宜没够的想法,她想好了,不好和婆婆翻脸,可是和小叔叔可以翻脸。
  本想借此吵翻了,可是苏建远当即立断,拉走了苏建成,江涛的火发了一半,不得不熄灭了。
  漂泊—醉酒
  苏建成和哥哥进了路边的小馆,二人要了两个菜,主要是喝酒,菜也是便宜的,花生米和土豆丝,苏建成说,哥,我请你,这是沈冬梅给我的。
  苏建成说,哥,你过的什么日子,一天到晚,天不亮走,天黑透了不回来,就这样,挣的钱都还了贷款,在家里,你看我嫂子对你什么态度,他这样对我,是看不起你。苏建远平静的说,我也看不起自己,看不起你,要不是你结婚的彩礼十万,你在县城买房的十万,都是拿的我的,我家买房时,用借我丈母娘的钱吗,你给你丈母娘钱,我花我丈母娘的钱,我哪来的面子。
  漂泊—指责
  苏建远叹了口气,一对比,我特平衡,要不然,你还我二十万,我给了我丈母娘,我媳妇要是这个态度,我敢抽她,可是你敢惹沈冬梅吗,沈冬梅,招呼一声不打,就跑了,你还得屁颠屁颠追来,一副离了老婆没魂的样子,你更没脸,还好意思说我,我是被你和妈连累了。
  苏建成愣了,马上说,你是我大哥,我有困难,不找你找哪个,我结婚那会儿,家里哪有钱,好歹我和妈供了你四年大学,虽然没花那么多的钱,可是你的文凭里也有我一半吧,你不能过河拆桥吧,兄弟不就是互相帮忙。苏建远冷笑,我四年大学一共花了家里一万,上班三月,我就还了,好不好,你还念叨,你还我的钱再讲亲情吧,我现在是让你们弄得在江家抬不起头来,
  漂泊—亲情
  苏建成叹了口气,都是钱钱钱,就没情份了吗,沈冬梅为了钱,不要家,我为了钱,惹你厌烦,可是哥,我也不想呀,要不是沈家要彩礼,我能和你张口吗,要不是她跑来这里,我能来吗。我也没办法。
  苏建远叹了口气,你来没错,可你一个种地的,嫌这苦嫌那苦,你是来享福了呀,你看看我,一个大学生,还是重点大学的,我怎么过的,怎么你就怕这怕那,你要是去建筑工地打工,你要是送快递,我都尊重你,可你呢,你是吗,你以为这是来让你养老了吗。
  我要是向你这样,我有钱给你当彩礼吗。
  漂泊—反醒
  苏建远说,不怪沈冬梅看不起你,我要是她,我也一样,你要是想留在这,就别怕苦,要不就滚回家。好好弄你的鸡场。
  苏建成喝了一杯酒,我回去,我不想在建筑工地上,我恐高好不好,我也不愿意送快递,不喜欢天天跑来跑去,我还是回去呀,沈冬梅随便折腾吧,我不管了。
  苏建远叹了口气,你也别怪江涛,她的钱挣的不容易,我们现在吃喝都是她的工资,她生气我理解。你也不想想,我是你哥,她不是,
  苏建成看看哥哥,头上有了白发,他有些心酸,哥,你有白头发了,染染吧。
  苏建成决定回老家。
  漂泊—叹息
  苏建成说,我没想到,你们在城里,这么多年了,连我一个工作都解决不了。
  苏建远说不是我们解决不了,是我们解决不了你的怕苦怕累,人家江涛给你在工地上找了,我又不是官,又不是商,我哪里来的工作,我一个乡下来的人,人家又没受过我什么恩惠,凭什么帮我的忙,你不要以为,我有什么了不起,我这样的人,多了去,连自己都养活不了,你不看我现在过年都不回家了,我以前是重点大学的学生,我得意,现在我一点不得意了,研究生博士多的很,我们那一个研究生还在前台呢。
  兄弟二人喝得大醉,回去的时候,江涛不情愿的打开门,看看苏建远一身的酒味,她说,你们都在客厅吧,她进了卧室,锁上了门。
  漂泊—反醒
  苏建远一大早被江涛推醒,不是说,今天上午要开会,不能迟到,苏建远无奈爬起来,到水房洗了把脸,还是有些头疼,不得不吃了个止疼片,他深切的感觉到,苏建成打扰了他的生活,让他更加的困苦。
  苏建成也醒了,一把拉住苏建远,大哥,你给我点钱,我要买车票呀,苏建远无奈,和江涛要了一百块钱,车票够了,余下的你给妈买点水果,我告诉你,我不要生事了,好好的回去吧,妈一个人在县城,你也放心,两个儿子,都让妈一个人带,你们夫妻到轻松。
  漂泊—要钱
  苏建成从哥嫂那里出来,想了想,不能这么便宜了沈冬梅。
  他一大早敲响了沈冬梅雇主的门,沈冬梅一看是他,心情不爽,你怎么回事,不到八点,你来干干什么,苏建成说,我要回家了,让你满意了,不过,我和你讲清楚,你每月的工资,打我卡上一半,他写了个卡号,要是你不按时打,沈冬梅,我就来闹,我就不走了。沈冬梅点头,好,我打到卡上,你回去,好好管儿子,我在这,是为了这个家,你不要再闹腾了,闹黄了我的工作,我一定和你离婚。
  苏建成还是从沈冬梅那里弄了五百块,这才心满意足,想了想,不能白来一趟,到理发店理了个头,到批发市场买了身新衣服,这才心情好些,想想给两个儿子买了些吃的,这才买了车票,走了。
  漂泊—放松
  苏建远收到建成的短信,哥我走了。
  他转发给江涛,江涛这才有了笑模样。
  江涛下班后,马上回家,要收拾一下房间。
  先是把客厅的沙发套拆了下来,洗干净了晾好,现在为了省电省水,她都不用洗衣机了,想想有些心酸。
  江涛把地拖了三遍,又开窗通风。
  往屋子里喷了些空气清新剂。
  江涛想了想,苏建远一喝了酒,胃不舒服,她开始熬粥。
  漂泊—送饭
  苏建远说加班回不来,江涛说,你别吃外面的饭了,我给你送过去。
  江涛出门,照照镜子,摇头,她从衣柜里找衣服,不能给老公丢脸,上次江波来,拉着她,逛了商场,给她买了件风衣,还是挺时尚的,她换了风衣,带了丝巾,又化了淡妆,这才离开了家。
  苏建远注意到江涛的打扮,你怎么了,弄得这么齐整,江涛轻声说,来你公司,当然要打扮一下,不能丢你的面子。苏建远心里一热,妻子,还是给他面子的,他喝了粥,舒服了不少,江涛,你先回去吧,我可能要晚点。
  漂泊—羡慕
  苏建远的领导,到是说,建远,你真命好,媳妇这么贤惠,还大老远给你送饭,苏建远笑笑,还行吧,她到是知冷知热,就是脾气不好。
  领导摇头,脾气好有什么用,不当饭吃,对你好才是真的。
  苏建远心里暖融融的。
  他对江涛不是没意见,兄弟苏建成是不争气,这些年没少拖累他,他和朋友吃饭时,也议论过各自的家庭,他也埋怨兄弟不争气,拖累他在岳家抬不起头,活该江涛对他冷嘲热讽,可是他也不想,原生家庭他不能选,当江涛对苏建成态度恶劣时,他心中对江涛是大有意见,感觉不给他面子。
  漂泊—冷淡
  所以这段日子,他是故意在单位,有些工作,到是可以带回家去做,现在公司给他配了个笔记本电脑,他可以带回家,可是他不。他喜欢公司的氛围,在这里,他被人尊重,人人都喊他苏工,他感觉找到了一点被敬重的感觉。他喜欢这里,回家干什么呢,兄弟在那里赖着,烂泥扶不上墙,妻子一张冷脸,厌恶的盯着他的兄弟。对了他,也是一张不喜的面孔。
  他本来可以充当一下润滑的作用,苏建成不听他的,媳妇不理会他的劝解,两头不落好,干脆两头不管,不管苏建成住得舒服不舒服,他懒得管,不管江涛心里的怒火,反正是老公的亲戚,她瞧着办吧,总不会把苏建成撵出去,真要撵了,他发现,他也无计。
  漂泊—心灰
  苏建远有些心灰,想想毕业快十年了,他似乎一直在挣扎,钱一直不够花,可是江涛说的对,那怪你,太迁就你母亲和你兄弟,家里的事,应该管,可也要值得管,你看你妈妈,两个儿子差别对待,好似苏建成是亲生的,你是捡的,出钱出力的事,是你的,享受的是你兄弟。家里的老宅,给了苏建成,苏建成结婚购房,都要你出钱,你不过是个打工的,人家重男轻女吧,你也是她儿子呀,你和苏建成是平等的,可在你妈眼里,你就是给他娘俩挣钱的机器。
  就因为这些事,他们要孩子一直晚,前几年是想着,经济基础好些了,再要孩子,后来是岳母说江涛,你要是打着过日子,就要孩子,托下去,你的年纪大了,你弟媳妇比你还小,人家都生俩了,这江涛才马上决定要孩子,还叹息,幸亏母亲提醒,要不然,自己真傻了。
  
  漂泊—女儿
  想想女儿也是委屈,苏建远明白,和他的同事的孩子比,小蕊吃的穿的都差不少,人家都是进口奶粉,只有小蕊是本地的奶粉,感觉上差别是有,同事的小女儿看着比小蕊白胖不少,也壮,江涛没少怪他,都是你,孝敬了你妈你兄弟,亏了我们家的小蕊,这可是你亲闺女,将来你要指望她孝顺你。你兄弟能孝顺你吗,分不清里外。
  江涛在小蕊满月后,郑重声明,以后经济封锁,所有的支出,都要经她的手,不许苏建远给婆婆和小叔子一分钱,她说,要是让我知道,你背着我,给他们钱,我和你离婚,你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你花的是小蕊的奶粉钱。
  
  漂泊—衣服
  看见江涛那件风衣的时候,他眼前一亮,人是衣服,果然如此,这件衣服,时尚大方,收腰收的好,提升了不少穿衣人的气质,江涛显得优雅大方,想想江涛多久没买衣服了,这还是江波给妹妹买的。苏建远是真感谢大舅哥,江波从来不提他的家务事,总是举重若轻的把话岔开,有一次电话里江涛诉苦,他隐约听见江波说,你也要理解一下,我是深有其感,父母不能不照看,照看多了,媳妇有意见,也是无奈,你说,那是亲妈亲兄弟,怎么袖手旁观。
  苏建远有些内疚,江涛跟着他,是没过什么好日子,一直在打仗似的,所以江涛购买学区房,他本来不乐意,一是首付他出不了多少,二是月供太多,可是江涛坚持,说是一步到位,两室和三室差不了多少,尤其将来折腾,不如一次到位,这个地段也好,交通方便,不只是孩子上学,就是他们购物呀也特方便。
  漂泊—现实
  现实是幸而丈母娘帮忙,先是贡献了存款,又贡献了工资,还带着小蕊,帮着料理家务,李会莲的好处是,她从不当面指责他,对他衣食冷暖都真的关心,她说过江涛,男人要面子,给建远置办两身像样的衣服。江涛还说,哪有钱呀,我都好几年没要新衣服了。他一个男人,打扮精神了勾引小姑娘呀。
  苏建远发现,江涛的性格不像母亲,不像哥哥,到有些像江涛最烦的父亲,岳父一向重男轻女,江涛很是不平,可是她有时候说话刻薄,完全就是岳父的翻版。
  苏建远一直忍耐着不和江涛争执,一是理亏,二是感觉没钱声音不响。
  漂泊—松快
  苏建成总算走了,苏建远松口气,他现在也烦兄弟。
  这个苏建成就是让母亲惯坏了,吃不得苦,受不得委屈,连沈冬梅不如。
  他隐约感觉,沈冬梅的事,和江涛有关,哪里那么巧,沈冬梅的雇主家就是江涛的车间主任。天下无巧事,自然是有人有心。
  他不想追究,他不笨,一个软件工程师,怎么会笨,只是难得糊涂,弄明白了干什么,弄得家里生事,他现在吵架的力气都没有。
  
  漂泊—缓和
  江涛也发现苏建远情绪低落,她感觉前段日子,是自己的态度有问题,就特意做了几天苏建远爱吃的菜,周日她说,建远,你也休息一天,总这样身体吃不肖,我们今天逛逛街,给你买身西服吧,你现在是部门经理了,总要打扮一下,注意形象。
  苏建成心中一热。
  算了,江涛有一万个不是,总有一个天大的优点,她心里有他,是想好好过日子,谁没个脾气,角色对换一下,他对岳父也有意见,可人家岳父没花过他的钱,没吃过他的饭,没来他家闹腾,他还有意见,就因为人家看不起他,可是江涛面对的婆婆和小叔子,比起岳父来过份不少,他叹了口气,不要总是怪老婆了,老婆也是人,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虽然在好多少感觉,他太窝囊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求助

下一篇: 《 漂泊—汇报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