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担忧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05   点击:


  漂泊----惊讶
  江达明第一次来上海,第一次进儿子家,还是吓了一跳。上海的繁华,让人眼花缭乱,高楼太高,路上的车太多,人太多,他有些晕的感觉。他突然间明白了,儿子为什么喜欢这里,只是他不喜欢。他宁可喜好,那个小地方。
  这里的人脚步匆匆,他能感觉到,儿子说的什么是压力节奏快了,他有些茫然,他习惯了车间的日子,习惯了小区里悠然的散步,习惯了和老高头在榕树下散步。
  习惯了在老高家下棋到半夜,早上睡到自然醒,那样的日子,现在看来,是难了。他叹了口气。
  漂泊----体贴
  向光明看江达明叹气,有些惊讶,怎么了老叔,你儿子挺有本事,有几个能在这里买房,江波就买了,好厉害的,他媳妇是个医生,听说是苏州来的,说话轻声细语,那就一个柔,真是金童玉女呀。
  江达明听人家夸儿子媳妇,自然高兴,脸上有了笑容,光明呀,我是怕不适应,这里的饮食和天气,向光明说,没事的,还好吧,就是梅雨天气难受,别的到没什么。冬天有暖气,不怕的。
  进了小区的门,向光明体贴的把江达明送进了小区的楼道里,他估计对方不会坐电梯,就示范了一下,如何按键,并说,你儿子在六楼,有的人愿意锻炼,就爬楼。江达明一听,心里想,六楼,没问题,我到是不愿意做这个电梯。
  
  漂泊----钟点工
  钟点工看见江达明,自然高兴,老爷子你可来了,我就能下班了,她看看墙上的合影,对,人没错,江波讲了,确定是你后,我就能下班了,她到是说,饭菜我做好了,你和一帆吃就行了,我这就走了,她一阵风的走了,江达明放下行李。
  这时候,一边的一帆看着他,轻声叫了声爷爷,他们在电话里通过话,见过照片,江达明看见孙子,眉开眼笑了。
  可能是血缘天性,一帆到对爷爷不生,一会儿就和爷爷打成了一片。
  他拉了爷爷吃了饭,指点着爷爷到了厨房,洗了碗,然后告诉爷爷,我们家一人一个碗,怕混了,都不一样的,你这个大,爷爷饭量大,所以用大碗,一帆用小碗。
  漂泊----房间
  一帆拉着爷爷进了江达明的房间,你的房间,挨着我的,我的比你的大,他们说我的东西多,好多东西,所以我的大。
  江达明看了看干净整洁的房间,一尘不染,只是房间阴面,不过是六楼,光线还好,房间不大,大约七八个平方,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一个小沙发。写字台不大,上面有台电视,一帆说,爸爸说你爱看电视,不过他们不让我多看,只能看一会儿,妈妈说,会坏眼睛。
  江达明从行李箱里,把衣服拿出来,打开衣柜,果然里面有些衣服,他记得江波说过,给他购置了衣物,看了看,都是好衣服,他把自己的几件衣服,也放进了衣柜,这是他最好的衣服,来时,特意到商场买了几件,李会莲说,上海是个大地方,人都讲究吃穿,你原来的衣服,别穿了,省得儿子有意见。
  漂泊----失眠
  这一夜江达明失眠了,他本来一挨枕头就能睡,他有些后悔,没把家里的枕头带来,这个太软,他睡不惯。
  儿子是半夜回来的,他听见儿子和媳妇说话的声音,马上起来,穿好衣服,推开了门,儿子在客厅里吃泡面,儿媳妇说话声音,到是极好听,就是太小,有时候听不清。
  江波看见父亲,放下泡面,爸爸,你来了,习惯吗,吃饭了吧,我让钟点工做上晚饭,江达明点头,吃了,你这么晚回来,江波说,没半法,加班,陶静起身,客气的笑笑,转身进了她的房间。
  漂泊----父子
  江波继续埋头吃泡面。
  江达明看看儿子的卧室,轻声说,你媳妇不给你做饭,江波摇头,她不会做饭,偶尔还是我做。江达明有些郁闷,哪有老婆不做饭的,江波抬头,可不要这么讲,上海女人不做饭的多,你可不要说这个,江达明看儿子的表情,没好多说什么,心想,你在家里,是不是说了不算呀。
  江达明起身,还是有些甘心,你媳妇是上海女人吗,你们不是一个学校的吗,她也是外地的吧。
  
  漂泊----做饭
  江达明不想睡了,对着儿子,也不知道说什么,看着江波吃了泡面,江波站起来,从钱夹子里,拿出一叠钱,递给江达明,你先收着,想买什么,你找向光明,他那个超市,东西挺全,没有的,他给你进。不过家里的菜,不用你管,我和钟点工说了,她下午来,做晚饭,你和一帆的饭,中午饭你在向光明那吃也行。
  幼儿园的位置,明天我上午领你去,很近,就在小区里面,就是为了这个小区有幼儿园和小学,才买的房子。
  你屋里的闹钟,我都定好了,是下午接孩子的时间。
  江达明点头,早上是你送孩子。
  江波点头,对,我要是没时间,陶静会送,你只管晚上就成了,你房间有电视,你随便看。白天要是无事可做,就在小区里转,不要出小区,要不然找不回来,要是闷就打电话。
  漂泊----清闲
  江波还算细心,他调了个班,休了两天,主要是带父亲熟悉一下生活,小区有几个门,托儿所在哪里,如何使用微波炉,他说,早饭我是做的,多做点,你中午用微波炉热一下,厨房的柜子里有泡面,你可以泡着吃。饮水机里的是开水。
  江达明和儿子坐了几次电梯,还是不习惯,他决定,是爬楼吧,到也锻炼身体。
  儿子上班了,他的日子,太过轻闲,他看了看,那个钟点工,只是买菜,做一顿晚饭,他想,要是我会做饭,就不用钟点工了,可是他实在不会做饭,凭心而论,钟点工的饭做得不错,想想,一帆的晚饭要紧,还是留下钟点工吧。他养成了习惯,不在家抽烟,就这样,陶静还是说,他身上有烟味,不过,她说了两句,只说对身体不好,到不再多说了。
  漂泊----郁闷
  江达明的日子,太过轻闲,他有些无所事事,一天到晚看电视,也不是事,只好去向光明那里聊天,有时候帮个忙,搬搬货,他心中一动,和向光明商量,我在你这打工怎样,你管我午饭,随便给点钱就行,就是我只能干到下午四点半。因为五点要接一帆。
  向光明是夫妻店,两个人,忙的时候,是顾不过来,尤其是中午饭的时候,向光明犹豫,到是向光明的妻子,胡小芬一口答应,她说,江叔,我们这吧,我们管你饭,然后,算是钟点工吧,我们就忙中午这一会儿,一月八百,成不成。
  向光明惊讶,这工资在上海是不高,他刚要说话,江达明却答应了。
  漂泊----争执
  江达明高兴的接一帆去了。
  向光明和胡小芬争执,你干吗答应,而且八百太少了吧,我们是老乡,这不合适。
  胡小芬却有她的道理,老头子不缺钱,他是无聊,我们也不能真的使唤他,送货还是你的,就是给我搭把手,八百是不多,可是,我们真不能当劳动力使唤他,而且我答应了,他想什么时候来就来,有事不来都成,这怎么不成,我也是替他想,怕他无聊闷坏了。
  向光明想想,好似也有理。他想了想,小芬这个人看钱重,人不坏,大不了,如果江达明真的干的好,他私下多贴几钱。
  漂泊----电话
  江达明的日子,有了事干,就充实了不少。
  他在电话里和李会莲讲,我这挺好,你不用记挂,我在小区的超市里找了个活干,不是真的上班,是个老乡,帮个忙,他给几个钱,你不要和江波讲,我是怕他不同意,要不然天天没事干,也没人聊天,这个小区是新小区,都是年轻人,没什么人和我说话。
  李会莲知道他闲不住,要是有人下棋,另讲,她说,我晓得了,我不管你,你只要好好吃饭就成,和儿媳妇好好相处,不要发脾气。江达明不以为然,发什么脾气,那两口子,早出晚归,就是在客厅里照个面,有什么脾气呀,我来了一个月,和陶静说的话,不超过十句。
  漂泊----相反
  李会莲的日子,正相反。
  从早忙到晚,一刻不停闲,早上起来做早饭,苏建远到是知趣,总是起来帮个忙,女儿江涛,自从母亲来了一个月,迅速的胖了起来,脸色也红润了,小蕊晚上和姥姥睡,她总算能睡个好觉,只有母亲做饭时,把孩子抱过来,这时候,她就是逗孩子。
  江涛和老公商量,我是不是上班去呀,我们那个领导,来了几个电话。苏建远奇怪,你们厂子效益不好,让你回去干吗,江涛说,别管效益好不好,人家是正规企业,保险福利都有,我还是回去吧,反正车间统计也不累,就是一走一天。苏建远说,好吧,我中午回来吧,帮个忙,大不了晚上加个班,我和我们头说一声。
  漂泊----上班
  江涛上班了,李会莲到没什么,苏建远中午把菜买回来,李会莲让他看着孩子,自己做饭,吃了饭,苏建远匆匆离开,李会莲心想,这个女婿吧,到是勤快人,这工作也不容易。
  江涛现在到是轻松了,晚上回家,只管领孩子,母亲的饭做得好吃,她乐得不伸手。
  李会莲说,建远这个工作,这么辛苦呀,挣得不少吧。
  江涛随口说,还行,不过要给他妈一半。
  李会莲怒了,凭什么呀,这是你们的共同财产。
  漂泊----财产
  江涛吓一跳,吱唔着说,他妈想到县城买房子。所以,所以。
  李会莲不干了,他们村离县城不远,去县城买房子干什么,江涛只好说,估计是为了小叔子的两个孩子将来上学。
  李会莲明白了,江涛他们要孩子晚,苏建远的兄弟苏建城的两个儿子,大的已经六岁了,小的也四岁了,这老太太是为了孙子呀。那也不能这样呀。李会莲说,你们小区附近没好的小学,你不想让小蕊上好小学吗,你是要掏赞助费,还是换个学区房,你们自己不打算,都支援别人了。
  漂泊----学区
  江涛说,我和建远提过,他说孩子还小,李会莲冷笑,还小,不过六年,六年,他能挣出一套学区房吗,这事要早筹划,我打听了,好的小学,要提前三年搬过去,才行,三年之内,他挣的出来吗。
  江涛沉默了。
  李会莲想了想,这事吧,我和苏建远他妈说。
  李会莲给亲家打电话,说了孩子上学的事,我们这的小学,要提前三年转到片区才行,所以,两年之内,要解决房子事,换到学区房,差价不少,估计要补二十万,这样吧,一家十万,你说怎么样。
  漂泊----没钱
  苏建远的母亲,马上诉苦,说是小儿子的房子,还差钱,哪里还有钱,李会莲说,这样吧,你要是不出,我出,我借钱去,哪怕是为了外孙女,我也借,不过,这孩子就不姓苏了,生江,你没意见吧。
  苏建远的母亲马上哭了,这不成,你们出钱,就了不起呀,李会莲马上火了,你不出钱的了不起,是不是,你不要欺负人,我告诉你,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只管一个孩子,你是不是打算,老了以后,不要靠大儿子了。我告诉你,自己看着办。
  漂泊---委屈
  苏建远的母亲给儿子打电话,苏建远事先听江波说了这事,他也打听了学区房的事,他也感到压力太大,他们这套房子,还有贷款呢。
  苏建远说,妈,我也没办法,你说怎么办,江涛说了,你不帮我们,谁帮我们,江家答应给出十万了,苏建远的母亲又唱了曲,说儿子不孝顺,苏建远头大了,江涛接过电话,妈,我们为难,也是没办法,都是你的儿子,你给小儿子钱买房,不能不管我们,对了儿媳妇,苏建远的母亲,有些不好意思,她说,江涛呀,你看,要不然,我不要建远在转帐了,这样吧,你们的事,你们自己想办法,不要啃老呀。
  漂泊---结论
  买学区房的结果,苏家暂时不要钱了,江涛明白母亲的意思了。她叹了口气,建远,我怎么感觉,你妈不疼爱你呀,都是儿子,对你和你弟差别太大了,要不是学区房的事,还看不出来,我现在告诉你,我妈说的对,你指望不上你家,我们只有靠自己了,工资卡交我,我要精打细算了。而且,看学区房的事,要上日程,今年解决了。
  苏建远无奈,只好交了工资卡。
  他感觉,还是岳母厉害。
  可岳母的工资,都贴进了他家,他们现在的生活费,都是岳母出,李会莲说,你们的钱存着,我们要给小蕊买学区房。
  漂泊---看房
  现在的业余时间,都是看房。
  主要是江涛在看。
  她听了同事的话,考虑让孩子上实验小学,实验小学的位置好,离她的单位也不远。
  她看了几套,有一套便宜的是顶层,又是全阴面的,她奇怪,怎么有这种全阴的户型,李会莲摇头,不成,不成,阴面的冬天太冷,对小蕊不好。
  又看了一套三室的,到是不错,还是个一楼,江涛心动了,可是一算,自己的房子卖了,勉强够首付,可是月供要三千八,这是苏建远的工资呀。
  漂泊---犹豫
  她犹豫了两天,房子让人买走了。
  二手房的经纪人说,你看多抢手,尤其是小三居的,多实用,三代人一块住,互相帮个忙,正合适你家。
  江涛叹气,这时候,上了一套大三层的,多了个客厅,多了十五平,经纪人劝她,这个户型好,房子新,要吧,要不然过两天又没了,你知道这多抢手。
  江涛咬牙,要。
  卖了旧房,买了这套,房子到是大了,可是他们背了四十万的贷款。
  李会莲到是安慰她,不要怕,我的钱,够咱们吃饭了,你老公的钱还贷款不够,还有你的呢,只是要省吃俭用了。
  可是都明白,家有孩子,省不了,奶粉钱不能省,孩子伤风咳嗽要上医院,这钱不能省。
  漂泊---批评
  江达明知道的时候,房子已经付了帐,李会莲得意的和老公说自己的杰作,一是不让亲家和女婿要钱,她说,要女婿的钱,就是抢小蕊的奶粉钱,我坚决不同意,江达明沉默,说到房子的事,江达明有些生气,这么大的事,你不和我商量。
  李会莲惊讶,和你商量什么,你又不能飞过来,说了有什么用。
  江达明说,你就是图一时痛快,冲动,冲动,你不想想,那个大三居,负担太重,搞得他们一分钱存款没了,一个半人的工资还按揭,这压力太大了,你那点钱,够他们吃饭了,有是有什么事,根本支应不开。
  李会莲不以为然,谁家买房子不是东借西借,这还没怎么借呢,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不怕。
  漂泊---担忧
  李会莲天性爽直,凡事讲究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哪里有那么多顾忌,只要此事对未来有利即可,她想,不这样,那个学区房永远买不上,而且这样一步到位,省了以后换房了。
  江达明正好相反。
  他心里想苏建远那个性,最是谨慎,这次是让岳母逼得无奈了,其实,他不一定乐意,按揭太重。
  江涛没主意,又是老小,一项听话惯了,这事闹得。
  他打电话,发脾气,声音不小,幸而当时只有他和小孙子在家。可是没想到,这个小机灵鬼,和爸爸打电话了,爷爷在电话里和奶奶吵架,说奶奶管得事太多,太糊涂。爷爷不高兴,晚饭都没吃。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漂泊

下一篇: 《 漂泊—抹泪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