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感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01   点击:

桐花雨—繁忙

梅雨烟正是最繁忙的时候。
交房开始了,有太多的繁琐问题,有些是开发商的建筑质量有问题,有些是小毛病,物业公司维修,有些是业主故意挑毛病,首先要有个判断,哪里事务,协调开发商的工程部,幸而二期正在施工,人家还能过来给维修,有些小毛病,物业公司的维修师傅给解决,有些故意闹事的,要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有些干脆冷处理,晾一晾,真的是千头万绪。
人员招聘的时候,考虑过,现在缺人,可是运营正常的时常,不需要那么多人,所以人手有些紧张,幸而填写单子和交钥匙的事务,由周桐和关小荷帮忙解决,可是梅雨烟不好老让那俩加班,人家是来配合的,不是物业的人。


桐花雨—电话

向致远在电话里,吱吱唔唔了半天,梅雨烟才明白,他的意图,也幸是梅雨烟知道王青的脾气,宋梧的身份,这才猜了明白,向致远要面子,说话有些含糊,梅雨烟看了看自己的工作计划,这要抽出身来,专门去找王青,真有些没时间,她叹了口气,好吧,致远,我约王青吃晚饭吧。
阿亮这几天也在这帮忙,此时皱眉,你还有时间,不回家休息一下,你看你这几天,累成了什么样。梅雨烟叹气,我能怎么办,老向一个劲说好话,不好一口拒绝。这事闹的,他的家务事,要外人来管。阿亮喜欢外人,这两个字,忙说,对,可不是吗,清官难断家务事,都有理,外人怎么管。


桐花雨—勉强

梅雨烟说,劝几句吧,总算有个交待,总要吃饭的。
见了王青,到有些惊讶,王青肤白貌美,神才飞扬,全无一点郁闷的样子,到是大为赞叹。
梅雨烟婉转的说,小青,咱们也认识多年了,我要是说错了,你别介意。
王青没想到,向致远家丑外扬。
梅雨烟诚恳的说,这男人外面的公事,最不愿意女人插手,你要是真到公司闹,会伤了他的面子,夫妻感情会有裂痕,这对以后不利,你看,你们是新婚,有事多商量,你真的让他为难,岂不是把他推给外人。


桐花雨—面子

王青思索着。
这一回,本想闹个彻底,可是梅雨烟的话有理,不能让向致远太为难,要不然,他万一离心,就便宜了宋梧。如果撵了宋梧,向致远必然要给钱,这是合情合理的,公司无故辞退人员,也要赔偿的,这现在也是她的钱,她犹豫着。

梅雨烟拍拍王青的手,你气色真好,越来越漂亮,幸福来的不易,要珍惜。
王青微笑,姐,我听你的,我也是吓吓致远,怕他太过份,他为了宋梧和我打架,我真气愤,不过,我也是为了这个家,我是想好好的过日子。

桐花雨—里子

梅雨烟点头,是呀,男人比女人不看重婚姻,所以我们要维护,不过,王青,你还是想顾忌一下对方的感受,向致远在外面也不易,尤其是他的事业,正在关键时刻,这时候,你要多理解他一点,我想,他既然和你结婚了,也是要好好过日子的,他不是个心狠的人。
王青点头,我知道了,你说的对,我会考虑的,我不逼着宋梧辞职了,看宋梧吧,只要宋梧不和向致远有什么私下的联络,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宜她了。
梅雨烟又劝她,我接触过宋梧,她不是那样的人。


桐花雨—人品

王青苦笑,我和她也做过同事,她到不是那么贱的人,不过,向致远看她的眼神不对,要说漂亮吧,她还不如肖悠然呢,可是向致远看肖悠然都不是那么眷恋,我不是不知道,我是装不知道,有时候就要装糊涂,只要他们不过份,我愿意装一下。
梅雨烟心想,你全明白,那你还对向致远这么纠缠,也算是服了,可是一想,王青和向致远恋爱多年,宋梧出现的时候,都要谈婚论嫁了,王青不肯放手,也有道理。她只好说,别想那么多了,你们是合法夫妻,你日子过得好,向致远自然不会有别的想法。

桐花雨—客气

王青离开了梅雨烟,绕道去了药店,给向致远的母亲买了三七粉,老太太最近喝这个,她决定,好好对婆婆。
向致远看王青进门时,脸色挺好,就说,和雨烟聊得不错吧,王青点头,把三七粉放下,这是给妈的,明天我送过去。你也是多大点事,还找外人,也不嫌丢你的面子。向致远无奈,我真怕了你,成吧。
王青说,好,我妥协了,我不让你马上辞退宋梧,不过,咱们约法三章,她一个女人不易,又带个孩子,我不能赶尽杀绝,只要你们不私下往来,我就不管这事了,她做她的策划经理,不过,你要招个策划员,免得日后有事,没人接替。



桐花雨—奉承

向致远有雨过天晴的感觉。
小青你真是通情达理,真是好,你放心,我保证不和她私下往来,宋梧这个人,不是那样的人,她下班就回家一心都在孩子身上。
王青点头。转身去了厨房,我知道你没吃饭,我现在做饭。
一面做饭,王青一面想,我真成了老妈子,向致远,你给我老实点,你要是有什么事落在我手上,我不会轻饶了你。



桐花雨—合同

向致远这几天真的忙乱。
欧景园开发商,只抵房子不结款。
向致远头大,已经又抵了五套房子,他心想,这不是事呀。这个房子,现在没办手续,将来能不能办证,不好说,工程还算有进度,可是没有证件,这房子的价格就上不去,现在销售越来越难,干脆,解约吧。
自己付给销售员的工资提成,可是真金白银。


桐花雨—解约

向致远算好了,项目的提成,又签订了一套抵房协议,然后和骆家明商议,你把开发商约出来,咱们协商一下,还是解约吧,现金他都投到了新厂,我这可是老用房子抵帐,我也没那么多流动资金。
骆家明想到有这一天,到是痛快的答应了。
解约还算顺利,开发商的意思是销售员留下,向致远想了想,谢飞要带走,他说,这样吧,我从原来公司带来那两人,我带走,我答应他们的,余下在本地招聘的,都留下。

桐花雨—上当

后来向致远才知道,他上了开发商的当。
开发商不找代理公司,直接从外面挖来一个销售经理,成立了开发商自己的销售部,原来他早想解约,考虑到中间人骆家明,还有向致远和副县长的关系密切,不想得罪向致远,就用这个办法,既不欠钱,也不给向致远现金,向致远拿着抵帐的房,不好出手,要找全款的客户不好找。现在开发商看向致远主动解约,自然得偿所愿,过了最初艰难的蓄客期,他们早想让代理商走了。


桐花雨—手续

解约三个月后,开发商拿到了土地的手续,接下来,办理了规划证,向致远此时明白了,他们就是在拖时间,果然自己熬不住了,有些后悔,也无可奈何,大骂一声奸商。

骆家明到劝他,算了,都这样,他们是坐地虎,能和平解决,就不错了,你看在本地没关系的外地代理商,连房子都没得抵,就欠了钱,被开发商踢出局的多了去。
向致远点头,心想,你小子,估计知道他们办手续的事,却一直不告诉我,你也没少拿他们的好处。

桐花雨—算计

向致远心想,骆家明,你到是交会了我一招。
这一年下来,向致远和副县长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副县长有个亲戚,大学毕业了,向致远通过江主任,安排到了报社,副县长非常感谢。向致远想,骆家明,到了让你出局的时候了。
后面的是开工手续,都是向致远通过副县长自己办的,没有通过骆家明。
到了年底,结算工程款,向致远和骆家明商议,一点不结帐不合适,我们各出五十万,也让人家过个年,这是股东的义务。



桐花雨—同意

向致远以为骆家明会不同意,因为骆家明一分钱没出过,没想到,骆家明居然答应了,真的拿了五十万现金。向致远让对方退股的话,不好说了。
向致远不是真的急于结帐,现在正好用这五十万,打发了建筑商,让他们明年一过十五,就来继续开工,包工头说,怎么也要过了二月二,要不,天太冷 ,也不方便呀。
向致远点头,他心里算计,如何才能让骆家明出局,他不好来硬的,可是他不想等到销售期了。


桐花雨—会议

向致远现在开始频繁的开会,而且每次在会上报忧不报喜,每次让骆家明参加,还要签字。
赵静在公司的时间不短了,不过,她还是不大合群,向致远对她非常的客气,一直让她参加各种会议,而且要跑银行跑贷款,开始赵静自己去,后来发现,去了都是低三下四赔笑脸,她不乐意去, 向致远就让叶宁去,叶宁也老大不情愿,向致远做工作,跑贷款这一块是最重要的,和银行的关系,成了我们企业能不能生存的关键因素,你不管谁管。


桐花雨—孤立

叶宁无奈,只好勉为其难,她后来发现,熟悉了之后,大家也好相处,尤其是过年过节,大家一起吃吃喝喝,也挺有意思,送些年货,送些礼物,人家态度好了不少,也没那么难相处。相比之下,她感觉还算容易打交道。
她按向致远的授意,在赵静面前,都是说工作如何难做,报表如何难改。赵静每次都不说话。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赵静是骆家明的亲戚,对她都敬而远之,私下都传,赵静傲慢自大,不合群,赵静有时候,也能听见一两句,她到不在意,后来有人说,她和骆家明有男女关系,她才火了。找向致远告状。

桐花雨—安慰

向致远先给赵静倒了杯茶。
赵静,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那些人懂什么,你和他们一般见识,不是拉低了自己的格局。不过你说的对,这说明了风气不正,我一定会严肃处理。
赵静心理舒服些。
向致远又说,不过是有些影响家明的声誉,我会认真对待。
赵静这才高兴了。
赵静发现,向致远通情达理。

桐花雨—处理

向致远的处理手段,很严厉。
他开除了两个员工,说是他们诽谤同事,还张榜贴出了开除通告。
赵静心里出了口气。
可是流言没有止,反而越来越厉害。
说是骆家明和向致远施加了压力,向致远不得不如此,这反正证明了赵静他们心虚,大家对赵静更是指指点点。

桐花雨—意见

赵静更委屈了。
向致远到是好言好语安慰她,还劝她,你看现在春暖花开的,要不然你出去旅行,工资照算,你旅行的经费,公司报销,好不好,你出去一段日子,大家见不到你了,自然流言会弱下去,过了这段时间,大家也就忘记了这事。
赵静眼前一亮,她也想出去玩去。
她报了个旅行团,准备好好玩玩,散散心,向致远说,赵静,你看你出去半个月,财务总要办公,你把印章交接给叶宁,不过,你要注明你是外出旅行,才让叶宁保管,本来她是没资格管这个的。

桐花雨—欢喜


赵静欢喜的走了。
她前脚走,向致远找来叶宁,换保险柜,以后这些东西,你保管,不要再给她了。你就和她说,旧保险柜坏了,所以换了新的。
叶宁点头,表哥,这样有用吗,半个月,她回来,要是要印章,我还得给她,向致远冷笑,没那么容易。
骆家明也听到了议论,县城不大,他听到了,她媳妇自然也听到了,还有流言说,赵静是躲起来打胎去了,说的有鼻子有眼,说还是骆家明送她去的车站。


桐花雨—战争

骆家明的媳妇,是家里的娇娇女,本来是低嫁,一直在家里说一不二,骆家明都让着她,这次听了这个,先和骆家明打了一架,自然是她动手,骆家明一路抵挡,骆家明说,赵静是你的亲戚,你安排的,你怪我干什么,要不然,你把她换了。骆家明的媳妇冷笑,我的亲戚怎么了,要不是你一直花心,我能怀疑你吗,你就是这么无耻下流,连我的亲戚不放过。
骆家明大声喊冤枉,我真的和她没什么,只是你的亲戚,我才关照一下,买点东西,我们真是清清白白的,你不要听人胡说,那天,我送她去车站,她是出去玩,真的不是别人胡说的。

桐花雨—电话

骆家明说,这样你不相信,你问致远,他知道。我每次去公司,和赵静都没什么接触。
骆家明的妻子,把电话打过去,向致远满口保证,老骆不是那样的人,他那么爱你,那么顾家,每次我们开完了会议,才六点,他都不留下来,送了赵静回去,就回家了,我们的聚餐,都不参加,这样的老公哪里找,弟妹,不要误会,怎么会呢,赵静也没多漂亮,老骆怎么会这么想。

桐花雨—风波

骆家明的妻子,放下电话,驳然大怒。
原来骆家明爱喝酒,每次借开会的事,都是十来点才回家,他顺路送赵静回去,然后就去找人喝酒唱歌了,这样,说不清了。
骆家明的妻子冷笑,骆家明真会演戏,你每次说是开会晚,向致远说六点就散会了,然后你就和赵静那个不要脸的一块走了,你还欺骗我,这个骗子,我要和你离婚,离婚。
骆家明叫苦连天,我只是顺路捎一段她,没有别的事,我只是出去喝酒了,不是和赵静在一起,你相信我。

桐花雨—离家

骆家明让老婆赶出了家门。
心里叫苦不迭。
这个老婆可得罪不起,他本是个花心的人,就是为了这个老婆,收敛了不少,可现在,他心里叹气。想了想,还是住到向致远那吧,他和向致远叫苦,你干吗说我下班的时间,向致远忙解释,我哪知道,你是喝酒了,我以为你回家了,本来要给你加分,成了减分。
骆家明唉声叹气。
向致远劝他,你不要当回事,女人要哄的,只要你用心哄,总能让她回心转意,你和赵静没事,你怕什么。


桐花雨—调查

骆家明的老婆,在公司转了一圈子。听到的话,都是赵静和骆家明在公司,出双入对,一起吃饭,一起离开,亲密无间。她越听越恼,到了向致远的办公室,你把赵静那个小妖精,给我开了。向致远为难,他是骆家明安排的,我怎么敢动。
骆家明的老婆,马上给骆家明打电话,我在致远办公室,我要开了赵静,你和向致远说,你同意不同意,你要是敢不同意,我们就离婚。
骆家明只好说,老婆,你要想好了,怎么和亲戚交待,骆家明的老婆说,别放屁了,那不用你操心,你要是舍不得你就说,你又不是没钱,她上班不上班,有什么关系。

桐花雨—开除

骆家明妥协。
在骆家明老婆的坚持下,向致远发了开除通告。
向致远给赵静打电话,骆家明让我开除你,我也没办法。
赵静惊讶,他为什么这么做。
赵静质问骆家明,骆家明只好说,你表姐和我闹,他听到了流言,你先离开那吧,你先回家吧,好不好,等你表姐气消了再说,他非说,我参加那些股东会议,是为了见你。

桐花雨—平静

叶宁和做梦一样,趾高气扬的赵静,就这么离开了公司。
赵静回来后,没在公司出现,她公司的东西,也不要了,只给叶宁打个电话,让叶宁处理,她不想回来见公司的同事了。这次的事,她吃了大亏, 家中的人也误会,母亲就说,你表姐夫风流,你和他搅和什么,得罪了你表姐,有什么好,好好的工作,又轻松又体面,拿的还多,让你搞丢了,赵静叫苦连天,我哪里会招惹他,不过是搭了几次车,我们是亲戚呀。
母亲说,你就笨,你和他亲戚什么,你的亲戚是你表姐,傻子呀,分不清远近。
赵静叹气,妈,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在这了,现在人们都对我指指点点,这个委屈我不受了,我要出去打工,我在省城有同学,我不在这受这个冤枉气了。

桐花雨—补偿

向致远听说赵静要去省城,到是来了一趟,给赵静两个月的工资,这一个月是你的工资,另一个月是我的一点心意,我是没办法,家明让我开除你,我是惹不起,他是股东,我在县里,凡事还要靠他,对不起,赵静。
赵静到是极感动,谢谢你,向总,你是个明白人,不向他们,都欺负我。
向致远叹了口气,你别担心,赵静,过了这段日子,我和家明讲讲,你还回来好了。

桐花雨—好人

赵静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向致远说,真是难为你了。
向致远想了想,拿出一张明片,你到了省城,人生地不熟的,这是我一个报社的朋友,如果你不好找工作,就找他,他答应我了,会帮你的忙。
赵静非常感动。
向总,你真是个好人。

桐花雨—内幕

赵静说,向总,你这样好的人,我不能让你吃亏。
赵静告诉向致远,欧景园的事,就是骆家明让你吃的亏,开发商不想结现金,是骆家明说,抵房好了,他知道你缺流动资金,房子不好变现,所以才让你不得不放弃。
开发商给了他好处,他就出卖了你,他不是个好人,你要防着他。
向致远感动的说,赵静,你是个好人,可惜,好人总会吃亏,你放心,我心里知道了,谢谢你。

桐花雨—证据

赵静从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这里是,欧景园开发商给他的好处费的票据底联,好多我都复印了,都是他吃喝玩乐的票据,有酒店的,有饭店的,有洗浴的,这些你拿着,他要是为难你,你就拿这个,我表姐要是知道了,有他好受的。
向致远心中大喜。
向致远不动声色,拿过档案袋,赵静居然一直收集了这个,她是为什么。
那时候,赵静负责和欧景园那边的财务对接,骆家明有些费用,是让欧景园的开发商报销,所以赵静有这个不奇怪。


桐花雨—感谢

向致远送赵静去了车站。
赵静走了。
向致远心花怒放。
他在想,如何让骆家明自动离开。
重点是不伤和气。
骆家明不是阿亮,阿亮这个人看得开,不计较小事,而且他们是哥们,可是骆家明不同,他是个小人。不过对付小人,有小人的办法。
骆家明的妻子,收到了那些单据,都写了哪天骆家明在哪个舞厅,和哪个小姐跳舞。
她气得跑回了娘家。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劝解

下一篇: 《 桐花雨—教育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