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桐花雨—疑惑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31   点击:


  桐花雨—抵押
  上午领了结婚证,下午王青就办了房产抵押手续。
  向致远拿了钱,加上他事先准备的五十万,找了江主任,办了手续。
  江主任到是态度和气,一直说,致远急什么,咱们兄弟好说话。
  向致远忙说,晚了这么长时间,让你着急了。
  江主任呵呵一笑。
  向致远还了钱,匆匆离开。
  江主任看阿亮,你是一场空了。
  阿亮到不介意,有什么呀,利息不低,也值了,入不成股,就算了,我现在发现,和他合作,也就那么回事,算了,不强人所难了。
  桐花雨—告知
  王青第一个把结婚证的照片,通过QQ传给了宋梧。
  宋梧愣了一下,有些失落,有些茫然,也有些轻松。
  过了许久,才回复了一句,新婚快乐。
  王青得意的一笑。
  接下来,王青又把照片,传给了以前的老同事,周桐是第一个打过电话来的,王青祝贺你,祝贺你,什么时候办婚事,王青忙说,致远要大办,我不同意,他公司现在正用钱,人又忙,我们不大办,他答应以后有了钱,再补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
  梅雨烟看了照片,突然替王青有些心酸,这傻姑娘,看着挺聪明一个人,这婚姻,算什么。
  桐花雨—冷暖
  阿亮看媳妇有些闷闷不乐,还奇怪,你怎么不高兴,现在老向成功了,不用让股了,多好。
  梅雨烟叹了口气,我是替王青可惜,这姑娘真傻。
  阿亮苦笑,你替她发什么愁,他们俩不一定哪个傻。
  一面是婚姻,一面是股份,向致远宁愿结婚,傻的是他,为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要一场他犹豫的婚姻,唉,我怎么感觉是他傻。
  梅雨烟意见相反,他才不傻,于他来说,他要的是面子。
  桐花雨—感叹
  阿亮说,你不要替别人操心了,这过日子冷暖自知,人家感觉好就成,想想,一个要婚姻,要到了,一个要钱,到手了,各取所需。
  梅雨烟点头,好似是。
  阿亮说,物业的事,怎样了。
  梅雨烟说,还顺利,牌子挂了出来,房间都让保洁收拾好了,人员也招的差不多了,有苏静帮忙,省事不少。
  阿亮说,可惜,我们这不需要策划岗,要不然让周桐过来挺好。
  
  桐花雨—感觉
  梅雨烟说,还真是,原来公司,就她和苏静,我用的顺手,关系也好,特好相处。
  阿亮说,江主任成天说,做事离不开左膀右臂,你还是要再找一个顺手的人。
  梅雨烟点头。
  梅雨烟发愁的是周桐的婚事,你有没合适的给周桐介绍一下,阿亮摇头,我那的人是年纪都大,看吧,也许人家自己能找,她也是有点挑。
  梅雨烟不以为然,她是有些浪漫,想找个谈得来的,其实这条件不高。阿亮笑笑,谈得来是最难的。这是最不容易找到的。
  他反问,你以为向致远和王青谈得来吗。他有一句话没说,其实向致远到是和雨烟谈得来,幸而向致远一心想着他大学时代的女神。
  
  桐花雨—世事
  阿亮感叹世事,梅雨烟却替王青委屈。
  可是梅雨烟知道分寸,什么也没说,只是在电话里祝贺王青,王青现在婚事已定,心境大为明朗,她说,姐,致远说忙没时间举行婚礼,我也理解,可是我想请几个朋友,一起聚聚,他不会反对吧。
  梅雨烟说,让你家人和他沟通吧,请几桌到不是问题,他要是没时间,你操持也好,这不是什么大事。
  王青愉快的放下了电话。
  阿亮说,你呀,这不是给老向拆台吗,你想想老向为什么不大办婚礼,估计有他的小算盘,梅雨烟冷笑,他也不能太不把王青当回事,人家搭了房子,他要是太过份,就说不过去了。
  
  桐花雨—张落
  贺春燕自然又成了娘家人的代言。
  王松说,长嫂比母,你就出面吧,贺春燕皱眉,算了吧,估计向致远现在最烦的就是我。王松说,管他烦不烦,我是不好意思,当年王青的事,向致远帮忙,我一直心存感激,有些抹不开面子。
  贺春燕说,你现在是大舅哥,就要有个大舅哥的样子,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王青是员工,现在是他的媳妇,能一样吗,你要转换角色。什么事都让娘们办,你好意思。王松一个劲说好话,你看吧,我家的人,都有些老实,王青到是厉害,可是对了向致远,又太好说话。
  桐花雨—曲线
  贺春燕眉头一皱,心里想,向致远的母亲,到是好说话。
  贺春燕带了礼物,来看向致远的妈妈,到是阿姨长阿姨短的,哄得老太太眉开眼笑,贺春燕说,您看,致远是您的独子,之前多少人说致远的婚事,现在既然领了证,好好办办,您老人家也舒心一回,我们家小青,模样没得说,王松是学校的工作人员,我公公婆婆也是机关出来的,咱俩家也是门当户对,不给致远丢面子。
  向致远的妈妈点头,对,我也是这么想,致远说他忙,贺春燕忙说,这事怎么能让致远操心,他忙里忙外的,可不能让他管这个,我们家有人,我们办,你做主就是了。
  桐花雨—拍板
  向致远的母亲点了头,她找来妹子商议,我觉得王家的话有理,我就致远一个儿子,他结婚,悄没声的不办,我的老脸往那里放,我同意办,你替我和致远说说,操持的事不用他管,他只要配合就成。
  对了姨母,向致远到还能说说心事,本来吧,我现在事业没个起色,不想结婚,这不是,没办法,我要用钱,王青帮我抵押了她的房子。姨母吓一跳,这样呀,这王青,对你也算真心了,要是这样,你不给个婚礼,似乎说不过去。向致远叹气,一是经济,二是时间,都是问题。
  桐花雨—王家
  姨母说,王家的人说了,事情由他们操持,你只要配合就好。
  向致远皱眉。
  姨母叹了口气,致远,你也要替你妈想,她六十多了,你说亲戚朋友的婚礼参加多少回,凭什么她儿子结婚,没声没息的,她不乐意,这实话,你全当孝顺了,其实收的份子钱,和婚宴的钱,基本上对冲了,时间上,我让叶宁配合,只要你当新郎官就成,婚妙照不拍了,你看行不行,婚庆公司不找了,要是王家人愿意花钱,他们找。
  桐花雨—低头
  向致远点头,我说好了,我就结婚当天出场,别的事情,他们愿意折腾就折腾,这婚宴为了我妈,我办。
  姨母交差。
  向致远的母亲到厚道,话是这么讲,人家王家是女方,不能让人家笑话,我知道致远资金紧,这样,我有几万块,我出。
  姨母心想,算了,你爱出就出吧,我不能拦着,再怎么省钱,总要给新娘子点服装费,意思意思。
  
  桐花雨—对比
  向致远的妈妈和贺春燕达成了协议,给王青两万服装费,再出三万做婚礼的花费,两家的份子钱,各收各的。
  王青到是满意。
  可贺春燕私下和王松说,比上一次结婚,差远了,你妹妹真是有情饮水饱,王松摇头,可不要提上次的事,上次王青是勉强,这次她自己乐意,你就求她嫁人吧,我们能省多少心,这个姑奶奶,有事就是大事,不是伤人,就是派出所,哪家的姑娘这样,我家唯一,可不能学了她。
  
  桐花雨—安排
  婚事的所有的事务,都是王家人在折腾,包括订饭店,订婚庆公司,王松还是坚持找婚庆公司,既然办了,就要给妹妹一个面子。
  贺春燕说,你想好了,咱家没什么钱,你这么折腾,向家那三万,可不够。王青听了,把那两万也拿了出来,又加了两万,嫂子,这个给你,我信得过你,你看着安排吧,不要图省钱,我出。
  
  桐花雨—伴娘
  王青考虑伴娘的人选,人家苏静也结了婚,伴娘是不能再做。她想到了周桐。
  周桐忙说,我哪成,我这个人,上不了大台面,一紧张,怕误事。苏静安慰她,没你的事,大家看新娘,又不看你,你就跟着就成了,这样,那天我也在台上帮忙,有事我帮你解围。
  周桐有些为难,王青又千恩万谢的说好话,周桐只好点头。
  向致远却说,我到哪找个伴郎呀。
  阿亮有些看不下去了。于芳芳的婚礼比你们晚几天,我让杨海涛给你当伴郎,向致远皱眉,我不想看见他,心烦。
  阿亮心想,你也有些过份了。想了想,这样吧,我从报社给你找个小伙子,你别操心了。你不认识的人,不用心烦了。
  
  桐花雨—木偶
  向致远感觉自己像个木偶,人人都欢喜,只有他一筹莫展,他一直不知道怎么和宋梧开口。
  宋梧神色如常,认真的工作,在单位和他说说笑笑,离了公司,不再见他。
  向致远气愤,为什么,我对你一片真心。
  宋梧说,我和宋露的父亲离婚,就是因为他有第三者,你明白吗,你现在是已婚人士,我和已婚的男子,私下不往来,这是我的底线。
  已婚人士,这四个字,让向致远痛苦。
  桐花雨—解释
  向致远有些激动,宋梧,你应该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份量,无人能取代,王青不能,我当时看上她,就是因为她有些像你。
  宋梧面容平静,致远,正视现实吧,可能当时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已经好了几年,又领证了,还是有感情的,相信这点,好好过你的日子。王青也许有不少的缺点,可有一点,她是真的在意你,别伤害她。
  向致远摇头,我心里还是爱的你,这次是因为特殊的事情,我不得不让一步,宋梧,你愿意等我吗,我答应你,如果有机会,我一定离婚。
  桐花雨—承诺
  宋梧摇头,不要这样的承诺,不要这样的要求,你和我,现在只是同学和上下级的关系,致远,不要给一个人这样的承诺,这不负责任,也许你根本一生都不能兑现,我会成为了一个怨妇,你妻子也一样,不要这样,这是对两个女人的伤害。我不想你成为这样的人,这和渣男有什么区别,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这样不好。
  向致远后退一步,这和渣男有什么关系,我对你一片深情,你怎么这么看问题。宋梧苦笑,如果十年前听到这样的话,我会感动,我会想,我在一个人心里,这多么美好,他给不了我名份,可给了我心。可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生活告诉我,如果你给不了一个人名份,那颗心也就不要给了。牵肠挂肚,对任何人都是伤害。
  桐花雨—说服
  向致远不死心,你还是不相信我,我保证,我两年内解决这个问题,我说话算话,宋梧叹了口气,我没听见,我不做任何承诺,如果两年内,有合适的,我会再婚,如果没有,也和你无关,只是我的缘份不到,我郑重声明,就算你两后真的离婚,我也不一定选择你。
  向致远愣愣的,宋梧,我哪点配不上你,尤其是现在的你,你能找到比我好的,比我这么爱你的吗。宋梧有些烦了,可是想想,向致远是她的老板,她忍耐了一下,向总,这不是对比,这不是考试,有一个分数解决所有的问题,就算你条件好,你是王子,那又怎么样,难道所有的灰姑娘到要爱上一个已婚的王子吗。
  
  桐花雨—价值
  宋梧看看表,不好意思,向总,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我现在不受你管理了,这是我的时间了。
  向致远却不肯离开,宋梧,就算下班了,做为老同学,我们聊几句,可以吧。
  宋梧看看表,好吧,老同学,十分钟。
  向致远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眼前的宋梧,好似依然是当年那个骄傲的白天鹅,他有些挫败的感觉。
  
  桐花雨—失望
  向致远说,宋梧,可能我让你失望了。我也不想,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不会娶王青,你相信我,即使做这样的决定,我心里最在意的人,是你。这点,自从遇见你到现在,一直没变。
  宋梧摇摇头,致远,我们是老同学,这话不合身份。
  宋梧想了想,致远,我和你表态,当年我们是同学,现在还是,这没变,未来如何,我不好说,但此刻,我告诉你,你现在我心中,就是同学,如此而已。我不想卷入你的生活,不想你妻子误会,你不要让我为难,我是一个母亲,我要为宋露负责。
  桐花雨—离开
  宋梧看看表,时间到了,我说最后一句,我珍惜这份工作,请你注意分寸,不要逼我离职。
  宋梧拿起书包,麻烦向总离开的时候,锁上门。
  宋梧头也不回的走了。
  向致远一个人坐在宋梧刚才坐过的椅子上,有些茫然,为什么,这个女人如此冷酷,就是不相信自己,就是不接受自己,一句话,都不给,她不知道,她的一个微笑一个承诺,对他有多重要吗。
  
  桐花雨—醉酒
  向致远喝得大醉。
  口里喊着宋梧的名字。
  赵黎明把他送回县城的宿舍,心想,幸而王青不在这,要不然,一场风波,难免,他看的得出来,宋梧对向致远很有界限,离得远远的,下班后在公司之外,根本不接触向致远,人家有分寸,是向致远没分寸。
  赵黎明摇头,向致远怎么这样,刚领了证,王青一家筹备婚礼,他在这里,喊另一个女人的名字,他真替王青不值。
  而此时的王青,正在试婚妙。
  
  桐花雨—挑剔
  王青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心酸,真的不如,第一次结婚时漂亮。
  她叹了口气,周桐说,你怎么了。王青苦笑,真是过了三十,就少了水灵。比上次差远了。周桐打量了一下,没有呀,你挺漂亮的。这样吧,离婚礼还有半个月,你做做美容,调理一下,可能是最近你太累了。又是订婚庆公司,又是试婚纱,多辛苦。
  王青点头,可能是最近太辛苦了。
  她又笑了,也是兴奋,我好几晚都没好好睡,总是睡不着。
  
  桐花雨—美容
  王青真的找了家美容院,开始调理。
  贺春燕心里却有不踏实,对丈夫说,你真该说说向致远,他真的做甩手掌柜吗,就婚礼那天出现吗,一点忙不帮,一点事不管,向家那边,打发个叶宁毛丫头过来,她懂什么,她不过刚结婚。
  王松看看老婆,这件事,你辛苦了,我妈还说,真难为你了。幸而有你。向致远那算了吧,当时答应他不办婚礼,后来又办,他肯有个态度就不错了,现在不招惹他,还是保证婚礼要紧。
  
  桐花雨—上赶
  贺春燕心想,小姑子也是神经。一头扎进去了,非他不嫁,这明摆着是上赶人家,人家不情不愿的,还搭了房子,图什么,你王青的条件,不难找,真是上辈子欠了向致远的。
  贺春燕说,我到没什么,既然这样,我们不招惹向致远,你要说说你妹妹吧,店里的事不能不管吧,这阵子,店里都交给我,我都找人换了几次班,人情欠了一大堆。王松理解,这样吧,我请几天假,我去店里,你不要再调班了,还是上班吧,别影响你们的工作,你说的对,有这个店,王青就有个正常的收入来源,也用事情做,不至于没事乱想。
  
  桐花雨—热闹
  一看王青发的帖子,王松皱眉,好多人,都多少年不往来,你通知他们干什么,王青说,我不管,都是我的同学,咱家的亲戚,以前他们没少笑话我,让他们看看,我现在多风光。
  王松面容严肃,小青,向家就两桌,咱们太多了,不合适。
  王青反问,有什么不合适,他家亲戚少,是他们的事,与我们什么相干。
  王松只好哄她,男人要面子,对不对,你这样致远有面子吗。
  王青得意的说,你想多了,我问致远了,他说,我高兴就成。
  桐花雨—叹气
  对着欢天喜地,语笑嫣然的妹妹,王松真想泼冷水,可是看她的样子,又不忍心,何苦,她高兴就好,既然这样,不用顾忌向致远的态度了,他明白,向致远是不愿意声张,他请的都是向家的亲戚,他的社交圈子的人,却一个没请,只一个阿亮和梅雨烟,那还是因为梅雨烟和王青也是熟人了。
  周桐看见王松皱眉,忙劝他,大哥,别想太多了,这是喜庆的事,向总可能真的是低调,可是王青愿意热闹,就随她吧,总是她的婚事,要她高兴呀。
  王松点头,我明白,随她吧。
  桐花雨—疑惑
  周桐私下里问梅雨烟,姐,你说向总是不是对婚事没热情呀,你看,这准备期,他一次都没露面,那天让看婚礼现场,他都说忙,没来,我看王松都不高兴了。
  梅雨烟只好劝她,不会吧,可能是真忙。
  阿亮不以为然,哪里是忙,就是没热情。
  梅雨烟瞪眼,你不要胡说。
  阿亮说,谁不忙,看你把哪个事,排第一了。
  比如说我吧,我也忙呀,我结婚的事,敢不管吗,你不马上闹分手。
  桐花雨—惊讶
  周桐惊讶,姐,你这么厉害。
  阿亮点头,对,你姐特别厉害。我晚来一会儿,马上就不高兴,有一次,晚了十分钟,她马上走人,对我说,你在路上慢慢堵车吧。
  周桐笑了。
  梅雨烟站起来,不要那么夸张,谁让你明知道路上堵车,还出来晚,这怪你,不重视。
  周桐若有所思,向致远是不重视,这是真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桐花雨—低头

下一篇: 《 桐花雨—劝解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