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礼物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05   点击:


  漂泊—拒绝
  苏建成到是个心大的人,打小母亲因为他身体弱,一直宠着他,和哥哥伸手也惯了,这几年,兄弟各自成家,他才感觉不一样了。其实老家的房子,给了他,这房子也是苏建远出钱盖的,他结婚的彩礼是苏建远出的,他这个哥,对他,是没得说,他到过哥家,江涛一看就是城里的姑娘,人有些娇气,还不算太讲究,对她是礼貌,不是亲近。
  苏建远和他电话里说过,他买房的事,要和他借点钱,周转一下,苏建远不愿意用丈母娘的钱,他也同意了,想想大男人能不要面子,可是母亲不同意,母亲说,好不易,我从你哥手里要的钱,不能给他,让他自己解决,给了他买了房,他哪天能还你,他以后房贷要还,没什么节余的钱,你不能犯傻,沈冬梅到是犹豫,感觉应该帮一下大伯哥,可是婆婆的话有理,她最后不表态。苏建成听了母亲的话,推说,存了定期,不好取,这个理由太差。苏建远挂了电话。
  漂泊—安慰
  看沈冬梅落泪,他忙劝她,你不要当回事,我妈说话,一向这样,自说自话,你怕啥,你生了两个儿子,是老苏家的功臣,说到哪,这也是你的功劳。
  沈冬梅苦笑。
  苏建成说,就这样吧,别往心里放,咱们买房的事,我想了,大娃要上学了,我们也要替他考虑,这房子,买小些好了。原来准备买三室,买成二室好了。小户型不大,六十平。勉强能够。
  漂泊—房子
  苏建成没和母亲商量,取了钱,买了一楼两室的,看中有个小院。
  他是考虑搬家时才和母亲说,苏建成母亲了,呆了。
  她一直惯了小儿子,是因为小儿子听话,没到到这大事,居然没和她讲,她一问沈冬梅都知道,这下子捅了马蜂窝,马上又哭又叫,大骂沈冬梅调唆了儿子不听话,这大事,不和她商量,她原来考虑要三室,是有一间自己的。
  沈冬梅直呼冤枉,她以为建成和母亲讲了,建成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劝母亲,也不说软话。
  漂泊—决定
  苏建成是怕母亲的,他没什么本事,在村里,有事是母亲帮着争,从哥那里弄钱,也是母亲开口,没有母亲,他不太可能,如此顺利。
  现在看母亲如此闹腾,他不知如何收场。
  两个小孙子到是和奶奶近,一个一边,站在老太太身边。
  老太太哭天抹泪半天,儿子无语,沈冬梅翻来覆去一句话,妈,你不要哭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建成不是故意的。
  老太太后悔,怎么就鬼迷心窍了,把存折写他的名字,她在此时下了决心,以后,不能如此。
  漂泊—安排
  老太太擦干眼泪,冷冷的看了眼沈冬梅,别以为房子买了,就是你的。没门。
  她踹了一脚苏建成,你起来吧,我和你说,这孩子上学是大事,我想过了,这家里的田,家里的鸡,都是大事,住在城子里都是花钱的事,用水用电,还有什么物业费,你和你媳妇在家,我带了两孙子进城。
  苏建成点头,他想的也是这样。
  老太太打发沈冬梅去做饭好了。
  把苏建成叫过来,房本我看看,她打开房本,点了头,你还不傻,只写了自己的名字。不似你哥,还写了江涛的名字。苏建成说,我哥那不写我嫂子的名,不可能,那钱大半是江家的。
  
  漂泊—哭穷
  老太太又给大儿子打电话,苏建远看见母亲的电话,就头大,他按了接听键,老太太又开始哭泣,小儿子不听话,买了二室的,钱都花了。
  苏建远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半天才说,妈,你不嫌费话费呀,本来那钱就买房的,买就买吧,两室的怎么了,你们不可能都住进城,那鸡那田,总有人收拾吧,够住了,说完了,他不待母亲再开口,妈,我先挂了,我还在公司里加班。老板会生气我老打电话的。
  老太太看儿子挂了电话,心里火更大了,一个一个,都这样,不把她放在心里。
  
  漂泊—放心
  苏建远那时候,没有单位,好不易这几天不加班,他自然在家里陪孩子,小蕊现在白胖可爱,一双大眼睛,一笑俩酒窝。苏建远愿意和孩子在一起。他领着孩子,李会莲和江涛包饺子,苏建远最爱吃饺子,平时没人包,这个太费时间,现在他满心盼着吃饺子。
  他接电话,开了免提,这样不用拿了手机,他正在摆积木。
  因了这样也好,他不用重复电话的内容。
  江涛说,你弟弟到是大胆,居然不和你妈说,就买了房子,这样到好了,你妈不用再折腾。
  苏建远说,我上次和我弟说过,要不先买个小点的,你们又不在那儿住,不过是孩子上学,放假过年,都要回村里,弄那么大干什么,要是你借了钱,你自己个还,我十年之内,是管不了你的事。
  漂泊—满意
  江涛有些满意,老公总算不那么愚孝了。
  可能是这次买房,他被婆婆伤了心。
  他这些年,给家里的钱可不少,可是想先借过来,付首付,婆婆都不乐意,那个小叔子,居然怕损失利息,这让苏建远火透了。那里面一半是他的钱。
  江涛还要说什么,到是李会莲瞪了她一眼,她马上明白,不要多说了,尤其是当了母亲的面,要给苏建远面子。李会莲不喜欢亲家,对这个傻女婿到还满意,苏建远脾气好,回了家也知道干活,这比江达明强多了。
  漂泊—羊肉
  江达明正窝火,他也喜欢吃饺子,以前一周肯定吃一顿,可是到了上海,要吃只能点外卖的,钟点工给做晚饭,但人家不弄这么麻烦的,都是电饭煲上是米饭,炒两个菜,一素一肉。
  他有一次,从向光明的超市里买了速冻的,让钟点工给煮了,这个钟点工乐意,省了她动手,可是江达明吃在嘴里,不是那个味,不鲜,都是味精的味。
  他开始想妻子包的羊肉饺子了。
  他给老婆打电话,老婆匆匆说了几句,就挂了,你没事吧,没事就不聊了,我正和闺女包饺子呢,一手的面,没时间和你聊。
  
  漂泊—郁闷
  一想到,老婆正和女婿女儿一家吃饺子,他就生气。
  他真想一个电话,让老婆来上海,不管女儿他们了,反正小蕊姓苏不姓江,他想一帆也肯定受吃老伴包的饺子。
  他按了键,可还是缩回了手指。
  他知道唯这样事,老伴不听他的。
  李会莲说,你不要糊涂,都说养儿防老,可是你真指望我们俩都由江波一个人管呀,他忙得要死,将来能指望上吗,管一个就不错了,不能得罪闺女,我可看好了,苏建远比陶静好说话。
  漂泊—喝酒
  江达明想到此,唉了一声,他和陶静相处,发现,陶静是客气,可是不热情,没有苏建远的小心谨慎,苏建远是讨他们的好,问他们吃什么,忙着忙后,可陶静不是,她不管家务,和自己就是打个招呼。别的凡事不问。
  陶静是儿媳妇,居然不做饭,苏建远原来不会做,后来学会了,他去年去过一回,苏建远还下过厨房。
  想到这里,他不得不承认老伴的话有理。
  江波回来的时候,一屋子的酒味,他开了窗户,进了自己的房间,放下电脑包,换了睡衣,陶静正皱眉,你说说你爸爸,你不是说他不喝酒吗。江波点头,不经常喝,偶尔。
  漂泊—油条
  江波到父亲的房间,江达明已经睡了。
  江波看看父亲,他摇头,父亲为了什么烦恼,明天问问。
  第二天,他没急着走,到楼下买了油条和豆浆,这是向光明的超市供应的,向光明发现,南方人也有爱吃这的,还有些北方来的人,更愿意吃。
  陶静化好妆,看见江波提着油条,她皱眉,不许让一帆吃,这个对孩子不好,说完了,她穿着高跟鞋子走了。
  江达明却眼前一亮,他喜欢。
  漂泊—欢喜
  一帆却喜欢吃,他满手抓着,大口大口的吃,看他吃,江达明就高兴,你媳妇事多,油条怎么不好了,你小时候天天吃。
  江波不提这个,爸爸,你昨天喝酒了,心情不好。
  江达明说,我给你妈打电话,没说两句话就挂了,说包饺子呢,我都吃不上,都便宜了苏家的人。
  江波笑笑,我妈和我妹也吃呀,小蕊也是我外甥女呀。江达明说,小蕊能吃什么,吃碗鸡蛋糕就不错了。
  江波想起来,父亲是爱吃母亲包的饺子,其实他发现,他也想吃了,他说,爸爸,你别生气了,我今天不忙,晚上我带你和一帆去吃饺子,手工水饺,很正宗的,现包现煮。
  漂泊—奢侈
  江家的老少三代,去吃饺子了。
  陶静推说加班没去,她和同事做头发去了,这一个头折腾下来,花了两千多,看着新烫的发型,她还是满意的。头发做了护理,感觉有光泽不少。
  她到家的时候,家里灯火通明,江家三个人,都在客厅里看电视,好似是个什么娱乐节目,她不以为然,她不看这类片子,推门进了卧室,欣赏自己的发型,江达明看见她,皱眉,你媳妇烫的什么头,还是红色的,像个火鸡。听到火鸡二字,江一帆哈哈大笑起来,他说,爸爸,火鸡能吃吗。江波忙制止儿子,不要说了,你妈会不高兴的。
  漂泊—冲突
  陶静在镜子前,转来转去,满面春风,她喊江波,你过来一下。
  陶静问江波,我的发型怎样,花了两千多,好不好看,今年最流行的。
  江波听到两千多,眉皱了一下,他有些敷衍的说,两千多能不好,就冲这个钱,也好的很。
  陶静马上听了出来,你什么意思,嫌贵了,这可不贵,这是店里的中端价位好不好,江波不想和她争,只好说,你说不贵就不贵,反正你没花我的钱,我管不着。
  陶静马上撂了脸,什么意思,要是我花你的钱,你就不乐意了,是不是。
  江波有些惊讶,陶静,你这不是故意找事吗,你做你的头发,我又没反对,我还非要鼓掌呀。
  漂泊—对比
  陶静生气了。我当然生气,人家做头发都是老公陪着,你呢,人不去,连个好话,还没有,说什么,没花你的钱,意思是我只能花我的钱吧。
  江波有些不耐烦了,对,这种没必要的支出,就是你花你的钱,我抽烟是花我的钱,和你要钱,你会乐意吗。
  陶静火了,这能一样吗,我做头发和你抽烟不是一回事。
  江波冷笑,怎么不是一回事,都是可做可不做,你原来的发型就不错,弄这么个火鸡一样的头,你不感觉太艳了,你多大了,三十好几了,你感觉合适吗。
  陶静愣住了,火鸡,她驳然大怒,可是她一惯有修养,就是现在,声音仍然不大,你就是个小县城出来的土老帽,你懂什么。
  漂泊—冷战
  江波火了,可是他听见了客厅里父亲和儿子的笑声,他控制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陶静,没说什么,出去了。
  陶静有些后悔,原来他们为这个事,达成过协议,不许提江波是小县城的土老帽的话,可是一生气就忘记了。陶静有些后悔,看看镜子里的发型,红色怎么了。我三十大几怎么了,还正当年呢,我怎么就不能打扮的和小姑娘一样。
  她有些委屈。
  坐在那里生闷气。
  听到客厅里传来的笑声,越加生气了。
  她推开门,一帆,几点了,睡觉。
  漂泊—安静
  陶静一嗓子,最先起身的是江达明,他阴了脸,回了他的房间。
  江一帆正看得起劲,他其实不一定看得懂,可是他喜欢,电视上的人笑得前仰后合,父亲和爷爷也一直笑,他喜欢这个氛围,现在母亲一嗓门,他有些委屈,他看看父亲,父亲的脸黑了,他没敢说什么,父母争吵的时候不多,可现在父亲这个表情,有些像,他轻手轻脚的站起来,回了自己的房间。
  江波站起来,关了电视,然后进了洗手间。
  他在镜子前,看看自己,和自己说,不要争吵。
  他没回卧室,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了下来。
  
  漂泊—气氛
  江达明心里不爽,他感觉儿媳妇太不把儿子放在眼里,他奇怪,他的儿子一表人材,小时候就是院里的帅哥,儿媳妇的模样还不如儿子呢,幸而一帆像父亲,可是帅气能干的儿子,在儿媳妇面前,怎么都不像是说了算的。那个女人,顶着一脑袋的红毛卷子,他实在看不下去。他估计儿子也看不下去。他记得儿子好多年前说,他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子。
  如果是江涛敢把头发弄成那样,他一巴掌早打了出去,江涛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年过年,烫了发,他大发脾气,江涛只好又去了理发店,把头发又弄成了直的,叫什么拉直,他才看着顺眼,在这里,他说了不算,来之前,李会莲一直叮咛,不许管儿媳妇的事,不许参与人家两口子的纷争。
  漂泊—维持
  江波无奈,以前遇了这事,他会找个理由出差几天,回来的时候,给陶静买份礼物,当然价格要像样,他送陶静的几件爱马仕的东西,都是为了哄老婆高兴,他自己看不出有什么好,他的衣服质地不错,但不是名牌,他不介意,可能是人长得帅,都说他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现在他不好出差,父亲会多心。
  他只好老老实实的下班回家。
  他和陶静表面上还客气,晚上他睡他的客厅。
  他恼火的是陶静那天让关电视,父亲来这以前,他们商量过,他没要求父亲来,他宁可希望岳家的人在这,大不了他出钱出力,哄他们,可是陶静不可能哄父亲,是岳父母不干了,陶静才说,让你家人来吧。他们的约法三章,有一条就是不能在父亲面前争吵。
  漂泊—妥协
  江波明白,陶静是独生女,被家里娇惯出来的,她人不坏,花钱也大方,他们在钱上没争执,那几年给父母寄钱,陶静从不反对,有时候,还说他给的少了,前年家里装修房子,他说给三万吧,陶静摇头,三万太少了吧,能装修什么,给五万吧。他当时挺感动。
  可是陶静和人相处的能力太差,幸而她在医院业务能力不错,院长是她的一个师兄,才算平平稳稳。
  江波明白,他必须妥协,可是如何妥协是个问题,父亲还要在这几年,看的出来,父亲不适应这,没人陪他喝酒,没人和他下棋,还好有个老乡,如果在家里,还要看陶静的脸色,他不肯。
  漂泊—电话
  江波给岳母打电话,他试探着问,能不能让岳母来,岳母挺意外,不是你爸爸去了吗,我上次给一帆打电话,一帆说,爷爷陪他玩,他可高兴了。孩子能适应,你们有什么意见。
  江波说,唉,主要是陶静。
  岳母说,陶静给一帆爷爷脸色看了。
  江波说,她到没有,只是教训一帆,我爸爸就多心了。
  岳母马上说,我和陶静说说,这孩子让我们惯坏了,不懂事,你不要介意,我的闺女我知道,就是不懂人情世故,心里没什么。
  漂泊—批评
  陶静和母亲的关系最好,主要是她妈妈时尚,比她还新潮,眉毛还是纹得,陶静要纹眉,是江波坚决不同意,你的眉毛好看,不要折腾,我看不惯。陶静才罢了。时尚的母亲,来电话,她高兴,她们还互相交流美白的小方法。
  这一次,却是批评她。
  陶静,你怎么回事,越活越回去了,你公公帮你们看孩子,这是帮你们的忙,你怎么给人家脸色看,我可告诉你,当着你公公的面,训一帆也不成,谁知道你是不是指桑骂槐。我可和你讲,我是不回去的,我现在天天唱歌跳舞练习节目,我的事很忙的,要是你公公生气了,你找保姆好了,要是有什么意外,你后悔吧。
  陶静生气,我自己的儿子,我不能管。
  母亲冷笑,罢了,你的脾气我不知道,什么训儿子,你心里不高兴了,拿我外孙子出气,我不知道,你就是教训,也要和颜悦色讲道理,我的话说了,我可和你讲了,你要是不听,我也不管,你自己看着吧。
  漂泊—告状
  陶静咬牙,江波,你居然告状。
  她想了想,她不喜欢公公,层次太低,没什么文化,可是老头对孙子挺好,应该说,公公来了,一帆活跃多了,她原来头痛,一帆和个小姑娘一样娇里娇气的,虽然要精养吧,可不能弄的女性化了。
  现在到是闹腾多了,虽然有时候烦,可是儿子活泼健康,她到是高兴的,她自然是有些洁癖,可是她不希望一帆这样,她有个同学是心理学的,说是男孩子就要放养。
  陶静皱眉,公公再不好,可能管一帆就是好,要是公公走了,是比较麻烦,她也不放心交给保姆,家里住个保姆,还不如公公好呢。
  漂泊—礼物
  陶静和闺蜜问计,闺蜜说,你傻呀,给你公公买些衣服什么的,快冬天了,买身羽绒服什么的,老人好哄。你嘴甜点,比什么不强,我还奇怪,你怎么把头发弄这个颜色。
  陶静说,别提了,那天,一时冲动,说今年流年这个,陪我去的同事,也烫了那个,可人家比我小几岁,我家江波还说像个火鸡,为这个我们还吵了一架,现在他都不理我。
  闺蜜哈哈大乐,我也有这个感觉,真的是像个火鸡。
  陶静有些生气,那你说怎么办。
  闺蜜说,算了,焗油吧,弄成棕色吧,这个红实在是太可乐了。
  看闺蜜笑得花枝乱颤,陶静决定,弄回棕色。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抹泪

下一篇: 《 漂泊—骂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