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抹泪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05   点击:

  漂泊---通达
  江波的心咯噔了一下,父亲来后,他一直早出晚归,很少和父亲沟通,他不知道父亲和母亲争执什么,他最担忧的是,父亲住不惯,要离开,其时父亲在向光明那打工的事,向光明告诉他了,父亲不说,可向光明不能不讲,向光明说,我真不是要雇老父子,您家不缺那点钱,可是您父亲,他闲不住,也真是没意思,没人和他下棋,你给他弄了个下棋软件,他说不是真人没意思,他天天看电视,也看烦了,和我聊天吧,也没几句话,所以他要找工,我媳妇小芬说,干就干吧,老爷子感觉有点事,心里舒服。
  江波到是通达,他想,在超市里,没什么重活,他马上表达感谢,光明,咱是老乡,你肯帮衬,我感激来不及,要不然,我爸爸的工资,我给你,向光明摇头,这是骂我了,其实江师傅,到是真干活,我都感觉钱给的少。
  漂泊---饮食
  父亲总算是适应了这的饮食,和钟点工说了几次,按父亲的口味做,大不了给一帆加个菜,可奇怪的是,一帆居然在饮食上随了爷爷,他爱吃面食,爱吃饺子,爱吃烙饼。
  甚至第一次吃了父亲指导下做出的大锅菜,在他和妻子眼中,都有些目不忍睹,可是一帆居然和爷爷吃得津津有味,陶静叹息,遗传这个问题,无人能解,她虽然感觉大锅菜不精致,可是儿子不挑食了总是好事,陶静居然没反对,她一向讲究什么绿色环保,什么营养搭配,可是在挑食的儿子面前,也居然低头。
  漂泊---提早
  江波推了一个客户的饭局,让他的副手去应付一下,他提早回家,他要明白,父亲和母亲争吵什么。
  早先江波是最省事的,别人的事,他不过问,可是这几年,他发现,他转了向,有些侦探的精神,尤其是父亲的事,任何人不能在这个时候,把父亲弄回去,他岳父母指望不上,人家一个是老师,返聘了回去,一个在老年舞蹈团里跳舞,如何能来这里,交给保姆,他不放心。岳母说,陶静呀,江波呀,我给你们把孩子领到三岁,牺牲了我多少宝贵的夕阳红时光,我是再也不能管了,这个地方,我水土不服。
  
  漂泊---三口
  一家三口吃晚饭,是少有的事,儿子一帆最是兴奋,他叽叽喳喳的说着小朋友的事,江波疲于应付,不得不点头,连江达明都说,你对孩子耐心些,他和你说话呢,江波只好转向一帆,妈妈说了,食不言,你先好好吃饭,吃完了,我陪你玩。
  一帆撅嘴,我姥姥说了,我妈妈一身的臭毛病,太烦人。
  江波哭笑不得,孩子是个小传话筒,考虑到这一点,他决定不当着孩子的面和父亲聊天。
  吃完了饭,江波不得不陪着儿子玩了会,然后允许他看动画片一小时,这才有时间,和父亲聊天。
  为了不让儿子玩手机,不得不让他看动画片。
  漂泊---抱怨
  江达明也有一肚子话和人说,看江波在眼前,马上说,你妈真不象话。
  江波听了半天,才知道是为了江涛买房的事,他松了口气,爸,我妈的做法有道理,你不知道,一个学区房,有多珍贵,为了小蕊上学,是必须的,不能挑来挑去,我妈没大错。
  江达明摇头,也不看看你妹一家挣多少钱,他们比不了你们,一个半人的工资,还贷款,都吃你妈的,这哪成。
  江波说,要不你的工资卡也给他们。
  江达明惊讶,这怎么成,你妈都搭进去,我不存点钱,我们老两口万一有个病痛,和你们伸手要钱呀。
  
  漂泊---算计
  江波到是一愣,这不是应该的吗。
  江达明摇头,养儿防老,你吧还好说,可你妹夫家没这个观念,那个亲家母,他摇头,我不指望你妹妹。我们还是自己存点钱。
  江波第一次感到这个话题沉重。
  他想了想,这事已经这样了,你不要抱怨我妈了,我妈一直说江涛身体弱,婆婆又不管,已经挺难了。这房子,现在不咬牙,以后更买不起。
  江达明叹了口气,哪有这样的,你妈在她家当保姆,还自带工资,奉送,我不高兴。
  江波忙说,那怎么办,我妈看着江涛没饭吃。
  漂泊---重男
  江达明说,钱给你,我不介意,给你妹,我不乐意,当时,我想让你妈,一块来你这,她心疼小蕊没人管,你妹又找不起保姆,才一定要去,去就去吧,可还这样,把她的工资扔进去。
  江波和江涛的关系一直不错,对这个妹子,一直挺照顾,此时不好说什么,爸爸,这样,我每月给你两千,你存着,做养老基金怎么样。
  江达明眼睛眨了眨,行,你可说话算数。
  江波哑然失笑,算数,这样,我办个存折,零存整取,写你的名字,你每月存上。
  漂泊---安慰
  江达明高兴了。
  他不再生气了。
  江波陷入了沉思。
  陶静回来的不算晚,八点半到了家,她吃过了饭,做面膜。
  江波本来在抽烟,看见陶静,忙掐了,陶静皱眉,不是我说你,你爸爸抽吧,我不好说,他还在外面,你到在家里。
  江波叹了口气,我有什么办法,我这个工作,根本戒不了烟酒。
  陶静看他的表情,你有事就说,我做我的面膜,这皮肤不护理,不能见人。江波心想,我真没看出有什么区别,一贴上百,真是可怕,比我的烟贵多了,女人的化妆品就是无底洞。
  漂泊---开口
  江波说了江涛房子的事,陶静心念电转,她不说话,就等江波开口,她比一般女人沉住气,换了旁的女人,肯定要说,我们有房贷,有车贷,你要考虑。她不说。
  江波说,我是不是支援江涛些,让她提前还银行一部分,少点贷款。
  陶静这才揭了面膜,可以,不过不是现在。
  江波问为什么,陶静说,两点,第一你父亲不会同意,你妈贴补你妹子,他不乐意,何况是你。第二点,你妹夫我没见过,可是听你说过,他自尊心特强,现在你妈和他们住着,贴补点他能接受,可是你大老远的提这事,好似江涛向你求援似的,他们买房,都没和你开口,你感觉你张这个嘴合适吗。
  漂泊---为难
  江波点头,你说的对,我就是考虑这个,我是心疼我妈,心疼江涛,这个苏建远吧,我是心疼不着,可是,不管吧,心理过不去。
  陶静对这个没感觉,她是独生女。
  可是她一项聪明,对江波决定的事,不明着反对,她说,我觉得,你和你妈,提一句,如果他们能应付,就不多事,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不在这一时,这不两全其美吗。
  另外,陶静补充,今年我们给小蕊包个大红包,江波反对,你给小蕊多,他们还给一帆,没什么意义。
  他想了想,好吧,我和我妈提一句,陶静摇头,你提不合适,还是我提吧,我和妈聊天的时候,说一声,就好了。
  江波马上喜笑颜开,陶静心想,我自然会提,不过,你妈肯定不会让你贴补的。
  漂泊---心计
  陶静是个聪明的人,她和丈夫从不冲突。
  陶静第二天就给婆婆李会莲打了电话。
  她先是赞叹婆婆有眼光,就要买学区房,一劳永逸,如果没有这个学区房,孩子上学就输在了起跑线,说小蕊有这么有眼光的外婆,是她的福气。
  李会莲自然欢喜。
  她的世界里,女儿是话少,儿子到是话多,可是和江达明的关系更好,一起下棋,一起看足球。
  听不到几句奉承话,只有陶静,隔着电话线,她也感到了欢喜。
  漂泊---眼光
  李会莲也感觉自己有眼光,可是这件事吧,江涛没说什么,苏建远到是说了句,太贵。
  江达明和她吵了一架。
  气得她血压上升,吃了降压药。
  江涛到是劝她,我爸爸就那样,你做的事,他哪件顺眼。
  现在,只有陶静如此赞叹,她马上开心。
  陶静说,妹妹的压力是不是大了,我特能理解,我们也一样,房贷车贷一样不少,看着舒服,心里苦。
  李会莲忙说,是呀,没办法,不都是为了孩子。
  陶静说,我和江波商量过,我们再难,也要帮妹妹,你看要是他们缺钱,您说一声,就是花信用卡,也要给妹妹。
  
  漂泊---拒绝
  李会莲忙说,你们有这心,我就高兴,不用。你们还贷款,就难了,哪里要你们再折腾信用卡,老天,利息那么多,都给银行打工了,不要不要。
  陶静放下电话,嘴边有一丝微笑。
  她看的出来,夫家有些重男轻女,尤其是公公,婆婆到是一碗水端平,不过,她是独生女,父母的心头宝,老公家重男,更好,反正自己是儿子,她挺满意。
  李会莲给江波发了短信,我和妈讲了,她挺高兴,我把婆婆哄高兴了,钱的事,她说现在不缺,有困难,再提。
  江波回复两个字,多谢。
  他放下手机,心里放松些。
  他对江涛有点欠意。
  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重男轻女他是受益者,可是他却没有得意过,有些亏欠江涛的感觉。
  从小,家里新衣是他的,好吃的是他的,江涛从不抱怨,家务活是江涛的,她也没抗议过。
  漂泊---实情
  江波本来放下了这事,他印象里陶静这个人,对钱不计较,她自己花钱大手大脚,没什么概念,说了愿意出钱,就会愿意。
  中午的同事们一起吃饭,公司的美女嫣然也在其中,嫣然刚结婚,说起来管老公,却是一套一套的,她说,对老公说的话,对要说对,不对也要说对,尤其和婆家有关的事,至于怎么做,那是另一回事,男人吗,哄着就是了,可不能真听他们的。我们家就是我管钱,他说每月给他父母寄生活费,我满口答应,可是转过头来,和婆婆说我们还房贷多辛苦,婆婆就不要。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江波突然间抬起头来,嫣然,你们这不是骗人吗。嫣然一笑,如花朵一样美丽,江经理,这不是骗,也是实情,真的是他们不要呀,可不是我不给,我说的话,可都是真的。
  漂泊---电话
  江波回了办公室,心中突然一动。
  陶静会不会也是如此,当然有的女人,爽直,有什么说什么,不怕和老公打架,但嫣然和陶静这一类女人不同,有修养,情商高,不会那样,太丢份。
  江波看看表,这个时间,江涛应该也是午休。
  江涛趴在车间的统计室的桌子上,正在迷糊,有了孩子,她的觉多了许多,虽然母亲帮了不少忙,可她的家务也多了不少,有时候,半夜听到孩子哭,还是马上起来跑过去,昨天就是小蕊有些感冒,一夜睡得不安稳,她也不安稳。
  最恼的是苏建远,一夜睡到大天亮,孩子醒了几回,她去了几次,那个居然不知道,她早上讽刺苏建远,睡得像头猪,苏建远叹了口气,我哪有猪幸福,半夜十二点才睡,早上六点半要起。他伸了个懒腰,拿起眼镜戴好,他说,我不吃早饭了,老板今天要早到,我走了。
  漂泊—情况
  江涛心里骂着讨厌,有些后悔,中午没把手机调成静音,她看了眼来电,大哥,她马上清醒过来,哥,不是爸有事吧。她的声音急切。其实因为父亲重男轻女,她和父亲的关系,远没有母亲那样好,父亲有些大男子主义,结婚几十年,没做过一顿饭,孩子们病了,成绩差了,都是骂母亲没管教好,可孩子有了成绩,就会说,江家怎样。从心里看,江涛不喜欢父亲。
  江波忙说,没事,是我找你聊几句。
  江涛放松些,那就好,我怕他不适应你那的气候和饮食,都说水土不服,你要留意些,我知道你忙,可爸爸帮你看儿子,你也要管管他,有时间,陪他出去转转,看看东方明珠,给他拍个照片,他那个人,其实挺要面子的,这样和老高头聊起来,也有资本炫耀。
  
  漂泊—炫耀
  江波心中一软,是呀,自己是应该陪父亲去外滩看看,去看看东方明珠,他说,我知道了,这周就去,正好一帆也吵着要出去玩。
  江波转回话题,小涛,你买房子了,钱够吗。
  江涛皱眉,刚要说不够,可是想到母亲的话,你哥结婚了,就是另一家人,你们是亲戚,不要随便要你哥的钱,你哥没意见,你嫂子肯定不高兴。
  江涛叹了口气,还行吧。哪个买了房都这样,为银行打工。
  江波说,这样吧,你给我个卡号,我给你打过去五万,你先还银行一部分,这样利息少些。
  江涛马上说,算了哥,你的工资卡也在陶静手里,这钱肯定是你的私房,算了,我还能应付。
  漂泊—私房
  江波说,不要和我客气了,这样吧,要不我给你一万,你自己收着,别委屈了你和妈,我知道你们不会委屈孩子,你也要买点好化妆品,女人最怕老。等你成了黄脸婆,男人功成名就,肯定会看你不顺眼,你对自己好点。江涛心中温暖,好吧,不过不要一万,你给我五千就成。
  江波点头,你把卡转给我,我一会儿用手机银行给你转。别和妈说,别和苏建远提,这是你的私房,不许心软,你要明白,你的心软,就是伤害小蕊。你那个婆婆,心眼太偏,什么都想着小儿子孙子,把你们当提款机了,你可不许心软。江涛点头,你放心吧,昨天她给建远打电话,建远说了,他现在的工资,一分不留,全都还了按揭。他现在手里没钱,放心吧。
  漂泊—烦恼
  放下哥哥的电话,江涛很快收到了短信提示,五千元转帐的短信,她脸上有了笑容,有个哥哥真好。
  她刚要再趴会儿,电话又响了,一看是婆婆的电话。
  她的表情马上严肃了。
  江涛接起电话,妈,您呀。
  婆婆老生常谈,说要买县里的房子,全款买,这次看中了一套,还差五万。江涛马上说,买吧买吧,早晚的事,孩子上学要紧,可是妈,我们的钱,都还了房贷,现在是一分钱,没有。要不,你和别的亲戚商量一下。
  婆婆不高兴,人人都知道,我有个在城里干大事的孩子,我和谁借,不丢你们的人。江涛马上说,不丢人,不丢人,有什么丢人的,他又不是富二代,有啥不好意思的,天天累得要死,昨天十二点才回来,早上连早饭没吃就走了,老板催得要死,这样的面子,有什么可要的。
  漂泊—生气
  婆婆不高兴了,你们当子女的孝敬老人,不是应该的吗。
  江涛说是呀,我也应该这样孝敬我妈吧,看来,我们原来给您的钱,得拿回一半,给我妈吧。再说,这是苏建成买房子,没有孝顺兄弟的吧。
  婆婆驳然大怒,你们就一个女儿,连儿子没有,还亏了建成有两个儿子,听到这话,江涛心中一痛,她最恨人家重男轻女,她和苏建远说过,为别的事,她不会离婚,要是苏建远,敢嫌弃小蕊,她马上分手。她冷笑一声,亲爱的婆婆大人,让你儿子和我离婚,然后娶别的女人,给你再生个孙子好了,她挂断了电话。
  漂泊—懊悔
  婆婆打电话的时候,苏建成在一边,他埋怨母亲,我和你讲了,不要找他们,你不听,我哥和我讲了,他们买房,还是借了他岳母的钱,听说他岳父不高兴,在电话里吵了一架,他们现在的工资,都还了房贷,吃的是他岳母的退休金,我哥在家里,哪有地位。你还和我嫂子,提男孩子女孩子的事,真是,我说他们现在没钱了,你不要惦记了,没用,再闹下去,我哥的日子,不好过,真离了婚,你以为,他好再找呀。
  婆婆生气,你还说,不是为了你,我生这个气干什么,人家有丈母娘帮忙,你怎么没有,你丈母娘,就知道和你媳妇要钱,帮他兄弟,都是丈母娘,怎么差这么远。
  小儿媳妇正在扫地,听见这话,一跺脚转身出去了。
  苏建成看看母亲,妈,你这张嘴,我说什么,真该缝上,两个儿媳妇,都让你得罪了。
  
  漂泊—抹泪
  苏建成的媳妇沈冬梅,到是村里的一枝花,模样漂亮。他们是中学同学,当时沈冬梅家里没看上苏建成家,后来是苏建成非沈冬梅不娶,苏建成的母亲,没办法,上门提亲,说自己的大儿子,有本事,在城里,有房有车,又是什么电脑工程师,最后沈家要了十万财礼,才算成全了这门亲事。
  苏建成把沈冬梅捧在手心里,沈冬梅到也贤惠,对这个婆婆,也是极客气,可是也婆婆动不动就说她娘家不帮忙,还拖累他们。和大嫂子对比,她不高兴,这怎么比。婆婆当年求亲的时候,明明说了沈冬的事,她包了,结果,她根本不包。
  沈冬梅也知道,和大哥大嫂子要钱不合适,他们结婚的彩礼钱就是哥嫂出的,他们见面的时候,江涛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到是说,好漂亮的一朵花,难怪,要十万彩礼,沈冬梅记得那眼神,她心里不舒服,好似她是苏家买来的一样。
  可是想想,江涛没她漂亮,她心里平衡了些,她给娘家挣了十万,江涛结婚,却是娘家贴钱,在这一点上,她妈没白养她。
  可是婆婆的话,像刀子一样扎进了她心里,她知道婆婆偏向小儿子,可是在儿媳妇里,婆婆挺看不上她,总是敲打她,你是苏家的媳妇,我家出了十万,你和你娘家没关系了。要不是看两个孙子的份上,婆婆会更不客气。
  她无奈,她不敢如江涛一样挂婆婆的电话,这就是有钱和没钱的区别,而且她不能回娘家,沈冬去年结婚了,弟媳妇看了她,总是像防贼一样,怕她从家拿东西。总是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担忧

下一篇: 《 漂泊—礼物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