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劝解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1-01   点击:


  桐花雨—意义
  周桐有些叹息,这样辛苦追一个人容易吗,值得吗。
  梅雨烟转了话题,我们的物业公司开始交房了,我们和开发商提了个要求,可能你们那边销售中心,要过来两个人协助一下,你过来吗。周桐这才醒过神来,我听杨海涛提了一句,有可能有我。目前活动那边没什么事,销售员估计不愿意,可能真是我和关小荷。
  梅雨烟说,我真的希望是你,大家还能在一起共事多好。
  桐花雨—彩排
  婚礼前夕有个小小的彩排,婚庆公司来指导一下,就这样的时刻,向致远都没有出场,他一半是忙,不愿意往市里走,一半是没心情,他有些敷衍,不过电话里到是和王青说,我真的是忙,你一个人全权代表了,回头我答应你,办了婚礼,我们去云南玩几天,你不是喜欢丽江吧,我们报个团好了。王青马上眉开眼笑,好,你忙你的。
  贺春燕对这个小姑子的呆傻已经习以为常了。
  到是苏静有些抱不平,至于吗,忙成这样,今天还是周六,哪里有事,县里那那些人,到了周末,还出去玩呢。
  桐花雨—调侃
  阿亮找了伴郎到是认认真真的来了,他是第一次做伴郎,很有些紧张,苏静开玩笑,你和我们这个伴娘到是有一拚,一个赛一个的紧张,真有意思,阿亮也调侃小伙子,小郑,你紧张什么。又不是你结婚。放松放松。新娘不是你的。
  小郑有些不好意思,周桐到是替他解围,亮哥,你又欺负人,回头我和姐姐说。阿亮拱拱手,好了,你不用告状了,我就是被你姐支来的,她到在物业公司忙前忙后,打发我来这。
  
  桐花雨—美丽
  阿亮看看表,我不和你们耗了,我有事先走了,小郑,你大方点,一个小伙子,你也二十六了,也该结婚了,先预演一下,我走了。
  阿亮和周桐说,你和苏静一会儿去我家吃饭吧,你梅姐找你们。
  结果,苏静家中有事,只有周桐去了。
  梅雨烟是商量,几个人是随份子,还是单送,周桐说,怎么都行,姐你说吧,苏静说了,这事你决定。
  阿亮放下电话,他过来打量周桐,周桐奇怪,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阿亮笑笑,我们小郑说,全场最漂亮的人是你。周桐的脸红了。
  
  桐花雨—姐弟
  梅雨烟心中一动。
  她也微笑,真的周桐,你原来就是不爱打扮,太朴素,穿了伴娘的礼服,是真漂亮,那个化妆师水平不错,你真应该也化化妆。周桐脸更红了,姐,这话在这说说罢了,当了王青可不能这样讲,她可比我漂亮多了。
  阿亮说,我们小郑人不错,你到是可以考虑一下,周桐忙摇头,我比他大三岁呢,不合适吧。阿亮说,女大三,抱金砖,合适。你不要先自已设限,小郑人不错,是我们那机房的,管技术,人老实,就是不爱交往,才剩下的。
  阿亮看周桐沉默,我不管了,我把你的手机号和QQ号给他了,你们可以做普通朋友往来,这总成吧。
  桐花雨—化妆
  婚礼那天,梅雨烟早早到了。化妆师是她请的,没有用婚庆公司的,她感觉婚庆公司那个化妆师的化妆手法太艳太浓。
  王青早早的起来了,妆容美丽大方,配上婚妙,宛若仙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美容和保养,到是水灵漂亮。
  阿亮在雨烟耳边说,你别说,这个王青,到是挺漂亮,老向还折腾啥,老老实实过日子。梅雨烟拨打向致远的电话,关机,他皱眉,阿亮,你还是和伴郎一块去老向那吧。
  
  桐花雨—敷衍
  向致远是起来了,却没什么精神,倒了杯咖啡,他妈妈没有在新房这边,老太太愿意和妹子一块住,说他们小两口新婚,过过二人世界,有了孙子,她才来。王青到是乐意,贺春燕当时坚持,还是一块住合适,您是长辈,他们应该孝顺您。她是担忧,向致远不回家,有向老太太在,总能管教儿子一下,可惜王青没明白。
  阿亮敲门,向致远不耐烦的开了门,阿亮打量他,你还磨蹭什么,衣服呢,脸没洗吧,幸亏把小郑留在车上了,要是看见向致远这个样子,估计会奇怪,这新郎怎么这么淡定。
  桐花雨—应付
  向致远让阿亮坐下,起身去水房刷牙洗脸。
  阿亮发现,沙发上的服装,都是平时穿的,不会吧,你的礼服呢,向致远说,估计在衣柜里,阿亮打开衣柜,拿出礼服,你这个人,真是沉住气,你今天是新郎呀,怎么这么不紧不慢的。
  向致远从水房出来,擦了把脸,又喝了咖啡,这才说,有什么可急的,我根本不想举办什么婚礼,还不是他们折腾的,我就是个木偶。
  
  桐花雨—劝说
  阿亮把衣服给他,好了,马上要开场了,你不要这样了,怎么也要演好这出戏,你妈还有你家的亲戚长辈都在,你总要给你妈面子吧,这个婚礼,是王青乐意办,可你妈,也一样乐意呀,要不是你妈同意,能办起来吗,你不要总以为是应付女方,可还有你妈的脸面呢。
  向致远点头,这才郑重些,他明白,他妈妈盼这一天,盼了十几年。
  走出家门的向致远,还算精神。
  小郑看见向致远,叫了声向哥。
  桐花雨—场面
  赵黎明这时候也到了,他负责开新郎的车,他看向致远对伴郎没表示,有些不好意思,从书包里,拿出两盒烟,给了小郑,兄弟辛苦。
  这还是他和叶宁商量了,叶宁也看了出来,表哥的不起劲,她不喜欢王青,可是姨母喜欢王青,而且这个婚礼,毕竟还是向家的主场,不能不顾忌,所以提前准备了烟酒,这些帮忙的人,不能让人家空手。
  见到王青的时候,向致远还是有些欣喜,他也半个月没见王青了,今天的王青格外的漂亮,他心中一动。阿亮说,看见了吧,新娘子多漂亮,好好过日子吧,别让阿姨再操心了。
  
  桐花雨—来人
  大家都没注意宋梧的出场,向致远没有通知公司的员工,只有两个同学,因为一直往来,向致远的妈妈通知了人家,宋梧,和他们坐在一起,她今天格外的打扮了,穿了件浅粉的套装,眉目如画,优雅大方。
  注意到宋梧的到是梅雨烟,她坐在向家这边,看见宋梧的时候,二人点点头,梅雨烟心想,向致远怎么会邀请她来,这不太科学呀,可是人都来了,她没理由请人走。
  向致远在台上,看见了宋梧,心中一痛,突然间有些后悔,宋梧,这两个字,像针一样刺痛了他。
  桐花雨—敬酒
  向致远在台上有些失措,小郑在台下木讷,在台上却极机灵,有几次,都替向致远圆场。好似是向致远木讷了,阿亮奇怪,用眼神询问梅雨烟,梅雨烟指指宋梧,阿亮惊讶,宋梧来干什么。老向这事做得不合适。
  向致远勉强举行了仪式。
  后面的敬酒,他是撑着的。
  到了宋梧这一桌子,宋梧到是态度自然,和同学们一起表示祝贺。
  王青态度也极平静,挽了向致远的手,头微靠在向致远的肩膀上,一脸甜美的样子。
  桐花雨—疑惑
  周桐看见宋梧有些惊讶,她是伴娘,因为紧张,一直没注意台下,现在陪着新娘过来敬酒,才看见盛妆的宋梧,宋梧的态度极自然,和同学一起举杯祝贺,外人看来,她就是一个同学来参加婚礼。
  周桐听叶宁提过宋梧和表哥的事,她有些惊叹,这个场合,宋梧出现,到是出人意料,她印象中的宋梧,是稳重大方的,识得忌讳,她现在来合适吗,当然,也可能是多心了,向致远爱慕人家,人家只把他当同学。
  
  桐花雨—默契
  王青的态度也平静自然,和宋梧还特意碰了杯,然后轻声说,你的衣服挺漂亮。
  宋梧也微笑致意。
  只是向致远的眼神,一看见宋梧,就有些挪不开,伴郎还拉了他一下,往下一桌过去。
  向致远回头看了看宋梧,宋梧已经和身边的同学说说笑笑,完全不注意他,他有些失落,有些忧伤。
  向致远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王青关心的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向致远说,可能酒有些上头。
  
  桐花雨—胡说
  周桐看看向致远,真是胡说,那都是水呀,怎么就上头了。
  伴郎也一脸莫名。
  王青却是一脸的体贴,是呀,要不你先休息会儿,我继续敬酒,向致远刚要答应,可是明白,那会让母亲骂的,他微笑一下,没事。我行。
  周桐替王青委屈。
  这个新郎,怎么这样,向致远有些过了。
  王青却语笑嫣然,一派柔和。
  
  桐花雨—故意
  敬完了酒,周桐还有些叹息,宋梧怎么来了。
  王青对着镜子补妆,我请的,我用向致远的手机发的短信,让她和同学一起来。
  为什么,周桐不解。
  王青继续看着镜中人,我要她来,男人靠不住,就是结婚了,也不一定收心,我宁可相信女人,让宋梧见证这一刻,她会知道分寸,我和她做过一段时间的同事,宋梧是骄傲的,今天让她来,就是让她死心。她死心了,向致远就好办了。
  周桐不知说什么好,你不怕向总失态。
  王青转回身,笑意盈盈,随便,他要失态,不怕他妈生气就好。
  
  桐花雨—惊讶
  周桐惊讶,你还真是心理强大,换了我,可不敢,万一上演一出,当场秀恩爱,那不惨了。
  王青摇头,他不敢。
  她转回头,眼角的泪,轻轻落下。
  周桐没看见那一滴泪。
  她还在疑惑,宋梧的样子,不像是有什么。我看她,是挺平静的。
  王青点头,不管怎样,她要脸就好。
  周桐叹了口气。
  桐花雨—喝醉
  向致远还是喝多了,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了酒。
  宋梧早早的和同学离场了。
  王青还在门外,和宋梧合影,宋梧有些勉强,不过还算落落大方,梅雨烟看在眼中,问周桐,这王青这是闹哪一出,周桐轻轻说了王青邀请宋梧的事,梅雨烟点头,这才是王青,她可不是好惹的,只是胆子也太大了。
  周桐点头,是胆子大,周桐回头,没看见向致远,你看,胆子大的向总都不知哪去了。
  
  桐花雨—落幕
  向致远是被赵黎明和小郑送了上车,王青走过来,谢了小郑,她知道小郑是阿亮临时找来的伴郎,和他们没什么交情,人家是帮阿亮的忙。王松过来也说,小郑多谢了,我送他们回去。小郑点头微笑,转过脸来皱眉,这新郎怎么像是借酒浇愁。
  王青也走了。
  他们订了明天下午去云南的旅行团。
  周桐松口气。
  这婚礼总算有惊无险。
  
  桐花雨—温柔
  向致远半夜酒醒,有些口渴,他爬起来,这时候,灯亮了,王青温柔的坐在床边,怎么了,口渴了,给你水,她拿过水,温柔的让向致远喝了,向致远这才想起来,今天他结婚了,他有些抱歉,不好意思,我喝多了,王青说,没事,这说明你投入,你饿吗,我熬了粥,要不要喝点,向致远感觉腹内空空,他点头。王青拿了一个大托盘,里面有粥和小菜,放到床头柜上。
  向致远有些愧疚。
  看王青一脸的柔情,他终于说,谢谢你了。
  王青到是平和,没事,你吃点饭,这样对胃好,我可不希望,你病了。
  桐花雨—照片
  王青从云南发回不少他们的旅行照,王青眉目宛然,向致远高大英俊,看上去一对璧人,到也般配。苏静从QQ空间,看了王青的照片,她有些羡慕,王青还是追对了,你看,现在多好。周桐也说,是不错,这样也好,她得偿所愿了。
  向致远回到明远公司,已经是半月后,本来说旅行一周,可是王青兴致极好,硬是多玩了一周,后来他们离开了旅行社,自己游玩的,向致远看她高兴,不好扫兴,他感觉有些愧疚,所以就格外的迁就了。
  
  桐花雨—周到
  向致远感觉王青像是变了一个人,格外的细致周到,给亲戚朋友,都买了礼物,就是给明远的几个老熟人也买了,还给宋梧买了一个漂亮的胸针,她说,你看,这个漂亮吧,给宋梧,我们原来是同事,她还是我招来的。
  给赵黎明的孩子,也买了玩具。
  赵黎明表示感谢,王青说,你别客气了,致远多亏你照顾,我和婆婆都感谢,这些给同事的礼物,你替致远发了吧,他也不好一个人一个人送礼。
  赵黎明看看向致远,向致远到是点头,也对,我的一点心意。
  
  桐花雨—礼物
  别人拿了礼物,都来致谢,宋梧是快下班的时候来的。
  宋梧有些消瘦,向总,请你不要给我发照片了,我不想看你的夫妻恩爱。
  向致远惊讶,我什么时候,给你发了。
  宋梧说,你从QQ上传的呀。
  她拿出那个胸针,我也不想要和你夫人一样的礼物。
  向致远拿过胸针,怎么了,挺漂亮的。
  宋梧说,王青和你的合影里,有好几张,都是佩戴这个胸针,你没看出来吗。
  桐花雨—维护
  向致远打开自己的QQ,看到了那些照片,有一百多张,都是和王青的合影,有些还过于甜蜜,他的脸有些红了,他注意看了,那个胸针,王青是佩戴着,他想了想,王青是他媳妇,他总要维护她,他故作平静,宋梧,对不起,这照片是我误发了,这胸针是看着好看,一下子买了俩,王青也是好意,她喜欢这个,就送了你。
  宋梧冷笑,向致远你真傻假傻,你可以给王青打电话,她就买了一个,她是故意的,证明这是她佩戴过的,送了我,你真够傻的,你媳妇,是故意警告我。
  向致远有些难堪。
  
  桐花雨—愤怒
  宋梧叹了口气,还是你们是一家人,你替她讲话。
  向致远马上道歉,宋梧,你不要生气,我也不想你生气,才这样说,王青让她家人惯坏了,有些任性,有些自私,你不要生气,我说说她,不让她这样胡闹了。
  宋梧说,她不一定胡闹,她是故意的。
  她让我参加你们的婚礼,就是提醒我,你的身份,是已婚人士,她发这些照片,是说明,你是她的老公,你们很幸福。让我知难而退。
  向致远恍然。
  
  桐花雨—好意
  向致远回了家,一脸的气愤,王青,你为什么用我的手机,给宋梧乱发邀请,王青一脸泰然,怎么了,你们是老同学,又是同事,为什么不能邀请。向致远生气,你不要说得冠冕堂皇,你另有打算吧,你是故意气她,给我难堪。
  王青上前,致远,不要这么说,你说错了,我故意气她,不是给你难堪,你的难堪就是我的难堪,我们是一家人,我这么做,是告诉她,注意分寸,她一个人带了女儿,生活不易,最要知道分寸,要是卷进什么婚外情,太丢人,那个小县城,可是她的避风港,她不能不谨慎,一个离婚的漂亮女人,和老同学新老板,有什么太正常了,我不能让她犯这个错误。
  桐花雨—无语
  向致远惊讶,你还有理,还为了她好。我不知道,你这么攻于心计。
  王青理直气壮,我管我的老公,天经地义,要不是你和她眉来眼去,我犯不上这样折腾,你以为我愿意吗。你是我老公,我和你说过,我要做的事,一定会做成,你忘记了吗,你答应和我结婚,我没逼你吧,既然你结了婚,就要负责,不能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我没逼你解雇她,就给足了你面子,要不然,我只要跑你公司和她闹一场,你以为,她还在公司呆得下去吗,吐沫就能淹死她。
  你以为我做不出来,现在我是明正言顺的老板娘。
  桐花雨—动手
  向致远一耳光打过去,也马上后悔了。
  王青退后两步,愣愣的。
  向致远,你居然打人,好,我告诉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她转身要走,向致远突然醒悟,忙上前,小青,是我失手了,我错了,你不要生气,我保证,我和宋梧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同学。
  王青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她回头,好,你辞退她。
  如果没有这一耳光,我可以允许她留下来,现在不成了,我给你三天时间,让你辞退她,如果三天后,她还在公司上班,向致远,你试试。
  
  桐花雨—劝解
  向致远心想,王青气头上的话,不用当真。
  接下来,二人合好,王青依然面带笑容的做饭去了。向致远安慰不少。
  到了第三天,王青突然问向致远,宋梧离开了吗。
  向致远头大,小青,你看好的策划不好招,当时你也招过人,你知道的,就算我要解聘,也要找个人来替她对不对。
  王青还是平静的说,那不是我的事,我明天去公司,如果你不辞退,我来做这个恶人。
  向致远发愁了,他向梅雨烟求助。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疑惑

下一篇: 《 桐花雨—感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