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漂泊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05   点击:

  漂泊
  老夫妻二人,一辈子没离开过县城。不想到了六十,到要一个向南一个向北,二人有个孩子,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一个在北。
  两个孩子,差了一岁,同一年结婚,都有了孩子,都需要过去帮忙。
  手心手背都是肉,只好,夫妻俩一人去一家。
  临行前,二人都买了新手机,以后有什么事,都靠手机了,家里的座机不愿意取消,还是留着吧,他们还要回来。
  在火车站,二人依依惜别。
  互相叮咛的话不少,一个说,那边冷,注意保暖,一个说,脾气好些,少抽烟。孩子们不喜欢烟味。
  快到了检票的时候,妻子先走,她挥挥手,慢慢的走前检票口,她的身影越来越远。
  老头一个人坐在候车室里,心情有些复杂,拿出烟,还是放下了,孩子们不喜欢烟味。
  漂泊----内退
  江达明今年五十八,本不到退休的年纪,如果不是儿子女儿一再催促,他也不肯内退。
  江达明是个小组长,官职不大,可是技术一流,在车间里,主任都要客气三分,他喜欢这种感受,别人不喜欢乱哄哄的车间,他喜欢,他是打定了主意,干到了六十再说,如果车间返聘,他就留下来。
  可是一儿一女,一南一北,都不在本地,如今儿子有了儿子,女儿有了女儿,都要人照顾,他们一起上阵,说动了老伴,他不得不妥协,看在孙子的份上,他愿意内退,愿意让步。
  他的妻子李会莲是个老师,退休三年了,她到是愿意去孩子家帮忙,只是老伴不会做饭,她不放心,现在既然江达明妥协了,他们商议的结果,一个去南方儿子家,一个去北方女儿家,各帮各的忙吧。
  漂泊----顾虑
  他们夫妻生活了几十年,年轻时有争吵,现在到是和平共处了,妻子妥协了,不管他抽烟喝酒,他也不管妻子跳舞唱歌,达成了和平协议。
  二人开始收拾东西,自然是衣物,还有给孩子的东西。
  这个时候,江达明突然有些失落,他不愿意去作客,哪怕是儿子家,哪怕是为了孙子,他不适应,他这个人懒散惯了,抽烟弄一地的烟灰,喝酒,有时候半醉。这些老婆能接受,那个娇滴滴的儿媳妇,能不能接受。
  他在电话里和儿子吱吱唔唔,儿子江波说,你不用想那么多,我这四房一厅,你的房间收拾出来了,你单独一间,衣服,我都买好了,我家有钟点工,我不是指望你干家务,主要是接送一帆上下幼儿园,我不放心别人。这孩子太淘气了,我也工作忙,至于陶静,你不必担心,她比我还忙,没功夫管你的事,你只要不进我们卧室就成。
  漂泊----试探
  他心里听着,总有些不踏实。
  可是他明白,只能如此了,听上去,没什么难度,不过是送送一帆去幼儿园,他试探的问,咱们这里的幼儿园不错,要不然把一帆送回来,儿子马上说了句no,no,他不懂英文,也知道,这句是不行。
  江波说,爸爸,我们这是哪,我们是上海,好不好。这里什么条件,这个幼儿园的英文老师是外教,外教好不好。你知道吗,这是外教,对发音太重要。
  幼儿园还要外教,江达明不以为然,可是他说不出什么,他不懂什么发音的重要性。
  反正没可能了,他还是要去,那个上海,儿子一提起来,就骄傲的上海,那个他毕业后,就不肯回来,一定在留下来的上海。
  漂泊----安抚
  李会莲一直在收拾行李,她要去的地方,还好,都是北方城市,不过人家是省会城市,自己这里是个小城市罢了。她看江达明在电话里啰嗦了半天,不过是希望让孙子回来,就轻笑一声,摇头。
  江达明放下电话,只好听见妻子的笑声,和儿子不敢抗议,对了老婆,就不客气了,你笑什么,笑我自不量力,我的儿子,我说几句怎么了。
  李会莲回头,没什么,你尽管说,自己的孩子不说,和哪个讲,不过你也别白费力了,他不会同意,你说,孙子这么大了,四岁了,回来过吗,还不是江波总说,咱们这是个小地方,不让孙子来,他呀,我们这是盛不下了。
  李会莲看江达明双眉紧锁,就又换了个语气,你那里,比我这好多了,小蕊才三个月,我是从小看起,女儿女婿就两室的房子,我和小外孙女一间,知足吧。要不咱俩换换。
  漂泊----准备
  江达明知道,自己不过是唠叨几句,能怎么样,能不去吗,他心中一直问自己,最后还是摇头。不能,要不然儿子生气了,人不回来,电话不打,就逢年过节,寄回钱来,唉,他叹了口气,为什么老了,他到要奉承儿子。
  他看看李会莲,李会莲已经收拾出来两个大行李包,他奇怪,你带多少东西,你的衣服,有多少,李会莲说,不只是我的衣服,还有我给小蕊做的,一块带去,还有些小毛毯什么的,还有些小米木耳的,我家江涛爱吃。
  江达明摇头,唉,他们什么没有。李会莲冷笑,真不一定有,不信,我去的告诉你,江涛那个婆婆,抠的要命,每次去一趟儿子家,走的时候,都和龙卷风一样,有什么拿什么。
  漂泊----不满
  江达明听的出来,李会莲对亲家一百个不满意,他提醒她,你这话,在苏建远面前不要说,他会不高兴,建远哪都好,就是怕人看不起他。李会莲不满,本事没多大,臭毛病一大堆,又没本事,自尊心还特强,真是愁人。你放心,我不和他多说话,我和他有什么可说的,我是看小蕊去了,我和他们讲清楚了,孩子进了托儿所,我们就回来,你也一样,把孙子送进小学,三年后,我们还回来,自己家多舒服,才不在那里,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动,连儿子的房间都不能进。
  江达明知道,老伴是听见了儿子江波在电话里那句,不要进他们的房间。
  江达明本能的替江波辩护,这也对,那不是他的房间,那是他和儿媳妇陶静的房间,陶静是一家私立医院的大夫,自然是有些洁癖了,这可以理解,医生们都是如此。
  漂泊----启程
  启程前有一大堆事,上海离这太远,江达明是没想着中途回来,到是李会莲去的石家庄离家近,就是坐高客,不过三小时,李会莲说,家里不用担心,和邻居李婶说了,她会照看着,她还劝我出租呢,我可不,要是那样,还能想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来呀。
  江达明心里的事,是和老高头下棋,这是他的爱好,想想,以后三年,没人和他下棋,这是多么悲哀的事,他这一生,一是爱棋,二是爱烟,若二选一,烟可以没有,棋是必须的。
  临行的前一晚,他还是和老高头下了半宿的棋,老高头到是没说什么,只说,去儿子家挺好,我到想去,人家不让。
  漂泊----心事
  他看了一眼老高头,拍拍他的肩,老伙计,在本乡本土多好,这个小区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喊一声,就有人出来和你溜湾,多好,你以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分不清东南西北,和我讲什么地铁,地上的车,我都没坐过多少,还地铁呢。
  老高头笑笑,对,是呀,自己的窝好,你早点回来。
  江达明点头。
  回了家里,快十二点了,李会莲还在灯下织一件毛衣,他叹气,还织这个干什么,现在人,都从商场里买,又便宜,又漂亮,谁要这个。李会莲一边织,一边说,我织得好,江涛说,比商店里的还好看,什么样子,她一说,我就能织出来,商店里,还没这样式。
  漂泊----叮咛
  李会莲看看时间,放下毛衣针,叠好,放进了身边的布包里。她看看江达明,我这你不用担心,我是帮他们的忙,现在是亲家不给带孩子,人家要回村里养鸡,他们求得我,我要是一生气,他们就要请保姆看小蕊,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们要担待我,再说,苏建远那个人,一百个毛病,还有一个优点,对老人到是客气。你那不同了,只是送一帆去托儿所,没什么事,到是轻闲,有时候轻闲不好,你呢,在那,不要乱走,找不到路了,到是麻烦大了,那个陶静,我们只见过几面,脾气性格不知道,你不要和人家冲突,抽烟不要在家里,不喜欢烟味的人,最烦这个。
  江达明不耐烦的说,我不知道这个,就是我在家里抽,能赶我出去,那正好,我回来就是。
  漂泊----分别
  在车站的时候,李会莲先上了车,本来要坐长途车,到是江涛说,算了呀妈,你爱晕车,还是火车吧,价钱差不多,你到了站,建远在站台接你。
  江达明看李会莲上了车,心里放松些。
  他的车,还要等会儿,儿子给他在电话里说了半天,最后说,让他打出租吧,他把那个小区的地址,写在纸上。
  江达明叹了口气,为什么儿子不到车站接自己,不知道自己第一次去上海吗。
  还是女儿细致。
  漂泊----踏实
  李会莲在女儿家做晚饭的时候,江达明还在火车上。
  苏建远果然在站台上,他有个同学,是乘务员,找了熟人,进了站台,李会莲一下车,苏建远已经跑了过来,他是个严肃的人,不爱笑,可是对了丈母娘,不敢不笑,只是笑得不自然。
  李会莲看见他,到是踏实了不少。
  苏建远马上接过两个大行李包,他心中有些感动,李会莲说话是有些不客气,到是对他们这个小家真好,人家是疼闺女,可是每次的东西里,也用他的一份。他到不是介意东西,可是他亲妈,从来不给他买东西,走的时候,还要带走一大堆。母亲总是说,你看,你总是按月拿工资,我和你兄弟,弄个养鸡场,有时候,挣钱,有时候赔钱,你看你多享福。
  漂泊----收拾
  李会莲一进家门,放下行李,就开始收拾屋子,屋子里的东西,随意摆放着,乱七八糟的,女儿江涛到是比原来更瘦了,可知月子里没什么调养。看见母亲,江涛马上笑成了一朵花,妈,你可来了,我都快累死了,我婆婆走了三天了,我又要管小蕊,又要做饭,太累人了。
  李会莲皱眉,苏建远到是机灵人,马上给李会莲到了茶,妈,你辛苦了,我请了两小时的假,现在要回去,他在一家软件公司做编程,钱给的还不错,就是太辛苦,老板管得严。
  漂泊----抱怨
  李会莲想教育一下苏建远,可是这小子跑得快。说完了这句话,拿起电脑包,就溜了。
  江涛知道母亲的意思,就说,妈,你不要怪他了,他也没办法,你知道我们那个厂子,半死不活的,本来产假应该给全工资吧,只给百分之五十,他再不加班,我们怎么过呀。
  李会莲皱眉,你说你好不易大学毕业,就弄这个单位,还不如回咱那,托个人,进了事业单位,多好。江涛忙打断,妈呀,多少年前的事,不提了不提了,我当时不懂事,好不好。
  李会莲不好说苏建远了,就抱怨苏建远的妈,你那个婆婆也是,就不能多呆几天。江涛也有这想法,不过在母亲面前,还是替婆婆说了几句,她在这时间也不短了,小叔子一直催,人家两儿子呢,也离不得人。
  漂泊----幸福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
  江涛深有体会,母亲进家不到两小时,屋子变了样,母亲让她和小蕊到了客厅,自己把卧室的窗子打开,通了通风,又收拾了桌子和地面,才关好窗子,让江涛回来。
  接下来是做饭,打开冰箱,看了看,李会莲摇头,幸而她带了小米,带了腊肉,带了煮好的鸡蛋。
  晚饭是腊肉炒包菜,这是江涛最爱吃的菜。她喝着小米粥,妈,这小米真好,真香。
  江涛吃饱了,喝足了,翻身睡了,小蕊落进了外婆的怀抱里。
  漂泊----土气
  李会莲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
  而江达明却一直不适应,那一天,还是幸亏陶静和江波说,你还是找个人去接一下站吧,你爸爸没来过这里,这的话,也不知道听懂听不懂,虽说现在普通话普及了,万一碰个出租司机,就是说上海话,那不惨了。
  江达明现在是外企的部门经理,他到是不想动用下属,主要是他的父亲太土气,他嫌丢面子,他想了想,有个老乡,开了一店小超市,他拿了父亲的照片,托了人家。
  老乡到是蛮热情的一口答应。
  漂泊----接站
  幸而老乡接到了父亲,才安稳的到了家。老乡到是和江达明聊得投机,他不是大学生,是一个亲戚在这开店,他就投奔了来,后来开了自己的超市,他家的超市,在江波家的小区附近,江波来买东西,他还是一口乡音,江波是做业务的,最能和人拉近距离,他说了几句家乡话,二人就一见如故了。
  老乡自我介绍,我叫向光明,我的超市,就叫光明超市,叔叔,你叫我光明就好。
  江达明挺高兴,在这里,有个老乡,自然是好的。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离家

下一篇: 《 漂泊---担忧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