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离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04   点击:



桐花雨—难堪

王青的表情,马上有些不悦。
向致远没心情顾她,对叶宁说,你和赵黎明跑趟银行,取十万现金。
按平素的规矩,叶宁肯定会写个支付单子,让向致远签名,问下用途,因为和王青斗气,她故意没走这个程序,只是填写了支票,趾高气氛的看了一眼王青,走了。
王青火大。
王青问向致远,取这么多钱干什么。
向致远不耐烦,和你没关系,我做事不用和你交待,这不是你家的钱。


桐花雨—用途

叶宁和赵黎明取了钱,才给向致远打电话,哥,这钱给你送过去吗。
向致远说,你送到第一医院,给宋梧。她孩子生病了,急须用钱。
叶宁心里咯噔一声,什么病,用这么多钱。
叶宁说,很严重吗,向致远说,是肾炎。
叶宁叹了口气,小孩子得肾炎,这花销少不了,宋梧真可怜。
叶宁从医院回来,王青还在办公室里,王青也有车,她愿意回市区,就自己开车回去,不愿意就住在县城。向致远租了套二室的单元房。

桐花雨—指责

王青说,叶宁,你不按财务流程办事,支出大额现金,先写申请单,你的单子呢,叶宁说,经理的话,就是流程。
王青沉了脸,马上补个单据,这像什么话,一点不专业。
叶宁生气。
她写了个申请单,转身让向致远签名去了。
回来后,递给王青,按规矩这个申请单由王青保管。
王青用手指,指了一下用途,写上用途。
叶宁拿起笔,写了个宋梧。

桐花雨—质问

王青马上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叶宁冷笑,我怎么知道,经理让我干的,就执行好了,反正是给了宋梧。
王青反问,借款条呢。
叶宁心想,到是忘记了这个。
她不说自己粗心,马上说,我表哥让我把钱给宋梧,我就给了,他没让打条。
王青冷笑,不会吧,是你忘记了吧。
叶宁不以为然,那你问我表哥去。




桐花雨—原因

王青推开经理办公室的门,向致远正和工程师说施工节点的事,他不太懂,不过看了不少书,也请教了几个内行,到是能说得有模有样,工程师看见王青,一脸怒火,马上说,向总,就这样吧,我按您的意思执行,匆匆离开了。
向致远不高兴,你会不会敲门。
王青冷笑,不会,我怎么会呀。
向致远不耐烦了,有什么事你说,和工作无关的事,不在这说。
王青居然笑了笑,宋梧的事,和工作有关吗。
向致远快速起身,把王青拉进房间,关了门。


桐花雨—道义

向致远说,你不要大呼小叫,这是公司,影响不好。
王青仔细看了看向致远,向总,你还知道什么是影响不好,怕不好,别做让人看不上的事。
向致远皱眉,不要胡说,她孩子生病了, 急需要用钱,只是借款。
王青噢了一声,是给孩子看病,借款呀。那借条呢。
向致远说,人家正忙着,过几天,再补借条好了。
王青哼了一声,要是她忘记了呢。

桐花雨—负责

向致远轻声说,你不要闹了,我让叶宁去趟医院,让宋梧打个条子好了。
王青又问,她拿什么还,从工资里扣吗。
向致远只好低声下气,你不要担心,宋家不是一点钱没有,只是她炒股票,套住了些。
王青又阴阳怪气,她炒股票,你都知道,她炒的哪只股,套的多深。
向致远两手一张,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了,总之,还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大不了扣工资。




桐花雨—借条

王青说,医院我和叶宁一块去,我到要问问,她拿什么还。
向致远不同意,这是叶宁的工作,你去干吗。
王青冷笑,这公司是你的也是我的,这是你说的吧,这公司的用项,我当然要管,我还是财务经理呢。
向致远有些生气,王青,我就是那么一说,你不要无理取闹,要是这样的话,你就不要做这个财务经理了。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桐花雨—感谢

门外站着一个老太太,气质极好。
向致远忙说,阿姨,您好,您怎么过来了。
来人是宋梧的母亲。
她慢慢走进来,我来送宋梧的借条。
她看了看,王青,没说什么。
向致远忙扶她坐下,又倒了茶,阿姨,宋露的事要紧,钱不够,您说。


桐花雨—质问

宋梧的母亲,到没有多留,喝了口茶,说了些感谢的话,就离开了,向致远送到楼下。
向致远回到办公室,看王青在出神。
你干什么呢,人家送了借条来,你没话好讲了吗。
王青这才回过神来,向致远,你对宋梧的母亲,好客气呀。
向致远奇怪,当然了,我和宋梧是同学,对同学的母亲客气些,也应该呀。
王青冷笑一声,我怎么不记得,你对我妈妈客气呀。


桐花雨—取闹

向致远拉了脸,不要无理取闹了,我对岳父母挺客气的,你不信问你哥。
王青不以为然,算了吧,和刚才对宋梧的母亲,大不一样,现在我才明白,什么是爱屋及乌。
向致远火了,不要胡说八道了,不可理喻,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回到你的工作岗位上,不要在这里发神经了。
王青看看向致远,我发神经,你才发神经,我房子的钱,你什么时候给我,我的房子,还押在银行,你给宋梧钱,到是痛快大方,一挥手就是十万,大不了从工资里扣,宋梧一个月四千,准备扣两年吗。



桐花雨—神经

向致远火了,王青,你不要翻旧帐,当时是你乐意的,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做了不要后悔,这是公司,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不要逼我让你离职。
王青突然间怔住了。
她突然间明白,这公司是向致远的,不是她的,除非她是股东,可是股东又怎样,还不是让向致远踢走了,之前的阿亮,后来的骆家明,阿亮是他的哥们,向骆是他的同学。她苦笑。她不了解他,一直都是。
王青的表情,阴得可怕,向致远有些后悔,你不要生气了,你放心,人家只是周转一下,会还的,不要小气,那是我的同学,我也要顾忌一下。



桐花雨—顾忌

顾忌,王青想,我也要顾忌一下。
我们的婚姻,如嫂子所说,一样的脆弱,没有孩子,总是少了些什么。贺春燕说,你去不去他的公司,不打紧,当然能看着他也成,不过,顶要紧的是有个孩子,儿子女儿都成,有了孩子,别的不说,你婆婆就多向你几分。
王青看了看向致远,面无表情的打开门出去了。
向致远有些后怕,这个女人不好惹,刚才的话,有些过了。
可是他结婚,不是为了找个绳索嘞着自己。


桐花雨—生气

王青脸铁青着,回了财务室,拿起书包,走人,叶宁在后面喊她,你去哪,她也不理论,叶宁摇头,还是这么没风度,就一个不懂事的小泼妇,真不知道表哥看上她哪了。漂亮吧,也还行,可光看脸,能过日子呀,真是。
王青开着车,往市里走,她心乱如麻。
宋梧,这个人,看来还是要让她离开公司。
可是有用吗,如果向致远有心,在不在公司,不一样吗。
可是她咽不下这口气。

桐花雨—诉苦

王青没找嫂子诉苦。
贺春燕是好心,可是每次大惊小怪,搞得她很烦,又不保密,什么都要和父母讲,她不想让父母操心,他们解决不了问题,就是发愁,她不愿意看他们操心的眼神。
王青的车停在青城销售中心。
她给周桐打电话。
周桐看见了王青的车,还有些奇怪,接了电话,外面的车是你的吧,你来这了。
王青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周桐,我想和你聊聊。


桐花雨—围城

周桐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半小时。
周桐和杨海涛说,我到销售中心外面,有事你找我。
杨海涛也看见王青的车了。
他摇摇头,那个老板娘,你和她有什么可聊的。
周桐瞪他一眼。
在车上,王青叹了口气。你说,婚姻是什么。
周桐苦笑,我哪里知道,是围城吧,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不过,你肯定不想出来。

桐花雨—宽容

王青说了宋梧借款的事。
我不是看那点钱,这钱吧,借就借吧,人家孩子有病,我不会计较,我计较的是向致远的态度,他眼里没我,什么事都不能和我提前说一声,你说,他重视我吗。
周桐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有些惆怅。
这事吧,不好说,批评向致远,她一直没有过,她进入策划业,起步还是向致远的公司,为了这个,她心中对向致远一直有一份尊重。

桐花雨—开解

王青,有时候,别人瞒着你,是尊重的另一种形式,怕你生气,怕你不高兴,你看,你知道了,就是生气吧,就是提前问你,如果你反对,那怎么办,是明知道你反对,还坚持,那矛盾更深了。
王青叹了口气,我恨人家欺骗我。
周桐看看她,你不要生气了,这不算欺骗,欺骗是故意说假话,和不告诉你,两个性质,你不要再生气了,本来吗,你大度些,让向致远内疚,比这样,要好些。至于让宋梧离开,更不要了,没意义,宋梧那个人,我们接触过,我也听小荷说过,挺高傲一个人,你对她客气些,没坏处,她到不是那种女人。

桐花雨—忍耐

王青说,我就要忍耐吗。
周桐脱口而出,婚姻里,哪有不忍耐。
比如梅姐,周桐有些后悔说这句话。
王青奇怪,梅姐怎么了,阿亮有问题。
周桐只好说,不要和别人讲,那个赵静,就是你前面的那个会计,不知怎的,老是找阿亮,阿亮居然也应付几回,有一次还一起喝酒,梅姐发现了阿亮衣服上的口红印,阿亮说不关他的事,真的没有和赵静有什么过份的举动,就是喝酒。

桐花雨—惊叹


王青震惊,梅姐就算了。
周桐说,当然不愿意,可是物业公司的事,千头万绪,刚上轨道,好些事,还要阿亮调解,只好先放下了这事,不过梅姐表态,不许再和赵静接触了,已婚人士,还是和未婚女青年有些分寸。阿亮到是答应了,可是,我们前天,还是看见阿亮和赵静在外面逛街。
梅姐当时脸色变了,我们以为,她会冲上去质问,可是梅姐就转了身,走了。



桐花雨—悲哀

王青叹了口气,她到是沉得住气,我可受不了,要是我,冲上去,给那个女人俩耳光。

周桐摇头,那样的话,没了余地,也许对方认错,也许就是离婚。
王青沉默。
这什么事,男人一个一个的,这么混蛋,这日子真是难过。
周桐说,你不要想太多了,向总不会的,那个宋梧,也不是那类人,你不要多想了,这件事,就这样吧,大不了,你想办法,管钱严些。
王青心想,叶宁下个月,可能就休了,她那一摊自己要接过来,对,管钱严格些。


桐花雨—沉默

梅雨烟这几天格外的沉默,看着阿亮的眼光,有些若有所思。
她不是不生气,是没想到如何表态。
阿亮的风流史,她听过,向致远暗示过。
可是她们交往后,阿亮一直有分寸,她以为他改了。
她可不是能忍耐的人。可是她现在有了孩子,去医院做了检查,二个月了,她有些犹豫。是要这个孩子,还是不要。


桐花雨—犹豫

梅雨烟一直犹豫。
她不知道如何取舍,在钱上,阿亮对她挺大方,县里的房子,都是用的她的名。物业公司,有她一半的股权。
她权衡着,就是离了婚,有物业公司,有县里的房子,养大孩子不是问题,她叹了口气,可那样,这场婚姻的意义就是如此吗。
阿亮感觉到了她的沉默,这几天,有个大客户在这,他一直陪着,早出晚归,他实在顾不上安抚妻子。



桐花雨—业务

阿亮总算签订了这笔单子。
他早早的回家,其实也过了九点半。
家里的灯亮着,有温暖的感觉。
他进了门,梅雨烟在灯下,拿着扑克牌,算卦。
阿亮笑笑,怎么信这个。
梅雨烟抬头看他,我在算,现在离婚,时机合适吗。

桐花雨—惊讶

阿亮不可置信,为什么,就为了那个赵静,我和你讲了,我们是逢场作戏,我不过是要了解一下骆家明出局的原因。
梅雨烟冷笑,骆家明的事,和你有关吗。
阿亮想了一下,我不关心,骆家明,我是在想,老向是个什么人,当时见了赵静,我就想通了,可是不能确定,现在我了解了一下详情,感觉,就是我的判断,从头至尾,都是老向设的局,那个傻赵静,还万分感谢向致远。
梅雨烟放下扑克牌。
你的话,我不相信。


桐花雨—协议

梅雨烟把离婚协议,放到阿亮面前。
阿亮一把撕碎,雨烟,不要发神经。
梅雨烟叹了口气,我和你说过,不许和赵静往来,她对你有想法,可是第三天,你们在逛街,进了这家店又去哪家店,好亲热的样子。我说话,在你眼中,一点没用。
阿亮一愣。
那不是碰上了吗,我不好真不理她。
梅雨烟冷笑,我好意思,真不理你。



桐花雨—离家

阿亮不知如何解释。
第二天,梅雨烟搬离了这里。
阿亮没想到,人家来真的。
他有些不知所措。
电话响了,一看是赵静的电话。
阿亮直接挂掉。

女人没有不吃醋的,他知道赵静对他有想法,可是赵静的智商,他真瞧不上。

桐花雨—安抚

阿亮给梅雨烟打电话,人家拒接。
他直好发了短信,雨烟,不要因为一个误会,就拆散一个家。
梅雨烟回复了,误会的制造者,应该负责任。
阿亮无语。
他只好和江主任打个招呼,这几天,都在物业吧。
江主任到是没事,随便你,能完成广告业务就成。你天天不来,都没事。
阿亮想到了周桐,这个小姑娘和小郑关系处得还行,小郑是自己的铁哥们,托托周桐,帮着说项,只是有些没面子。


桐花雨—难堪

周桐没想到梅雨烟离家。
她有些惊讶。
她到是满口答应,不过想到梅雨烟的脾气,她只好说,我尽力吧,姐夫。不过姐的脾气,你知道,有时候有些固执,你多担待吧,你也要自己出些力。阿亮说,我天天在物业公司,当小工,多有诚意。她家我去了几回,大包小包,没一次空手,我岳父岳母都帮我,可是雨烟,不说话,一脸的寒霜。
周桐点头,这才是我姐。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教育

下一篇: 《 漂泊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