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棉衣和丫环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8-10-28   点击:


  贾雨村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士隐,应该说,他连上京的钱都没有,如果没有人相助,就一直卖字为生,说什么志向,谈什么功名,都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在庙里安身,每日有时机了在甄家晃悠,他是聪明人,肯定打听过甄家的家境,和士隐的为人,这家人老实忠厚有情怀,家境还不错,真是他要寻的资助人。
  要面子不开口,实在是非亲非故,如何开口要一大笔赞助,我估计,他肯定没打着还钱。考不上没钱回来,肯定不还,事实上他第二年就考上了官职,可是并没有回此地答谢恩人。
  终于等到人家主动开口请客吃饭,还特意赠银五十两,贾雨村果然奸雄本色,明明心中欢喜,还装作无事人。有一个细节,士隐除了大手笔出钱,这五十两银子,是穷人家两年的花销了。自然不薄了。还给了两套冬衣,这一笔,其实是写士隐的厚道。贾雨村少路费,也缺冬衣,给钱是赞助,给衣却有些家人的意味。想你冷暖,顾你寒饥。
  可惜贾雨村没这个感悟。
  多年后,在路边看见了娇杏,马上上门联络,那冬衣之情,比不上一个美人。他是因为娇杏,才登门查访士隐。娇杏当年回头一顾,让落魄的秀才,动了绮念,以为人家是风尘中的知己,巨眼的英雄。可是士隐的给银给衣,在他眼中,连一谢也无。
  士隐如果知道,会如何的叹息。
  然后答谢甄家娘子银子和布料。算是还了当年的人情和银子。
  可是布料是商品,冬衣是人情。根本不同。
  如果没看见娇杏呢,如果不想娶娇杏做二房呢,他根本不会出面,银子就收了,冬衣就穿了。如此而已。贾雨村的为人,拿得起放得下,不过是一个名利罢了。
  可惜观花修竹的士隐,看不透这个落魄书生的心理,他的一片热心,都付诸流水。可怜可叹。
  那冬衣,遮了风雪,原来在他心上,比不过,娇杏回头一顾。娇杏到成了最大的利益既得者。而真正付出的士隐,却看破了红尘出家了。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御寒的冬衣是体贴的人情,可在一些人眼里此一时彼一时,当时的恩情又算得了什么呢。早就忘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